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八十三章 意外之变


  苏樱哭道:“只因有病的吃了这药,病势立刻加重十倍,没有病的吃了这药,也立刻百病俱生,而且全身都疼得要命……。”
  江玉郎嘶声道:“妨娘……在下与姑娘无冤无仇,姑娘为何要如此害我。”
  苏樱笑道:“你不是说已病入膏肓了么!我不愿将你当成个专门说谎的无耻之徒,所以好心给你吃下这药,你真的生了病,就不算说谎了……而且,我还怕你病得太慢,所以又好心替你揉肚子,帮药力发散。”
  她叹了口气,悠然接道:“你看,我对你这么好,你还不谢谢我。”
  江玉郎又惊又怕又疼,头上汗如雨落,颤声道:“苏姑娘……苏前辈,我……小人现在才知道你的厉害了,求求你瞧在白山君夫妻的面上,饶饶我吧。”
  苏樱道:“哎哟,我倒忘了你是白山君夫妇的朋友。”
  江玉郎道:“姑……姑娘千万忘不得的。”
  苏樱叹道,“不错,你既是他们的朋友,我就不能眼见你病死在这里了,我好歹也得救救你……只可惜这药并非毒药,所以也没有解药,你又吃了下去……这怎么办呢?”
  江玉郎道:“求求姑娘,姑娘一定有法子的。”
  苏樱拍掌道:“有了,我想起个法子来了。”
  江玉郎大喜道:“什么法子?”
  苏樱道:“我只要剔开你肚子,将那药丸拿出来。”
  江玉郎骇道:“剖开我肚子?”
  苏樱柔声道:“但你放心,我一定会轻轻的割,轻轻地将那药丸拿出来,你一定连丝毫痛苦都没有。”
  江玉朗忍不住苦着脸道:“肚子剖开,人已死了,还会觉得痛么?”
  苏樱抚掌笑道:“你真是个聪明人。”
  她格格笑道:“这就是我们家祖传的止疼秘方,手疼割手,脚疼割脚,头疼切脑袋,肚疼剖肚子,担保你妙手成春,药到‘命’除。”
  她一面说,一面又走了开去,喃喃道:“刀呢……刀呢……’江玉郎大骇喊道:“姑娘……姑娘千万莫要……”
  苏樱道:“你不要我替你治病了么?”
  江玉郎嘎声道:“不要了,不要了。”
  苏樱叹了口气,道:“你既不要,我也没法子,但这可是你自己的主意,不能怪我不救你,对不对?”
  江玉郎道:“对对对,对极了。”
  苏樱道:“现在你可知道,谁是天下第一个大傻蛋么?”
  江玉郎苦着脸道:“是我,我就是天下第一个大傻蛋,大混帐,大……”
  他竟忍不住放声痛哭了起来。
  苏樱笑道:“没出息,这么大个男人还哭,真叫我见了难受她的手又在那椅子的扶手里轻轻一按.那张床竟忽然弹了起来,将江玉郎整个人都弹起,床后却露出个地洞,江玉郎惊呼一声,人已落在洞里,像坐滑梯般滑了下去。
  苏樱微微笑道:“一个哭,一个笑,这两人倒是天生一对,就让你们去作作伴吧……”语声中床又落下,地洞也合起。
  只听远处那人又大叫道:“一个人喝酒没意思,姓苏的丫头,你还不过来陪陪我。”
  苏樱叹了口气,苦笑道:“他才真是我命中的魔星,我为什么看见了他就没了主意……。。”
  这敞轩后繁花如锦,小山上佳木葱笼,山坡下有个山洞,里面灯光亮如白昼,布置得比大户人家的少女闺房还要舒服。
  但洞口却有道铁栅,铁栅比小孩的手臀还粗。
  此刻山洞里正有个人坐在桌子旁一杯杯地喝着酒,只见他蓬着头,赤着脚,身上穿着件又宽又大的白袍子,看来滑稽得很。
  他脸冲着里面,也瞧不清他的面目,只听他不住大喊道:“姓苏的丫头,你还不来我就……。。”
  苏樱柔声道:“我这不是来了么?也没见过你这么性急的人。”
  那人一拍桌子,大吼道:“你嫌我性子火急了么?我天生就是这样的脾气,你看不惯最好就不要看!”
  苏樱垂下了头,眼泪都似要掉了下来。
  那人却忽又一笑,道:“但我若不想你,又怎会急着要你来,别人常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但我简直片刻也不能不见你。”
  苏撰忍不住破涕为笑,咬着嘴唇笑道:“我知道我这条命,迟早总是要被你气死的。”
  那人大笑道:“千万死不得,你死了,还有谁来赔我喝酒?”
  他大笑着回过头来,灯光照上了他的脸。
  只见他脸上斑斑驳驳,也不知有多少刀疤,骤看像是丑得很怕人,但仔细一看,他脸上却像是连一条刀疤也没有了,只觉他眼睛又大又亮,鼻子又直又挺,薄薄的嘴唇,懒洋洋的笑意……这人不就是那令人割不断、抛不下、朝思夜想、又爱又恨的小鱼儿吗?
  苏樱瞧见小鱼儿转过身,她眼睛里也发着光,柔声笑道:“你既然要我来陪你喝酒,为什么不把酒杯拿来”
  小鱼儿眨着眼睛,笑嘻嘻道:“你既然要来陪我喝酒,为什么不进来”
  苏樱摇了摇头,笑道:“我在外面陪你喝,还不是一样么?”
  小鱼儿正色道:“那怎么会一样,你一定得坐在我旁边,陪我说话,我的酒才喝得下去,我方才不是说过,我有多么想你。,苏樱眼波流动,面上微微现出一抹红晕,垂头笑道:“反正我在外面,你一样还是能看得到我的。”
  小鱼儿忽然跳了起来,大骂道:“你这臭丫头,死丫头,谁要你来陪我喝酒,你快滚吧!”
  苏樱居然丝毫也不生气,却笑道:“反正你拍我马屁,我也不进去,你骂我,我还是不进去的。”
  小鱼儿吼道:“你为何不进来难道怕我吃了你?我又不是李大嘴。”
  苏樱笑道:“我知道你不吃人的,但我一开门进去,你就要乘机冲出来了,是么?”
  小鱼儿撇了撇嘴,冷笑道:“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知道我的心意?”
  苏樱只是轻轻的笑,也不说话。
  小鱼儿在里面绕了几个圈子,忽又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笑道:“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而且对我很好,我骂你,你也不生气,但你为什么偏偏要将我关在这里呢?”
  苏樱幽幽道:“你是个爱动的人,性子又急,我若不将你关起来,你一定早就走了,但你的伤却到现在还没有好,若是一走动,就更糟了。”
  小鱼儿笑道:“原来你还是一番好意。’苏樱嫣然一笑,谁知小鱼儿又跳了起来,大吼道:“但你这番好意,我却不领情,我是死是活,都不关你的事,你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该听你的话,感激你……。。”
  苏樱垂下了头,道:“我……我并没有要你感激我,是么?”
  小鱼儿又在里面兜了七八个圈子,忽又一笑,道:“说老实话,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可真有些弄不清。”
  苏樱默然半晌,悠悠道:“那天,我恰巧到‘天外天’去……”
  她刚说了一句,小鱼儿又跳起脚来,怒吼道:“什么‘天外天’,那里只不过是个老鼠洞而已。”
  苏印哧─笑道:“好,就算是老鼠洞,你也不必生气呀。”
  小鱼儿大声道:“我为何不生气,现在我一听‘老鼠’两个字就头疼。”
  苏樱道:“但这两个字是你自己说的,我并没有说。”
  小鱼儿扳着脸道:“我听人说都头疼,自己说自然头更疼了。”
  苏樱忍住笑道:“你不会不说么,又没有人强迫你说。”
  小鱼儿道:“我不说又嘴痒,我……。”
  说到这里,他自己也忍不住要笑了起来,自己也觉得自己实在是蛮不讲理,转过头,忍住笑道:“你为何不说下去?”
  苏樱道:“那天我恰巧到天……到老……”
  她忽然发觉自己既不能说“天外天”,也不能说“老鼠”两个字,自己也不觉好笑起来,只有咬着嘴唇道:“那天我到那地方去,本是去拿要他们替我采购药草,谁知却见到了你,你始巧也到了那里。”
  小鱼儿道:“我会到那鬼地方去,算我倒霉,你遇见我,也算你倒霉。”
  苏樱一笑,道:“但那天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却连一点倒霉的样子都没有,你身上穿的衣服虽然破破烂烂,但那神气却像是穿着世上最华贵、最好看的衣服。”
  小鱼儿坐了下来,跷起了脚,道:“还有呢?我不但很神气,长得也不难看呀。”
  苏樱抿嘴笑道:“不错,你长得的确不难看,尤其是你的眼睛小鱼儿大声道:“我的眉毛,我的鼻子,我的嘴难道就不好看么?”
  苏樱吃吃笑道:“你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不好看。……这够了么?”
  小鱼儿喝了口酒,笑道:“嗯……这还差不多……”
  苏樱已笑得喘不过气来:“我本不是个很容易吃惊的人,但我见到你时,我……”
  小鱼儿大笑道:“你见到我时,眼睛都直了,嘴也张大了,活像瞧见了大头鬼似的,那时我真想往你嘴里塞个大鸡蛋。”
  苏樱“噗哧”一笑,道:“那只因我心里实在奇怪。你怎会找到……找到那地方的。”
  小鱼儿默然半晌,皱起了眉头,道:“那其中自然有个缘故,但你……你却不必知道,因为无论我是怎会找到那鬼地方的,都不关你的事。”
  苏樱叹了口气,道:“还有令我奇怪的是,你到了那里,竟一点也不害怕。”
  小鱼儿冷笑道:“那有什么好害怕的,比那地方更恐怖、更骇人的地方,我都见得多了。”
  苏樱道:“但你见过比……比魏无牙更可怕的人么?”
  小鱼儿像是忽然说不出话了,那只拿着酒杯的子,也像是有些发抖,连杯子里的酒都快溅了出来。
  苏樱又叹了口气,道:“我从七八岁的时候开始,差不多每隔两三天就要见他一面,但直到现在为止,我一见他的面,还是好像要发抖。”
  小鱼儿将酒杯摔在桌上,大声道:“我不是怕他,我只是觉得恶心,他那张脸:那副模样看来简直不是人……他看来简直就像是老天用一只老鼠、一只狐狸、一匹狼斩碎了,再用─瓶毒药、一碗臭水揉在一起造成的活鬼。”
  苏樱忍不住又笑了,道:“你这张嘴可真缺德,但你实在也将他形容得再妙也没有了。”
  小鱼儿“哼”了一声,忽也笑了,道;‘老实说,我见到你们时,心里真觉得有些好笑,你们两人坐在一起,看来就像香酥鸽子旁摆着堆臭狗屎,世上再也找不出比这更不相配的事了。”
  苏樱垂下了头,默然半晌,幽幽道:“他虽然不是个好人,但对我……对我却一直很好。这十年来,他简直没有拂过我的心意,我无论要做什么,他全都答应。”
  小鱼儿道:“哼,丑八怪拍小美人的马屁,那本是天经地义的事。”
  苏樱又默然半晌,展颜一笑,道:“他看见你忽然闯来,而且还有胆子瞪着眼睛向他穷吼,他实在也骇了一跳,这么多年来,我还没有见过有人能令他脸上变了颜色的,但他瞧见你时,却迦眼睛都好像发绿了。”
  小鱼儿仰首狂笑道:“他只怕本以为洞口的那些破铜烂铁能够拦得住我的,谁知那些东西在我眼里,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玩的把戏。”
  苏樱道:“他就是因为你能闯下他布下的十八道机关消息,所以才对你有些顾忌,所以你虽然对他穷吼,他还是坐着不动小鱼儿截口道:“他既然已知道我的厉害,为何还要令那些蠢才来送死。,苏樱道:“他自己不动手,却要他门下弟子去动手,为的只是想先试出你的武功来,他也明知那些人不会是你对手的;”
  小鱼儿又大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他心意?所以我才偏偏不让他瞧出我的武功路数来。”
  苏樱一笑,道:“魏无牙实也未想到连他都瞧不出你的武功路数来。”
  小鱼儿道:“所以他就一直坐着不出手,是么?”
  苏樱道:“嗯。”
  小鱼儿道:“他就能眼瞧着那些人被我活活打死?”
  苏樱叹道:“那些人虽也是他的门徒弟子,但却都还未能登堂入室,并非他心爱的那几个,何况,别人的死活,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要对他自已有利,就算要他将他儿子的脑袋切下来送人,他也不会皱一皱眉头的。”
  小鱼儿怒道:“我早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人!谁知他竟连畜生都不如。”
  苏樱叹道:“谁知后来你还是上了他的当了。”
  小鱼儿瞪眼道:“你懂得什么,若论斗智,就凭他还差得远哩。”
  苏樱道:“但是你……你还是……”
  小鱼儿也叹了口气,道:“斗智他虽斗不过我,斗力我可就斗不过他了,不瞒你说,我实未想到这畜生的武功,竟有那么厉害。”
  苏樱道:“据说在二十年前,他武功已可算是天下有数的几个高手之一,‘十二星象’能横行江湖,可说全靠他一人之力……
  小鱼儿道:“他这倒不是吹牛,‘十二星象’中的人,我也见过两个,武功比起他来,简直连他一成都赶不上。”
  苏樱道:“二十年前,他本已以为可以无敌于天下,后来遇着了移花宫主,大约吃了个大亏,所以才闭门洗手,躲到这里来,这二十年他日日夜夜的苦练武功,据他说,现在就算移花宫主姐妹两个一起来,他也未必怕她们了。”
  小鱼儿大笑道:“他这就是吹牛了,莫说移花官主自己来,就算移花宫主的徒弟来了,也管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苏樱眼波流动,道:“移花宫主有几个徒弟?”
  小鱼儿道:“女的我不知道,男的却只有一个。”
  苏樱目光凝注着他,道:“你……你和他是朋友?”
  小鱼儿长叹道:“本来是可以和他交朋友的,但现在……现在却好像非和他做仇人不可。”
  苏樱嫣然一笑,道:“很好,好极了!”
  小鱼儿瞪眼道:好什么?”
  苏樱含笑垂下了头,不再说话。
  小鱼儿自然不懂她的心意,更不知道花无缺眼见就快死了,瞪着眼瞧了她半晌才接着道:“我也知道他要我坐下,本来是想以诡计害我的,我只怕和他斗力,不怕和他斗智,所以也就立刻坐了下来。”
  苏樱又笑了笑道:“他那张椅子上,本有机关,只要他的手一按,坐在椅子上的人就要掉下刀坑去,纵然武功再强,只怕也活不成了。”
  小鱼儿道:“真的这般厉害?”
  苏樱道:“他不但武功颇高,旁门杂学更是样样精通,他以为只要发动机关,你必死无疑,所以才不愿费力和你动手。”
  小鱼儿道:“他自己只怕也想不到他发动机关之后,我还是好好的坐着末动。”
  苏樱道:“那时不但他奇怪,我也奇怪极了。”
  小鱼儿大笑起来,道:“老实告诉你,我早己看出那张椅子上有古怪了,所以我看来好像已坐下,其实我的屁股根本就没挨着椅子。”
  苏樱嫣然笑道:“你真是鬼灵精。”
  小鱼儿道:“我借此骂了他两句,谁知这老畜牲竟比我还沉不住气,竟跳起来就和我动手,我一见他出手,就知道要糟了。”
  苏樱道:“但你还是和他拼了好一阵,那一场大战,我简直从来也没有见过。”
  小鱼儿叹道:“这老畜牲倒的确有两下子,不但武功高,招式狠,而且出手又贼又滑,我就算武功比他高,也占不了他的便宜。”
  苏樱道:“他自己也这么样说,就算武功比他高的人,也未必能胜得了他,只因他无论使出什么招式,自己先立于不败之地。”
  小鱼儿道:“就因为他出力还是先留三分余力,所以我才能和他支持那么久,但我心里也知道,只要我稍一不慎,就得死在他手里。”
  苏樱叹道:“他手下的确从来没有活口。”
  小鱼儿道:“我既然知道迟早总要遭他的毒手,连逃也逃不了,心里就在打主意了,我就算要死,也不愿死在这种人手里。”
  苏樱道:“所以你就……你……”
  小鱼儿道:“所以我就一步步向后退,退到墙角。”
  苏樱道:“那墙角也有个机关,只要你踩到那里,立刻有飞刀射出。”
  小鱼儿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苏樱讶然道:“你知道?你知道为何还要去?”
  小鱼儿大笑道:“我就因为已瞧出墙角有机关,就因为已瞧出他要将我诱到那里去,所以才故意好像被他逼得无路可退,一脚踩上那机关,等飞刀射出来时,我也故意装成无法闪避的模样去接那一刀。”
  苏樱竟也愕住了,失声道:“为什么?你为什么故意要上这个当。”
  小鱼儿笑道:“只因我不愿死在他手上。”
  苏樱道:“但你可知道,那飞刀上也有剧毒?”
  小鱼儿道:“飞刀上就算有毒,也比他那双鬼爪子好多了,我若被他那鬼爪子抓中,必死无疑,所以我才宁可去挨一刀。”
  他大笑接道:“我算准他见我挨了一刀后,就不会再动手了,否则我只有和他打到死为止。……现在你总该知道,我并不是真的上了他的当吧。”
  苏樱瞧了他半晌,长长叹了口气:“若论应变时智计之灵巧,手段之奇秘,心眼儿动得之快,世上只怕真没有几个人比得上你。”
  小鱼儿板起脸道:“你难道还不晓得我是天下第一个聪明人么?”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