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五十一章 装傻装疯


  罗九兄弟了愣了愣,指了指那阁楼,道:“兄台今夜难道不睡在上面?”
  小鱼儿走出了门,回头笑道:“那上面有蜘蛛,我睡不着,还是明天再来吧……若有江玉郎的消息,两位千万莫忘了为我打听打听。”
  罗九瞧着他扬长而去,喃喃道:“蜘蛛?蜘蛛……你瞧这小子是否有些毛病?”
  罗三道:“他有个见鬼的毛病,他这不过是在装疯扮傻,你我可莫要阴沟里翻船,利用他不成,反被他利用了。”
  罗九格格笑道:“这小子虽是一肚子坏水,但比起咱们来又如何?”
  罗三大笑道:“天下的坏人虽多,又有谁比得上咱们?”
  这时夜已很深,罗九兄弟的居处本就极为偏僻,此刻已无人迹。小鱼儿在街道转了两个圈子。
  只见这附近一带,大都是平房,除了那小阁楼外,只有东面五六丈外有座楼房,高出屋脊。
  小鱼儿踱了过去,绕着墙角,又兜了个圈子,等到这楼房灯火全都熄灭,他轻轻一跃而上,在屋脊背后的黑暗处伏了下来。
  天上月明星稀,地上人声静寂,远远望去,那小阁楼窗户半开,灯火朦胧。慕容九正托着香腮坐在灯畔,幽幽的出神。
  突然间,只听衣袂带风之声轻响,一条黑衣人影,鬼魅般掠上屋脊,也伏到屋脊上,向阁楼那方遥望。
  小鱼儿暗笑道:“不出我所料,果然来了!”
  慕容九在那边想得出了神,这人影在这里也瞧得出了神,竟全未发觉还有人在旁边瞧着他。
  只见他一双黑多白少的眸子在夜色中闪闪发光,但全身上下除了这双眼睛外,别的地方都在
  黑暗中。
  这人竟是黑蜘蛛。
  他平那般灵动的目光,此刻竟似蒙着一层迷惘……一片惆怅,他就这样痴痴的瞧着,静静的伏在星光下,也不管露水湿透他衣裳。
  小鱼儿突然“噗哧”一笑,道:“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话声未了,黑蜘蛛已到了他面前,轻叱道:“谁?”
  小鱼儿笑道:“除了我还有谁?”
  黑蜘蛛目光闪电般一转,终于松懈下来,道:“又是你!”
  小鱼儿笑道:“两地阻隔,不过五丈,阁下为何不一掠而去?”
  黑蜘蛛笑道:“我……我岂是为了她来的?”
  他面目虽不能见,但语声已颇不自然。
  小鱼儿却不说破,反而笑道:“你不是为了她,是为谁?”
  黑蜘蛛道:“自然是那姓罗的兄弟两人。”
  小鱼儿笑道:“哦,是么?”
  黑蜘蛛道:“这兄弟两人身世诡秘,行动异常,我暗中缀着他两人,已有两……三个月了,为的就是要揭破他的密。”
  小鱼儿道:“这罗九兄弟的事,值得你来管么?”
  黑蜘蛛冷笑道:“江湖之中,无论是黑白两道,无论善人恶人,都是这兄弟两人要害的对象,这两人竟似要挑拨得天下武林中人全都自相残杀,好让他们坐收渔利,到目前为止,已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们手上。”
  小鱼儿道:“哦!”
  黑蜘蛛道:“你可知道两个月前渤海帮与黄海帮的火拚?一个月前崂山帮与快刀门的恶斗?这两场流血残杀,就全都是他兄弟两人挑拨出来的!”
  小鱼儿道:“既是如此,你为何还不出手?”
  黑蜘蛛道:“一来是我拿不着他们的证据,二来他所害的那些人,也全不是好东西,三来我心想揭破他们的底细再出手?”
  小鱼儿道:“你猜他们会是谁呢?”
  黑蜘蛛道:“我本来疑心他们乃是“十大恶人”中之一,后来……我调查之后,才知道“十大恶人”中,并没有这两个人。”
  小鱼儿笑了笑,道:“也许没有……但……如此说来你并非为着那位姑娘了。”
  黑蜘蛛默然半晌,道:“也并非完全没有关系。”
  小鱼儿道:“你可知道她是谁?”
  黑蜘蛛叹道:“我只知道她是个可怜的女孩子,不幸落人了这恶徒的手里。”
  小鱼儿道:“所以你要保护她?”
  黑蜘蛛道:“天下的可怜人,我都要保护的。”
  小鱼儿道:“既是如此,你为何不将她救出来带走?”
  黑蜘蛛发亮的眼睛突然黯了下来,中却大笑道:“你可知道我过的是怎么样的生活?……
  我终年流浪,居无定所,吃了上一顿,远不知下一顿在那里,今天晚上活过了,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能活下去,我活着没有家,死也不知要死在那里?”
  小鱼儿道:“以你的本事,你本可活得舒舒服服的,是么?”
  黑蜘蛛道:“但我既已选择了这种生活,就只有过下去,到现在是想改也无法改了……就算我自己不想再过这种日子,别人也不许……”
  他握紧拳头,嘶声道:“像这样的生活,她是万万不能过的!”
  小鱼儿淡淡一笑,道:“只要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就算过再苦的日子,也是开心的。”
  黑蜘蛛目中射出了凄厉的光,惨笑道:“谁说我喜欢她!像我这样的人,不配喜欢任何人!也不能……”
  小鱼儿叹道:“我本来以为你连血都是冷的,但现在……现在我才知道你其实是个多情的人!”
  黑蜘蛛霍然站了起来,叱道:“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不准再说了。”
  小鱼儿笑道:“别人说出了心事,也不必这么凶呀!”
  黑蜘蛛了他半晌,突然大笑起来,拉起他的手,道:“我近来又结交了个朋友,今天买了两壶的酒,烧了一锅好肉,我请你也去吃他一顿如何?”
  小鱼儿笑道:“好,能做你朋友的人,想必也有趣的很。”
  两人急掠了一阵,小鱼儿始终跟在黑蜘蛛身后。
  黑蜘蛛回首笑道:“近来你功夫倒精进的很。”
  小鱼儿笑道:“好说好说。”
  黑蜘蛛道:“我交的另一个朋友,也文武全才,样样精通,你瞧见他必定也是欢喜的。”
  小鱼儿道:“哦!他叫什么名字。”
  黑蜘蛛笑道:“有才能的人,也并非一定全都有名!他姓古名叫月言,虽是无名之辈,但却比那些成名人物强胜何止万倍。”
  说话之间,已掠出城,只见前面一片树林,隐隐火光闪动,走到近前,便可瞧见一个荒废的祠堂。
  火光,便是自荒祠中出来的。
  到了这里,已可嗅着一阵阵扑鼻的肉香。
  小鱼儿道:“看来你那朋友非但文武全才,而且还是个好厨子。”
  黑蜘蛛道:“江湖中的浪子,除了偶而大吃一顿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享受?”
  两人一掠入林,只见荒祠中旺旺的生着一堆火,火上吊着个大铁锅,锅里肉香正浓,锅旁碗筷已备,碗里也倒满了酒,但却瞧不见人。
  黑蜘蛛四下瞧了瞧,高声唤道:“古老弟……古老弟,我又为你带来个朋友,快来见见。”
  小鱼儿笑道:“看来你这好做人大哥的脾气,还是改不了。”
  只听黑蜘蛛唤了一阵,四下却无回应,他又出去找了一圈,也找不着人,索性坐了下来,笑道:“我这古老弟屁股是尖的,永远坐不住,此刻也不知野到何处去了,咱们也不必客气,先吃了再说吧。”
  小鱼儿早已举起筷子,笑道:“正合我意。”
  但他只吃了一块肉,就放了筷子,嘴也不动了,竟似还未将那块肉下去,那边黑蜘蛛却早已七……八块下了肚。
  吃到第十来块时,就用一大嘴酒将嘴里的肉冲下肚子,这才抬头瞧着小鱼儿,裂嘴笑道:“这肉又鲜又嫩,滋味可真不错,你为何不加紧动筷子?”
  小鱼儿却将嘴里的肉吐在地上,道:“这肉吃不得。”
  黑蜘蛛脸色一沉,道:“为何吃不得?这肉可不是偷来的。”
  小鱼儿突然一笑,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肉吗?”
  黑蜘蛛惊呼一声,刚吃进去的一块肉立刻吐了出来,失声道:“你说什么?”
  小鱼儿道:“老实告诉你,我是在“恶人谷”长大的,这肉若不是从刚死的人身上割下来的,我就吃下我的鼻子。”
  他等着来瞧黑蜘蛛将吃进去的肉呕出来,那知黑蜘蛛反而大笑道:“如此说来,煮这肉的莫非是李大嘴么?”
  小鱼儿道:“也许就是他。”
  黑蜘蛛道:“嗯,不错,古月言这……“古月言”岂非就是“胡说”,他早已告诉我他是“胡说”我居然到现在才想起来。”
  小鱼儿道:“你不想吐!”
  黑蜘蛛笑道:“既已吃下去,吐也无用了。”
  小鱼儿道:“你还笑得出?”
  黑蜘蛛大笑道:“能和李大嘴这种人交交朋友,岂非是件有趣的事,无论他是好是坏,总算是个角色,江湖中像这样的角色可不多。”
  小鱼儿心里不禁暗暗赞美!“这人倒买脱得很,绝不会装腔作势,教人恶心。”中道:“但这位“胡说先生”却也并非一定是李大嘴。”
  黑蜘蛛道:“不是李大嘴是谁?”
  小鱼儿道:“我还知道一个人,他装作李大嘴,也许正是要你吃人肉,然后再吐得瞒地都是,只要你上了当,他就开心……”
  说到这里,语声突然顿住,低声道:“也许他还不止要你吐,也许他还另有阴谋。”
  黑蜘蛛刷地将面具拉了下来,冷冷道:“外面的朋友!既然来了,为何还不进来?”
  小鱼儿的耳朵虽灵,黑蜘蛛的耳朵也不错!话声未了,荒祠外已有一条人影飞掠进来。
  闪动的火光中,只见这人窈窕的身子,穿着件比火还红的衣裳,发光的眼睛里,也充满了怒火。这人竟是小仙女。
  三更半夜,小仙女竟会跑到这荒祠来,小鱼儿虽未免吃了一惊,但却仍然不动声色,坐在那里。
  黑蜘蛛显然也未想到闯进来的会是个年轻的美女,也惊得愣住了,小仙女更未将这两人瞧在眼里。
  她掌中剑一挥。竟以那纤细的剑尖挑起了沉重的铁锅,将锅里的肉全都泼在地上只见金光一闪肉锅里竟有只女子用的金钗。
  小仙女立刻尖声叫了起来,门外又有一人跃入,却是顾人玉,小仙女扑在他身上,嘶声道:“宛儿的金钗……宛儿的金钗果然在锅里。”
  顾人玉一只大眼睛狠狠的瞪着小鱼儿,厉声道:“你说!这锅里是什么?”
  小鱼儿倒真未见过这大姑娘般的少年如此凶狠,知道他必定动了真怒,也知道锅里煮的这人必定和他们有些关系。
  但小鱼儿却想不通他们怎会寻到这里来的,又怎会知道肉锅里有只金钗,他心中生疑,中却笑道:“你说锅里的是什么?”
  顾人玉脸涨得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只听一人缓缓道:“世上肉食众多,两人为何偏嗜人肉,同类相食,两位难道连畜牲都不如么?”
  这人虽在骂人,但嘴里却绝不吐半个脏字,而且语气也是平平和和,竟像是与人闲话家常似的。
  随着话声,两个人缓缓走了过来,目中虽有怒气,神情也从容,正是那南宫柳与秦剑。
  小鱼儿还是笑嘻嘻道:“你说我们在吃人,但你们又怎会知道的,莫非是有人告密?”
  秦剑还未答话,小仙女已扑了过来,跺脚骂道:“自然有人要告密,你们做出这种天理不容的事,谁能看得过去。”
  南宫柳缓缓道:“像宛儿那般聪明可爱的女子,男子正当万般珍惜才是,两位却将之煮而食之,岂非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小仙女忍不住大喝道:“这种人你还和他们多说什么……”
  南宫柳还是缓缓道:“事已至此,两泣还有什么话说。”
  黑蜘蛛霍然长身而起,厉声道:“在下还有话说……”
  秦剑目光一闪道:“阁下莫非就是江湖传言中的黑蜘蛛。”
  黑蜘蛛道:“正是!”
  秦剑皱眉道:“看来江湖传言,终不可信,不想黑蜘蛛竟是你这样的人物。”
  黑蜘蛛大声道:“江湖传言虽不可信,密告之言更不可听,我且问你,若非亲手煮肉的人,又怎会知道这金钗在锅里口”
  秦剑……南宫柳对望了一眼,南宫柳缓缓道:“阁下的意思,莫非是说此事乃是别人故意做来嫁祸于你的?”
  黑蜘蛛道:“自是如此。”
  南宫柳缓缓点了点头,道:“这话也道理。”
  小仙女跺脚道:“二哥,你要放过他们,我可不能放过他们,这难道不可能是别人在暗中瞧见他们杀人煮肉,而来告密的。”
  南宫柳道:“那自然也有可能。”
  小仙女大声道:“宛儿既然可能是被他们杀来吃的,九妹自然也……也……”她语声突然哽咽,竟再也说不下去。
  秦剑目光灼灼的瞪着小鱼儿与黑蜘蛛,沉声道:“此事虽有可疑,但两位若不能拿出证据证明无辜,今日只怕得请两位随我等回去了。”
  黑蜘姝冷笑道:“阁下说话倒客气的很,叫我随阁下回去也无妨,只是阁下也要拿出证据来,凭什么要带我回去。”
  小仙女厉喝道:“这金钗难道还不是证据!你还想赖?”
  黑蜘蛛眼睛一瞪,还未说话,那知小鱼儿竟突然嘻嘻笑道:“我几时赖过。”
  小仙女一剑已待刺出,闻言倒不禁愣了愣,道:“你承认了?”
  小鱼儿向小仙女笑嘻嘻道:“你说的那九妹,可是位眼睛大大、睑色苍白,约莫十八、九岁,平日喜欢穿淡绿衣衫的姑娘?”
  小仙女颤声道:“你……你……你将她怎么样了?”
  小鱼儿大笑道:“我己将她怎样,这还用说么?”
  黑蜘蛛大骇道:“这小子疯了,满嘴胡说八道。”
  小鱼儿笑道:“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怕什么?”
  南宫柳与秦剑就算再沉得住气,此刻面上也不禁变了颜色。
  小仙女跳起脚道:“你听,你听……他自己都承认了!”
  她又哭又叫,还未忘了出手,“刷”的一剑,毒蛇般刺出,那边顾人玉更是眼睛都红了,狂吼一声,击出了三拳。
  这三拳一剑,自然都是向小鱼儿致命处下的手,剑如闪电,拳似雷霆,左右夹击间不容发?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