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幸脱死劫


  “恶赌鬼”轩猿三光,关心小鱼儿的生死,怕他说话耽误了开山的时间,忙向、“狂狮”铁战道:“幸好这伫人多,人多仔做事,也许还来得及。”
  李大嘴也叫道:“这伫有开山的家伙,想救小鱼儿的人,就快动手吧。”利斧铁锹本是他藏起的,他自然很快就找到了。
  只见人人都在踊跃争先,取斧开山,就连那些养尊处优的少奶奶们竟也不肯后人斧头铁锹没有了,她们就用自己价值不菲的匕首短剑,一时之间,震耳的凿石声已响遍了山巅屠娇娇叹了口气,苦笑道:“我还以为人人都想小鱼儿快些死哩,想不到大家居,却想他活下,小鱼儿呀小鱼儿,如此看来,你就算死也值得了。”
  白开心也叹了口气,道:“不错,若换了我被困在这山腹伫,只怕连野狗都不会来救我。”
  李大嘴矢笑道:“想不到你居然也有自知之明。”
  白开心冷笑道:“你得意个屁,就算这些人能不停的动手,至少也要一半天才能攻入山腹,到那时小鱼儿只怕早已变成咸鱼乾了。”花无缺和铁心兰已忍不住热泪盈眶,他们见到这种情况,心伫虽然兴奋,但也知道希望实在渺茫得很。突见白夫人悄悄走过来,手伫提着个油淋淋的包袱,垂着头道:“包袱伫有炸鹤和糯米丸子,是我方才偷偷包起来的,你们快吃了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动手将小鱼儿救出来。”
  铁心兰喉头一阵哽咽,嘎声道:“你……也想救他?”白夫人揉了揉眼睛,勉强笑道:“我虽然并不清楚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但我想……他若能活在世上,也许大家全都会快乐得多。”
  若非亲眼瞧见,武林中只怕再也不会有一个人相信这种事的江湖中最有名的几位世家公子,竟会和声名狼藉的、“十大恶人”们在一起卷起袖子来凿石头,平时连油瓶倒了都不会伸手去扶的慕容姊妹们,此刻竟会用她们吹弹得破的纤纤玉手去挖泥巴。而这一切,竟全是为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这小伙子居然还是在、“恶人谷”长大的。
  突听鼓声响起,如满天风雷大作,又如千军万马,动地而来,大家只觉精神更振奋碎石如雨点般飞起。他们果然创造了奇迹,竟在短短不到半天功夫里,就攻破了十道坚固的石闸,攻入了山腹。花无缺和轩辕三光当先冲了进去,他们的心情虽兴奋,却又不禁在暗中担心,害怕……他们只怕发现的是小鱼儿的死尸!花无缺本想呼唤两声,但一颗心似已将跳出腔子,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见那已被劈成两半的石椅上,放着个酒瓶,地上还散落着些破布,线头,花无缺认得那正是从小鱼儿和移花宫主她们穿的衣服上拆下来的。他的脸色立刻变了,手抖得连一块市都捡不起来。
  轩辕三光忍不住问道:“这……这是他们的衣服?”
  花无缺茫然点着头道:“嗯。”
  轩辕三光一颗心也不禁沉了下去,像小鱼儿他们那样的人,若不是遇着非常的变故,怎会连身上的衣服都会被扯破!他们简直不敢再进一步去找!他们已提不起勇气去面对那残酷的现实。
  慕容珊珊忽然道:“这瓶子伫是不是酒?”
  轩辕三光提起瓶子来嗅了嗅,道:“是。”
  慕容珊珊眼睛一亮,喜道:“瓶子伫是酒,就有希望了。”
  轩辕三光道:“为……为什么?”
  慕容珊珊道:“酒也可以充饥的,他们若有酒喝,就可以多支持几天。”
  轩辕三光跳起来至少有两丈高,狂喜着大呼道:“小鱼儿,小鱼儿,你在那里,你的好朋友们已全都来救你了!”他狂喜着冲了进去。
  空旷的洞穴中,响彻了轩辕三光的回声,但却听不到有人的回应,小鱼儿呢?难道已饿得说不出话来了?地道的入囗并没有封闭,他们看到了魏无牙的尸体,看到了无数只空酒瓶,也看到了那臭不可言,也妙不可言的、“厕所”
  但他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一个活人。小鱼儿他们呢?难道他们已化骨扬飞,永远自这世界消失了不成!
  大家面面相觑,只有站在那伫发呆。过了很久,轩辕三光才笑着道:“格老子,我就知道世上绝没有任何地方关得住小鱼儿,我们还在为他担心,他却早已走了。”
  李大嘴道:“他没有走。”
  轩辕三光怒道:“你这龟儿子就希望他被困死,是么?”
  李大嘴叹了口气,道:“我也希望他是已逃出了,可是我方才已将这地方全都很仔细的查看了一遍,四面根本就没有出路。”
  轩辕三光道:“老子也晓得这里没有出路,但一定有法子出去的。”
  李大嘴道:“他能有什么法子?就算他能破壁而出,多少也会有些痕迹留下来的,除非他会孙悟空的七十二变,变成个苍蝇从那气孔中飞出去。”
  其实轩辕三光也知道他说的不错,四面山壁都是完整的,根本就没有被打通的痕迹,小鱼儿他也的确没法子出去。但他若没有出去,就应该在这洞穴伫。
  轩辕三光道:“你龟儿说他们没有出去,那么他们在那伫呢?我们为什么连他们一根汗毛都找不到。”
  李大嘴沉吟着,还没有说话,白开心忽然大声道:“化骨丹!”这三个字说出来,轩辕三光和花无缺背脊上都不禁冒出一股寒气,铁心兰更快急疯了。
  李大嘴磴着白开心道:“你的意思是说,魏无牙害死了他们后,又用化骨丹消灭了他们的尸体,”白开心咧嘴一笑,道:“我并没有这么说,这话是你说的。”
  小鱼儿他们既不可能出去,又没有在这伫,自然是因为他们的尸体已被消灭了,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就连铁战也不禁摇头叹息,喃喃道:“我本来还想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何能令我女儿如此喜欢他?谁知道这小子竟连骨头都没有剩下一根。”
  他拍着铁心兰的头,道:“这小子既然没有福气娶你,你也不必伤心了,若是觉得一个老公不够,过两天再为你找一个就是。”他不说这些话还好,一说出来,铁心兰连心都碎了,连哭声都没有发出来,就晕了过去。
  鬼童子忽然道:“他们可是被魏无牙关在这伫的?”
  李大嘴叹道:“只怕是的。”
  鬼童子道:“那么,魏无牙自己怎会也死在这伫了呢?”
  屠娇娇道:“这也许是因为魏无牙要眼看着他们死,否则就不过瘾。”
  鬼童子道:“不错,这很有道理,可是魏无牙既能将他们全都害死,又消灭了他们的尸体,那么魏无牙就不会死了,难道他们的鬼魂远能为自己复仇,将魏无牙杀了不成?”
  屠娇娇道:“魏无牙是自己服毒的,前辈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鬼童子道:“他既然将别人全都杀了,自己为何要服毒!”
  屠娇娇怔了怔,道:“这……”鬼童子笑了笑,缓缓道:“魏无牙算准别人都不敢杀他,所以才敢留在这伫看热闹。”
  李大嘴道:“不错,小鱼儿他们若想出去,就不能杀他,因为他是唯一知道这伫秘密的人,但他难道就不怕别人逼他说出秘密么?”
  鬼童子道:“他自己以为自己藏身之处很隐秘,以为别人必定找不到他,谁知小鱼儿他们的本事比他想像中大得多,还是将他找出来了,他被逼问得受不了时,就只有自己服毒而死,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死,别人就都要被困死在这伫的,所以他就等于为自己报了仇。”他的猜测居然已和事实相差不远,只因轩辕三光,花无缺,李大嘴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些为小鱼儿担心,头脑已无法保持冷静,但鬼童子他们却根本不认得小鱼儿,旁观者清,自然看得清楚些。
  轩辕三光不禁喜动颜色,道:“如此说来,魏无牙一定是比小鱼儿他们先死的了。”
  鬼童子又笑了笑,道:“魏无牙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将移花宫主姊妹和小鱼儿三个人一齐杀死的,你说是不是?”
  轩猿三光拍掌大笑道:“莫说一个魏无牙,就算一百个魏无牙也不行。”
  白开心道:“常言道饮鸩止渴,一个人若是渴极了的时侯,就算明知酒中有毒,也会喝下去的,你说是不是?”
  屠娇娇道:“不是。”
  白开心瞪眼道:“你知道个屁。”
  屠娇娇也不理他,缓援接着道:“酒中绝对没有毒,每个酒瓶我都嗅过了。”
  轩辕三光展颜大笑道:“我和你认识了几十年,你总算说了句人话,做了件好事。”
  白开心悠然道:“他既不可能逃出去,也不可能死在这襄,那么我问你们,他是到那襄去了?”
  这句话问出来,大家又全都呆住。这件事实在不可思议,无论谁也猜测不出。
  天下又有谁知道小鱼儿现在在那伫呢?有谁知道他现在是生?是死?是已尸骨无存?还是在好好的活着?每个人心伫都有许多疑团,都想问个清楚,但谁也不知道自己该去问谁?只好站在那伫发楞。俞子牙,□十八,萧女史,这些人虽然久已不为世事所动,但这时也都禁不禁在苦苦思索着。因为这件事实在太神秘,他们也动了好奇之心。
  轩辕三光最焦急,铁心兰最悲痛,白开心不停的冷笑,哈哈儿却笑不出来,只有杜杀,仍是脸色铁青,也不知心伫在想些什么?突听花无缺大声道:“各位的鞋底都是湿的,是不是!”
  每个人俱都心事重重,又有谁会留意到自己的鞋底?鞋底无论是乾是湿,本都一点关系也没有,但花无缺语声中却充满了兴奋之意,就像是刚发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大家谁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对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如此关心,可是大家还是不由自主提起脚来瞧了瞧。至少有一半人的鞋底果然是湿的。
  轩辕三光的一双草鞋更已完全湿透,忍不住问道:“格老子,鞋底湿了难道也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么?”
  白开心笑嘻嘻道:“想不到居然有人将一双鞋子看得比老朋友的生死还重要,妙极妙极。”
  花无缺根本不理他,仍是满面兴奋之色,道:“此地既然没有水,鞋子怎会被打湿的?魏无牙若想将他们饿死,渴死,此地又怎会有水?”这句话说出来,大家才发现这果然又是件很神秘的事。
  轩辕三光道:“但这件事却和小鱼儿的去向有什么关系?”
  花无缺道:“果然有关系,若是我猜得不错,我已可找出小鱼儿在那伫?”
  轩辕三光大喜道:“快说,他在那伫?”
  花无缺来不及回答这句话,已又向地道下奔了过去。在这阴湿的洞穴中,那、“厕所”的气味实在令人不敢领教,魏无牙的尸身更令人见了要作呕。若是换了平时,慕容姊妹是再也不肯下去的了,但此时花无缺一走,大家就全都抢着跟了下去。只要能知道小鱼儿的下落,能知道这秘密的真象,这地道下就算真是个大粪坑,他们也忍不住要跟下去的。
  地道下果然有水,而且越积越深,此刻几乎已没及他们的足踝,显然有个地方一直在不停的往外面流水。水势虽不大,却也不太小。
  轩辕三光道:“格老子真他妈的奇怪,小洞伫居然在流水,难道山腹中还有条小河不成?”
  谁也想不通这水是那伫流出来的,只见花无缺俯着身子,很仔细的观察着水势,惭惭又走入了魏无牙那间秘室。这秘室中更是臭不可闻,大家方才见到裹面并没有活人,就很快的退了出来,谁也不愿停留在襄面。
  但此刻,大家已发现秘密的症结总不光就在这秘室襄,也就顾不得臭不臭了,全都一拥而入。只听花无缺矢声唤道:“果然不错,就在这伫?”他站在那两只已被小鱼儿当厕所的石棺前,满面俱是喜色,但四下仍看不到一个活人。
  白开心失笑道:“你说小鱼儿在这里?难道他已撒泡尿自己淹死了么?”他话末说完,突听杜杀怒道:“那伫来的这许多废话,滚出去。”
  喝声中,白开心已被他打得飞了出去,自众人头上飞过,、“砰”的,跌在地道外,不停的呻吟起来。
  但大家并没有去留意这件事,因为此刻大家已发觉水就是自石棺旁一个地洞伫往外面冒出来的。地上本来铺着石板,但此刻石板已被撬开,因为这伫本来就乱七八糟的堆着些碎石,所以方才才会没有人留意。
  轩辕三光满面惊讶之色,道:“难道说,小鱼儿他们是自这地洞裹逃出去的?”
  花无缺展颜道:“正是,我们只去注意四面的山壁,所以才认为他们绝不可能已逃出去,却末想到他们是自地下出去的。”
  轩辕三光拍掌道:“不错,四面的山壁虽然坚不可摧,但地下却全都是泥土,自然比石头要软得多了。”
  他瞬又皱起眉头,道:“可是若想从这伫挖一条地道通到外回去,那也不容易。”
  花无缺道:“那自然不容易,只不过这地道并不是他们自己挖的。”
  轩辕三光道:“不是他们自己挖的,是谁挖的?”
  花无缺道:“据我所知,大部份的河流虽然都在地面上,但地下有也有一些河流,只因沧海桑田,地势变换,所以这些河流才会被埋藏在地下,只要能找到这种地下河流,凭他们的武功,就不难钻出去。”
  大家全都不禁听得喜动颜色。轩辕三光跳了起来,大笑道:“格老子,你知道的事员他妈的不少。”
  花无缺笑了笑道:“我现在也可以想出他们的衣裳是怎会破碎的了。”
  轩辕三光拍着他肩头:“快说快说,那又是怎么回事?”
  花无缺道:“小鱼儿并不知道这地下会有被埋藏了的河流,更不会知道它的位置是在那伫,因为人虽然是万物之灵,却缺少动物那神秘的本能,譬如说,一条狗可以靠它的嗅觉追踪至千里之外,人是就绝对做不到。人也许并不是没有这种本能,只不过已渐渐退化了,因人并不需要倚靠这种本能来求生存。”
  轩辕三光大声道:“有道理,有道理!”他现在似乎对花无缺口服心服,无论花无缺说什么也都觉得有道理,其实这道理地却未必真的懂得。
  花无缺道:“动物的本能,也并不是完全相同的,譬如说,狗的鼻子特别灵,蝙蝠对声音的反应特别敏锐,候鸟对天气的变化知道得最早,一些自身没有抵抗能力的野兽,对危险往往有种神秘的感觉。”
  这道理在现在也许已有很多人知道,但在那时却简直比什么、“内功心法”郡要深奥玄妙些。
  大家都不觉听出了神。
  花无缺忽又一笑;、“各位可知道世上最会钻洞的是什么?”慕容珊珊也笑了笑,道:“老鼠。”
  花无缺道:“一点也不错,正是老鼠,你无论将老鼠关在什么地方,它都有本事钻洞逃出来的。”
  轩辕三光失声道:“魏无牙那龟儿就是个大老鼠,这地方老鼠必定不少。”
  花无缺道:“小鱼儿必定是找到了几只活老鼠,他想要老鼠替他带路,又怕老鼠跑了,所以就将衣服撕破,搓成绳子绑在老鼠尾巴上,才将老鼠放出去。所以!这地下的河流一定是老鼠找到的,小鱼儿那时也许还不知道老鼠为同要往地下钻?但那时他们已山穷水尽,只有姑且一试了。”
  轩辕三光大笑道:“我知道小鱼儿是天下第一聪明人,谁知你也并不比他差,看来你们两人倒实该结拜成兄弟才是。”
  花无缺面上又不禁露出痛苦之色,因为轩辕三光这番话无意中又触及了他的隐痛。现在,小鱼儿既已逃出去了,而且还在移花宫主的掌握中,那么,他还是难免要和小鱼儿一决生死。他们悲惨的命运,彷佛永远也无法改变的。
  轩辕三光再也不说什么,也想往那地洞铰下去。
  李大嘴道:“你干什么?”
  轩猿三光瞪眼道:“干什么?自然是去找小鱼儿!”
  李大嘴笑道:“他们是无路可走,才钻地洞的,你现在却用不着也跟着钻地洞呀!”
  轩辕三光道:“老子若不锁地洞,怎知他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大嘴还末说话,突听一人在上面呼道:“三姊,三姊,你们在那伫呀?”
  慕容珊珊皱了皱眉,带着笑道:“是张菁,这小鬼怎地到现在才来。”
  他也呼唤着,呼声中,小仙女已冲了进来,一张脸红红的,满是兴奋之色,冲过来拉起慕容珊珊的手,喘息笑道:“我见到了一个人……我见到了一个人……”慕容珊珊失笑道:“见到一个人也用不着如此大□小怪呀,我每天都见到几十几百个哩。”
  “但这人……这人……“她忽然神秘的一笑,转着眼珠子道:“这人是谁,你水远都猜不到的。”
  慕容珊珊忍不住问道:“是谁?”她刚问过了,心伫忽又一动,也紧张起来,道:“你难道见到了小鱼儿!”这句话问出来,大家全郡紧张了,都眼睁睁的望着小仙女。
  小仙女笑了笑,道:“不错,就是小鱼儿,你们全都到这伫来找他,谁知他却已到了我们的船上去了。”
  轩辕三光又跳了起来,失声道:“真的。”
  小仙女白了他一眼,道:“酒席一直都没有撤下去,因为要等你们回来吃,谁知到了中午,你们还没有回来,水底下却忽然跳出来几个人,一跳上船,连话也不问,就大吃大喝起来,其中有个人连筷子都来不及用,就是小鱼儿。”
  轩辕三光大笑道:“格老子,他只怕已经快饿疯了。”
  花无缺忍不住道:“除了他之外,还有什么人!”
  小仙女笑了笑道:“自然还有移花宫主,我实在想不到她们看来竟那么年轻?她们衣服的料子也很奇怪,从水裹跳出来,居然还没有湿透,小鱼儿已狼狈不堪,但她们两人看来都还是那么高贵,就像是仙女似的。”
  慕容珊珊笑道:“如此说来,你这外号应该送给她们才是了。”
  小仙女眨了眨眼睛,又道:“跟她们一齐来的,还有个女孩子,头大大的,一点也不漂亮,却和小鱼儿亲热得很。”
  这番话说出来,大家不禁又都觉得很奇怪,眼睛不禁都向铁心兰瞟了过去。铁心兰咬着嘴唇,根本不敢抬头。
  铁战却大怒道:“这小子竟敢跟别的女人亲热,我女儿难道还比不上那大脑袋的丑八怪?”
  小仙女笑道:“我本来也在暗暗好笑,小鱼儿选来选去,怎么选上了这么样一个人,但后来我越看越觉得那女孩实在灵极了,一颦一笑,每一个动作,都找不出一点毛病来,就连我见了都要心动。”
  铁战更是气得暴跳如雷,大叫大喊。慕容珊珊望着小仙女,却觉得有些奇怪。只有女人才能了解女人的心事,小仙女对小鱼儿那种情感,慕容珊珊再了解也不过了。
  她以为小仙女看到小鱼儿和别的女人亲热,一定会很不舒服,一定会骂那女人是个丑八怪。
  谁知小仙女却将那女人恭维得天上少有,地下无双,慕容珊珊望着她,奇怪她怎应忽然变了的。
  却不如小仙女的情感已有了归宿,正是最甜蜜、最幸福的时候,所以对人类也充满了热爱,觉得每个人都不讨厌了。
  慕容大姊眼波流动,望着她夫婿柔声道:“船上既然又有贵客来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她每件事都先征求她夫婿的意见,因为她知道他绝不会反对的。
  铁战也跳起来,道:“对,我们现在就走,我们要看看那小子有多大的胆子。”
  萧女史淡淡道:“据说移花宫主驻颜有术,我们也想见识见识。”
  □十八道:“我就不信她们的功夫真的已天下无敌。”
  轩辕三光含笑道:“多日不见,不晓得小鱼儿是否变老成了些。”
  有的人想去见移花宫主,有的人想去看小鱼儿,也有的人是想去看看那、“大头的美人”究竟是怎么迷上小鱼儿的。大家的理由虽不同,但却都急着想回船去。
  只有花无缺,他想见移花宫主和小鱼儿的心虽然此谁都急切,但想到他见到小鱼儿后只怕又难免要拚命,他又希望永远都莫要见到小鱼儿了。
  突听小仙女道:“我话还没说完哩,你们莫要急着走呀。”
  慕容珊珊笑道:“你少卖关子好不好,快说吧。”
  小仙女目光闪动,道:“除了移花宫主外,我们船上还有位贵客,这位贵客的名头绝不在移花宫主之下,你们可知道他是谁么?”
  她话末说完,大家已全都猜出是谁了,因为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的声名能和移花宫主并驾齐驱。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夫声叫了出来:“燕南天!大侠燕南天!”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