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三章 单骑救美


第一节

  下命令杀和尚的人没有现身。
  那一群剑士也已悄悄地离去。
  秦斩吸了口气,对司马纵横说:“他们真的是碧水阁中人?”
  司马纵横道:“绝对不假。”
  秦斩道:“你到过碧水阁?”
  司马纵横道:“不错。”
  秦斩道:“你见到了卫夫人?”
  司马纵横道:“是的。”
  秦斩道:“是卫夫人派人邀请你到碧水阁?”他已一口气发问三次。
  司马纵横道:“也不错,所以在下对于神血盟的事,总算有点了解。”
  秦斩又问道:“你能否带我去见卫夫人?”
  司马纵横摇摇头:“不能。”
  秦斩道:“我是唐千里的弟子广
  司马纵横道:“这个我知道,但我也曾答应过卫夫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绝不向任何人泄露碧水阁所在地。”
  秦斩叹了口气道:“但秦某却有件事;非要与卫夫人相见不可。”
  司马纵横道:“是不是为了唐大侠的铁剑?”
  秦斩道:“正是!”
  司马纵横道:“唐大侠以超群剑术饮誉江湖,但他传授你刀法,可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秦斩目露茫然之色:“先师从未提及这一点。”
  司马纵横回答道:“因为他不想你学剑。”
  秦斩道:“既不想弟子学剑,又何必收录弟子?”
  司马纵横道:“因为他最擅长的,其实不是剑法,而是刀法!”
  “刀法?”
  “不错,你不相信?”
  秦斩苦笑道:“在没有佐证之前,实在令人无法置信。”
  司马纵横道:“秦兄现在也许的确无法相信,但不久之后,就会知道在下并非胡讲。”
  秦斩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司马纵横道:“五天之后。”
  “五天之后?”秦斩不由大奇:“莫非五天之后,你就能够拿出确切证据?”
  司马纵横点点头:“不错。”
  秦斩道:“现在呢?”
  司马纵横回答道:“现在在下要告辞了。”
  老赌精立刻喝道:“走不得!”
  司马纵横皱了皱眉:“老前辈是不是要为胡小翠报仇?”
  老赌精道:“你杀了她,老夫要你血债血偿!”
  司马纵横默然。
  老赌精嘿嘿一笑:“哼!你是无话可说了?”
  突听一声苍老而宏亮的声音响起:“小司马无话说,老夫却有话要说!”
  金脚带忽然“呵呵”一笑:“估道是谁,原来是易老大来了!”
  “易老大?”老赌精眼珠子一转:“是大名府易大先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个葛衣老人,站在自己面前。
  这葛衣老人脸庞清癯瘦削,仿佛带着几分病容,但又有着种不怒而威的尊严。
  他虽然衣着朴素,但手上却戴着一枚价值连城的汉玉斑指,而腰间一柄佩剑,更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难得一见的青霜宝剑。
  “这人不是易大先生又还会是谁?”
  老赌精虽然刁钻古怪,但在易大先生的面前,却也不敢造次。
  金脚带反而自然一点。
  他迎了上前,笑道:“易大侠别来无恙?”
  届大先生淡淡道:“人无恙,剑无缺,手上的招牌玉戒也没崩掉一块!”
  金脚带又是一笑:“易大侠洪福齐天,又有谁敢惹到你头上?”
  易大先生摇摇头,道:“那可不然,老夫有眼无珠,错用小人,还以为是个老实先生,若非及时发觉,恐怕早已命丧大名府内。”
  金脚带叹了口气:“此事老叫化也曾略有所闻,唉,只是既己成为过去,也就别再提起了。”
  易大先生点点头:“不错,往事何苦提?”
  老赌精到了这时候,忍不住说:“易大侠曾说有话要说,未知是说何事?”
  易大先生道:“胡小翠该死!”
  老赌精、金脚带,死未道人,蔡红袖,秦斩五人闻言,莫不大吃一惊。
  死未道人道:“贫道没有听错罢?”
  易大先生冷冷道:“胡小翠不错是小司马所杀,但此妖妇杀之不在!”
  金脚带道:“易先生,这倒要你说清楚一点,胡小翠有何罪状?何以该死?”
  易大先生冷笑一声:“老夫昔年重用欧守诚,各位可知,此人是谁向老夫保架的?”
  老赌精“哼”的一声:“总不会是胡婆子罢?”
  易大先生冷冷的一笑:“偏就是她广
  老赌精一怔。
  “什么?是她?”
  易大先生沉声道:“你莫非怀疑老夫在含血喷人?”
  死未道人忙道:“易大侠的说话,谁敢怀疑?”
  老赌精道:“但即使这样,也不能说她该死,该死的只是欧守诚这个老实先生而已!”
  易大先生沉声道:“但尔等可知道,胡小翠也是神血盟中人?”
  老赌精立时叫道:“放——”
  “放肆!”秦斩不让老赌精“放”下去,怒道:“在易大侠面前,岂可如此元礼?”
  虽然秦斩的年纪要比老赌精小了一大截,但是他是七垦帮帮主,说话总比老赌精还更老气横秋得多。
  这也是异数,老赌精天不怕地不怕,但不知如何却总是不敢违拗秦斩的命令。
  这个老株儒立刻闭上了嘴巴,一言不发。
  秦斩抱拳向易大先生道:“前辈认为胡婆子是神血盟中人,未知有何佐证?”
  易大先生冷冷道:“老夫曾与司马纵横,潜入开封金虹院!”
  死未道人皱了皱眉:“金虹院是什么地方?”
  易大先生道“表面上是烟花之地,实乃神血盟在开封府设立之分舵。”
  秦斩问道:“易大侠与司马兄有何发现?”
  易大先生道:“老夫与小司马,发现分舵内共有三位高手,其中一人正是胡小翠。”
  此言一出,众皆大吃一惊。
  只有一人例外,那是司马纵横。
  老赌精突然走到他面前大叫:“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
  司马纵横长长的叹了口气:“难道你认为易大先生会和我这个武林后辈串通,去诬蔑一个已经死去的老太婆?”
  老赌精怔住。
  “是真的?真的是这种人?”他喃喃他说。
  易大先生沉声道:“正因为七星帮有了她这个奸细,所以神血盟对各位的行动,一直都了如指掌,难道你们还想不出来吗?”
  老赌精没话说了。
  死未道人叹息一声:“如此说来,这妖婆真是死不足惜!死不足惜!”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跄踉地回来。
  这人浑身是血,赫然竟是舒铁戈!
  舒铁戈受了伤,而且伤势不轻。
  死未道人匆匆扶着他,正想开口,老赌精已伸长了手,掩住了他的嘴巴。
  因为老赐精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若一旦开口,就必然是那句:“死未?死未?”
  这并非死未道人心肠恶毒,而是“习惯成自然”。
  司马纵横吸了口气,神色凝重。
  “他身上最少吃了四五刀!”
  金脚带忙掏出一大堆金创药,为舒铁戈包裹伤处。
  舒铁戈却摇摇头:“别理会我,去救美盈……”“美盈也出了事?”蔡红袖原来在运气疗伤,但此际却反而为别人担心。
  司马纵横忙问舒铁戈:“美盈小姐在哪里?”
  舒铁戈向北方一指:“在……在金华轩。”
  司马纵横脸色一变,对易大先生说道:“易前辈,这里有劳你主持大局了。”
  易大先生神情肃穆,说道:“你要小心!”
第二节

  金华轩本来是一问很雅致的酒家。
  但司马纵横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己变得一塌糊涂,乌烟瘴气。
  雪白的墙壁上,已染满了鲜血。
  上好捕木制作的椅、桌,几乎有一大半东歪西倒,被严重毁坏。
  而最可怕的,就是这里仿佛已没有活人。
  只有死人。
  死尸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每个人都是死得极惨。极恐怖。
  司马纵核心头一凉。
  这里曾经发生了极可怕的战斗,难怪以舒铁戈这种高手,也险些性命不保。
  舒美盈呢?
  她是不是也成为死尸的一份子?
  在死尸堆里,没有女人。
  司马纵横总算透了口气。
  最少,她还可能活着。
  但她却己不在金华轩了,她现在哪里呢?
  就在司马纵横想不通,猜不透的时候,死尸堆里忽然有一团火焰,从他背后射了过来!
  好厉害的火。
  这火焰居然是带着蓝绿之色的。
  司马纵横立刻身形飞跃,斜斜避了开去。
  一人大笑:“司马纵横,这一次你插翼难飞了!”
  这人是从死尸堆里站起来的。
  他浑身是血,但却不是自己的血,而是一些无辜被杀者身上流出来的血。
  司马纵横眼色一变。
  “你是火妖萧天君?”
  这人大笑:“除了萧天君,世间上还有谁擅放五毒
  “精英堂?”
  “不错……是长孙倚凤把舒美盈带走了!”
  “长孙倚凤?”
  “不错,就是他……”
第三节

  萧天君死了。
  他是死有余辜。
  司马纵横没有返回客栈。
  他骑了一匹快马,赶往青湖城。
  青湖城最著名的酒家,当然就是金翅楼。
  这里的砂锅鱼翅和八宝醉仙鸡,堪称一绝。
  当司马纵横踏入这酒家的时候,堂棺立刻就殷勤地招呼,还带他来到一张已摆放着佳肴美酒的方桌前。
  司马纵横一怔乙
  “你是不是弄错了?”
  堂信还没有开口,已有个人微笑着走了过来,说:“他没有弄错,今天就且让在下来做个东道如何?”
  司马纵横抬头一望,只见来人大概三十五六年纪,眉毛挺秀,脸如白玉,是一个相当英俊的美男子。
  “阁下是……”
  “长孙倚凤。”
  “久仰!久仰!”司马纵横抱拳一笑。
  “客气!客气!”长孙倚凤缓缓坐下:“司马兄不必多礼,青湖城只是个小地方,什么东西都随便得很。”
  司马纵横也坐了下来,道:“听说近数年来,精英堂声威大振,方圆百里,已再无强盗寨存在了。”
  长孙倚凤微笑道:“这全是一千兄弟同心协力的成果,在下不敢居功。”
  司马纵横道:“是功就是功,是罪就是罪,我辈中人敢作敢为,又有什么功劳不敢自居?有何罪锗不敢承认?”
  长孙倚凤喝了一杯酒,才道:“在司马大侠眼中,何者是功,何者是罪?”
  司马纵横道:“这很难一概而论,但善恶之分,相信长孙堂主会比在下更加清楚。”
  长孙倚凤淡淡一笑:“在下对于功过善恶,倒没有多大的分析能力,只知是顺天应人,识时务者为俊杰。”
  司马纵横望定长孙倚凤,忽然叹了一口气:“听尊驾之言,似乎认为神血盟就是当今武林之主流势力?”
  长孙倚凤悠然道:“难道不是?”
  司马纵横冷冷一笑:“长孙堂主,在下一向很景仰阁下,岱不到,却是见面不如闻名!”
  长孙倚凤摇摇头,叹道:“你比我还年轻,火气大一点,那是不足为奇,但小心这一把火,会把你自己毁掉!”
  司马纵横勃然变色。
  “长孙堂主,现在我只有一句话要说。”
  长孙倚凤悠然道:“请说。”
  司马纵横道:“把舒美盈交出来!”
  “舒美盈?”
  “不错!就是舒美盈!”
  长孙倚凤哈哈一笑:“听说你已经娶得云双双为妻,怎么还要再加上个舒美盈呢?”
  司马纵横脸色铁青:“你少装蒜,也不要在我面前胡说八道。”
  “好!我不说!我不说!”
  “你真的想见她?”
  “不但要见她,还要带她走!”
  “带她走?”长孙倚凤哈哈一笑:“这是英雄救美,将来她一定感激万分,到时候,你大可以享受一下齐人之福了。”
  司马纵横简直给他气炸了。
  “呛”的一声,猎刀出鞘。
  “想拼命?”长孙倚凤又是一声大笑:“别忙!别忙!只要你有本领,在下这条性命,是随时都可以双手奉送的,但你最少也该见一见舒美盈才动手罢?”
  司马纵横吸了口气,说道:“她在哪里?”
  长孙倚凤道:“你要见她不难,就只怕你不敢跟着我走。”
  这分明是激将法。
  但司马纵横不考虑,立刻就说:“你走!我一定跟着!”
  长孙倚凤离开了金翅楼。
  司马纵横当然也跟着走,就像个讨债的人一样,寸步不离长孙倚凤。
  这时候,金翅楼的一副座头上,已有四道森冷的目光,盯着他们。
  那是两个脸色青青黄黄的中年人。
  他们年纪相若,脸色差不多,但相貌和身材却大不相同。
  坐在东方那边的一个,他身材魁梧,虽然脸色不好,但全身肌肉有如铁打一般,而他腰间悬挂着的一把斧头,更是沉重异常,没有气力的人恐怕连拿都拿不动。
  但坐在西方那一个,却是瘦小得很,他的眼睛很大,嘴巴也很阔,但除此之外,他脑袋细小,手脚细小,连脖子都粗不起来。
  身材魁梧的汉子忽然说:“长孙倚凤能对付得了司马纵横吗?”
  “很难说,但倘若在精英堂总坛动手,他自然是大占便宜!”
  “这可不妙!”
  “如何不妙之有?”
  司马纵横是卫盟主黑名单里要铲除的人物,倘若给长孙倚凤宰了,这功劳……”
  身材瘦小的中年汉子眉头一皱:“这点我早已想到,但这又有什么办法?”
  “照你的看法,司马纵横会不会真的栽在精英堂里?”
  “大有可能,但却也不是可以绝肯定对的,”身材瘦小的汉子沉吟半晌,道:“这小子刀法不错,屡挫强手名震武林,长孙倚凤若稍为大意,说不定就会死在自己的地方上,这也并不是什么奇事。”
  身材魁梧的汉子道:“既然这样,咱们何不潜入精英堂?”
  “你的意思是……”
  “倘若长孙倚凤败在司马纵横的刀下,那么咱们就接着杀过去!”
  “这不行!太冒险了!”瘦小汉。
  大汉道:“难道你没听过,鹬蚌相争,渔人得利这八个字吧?”
  瘦小汉子想了想,忽然用力的点点头:“你说得对,去瞧瞧,对咱们总是有利无害!”
  “这就么办!”大汉充满信心。
  精英堂总坛,是一座很大的屋子。
  院子里静得很,只有风声。
  长孙倚凤一直走在前头。
  司马纵横忽然说:“难道你不怕我会在背后暗算你?”
  长孙倚凤没有回头瞧他一眼,
  只是淡淡的说:“你是不会暗算我的,因为那样对舒小姐:没有什么好处。”
  他带引司马纵横走进屋内。
  这时候,那个大汉和瘦小汉子,已悄悄地从一道高墙替窜入内。
  他们的轻功实在不错。
  长孙倚凤和司马纵横都好像完全没有发觉。
  天阶,就是一座很宽宏的大厅。
  大厅外,守卫森严。
  瘦小汉子悄悄的对大汉道:“这可不妙!”
  大汉道:“谁不妙?”
  瘦小汉子道:“当然是司马纵横,在这等阵势下,就算他有三头六臂,无恐怕也很难占到什么便宜了。”
  大汉道:“但他却已来了。”
  瘦小汉子皱着眉:“想不到这小子原来笨得很。”
  大汉说道:“这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瘦小汉子道:“他是要勇救佳人,唉,勇则勇矣,但恐怕这一次,他是没命出去了。”
  大汉冷冷一笑:“就算他闯得出精英堂,也必筋疲力竭,甚至遍体鳞伤。
  瘦小汉子说道:“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这时候,只听得司马纵横又跟长孙倚凤吵了起来。
  长孙倚凤很生气,而司马纵横也是一样。
  两人都在争吵得面红耳热。
  最后,他们都走进大厅中央。
  但长孙倚凤却嘱咐手下,把大厅所有的窗户都关起来。
  大汉一呆,道:“他们要干什么?”
  瘦小汉子道:“决一死战?”
  大汉道:“为什么不喜欢别人瞧?”
  瘦小汉子道:“因为那样最公平,既不会被外人惊扰,也不会出现倚多为胜的局面。”
  大汉沉默了片刻,说道:“这也不无道理。”
  就在这时候,大厅里忽然传出了一个人的暴喝声。
  这一声暴喝谁发出来的?
  是长孙倚凤?还是司马纵横?
  这己不可辨别。
  剑交击声响,从大厅里传了出接着,是一阵激烈刀声。
  “他们真的干了起来。”
  大汉嘴角露出了笑意:“谁会获胜?”
  瘦小汉子道:“你认为谁?”
  大汉道:“依情而论,司马纵横该占胜,他到底是齐选出来的接刀人。”
  瘦小汉子道:“但长孙倚凤可也不是省油的灯,而且作风向来稳健,绝不会白白送死。”
  大汉道:“你是看好长孙倚凤?”
  瘦小汉子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倒不如拭目以待。”
  兵器交击之声更激烈。
  忽然间,一人发出了一声闷哼。
  瘦小汉子吸了口气,道:“分出胜负了。”
  大汉忙道:“是谁胜了?”
  瘦小汉子瞪着眼:“我怎么看得见?”
  大汉道:“不会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罢?”
  “绝不会。”
  “何以见得?”
  “因为有人在笑。”
  “笑什么?”
  “他击败了对手,自然心情愉快。”
  倏地,一人推开大厅窗户。
  笑声震天。
  大笑的人,赫然正是长孙倚凤!
  长孙倚凤笑了很久,忽然笑声一停,大声叫道:“你们听着,司马纵横已经死了!”
  精英堂中人,齐声欢呼。
  长孙倚凤又叫道:“齐巨山,丁世华,两位何不出来瞧瞧猎刀奇侠的脑袋?”
第四节

  大汉愣住。
  瘦小汉子也吃了一惊。
  原来这大汉就是黑道上人人闻名丧胆的“魔玉爷’齐巨山。
  瘦小汉子叫丁世华,也是黑道上极难缠的人物。
  他们一直以为躲藏得很好,谁知道长孙倚凤早就识破了他们的行藏。
  丁世华索性大笑一声,走了出来。
  齐巨山当然也跟着。
  丁世华盯着长孙倚凤:“你真的已经杀了司马纵横?”
  长孙倚凤淡淡道:“倘若司马纵横仍然活着,我还会如此轻松吗?”
  他忽然从地上拿起一颗脑袋。
  丁世华,齐巨山同时脸色一变。
  那果然是司马纵横的脑袋!
  “看清楚了没有?”长孙倚凤在笑,笑声中仿佛带着一种椰偷的口吻。
  丁世华干笑一声,抱拳道:“长孙堂主武功不凡,佩服!佩服!”
  “恭喜长孙堂主了!”齐巨山也抱拳,大声地说道。
  长孙倚凤沉默了很久,忽然道:“司马纵横已经死了,两位还有什么打算?”
  齐巨山干咳一声:“都是长孙堂主的功劳,咱们有什么打算?”
  长孙倚凤道:“既然两位已来了,就烦请两位把司马纵横的脑袋,带回去见盟主。”
  齐巨山道:“这不成问题……”
  丁世华却说:“但盟主最想得到的,却还不是这颗脑袋。”
  “猎刀!”
  “猎刀?”
  “不错,盟主虽然已拥有不少实力,但对于这一柄猎刀,还是有着极浓厚的兴趣。”
  长孙倚凤道:“丁兄之意……”
  “把猎刀交给咱们,献给卫盟主。”丁世华说。
  长孙倚凤道:“但这一柄刀……”
  丁世华脸色一寒,道:“莫非长孙堂主不相信咱们两人?”
  长孙倚凤道:“两位是盟中大将,在下又岂会不相信两位?只是两位带着这柄猎刀在身,路上恐怕会有危险。”
  “危险?”齐巨山呵呵一笑,道:“这有什么危险?它又不是一桶炸药。”
  长孙倚凤叹了一口气,道:“虽然它不是炸药,但却比炸药还更危险。”
  丁世华冷冷一笑,道:“长孙堂主的意思,是说咱们若带着这柄刀,就会‘像齿焚身’?”
  长孙倚凤道:“这是事实。”
  丁世华道:“哼!你这分明是看不起人。”
  长孙倚凤摇摇头。
  “两位是误会了,猎刀是盟主喜爱之物,咱们就绝不能再让它落在别人的手里,否则本盟声威将会受到打击。”
  齐巨山冷冷笑道:“长孙堂主,你既然不放心让咱们把猎刀带走,又何必絮絮不休?干脆把咱们赶出去便是!”
  长孙倚凤说道:“在下欲亲自去见盟主。”
  “你想见盟主?”齐巨山一愣。
  “不错。”
  “那不行。”
  “却是何故?”
  丁世华道:“因为你现在还不能算是本盟中人,自然不可能亲自遇见盟主。”
  长孙倚凤道:“但盟主曾经传令下来,只要在下能杀了司马纵横,就可以正式加入神血盟。”
  丁世华道:“要加入神血盟,一定要盟主或者是诸葛总护法准许。”
  长孙倚凤道:“那么在下要见诸葛总护法,那大概不成问题罢?”
  丁世华想了想,道:“诸葛总护法近来很忙,找他不易。”
  长孙倚凤忽然拿出了两张银票。
  “这点东西也许可以有点用处罢?”
  丁世华接过一看,怔住。
  “一万两?”
  “不错,这里总共是二万希望两位不要推辞。”
  丁世华与齐巨山都不禁为之而怦然心动。
  无论怎样,每人一万两的酬劳,已绝对不少。
  但齐巨山却说:“你为什么忽然对咱们这样客气?”
  长孙倚凤道:“就算咱们本来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将来我若成为了神血盟的一份子,彼此就是自己兄弟了,又何必互相仇视下去?”
  齐巨山一笑:“这个……”
  长孙倚凤又道:“何况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仇怨可言,这点小小意思,两位实在不必放在心上。”
  齐巨山瞧了丁世华一眼:“老丁,你说咱们该怎么样?”
  丁世华叹了口气,接着却笑道:“难得长孙堂主这样对咱们,咱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正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他这样说,当然是“受之”,而不会是“却之”的了。
  他们终于收下二万两银票。
  丁世华沉吟了一会,忽然对长孙倚凤说:“诸葛总护法虽然有点忙,但咱们还是可以找得着他的,只是……”
  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长孙倚凤道:“丁兄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大家商量商量。”
  丁世华皱了皱眉:“还有半个月,就是诸葛总护法六十寿辰。”
  长孙倚凤目光一亮。
  “丁兄的意思,我己明白,听说诸葛总护法对古董颇有兴趣?”
  丁世华也是目光一亮,连忙点头道:“不是颇有兴趣,而是兴趣极浓。”
  长孙倚凤道:“五年前,我在京师买下了宝华轩。”
  丁世华吃了一惊:“整间宝华轩?”
  “不错,”长孙倚凤淡淡一笑,道:“那一年,我走了运,在赌桌上大杀三方,赢了百多万两银子,觉得没有什么用途,就索性把宝华轩整间买了下来。”
  丁世华与齐巨山不由暗暗抽了一口凉气。
  赌的好大!
  而这位长孙堂主的手笔也极吓人,居然把宝华轩整间买了下来。
  宝华轩最值钱的,当然不是那间迹近乎深沉的铺子,而是它里面不计其数的古董。
  长孙倚凤悠然接道:“我只不过化了一百五十万两,就把它买了下来,这价钱还算很公道。”
  “公道,公道极了。”丁世华点头不迭。
  长孙倚凤道:“你们就代我说一句,只要诸葛总护法不嫌弃,这间宝华轩,就当作小弟的贺礼好了。”
  丁世华,齐巨山又不禁齐齐愣住。
  这份贺礼,就算是用来送给当今圣上,也绝不会寒酸了。
  两人呆了很久,丁世华才不断的点头:“长孙堂主,相信诸葛总护法一定会很满意,这件事就包在我们两人的身上。”
  长孙倚凤忽然皱了皱眉,道:“这猎刀,还有司马纵横的首级……”
  齐巨山道:“猎刀嘛,还是由长孙堂主保管吧,至于这首级,就由咱们两个人带去见诸葛总护法。”
  长孙倚凤沉吟半晌,道:“可是,诸葛总护法寿辰在即,把这种东西带给他去看,似乎是不太好吧?”
  丁世华点点头,道:“的确不好。”
  开巨山随即改口道:“那也的确是很不好,既然咱们都亲眼看见司马纵横死了,也不必把这颗死人头捧来捧去,不如把它连尸体烧掉,有猎刀为凭,又有咱们两个作证,岂不是一样吗?”
  长孙倚凤道:“这个……”
  “这个主意不错,”丁世华接口道:“就照他的意思去办!”
  就是这样,司马纵横给烧掉了。
  长孙倚凤在神血盟中,可说是立下了一个极大的功劳。

  ------------------
  幻想时代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