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四十五章 巧识毒计


  一时之间,小鱼儿心里已打了十七八个转,正是又惊又疑,只是他纵然不信,事实却又偏偏摆在眼前。
  只见那赵庄主又倒了杯酒,举酒笑道:“贤昆仲与铁老前辈惧是今世之英雄,赵香灵何德何能,竟蒙三位不弃,来……来来,在下再敬三位一杯。”
  那兄弟两人立刻举起酒杯,铁无双却动也不动。
  坐在左首的那胖子眼珠子一转,立刻陪笑道:“我兄弟江湖后辈,无名小辈,怎敢与铁老前辈并驾齐驱,若不是庄主见召,我兄弟哪有资格与铁老前辈饮酒。”
  另一人也笑道:“正是如此,江湖中人若是听见罗三、罗九竟能赔着铁老前辈在一起喝酒,真不知要羡慕到何种程度。”
  铁无双哈哈大笑,立刻举杯笑道:“两位太谦了,老夫两耳不聋,也会听得罗氏兄弟行起江湖,侠肝义胆,哈哈……哈哈,哈,老夫敬贤昆仲一杯。”
  小鱼儿暗笑道:“这当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铁无双自命不凡却也受不得两句马屁的!这罗家兄弟马屁拍得如此恰到好处,想来必定不是好东西。”
  只听那赵香灵笑道:“三位俱都莫要太谦了,铁老前辈固是德高望重,人人钦仰,但贤昆仲又何尝不是当世之杰。”
  他转向铁无双笑道:“铁老前辈有所不知,罗氏昆仲两位,虽然是近年才出道江湖,但一出手就重创了太湖七煞,接着又做了齐鲁五虎,在太行山上兄弟两人独战三刀十八寇,那一仗更是打得堂堂皇里,轰轰烈烈。”
  铁无双道:“这倒怪了,这些大事,老夫竟不知道。’赵香灵道:“前辈又有所不知,他兄弟两人为着不欲人知,无论做了什么事,都不愿宣扬,就凭这样的心胸,已是人所难得。”
  铁无双笑道:“好,好,这样的朋友,老夫必定要交一交的,只是……”两位看来显然是孪生兄弟,为何一个行三,一个却行九?”
  罗三笑道:“晚辈只是以数字为名,与排行并无关系。”
  罗九笑道:“其实我是老大,他是老二。”
  铁无双附掌笑道:“这倒妙极,别人若是听了你们名姓,只怕谁也不会想到罗九竟是兄长,而罗三却是弟弟。”
  他语声微顿,又道:“两位如此了得,却不知出自哪一位名师的门下?再也不知两位出道为何如此之晚,直以三年前,老夫才听到两位的名字。”
  罗九笑道:“我兄弟从小爱武,所以在家里练了几手三脚猫的把式,也没有什么师承,四十岁,老母在堂,我兄弟不敢远游,是以直到家母弃世后,才出来走动的。”
  铁无双叹道:“不想两位不但是英雄,而且还是孝子。”
  罗三笑道:“岂敢岂敢。”
  铁无双道:“只是,想那七煞、五虎、三刀、十八寇,但是黑道中有名的硬手,两位既然一一打发了他们,若说不是出自名门,老夫委实难信。”
  罗九道:“晚辈在前辈面前,怎敢有虚言。”
  铁无双笑道:“如此说来,两位更可算得上不世之奇才,自创的武功,竟能也有如此精妙,不知两位可否让老夫开开眼界……
  罗三道:“在前辈面前,晚辈怎敢献丑。”
  钱天双道:“两位务必要赏老夫个面子。”
  罗三道:“晚辈的确不敢。”
  铁无双作色道:“两位难道瞧不起老夫,竟不肯给老夫个面子么?”
  赵香疑赶紧笑道:“铁老前辈人称‘爱才如命’,听得贤昆仲如此奇才,想必早已动心了,两位的确不该扫铁老前辈的兴。”
  罗三苦笑道:“庄主也……”
  赵香员截口笑道:“说老实话,在下也的确想瞧瞧两位一显身手。”
  罗九长身而起,笑进:“既是如此,晚辈恭敬不如从命,献丑了。”
  这兄弟两人人虽肥胖,身材却高得很,两人略挽了挽衣袖,竟在这花厅中施展开拳脚。
  这时不但赵香灵与铁无双聚精会神的瞧着,就连窗外的小
  鱼儿也瞪大了眼睛瞧得目不转睛。
  只见这罗九双掌翻飞,使的竟是一路“双盘掌”,罗三拳风虎虎,打的却是一套“大洪拳”
  这兄弟两人拳掌快捷,下盘扎实,身手可说是十分矫健,但招式却毫无精妙之处可言。
  ‘要知道:“双盘掌”与“大洪拳”正是江湖中中最常见的把式,可说是连赶车的、拍轿的都会使两手。
  铁无双竟像是瞧呆了,他不是惊于这兄弟武功之强;而是惊于这兄弟武功之差,这样的武功使出来,实在是在“献丑”
  只见两人使完了一趟拳,脸竟也似有些红了,抱拳笑道:“前辈多多指教。”
  铁无双道:“嗯……嗯……。。”
  赵香灵笑道:“罗氏昆仲的武功,当真是扎实已极,这样的武功虽不中看,但却最能实用……老前辈以为如何?”
  铁无双道:“嗯……不错……不错。”
  他嘴里虽然在说“不错”,却已掩不住语气中的失望之意,他对这兄弟两人,委实已再没什么兴趣。
  但小鱼儿对这两人的兴趣却更大了。
  他心中暗道:“这兄弟两人八面玲珑,深藏不露,竟连铁无双这样的老江湖都瞒过了,竟瞧不出他们的武功绝不只此。这两人如此做法,不但隐藏了自己武功的门路,也消除了别人的警惕,从此不会再对他两人存有戒心,这两人竟宁愿被人瞧不起,这是何等深沉的城府,这种人我倒真要小心提防着才是。”
  小鱼儿虽已瞧出这两人必定暗藏机心别有图谋,却也猜不透这两人图谋的究竟是什么事,他自然更猜不透这两人的来历。
  这时赵香灵又举起酒杯,笑道:“今夜虽然被这件无头公案吵得无法安睡,但能瞧见两位罗兄的身手,又能陷铁老前辈畅饮通宵,倒当真是因祸得福了。”
  小鱼儿正又暗自讨道:“无头公案?……。什么无头公案?”
  就在这时,只听庄外突然传人一阵马嘶车声。
  铁无双推杯而起,变色道:“莫非又来了!”
  语声中他身形已直窜出来!庄外果然驰来一辆马车。开了庄门,车子使直驰而入,但车上却没有人赶车。
  赵香灵吩咐家丁,卸下了车上的包裹,刚打开包裹,便有一阵药香扑鼻面来,包里的正是附子、肉桂、犀角、熊脑……”
  小鱼儿暗自瞧得清楚,当真又吃了一惊,灯光下,只见赵香灵、铁无双面上也都变了颜色。
  赵香灵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晚上连着七八次,无缘无故的将这药送来,这难道有人在开玩笑,恶作剧?”铁无双皱眉道:“这些药材俱都十分珍贵,谁会将这些珍贵之物来开玩笑。”
  赵香灵道:“依前辈看来,这是怎么回事?”
  铁无双沉吟道:“这其中说不定有什么恶计。”
  赵香灵道:“但这些药材非但没有毒,而且有的还补得很,送这些药来又害不到咱们的……罗兄可猜得出这究竟是何缘故么?”
  罗九笑道:“铁老前辈见多识广,所言必有道理。”
  铁无双叹道:“老夫委实也有些莫名其妙。”
  他虽然其名其妙,小鱼儿却已猜透了。
  他喃喃暗道:“好呀,这原来是你们要栽赃,你们将解药送到这里,好教花无缺以为下毒的人是铁无双,这原来是个连环计……好阴毒的连环计,可惜的是,这件事竟遇上了我江小鱼,这真算你们倒大霉了。”
  他眼珠子一转,竟悄然而去了,他乘着夜色,寻了家专卖脂粉白垩之类的铺子,越墙而入,出来时手里却是满载而归,大包小包提了一手。
  于是,天亮时,他已换了副面目,只见他一张白兮兮的脸,两只睡眼泡,一张猪公嘴,活像个妓院里的大茶壶,他从屠娇娇处学来的易容术,果然没有白废。
  小鱼儿寻了家最热闹的茶馆,大吃了一顿,他一连吃了两笼蟹黄汤包,四套油炸果子,外带一大碗热汤才住手,他知道今天必定要大出力气,人是吃饱了才有力气的。
  茶馆外还有早市,人来人往,热闹得很,一条削长汉子太阳腮上贴着块膏药,手拎着鸟笼,在人丛里转来转去,别人袋里的散碎银子就全都变成了他的。
  小鱼儿缀上了他,走到人少处,突然一拍肩头,笑道:“朋友手脚倒蛮快的呀。”
  那青皮无赖一回头,怒道:“小杂种,你吃饱了撑的得难受么?”
  反手一个耳光,就往小鱼儿脸上煽了过去,但他一辈子也休想碰着小鱼儿的脸。小鱼儿用两根手指,轻轻刁住他腕子,轻轻一捏,这蛮像样的一条大汉立刻疼得不像样子。
  小鱼儿笑嘻嘻道:“谁是小杂种?”
  那青皮无赖疼得满身冷汗,道:“我……我是小杂种,标标准准的小杂种,小爷,小祖宗,你就饶了我这个小杂种吧,我袋子里的全送给你老人家。”
  小鱼儿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几句话,我非但不拿你袋里说,说不定还会装满它,你瞧怎么样?”
  那青皮道:“好”……’自然好……”
  小鱼儿刁着他的手,道:“你可知道‘天香塘,地灵庄’这地方。”
  那青皮道:“小人若不知道,还能在城里混么?”
  小鱼儿道:“那赵庆主是怎么样的人?”
  那青皮道:“赵庄主家财百万,人缘四海,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只是……自从段合肥来了之后,他生意总是被段合肥打垮,他想武的,哪知段合肥居然也养了一群江湖上助朋友,而且字号比他家的更响。”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喃喃道:“这就对了,……赵香灵把铁无双找来,想必是想借铁无双的名头来镇压段合肥的,而这点恰巧又被人利用了。”
  那青皮也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只是哀求着道:“小爷,你老人家现在可以放手了么?”
  小鱼儿笑道:“你整天东溜西逛,这城里你必定熟得很,赵家庄里想必也有你的熟人,只要你带我进去见他,让我在庄子里耽一天,我给你三百两银子,你肯么?”
  这还有不肯的么?为了三百两银,这青皮简直可以把自己的老婆都卖了。
  像赵家庄这样的地方,自然是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家丁
  里自然不乏一些混混儿,这些自然就都是那青皮的同伴。
  小鱼儿用小手段,就和他们混在一起了,还不到一个时辰,这些人都已将小鱼儿看成好朋友。
  使小鱼儿想不到的是,那赵香灵居然一早就来到前厅,精神奕奕,顾盼自得,居然丝毫看不出昨夜曾痛饮通宵的模样。
  过了不久,外面川流不息的有人来,看样子都是生意买卖人,见了赵香灵,神情俱都恭恭敬敬。
  小鱼儿站得远远的,拉住个家丁问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来得怎地如此早?”
  那家丁道:“这些人都是我家庄主派往外面店铺的掌柜,每
  天早上都要到庄里来报告头一天的生意情况,除了这些人外,我家庄主早上从不见客。”
  小鱼儿微微一笑,道:“有些客人,你家庄主不见只怕也不行。”
  那家丁自然听不出小鱼儿话中的深意,笑道:“这,天香塘,地灵庄,难道还有人敢硬闯进来不成。”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段合肥呢?”
  那家丁哗道:“那肥猪,我家庄主迟早要将他满身肥肉红烧了来吃。”
  小鱼儿道:“原来你家庄主与那段合肥冤仇倒大得很。”
  那家丁道:“他知道我家庆主在哪里有买卖,就在对面也开一家,他知道我家庄主有哪些大主顾,就不惜一切去结纳,咱们天香塘和段合肥委实仇深似海。”
  小鱼儿笑道:“想不到商场竟也和战场一样,看来在商场上结下的仇人,竟比战场上的仇人恶毒还要深。”
  那家丁道:“做生意讲究本份,像段合肥用这种卑鄙手段,简直不是人。”
  说话之间,赵香灵已三言两语,将那些掌柜的一一打发走,端起碗茶啜了两口,吩咐道:“去瞧瞧客人们,若已起来,调到前厅用茶。”
  小鱼儿在门房外的树荫下寻了块石头坐下,喃喃道:“若是我猜得不错,现在只怕巳该来了!”
  就在这时,只听门房那里传来一阵人语声,道,“相烦请将名帖送上贵庄主,就说在下前来拜访。”
  门房道:“抱歉得很,我家庄主正午从来……。。”语声突然顿住,像是瞧见帖上的名字吓了一跳。
  小鱼儿听得那语声、又是紧张,又是欢喜,喃喃道:“来了来了,果然来了。”
  那家丁已匆匆忙忙上前厅,捧上名帖!赵香灵皱眉接过,但瞧了一瞧,变不禁动容失声道,“江南大侠江别鹤来了。”
  铁无双耸耸然长身而起,还未说话,厅外已有人朗声笑道,‘江别鹤前来求见庆主,庄主难道不见么?“两人大步走上厅前石阶,前面一人神采飞逸,正是江别鹤,后面跟着的却是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
  再后面竟还有四条大汉抬着顶绿呢软轿,轿深垂,也不知里面坐的究竟是何许人也。
  赵香灵赶紧抢步迎出,抱拳笑道:“在下不勉江大侠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江别鹤淡淡笑道:“这位是花公子,花无缺。”
  他故意淡淡说来,赵香灵、铁无双、罗九、罗三听见花无缺这三字,都不禁耸然动容。
  铁无双目光上下一扫,笑道:“这位兄台竟是近来名震八表的‘无缺公子’,果然是少年英俊,人中之鹤,当真幸会已极。”
  花无缺路冷道:“幸会幸会。”
  赵香灵笑道:“这位铁老前辈,两位想必已不认得了,但这两位罗兄……”当下将罗九、罗三介绍,自然不免又吹嘘了一番。
  花无缺却似完全没有听到,鼻子里似乎嗅着了什么气味,突然袍袖一拂,轻飘飘离座面起。
  众人只觉眼前人影一闪,他竟已掠入旁边的花厅,目光又一花,他已从花厅掠出,手里抓着一把药,面色更是惨白,嘎声道,“果然在这里。”
  赵香灵道:“这些药莫非是公子的么?在下正不知是谁送来的,昨夜─……。”
  江别鹤似笑非笑,截口道:“庄主难道真不知是谁送来的么?”
  赵香灵瞧了瞧他,又瞧了瞧花无缺的面色,就知道这其中必定牵涉极为严重,强笑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别鹤道:“这件事说来也简单得很,有人下毒害了花公子未来的夫人,却将市面上的解药全都搜购一空,这是怎么回事?”
  赵香灵道:“这正是要绝花公子未来夫人的生路。”
  江别鹤道:“不错,如此说来,搜购解药的人,是否就是那下毒的人呢?”
  赵香灵道:“自然!”
  江别鹤淡淡一笑,道:“这就是了。”
  赵香灵想了想,面色突变,失声道:“那“……那些解药莫非现在花厅之中?”
  江别鹤一字字道:“正是!”
  赵香灵跳了起来,道:“但……但在下委实不知此事……。那些解药是昨天有人送来的。”
  江别鹤道:“是谁送来的?”
  赵香灵道:“在下也不知是谁。”
  江别鹤冷笑道:“不知是谁?难道还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将这些珍贵的药物平白送人么?赵庄主说这话,未免将江某看成小孩子了。”
  要知这件事说来的确是荒谬已极,的确是绝不可能,赵香灵既无言可辩,满头汗珠滚滚而落。
  铁无双长身而起,大声道:“老夫可以身家替赵庄主作保,那药的确是别人送来,赵庄主的确不知那人究竟是谁!”
  江别鹤瞟了他一眼,淡淡道:“赵庄主若不知道,阁下就想必是知道的。”
  铁无双怒道:“你……你说什么?”江别鹤冷冷一笑,再不瞧他,也不答话.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