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二十二章 阴错阳差


  峨媚山山势险峻,正是“高出五岳,秀甲九洲”,尤其是后山,抬头望去,只觉万丈危崖似将临压而下,令人神魄惧为之飞越。
  这里正是峨嵋山景最最荒凉的一环,上山不久,但有浓浓的烟霞自脚底生出,到了半山,人已在云雾里。
  小鱼儿虽想展开身法,将碧蛇神君摆脱,但有十几条蛇盘在身上,又有谁能走得快,一个时辰后,两人都已在喘气了。
  碧蛇神君喘着气道:“到了没有?”
  小鱼儿道:“你还嫌慢么,若是没有我带路,就算你知道这地方,找上七天七夜,也休想找得到。”
  碧蛇神君突然笑道:“你实在是个很能干的孩子,实在比我能干得多。”
  小鱼儿笑道:“这就对了,在没有寻得那宝藏之前,你还是拍拍我马屁的好,等找到宝藏之后,你再将我千刀万剐也不迟。”
  碧蛇神君柔声道:“你放心,等找到了宝藏,我更不会杀你,我一定会好好的待你,你“……”突然大吼道:“小鬼,出来……。出来……”
  原来他说的正得意,小鱼儿竟已不见了。
  刹那间碧蛇神君已满头冷汗,大吼道:“你若再不出来,我只一声尖哨,你就得死无论你逃到哪里,也是没有用的”
  夜雾深沉,小鱼儿连影子都瞧不见。
  碧蛇神君急得跳脚,又道:“我那碧丝蛇又叫‘附骨之蛆’,着无我的号令,一辈子都要缠着你,直到你死为止,你仔细想想,这样做划得来么”
  突听身旁“噗嗤”一笑,道:“我就在这里,你着急什么?”
  碧蛇神君瞧了半天,才瞧清那里竟有个洞穴,山藤一条条垂下来,就像是一层层子似的。
  小鱼儿不知何时已钻入洞里,又笑道,进来吧,这里就是那宝藏的入口。”
  碧蛇神君本来满腹怒气,听见这话,火气全没有了,俯身钻了进去,但觉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他竟不由得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叹道:“也真亏那燕南天找得到这种地方……”
  小鱼儿道:“若不是这种地方,那宝藏还会等着你来拿么?”
  碧蛇神君展颜笑道:“不错,如此幽秘之地,除了有燕南天自己画的地图之外,只怕真的连鬼都找不到……燕南天呀燕南天,你花费这许多心血,寻得如此幽秘之地,却不知到头来宝藏还要落在别人手中的”此地既是如此幽秘,那宝藏之珍贵自也可想而知,碧蛇神君想到这里,不禁更是得意,连冷都不觉冷了。
  洞穴内伸手不见五指,碧蛇神君燃起了个小小的火折子,火折虽小,光度却甚强,他开怀笑道:“你瞧我这火折怎样老实告诉你,为了此行,我已准备许久了,这火折乃是花了三百两银子向那‘老火鸦’买的,就是燃上个一天一夜,也不会熄灭……”话还未说完,火拆子已突然灭了。
  小鱼儿笑道:“哦,这火折子原来不会灭的。”
  碧蛇神君恨声道:“好个‘老火鸦’,连我的银子也敢骗。”
  小鱼儿道:“这也不能怪他,只怕是你牛吹得太大,连火折子都被你吹灭……”脚下突然踩着样东西,身子踉跄冲向前,碧蛇神君也惊呼了一声,接着,火折又亮起,但火折亮后,两人惊呼之声却更响,眼睛也发了直
  洞中地下,竟卧着三具死尸这三具死尸衣衫华丽手里握着的剑青光闪动,竟似名器,但三人尸身蜷曲,死得却极惨伸手一探,三人手足虽已冷,但尸身还是软绵绵的,显见他们死时距离此刻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碧蛇神君再扳过他们的脸瞧了瞧,他的脸立刻也变得和这三个死人差不了多少.拿着火折子的手也发起抖来。
  小鱼儿忍不住问道:“你认得他们?”
  碧蛇神君道:“金“……金陵三纫,其利断金!”
  小鱼儿耸了耸肩,展颜道:“反正这三人已经死了,咱们何必再去多想。”
  碧蛇神君怒道:“他们虽死了,但杀死他们的人却必定还在洞里这人能在刹那间将‘金陵三剑’一齐杀死,岂非更是怕人”
  小鱼儿道:“奇怪,他会是谁呢?他怎会知道这秘密?”
  碧蛇神君咬牙道:“你难道不知道?这难道不是你告诉他的?
  燕南天苦心藏宝,地图自然只画了一张,这唯一的一张就在你手里,除了你“……“语声未了,手里的火折子突然又灭了。
  碧蛇神君这次自然已知道暗中有人做了手脚,倒退三步,紧贴着冰冷的石壁。
  黑暗中一人缓缓道:“你猜得不错,杀死‘金陵三剑’的人确还在洞里.那人就是我”这话声平和缓慢听来完全没有什么奇突之处但也就因为这语声太过平凡,在这阴森诡秘的洞中听来,反而更是可怕。
  碧蛇神君这样的角色,竟也不觉打了个寒噤,道:“你……你是什么人?”
  那语声道:“你可想瞧瞧我是什么人?”
  碧蛇神君咬一咬牙,又将火折亮起。
  火光闪动间,只见一个灰衣人缓缓自洞里走了出来,脸上也是灰蒙蒙一片,瞧不见鼻子眼睛,什么都瞧不见,他整张脸就像是个发白的柠檬,那真的要比世上所有丑怪的脸都要可怕十倍。
  小鱼儿虽然知道此人面上必定蒙着面具,心里还是忍不住
  直冒寒气,他蒙着鼻子嘴巴倒也罢了,却为何连眼睛也一齐蒙住?眼睛蒙住了,为何还能在这里行动自如?做瞎子的滋味小鱼儿方才尝过了的。
  只见碧蛇神君额角之上又在往外冒汗,道:“你……你是灰蝙蝠?”
  灰衣人淡淡笑道:“你瞧清楚了么?”
  碧蛇神君道:“那猫头鹰莫非也……,一句话未说完,身子突然定住.整个人都像变成个石像,高举着火把的石像,只有一粒粒汗珠自那发青的脸上流下,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小鱼儿慌忙接过火把,已瞧见一人自他身后走了出来,这人看来也没有什么奇怪,只是眼睛大得怕人,亮得怕人。
  灰衣人微微笑道:“灰蝙蝠既然在此,猫头鹰自也不会远的,以后你和前面的人说话时,切记莫忘了留意身后。”
  那双猫头鹰一般的眼睛,瞪着小鱼儿,咯咯笑道:“我真想问问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不说话倒也没什么,这一说话,果然名符其实,正如枭鸟夜啼。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猫头鹰一征道:“我告诉你的?”
  小鱼儿道:“燕南天的藏宝秘图只有一张,不是你告诉我们的,我们怎会找到这里你还要我们帮你的忙,将灰蝙蝠害死,让你一人独吞宝藏,你为何又食言背信?难道你又约了些别的帮手不成?”
  他瞪着眼睛,叉着腰说的当真是活灵活现。
  那猫头鹰脸都气得变了颜色,怒叱道:“你小小的年纪,便学会血口喷人,长大了岂非比你师父们还要恶毒!”
  小鱼儿道:“对了,你赶紧杀了我吧,杀了我也好灭口”
  猫头鹰喝道:“某家正要杀了你为世人除害!”喝声中双掌齐出,十指有如鹰爪,直取小鱼儿胸膛咽喉小鱼儿动也不敢动他实在有点怕那些蛇美人的“樱桃小
  口”,眼见这一双鹰爪抓来突然人影一闪,那灰蝙蝠已挡在他面前,道:“对小孩何苦下毒手?”
  猫头鹰硬生生收回掌势,变色道:“你为何阻止我出手?莫非你真相信了这小鬼的话?”
  灰蝙蝠淡淡道:“我只是有些奇怪,藏宝图明明只有一张,明明只有你我两人知道,这些人却又怎会来的?”
  猫头鹰嘶声道:“我与你相交二十中你难道还信不过我?”
  灰蝙蝠道:“瞎子时常受人欺负,疑心病自也难免重些。”
  猫头鹰跺脚道:“好!想来必是你想独吞宝藏,所以借着这题目,要向我出手,我早己听说瞎子最是难缠,只恨我不听人言,你语声未了,灰蝙蝠已挥掌灭去了火光。
  小鱼儿赶紧退后三步,只听猫头鹰一声惊呼,道:“好好,你真下毒手”
  接着便是一连串掌风拳击。
  小鱼儿暗道:“猫头鹰蚜猫头鹰你还活得了吗?”
  他算准灰蝙蝠既是瞎子,在黑暗中必定有独特的功夫,猫头鹰纵能在暗中视物,出手时也要先吃个大亏。
  只听“喀嚓,喀嚓”几声骨节折断声,猫头鹰惨呼道:“你……你总有一日要后悔的!……”
  说到最后一字,又是一声闯哼,便再无声息。
  然后,灰蝙蝠平和的语声又自响起,一字字道:“小娃儿你在哪里?”
  小鱼儿屏住呼吸,更不敢动了,他知道灰蝙蝠杀了猫头鹰与碧蛇神君后,第二个目标便要轮到自已。
  灰蝙蝠的呼吸也渐渐平静,柔声道:“小弟弟你为何不说话呀?你揭破了他的奸阴,我正要谢谢你。”
  语声中,他脚步竟已向小鱼儿站着的方向移动过来,瞎子总有一种异于常人的触觉,小鱼儿纵然屏佐呼吸,但在这阴森的洞穴中他身上因紧张而散发的热气,已足够将灰蝙蝠引了过来。
  只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小鱼儿满头大汗滚滚而下,靠着石壁的衣衫,也已完全湿透灰蝙蝠柔声道:“原来你在这里,你怎么不赶紧跑呀?”
  小鱼儿紧紧咬着嘴唇,汗珠自沿着他鼻梁流下,他脸上痒得要命,但他连抓也不敢抓,他一生都没有如此害怕过。
  只觉灰蝙蝠的手掌已渐渐向他伸了过来,小鱼儿全身的肌
  肉都绷紧了,却仍然动也不动。
  突然一声惊呼,衣袂带风“呼”的一声后退数步,颤声道:“你。……你颈子上……”
  原来他手指方自点向小鱼儿的咽喉,缠在小鱼儿头上的毒蛇就给了他一口,别人虽瞧见小鱼儿身上的毒蛇怎奈灰蝙蝠究
  竟是个瞎子,又怎会料得到有此一着小鱼儿笑道:“如今你可尝着我护身蛇神的滋味了么?哈哈!
  就凭你这瞎子也想杀我,哪有如此容易”
  灰蝙蝠嘶声道:“蛇……”毒蛇……”
  呼声中发狂般冲了出去,但脚步声还未走出十步,便又听得“砰”的一声,他人己跌倒。小鱼儿又惊又喜,喜的自然是对头已死,惊的却是这“碧蛇神君”所养的毒蛇实在厉害!
  他长长吐了口气,喃喃道:“唉!本来只要害我的毒蛇,此刻反救了我命,天下的事,有些当真奇怪得令人再也想不到。”
  他身子软软的,像是已虚脱,要知他方才实是生死一发,他实在是在拿自己的性命来和灰蝙蝠打赌除了小鱼儿这样的人外,又有谁会有如此赌法!
  他摸索着去找碧蛇神君的火折子,但手又不敢乱动,这些“蛇美人”的厉害,他已见识过。他不由得轻轻叹息着道:“附骨之蛆,若是弄不掉它们,真不如死了算了!”
  突然问,远处火光闪动,一条锦衣虬髯大汉,高举火把,昂然而入,虽然走在这种阴湿的洞穴,气概仍然不可一世。
  小鱼儿自然又吃了一惊,他见了小鱼儿,又见到这满地尸身,面色更是大变,后退三步,举掌护胸,厉声道:“你是什么人?”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道:“你是什么人?”
  那锦衣大汉厉声道:“你连某家都不认得,还能在江湖中走动么”
  小鱼儿笑道:“如此说来,你倒像是有些名气!”
  锦衣大汉喝道:“某家便是西河十七家镖局的联盟总镖头,‘气拔山河铜拳铁掌震中洲’赵全海,这名字你想必定是听过。”
  小鱼儿微微笑道:“这名字倒长得很,听来倒也威风,但你不知本座是谁?”
  锦衣大汉赵全海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
  小鱼儿也冷笑道:“本座便是‘万蛇之圣,万剑之尊,万王之王,打遍三山五岳,南七北六十三省无敌手,惊天动地玉王子’你可听过这名字?”
  他一口气说出这一长串名字,赵全海倒真被唬得怔住了,道,“某家从未听过江湖中有这号人物!”
  小鱼儿道:“你从未听过,回去问问你师父他想必是知道的,江湖中老一辈的人物,见到我谁敢不低头!”
  赵全海怒道:“凭你这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也敢如此胡言乱语。某家儿子都比你大得多。”
  小鱼儿道:“你可知武功修练至登峰造极,便可返老还童。”
  赵全海又怔了怔,凝目瞧着他,显见已是半信半疑。
  小鱼儿道:“今日我杀的人已够多了,再也懒得出手,念在你看来还是条汉子,你快快走吧,本座饶了你。”
  赵全海怒喝道:“就凭你也想将某家吓走?”
  小鱼儿冷笑道:“你且瞧瞧地上死的是些什么人物?”
  赵全海俯首望去,变色道:“金陵三剑?……灰蝙蝠、猫头鹰?
  还有一个。……。”
  小鱼儿道:“十二星相’中的碧蛇神君你不认得?”
  赵全海倒抽一口凉气道:“他……他们难道都死在你手上?”
  小鱼儿淡谈道:“那也算不得什么?我只问你武功比起这些人如何?”
  赵全海怔了半晌,挺胸道:“在下费了千辛万苦,方到此间,前辈若要在下这样走了,在下实是心有不甘。”他虽还不走,但不知不觉间已改了称呼。
  小鱼儿微微笑道:“你要怎样?”
  赵全海道:“只要让在下见识见识前辈的武功,在下拍手就走,绝无留恋。”他生相虽然鲁莽,行事倒也精细,显见成名并非幸致。
  小鱼儿神色不动道:“你想见证见证本座武功?那也容易,只要你能将我身上的这些毒蛇全都弄死,而不损及本座毫发,本座就将宝藏让给你也无妨。”
  赵全海目光闪动,道:“真的?”
  小鱼儿道:“前辈对晚辈焉有戏言?”
  赵全海大步迈过去,目光眨也不眨地凝注着那些蛇头,小鱼儿心里暗暗欢喜,只望他手下真有两下子。
  哪知就在这时,突听一连串刀剑相击声自前面传了过来,别人刀剑相击,每一声之间总有间隔,但此刻这刀剑相击声,却又紧又密,前一声和后一声几乎是同时响起来的,数十声刀剑相击,听来竟如一声。
  赵全海霍然回首,变色道:“又是什么人来了!好快的剑!”
  小鱼儿眨着眼睛道:“莫要怕,只要你站在本座身旁,谁也伤不了你。”
  赵全海瞧了他几眼,再瞧瞧缠在他耳鼻之间的毒蛇,这种诡异的模样,不由他不信面前的这人实是前辈异士。他瞧了几眼,终于抱拳道:“多谢!”
  那剑击之声来得好快,方才还在洞口,此刻已到了近前,一个阴沉冷漠的语声冷笑道:“雪花刀,你真要和我拼命么”
  另一人道:“久闻你剑法之快,关外无双,我早就想见识见识,今日既然又不知怎会被你知道这藏宝之地,看来你我更只有分个生死强弱了!”
  这语声又尖又细,竟似女子的声音。
  小鱼儿忍不住问道:“这雪花刀是女的?”
  赵全海叹了口气,道:“她就是昔日江湖中闻名丧胆的‘三罗刹’之一;刀法实已出神入化,就连历史悠久的三虎断门刀彭家子弟,都败在她手下。”
  小鱼儿道:“另一人又是谁?”
  赵全海道:“听雪花刀所说的话,这人想来必是‘长白剑派’中巨子,‘关外神龙剑’冯天雨,此人刨法之快,委实可称是关外无双!”
  小鱼儿叹了口气,道:“本座究竟老了,后辈的成名人物本座多已不知道了。”
  赵全海双眉深皱,道:“这藏宝之地如此隐秘,却怎会有这许多人来?奇怪……奇怪……”
  只见一片刀光剑影,着地滚来,光芒流动,在火光映影下,看来就仿拂一具十彩变幻的七宝光幢。剑光中有着两条人彤,一个瘦削颀长,满身黑衣,另一人白衣如雪,身材婀娜,掌中一柄柳叶刀,运展如飞赵全海站在那里,已有些不安。
  小鱼儿悠悠道:“两人武功虽不错,但破绽还是很多,若是换了本座出手,他两人只怕不能抵挡十招。”
  只听“呛”的一声龙吟,刀光剑影顿敛,黑衣人、白衣女,已齐地住手,齐地掠到小鱼儿面前。
  那白衣女子“雪花刀”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身材也丝毫不现臃肿,此刻眼波一扫,竟失声道:“全海,你怎地也来了。”
  赵全海勉强笑了笑,道:“多年不见,你模样看来还未改变。”
  雪花刀嫣然一笑,道:“谢谢你,在这里见着你,可真是想不到的事……十一年……嗯,快十二年了,你竟都不来找我,难道你只求成名成业,就不要别的了么”
  赵全海干咳几声,道:“我……我“……。”
  “关外神龙剑”冯天雨突然笑道:“妙极妙极,原来是老情人见面了,但柳玉如再加上个赵全海,我冯天雨也未见得怕了你们。”
  “雪花刀”柳玉如眼见有了帮手,根本理也不理他,眼皮扫了赵全海身旁的小鱼儿一眼,道:“你还带了个徒弟来么?怎地如此奇形怪状?”
  赵全海道:“这位便是……玉……玉老前辈。”
  柳如玉眼睛立刻瞪大了,道:“玉老前辈?”
  赵全海大声道:“此刻躺在地上的金陵三剑、灰蝙蝠、猫头鹰、碧蛇神君,就全都是死在这位玉老前辈手下的!’这句话说出来,不但柳玉如吃了一慷,冯天雨更是面色大变,退后两步,朝小鱼儿左瞧右瞧,手里的剑握得更紧了。
  小鱼儿暗中几乎笑破肚子,面上却正色道,‘柳姑娘莫非也有份藏宝图么?”
  柳玉如点头道:“嗯。”
  小鱼儿目光移向冯天两,道:“你呢?”
  冯天雨冷冷道:“若无藏宝图,我怎会寻到这里。”
  小鱼儿目光闪动,道:“到目前为止,这藏宝图,已出现六份了,一份宝藏,却有六份藏宝秘图,此次倒真奇怪得很。”
  冯天雨剑光一展,厉声道:“无论有多少人来,死得只剩最后一个时,便是宝藏的主人!”
  小鱼儿冷冷道:“你此刻就想死,也没关系,但连那宝藏所在之地都末瞧过一眼就死了,岂非死得太可惜了么?”
  冯天雨征了征,掌中剑缓缓垂落。
  赵全海道:“玉老前辈说的是,无论如何,咱们先进去瞧瞧总是好的,等到瞧见宝藏再拼个你死我活也不迟。”
  小鱼儿笑道:“究竟还是联盟镖头的见识不同。”
  他转身走了几步,突又回首道:“烦你瞧瞧那碧蛇神君怀中有些什么好吗”
  碧蛇神君怀中,果然有三个紫檀木雕成的小匣子,三个匣子完全一模一样,上面贴着的黄纸标签却各不相同。
  一个匣子上写着“迷魂”一个匣子上写着“解毒”,第三个匣予上写的赫然正是:“蛇粮”!
  小鱼儿接过匣子,简直欢喜得几乎跳起来。
  他知道凭这一匣蛇粮,就必定可以将身上这些“蛇美人”引走,但他想了想还是先将匣子拿在手里。
  他忽然发觉用这些小蛇来唬人,真是再好也没有了,而此时
  此刻,他正是要大唬其人的时候。
  洞穴竟然很深,而且曲折幽秘、寒气侵人!
  小鱼儿当先而行,赵全海高举火把,跟在他身后,柳玉如故意让冯天雨走在前面,冯天面手握长剑,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突然间,洞穴豁然开朗,钟乳四垂,五光十色。
  千奇百怪、玲珑剔透的钟乳间,竟插着一大一小两支松枝火把,火光闪影下竟赫然又有五个人在那里。
  这五人三个站着,另外两个却盘膝相对面坐,四只手掌,紧紧贴在一齐,正各以内家真力生死相拼!
  只见这两人一个是黄衣和尚,一个是枯瘦老人,两人眼珠却似已将凸出,额上也都已见了汗珠。
  站着的三人,亦是面色凝重,神情紧张,小鱼儿等四人走了进来,这三人竟连瞧都未瞧上一眼。
  小鱼儿再转头一望,赵全海、柳五如、冯天雨的脸色又全都变了,显然他们是认得这五个人的,非但认得,而且还必定对这五人存有畏惧之心.看来这五人无论武功声望,都必定还在他们之上!
  赵全海口中正念经般在喃喃自语道:“这五个老怪物怎会也到了这里?”
  小鱼儿微笑道:“一个人能被人称作老怪物,想来就必定有些名堂。”
  赵全海叹道:“非但有名堂,而且名堂还不小。”
  小鱼儿道:“哦!”
  赵全海道:“前辈可听过淮南王家世代相传的‘大刀鹰爪神功’,这一门武功七十年前便已名扬天下。”
  小鱼儿道:“嗯!这我倒听过。”
  赵全海道:“那看来瘦小枯干的老人,便是当今‘鹰爪门’的第一名家,人称‘视人如鸡’王一抓。”
  小鱼儿道:“视人如鸡’?这算是什么名字?”
  赵全海苦笑道:“名字是他自己取的,意思就是说,无论什么人,在他眼中看来,都好像小鸡一样,老鹰抓小鸡,岂非只要一抓。”
  小鱼儿失笑道:“好怪的名字,好大的口气……”
  目光转向那黄衣僧人,只见他身材魁伟,相貌堂堂,坐着也比王一抓高了一个头。
  此刻两人四掌相交,那王一抓当真像鹰爪下的小鸡一样,小
  鱼儿忍住了笑,悄声道:“依你看来这两人谁像小鸡?”
  赵全海又想笑,又不敢笑,自己面上神色却已变得可笑得狠,干咳一声,清了清喉咙道:“这位黄衣僧人,便是五台山鸡鸣寺的黄鸡大师。”
  小鱼儿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道:“像小鸡的偏偏要叫老鹰,像老鹰的偏偏叫做鸡,这两人看来倒真像是天生的活冤家死对头,却不知……”
  突听一人叱道:“闭嘴!”
  这叱声并不甚响,但入耳却极沉重,竟震得小鱼儿耳朵都麻了,再瞧发出叱声的那蓝衣老人,却连头也未回,目光只是凝注着王一抓与黄鸡大师的四只手掌,好像是除了这两人外,世上别的人都未放在他心上。
  小鱼儿撇了撇嘴,道:“这小子又是什么角色?”
  赵全海睑色一阵青一阵白,瞧了瞧那蓝袍老人,又瞧了瞧小
  鱼儿身上的蛇,终于压低了语声道:“此公便是气功独步海内的‘一叱开山’啸云居士,他与黄鸡大师数十年相交.乃是生死过命的交情。
  小鱼儿道:“既是过命交情,为何不助黄鸡和尚出手?”
  赵全海话压得更低道:“王一抓自然也不是一个人来的,站在他身后的两人,一位掌‘天南剑派’,剑掌出手双绝,另一位便是枪法世家‘浙东邱门’的当今掌门人,邱清波邱七爷,王邱两门,素来是通家之好。”
  他悄悄喘了口气,接道:“何况以黄鸡大师与王一抓的身份,自也容不得别人助他们出手的。”
  小鱼儿冷笑道:“狗屁的身份,那王一抓若是一个人来的,啸云老儿不出手才怪“……。”突然大步走了过去,向那邱清波抱拳一礼,笑道:“七弟近来可好?”
  那邱清被面容清□,神情肃重,但瞧见小鱼儿这副诡异的模
  样,眼睛不觉也直了,皱眉道:“是谁家的七弟?怎会识得老夫?又怎会来到此处?”
  小鱼儿笑道:“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这次我带了赵全海、冯天雨和‘雪花刀’柳姑娘三个人来,就是来帮你忙的,你和这位‘天南剑派’的仁兄只管向啸云老儿出手,我负责将这黄鸡和尚送上西天。”
  邱清波又惊又奇,还在莫名其妙,啸云居士面色却已变了,突然一声长啸,啸声请越,震得火光闪动飘扬。
  王一抓、黄鸡大师自也难免被这啸声震得心神分散,四只紧粘在一处的手掌也难免为之震动分离!
  刹那间,只见长剑离鞘,银枪出手,黄鸡大师身形已冲天面起,一朵黄云般团出面文。
  啸云居士厉叱道:“以王、邱两家的声名,难道真要以多为胜么?”
  小鱼儿却仰天笑道:“说来你五人倒都是不同凡响的人物,其实也和江湖盗贼差不了许多,谁也信不过谁,大家都有一肚子坏心思”
  啸云居士脸色铁青,怒道:“你究竟想怎样?”
  王一抓目光如鹰,沉声道:“究竟你是什么人?”
  小鱼儿笑道:“你不认得我么?……问问他吧。”他随手一指赵全海,两道锐利的目光,便都转到赵全海身上。
  赵全海垂下了头,呐呐道:“这位便是玉老前辈,便是……便是‘万蛇之圣、万剑之尊、万王之王,打遍三山五岳无敌手,惊天动地玉王子’……”
  小鱼儿点头笑道:“虽然少了几个字,也算差不多了!这名字各位若是末听过,那当真是孤陋寡闻得狠。”
  王一抓怒道:“乳臭末干的小子,也敢用这样的名字!”
  赵全海道:“这……这位玉老前辈内功,已登峰造极,金陵三剑、灰蝙蝠、猫头鹰和碧蛇神君,就全都是死在这位玉老前辈手上的!”
  这句话说出来,王一抓等五人自然又都耸然动容。
  啸云居士目光逼视赵全海,厉声道:“这些人死在他手上,你怎会知道可是你亲眼瞧见的?”
  赵全海道;‘这……这自然是我亲眼瞧见的,他们的尸体,此刻就在外面。”
  他虽未真的亲眼瞧见,但心中实已深信不疑,何况,到了此刻他实已骑虎难下,实在也无法说出“没有亲眼瞧见”这句话来。
  王一抓、邱清波、啸云、黄鸡,面面相觑,再去瞧小鱼儿时,目
  光与神情已与方才大不相同。
  要知这些人虽未将赵全海的武功瞧在眼里,但对赵全海说出来的话却也未敢忽视,“两河十七家镖局联盟总镖头”这几字,拿到当铺里去也可当几两金子的。
  小鱼儿目光四扫,微微笑道:“一份宝藏却有许多份藏宝秘图,各位难道不觉得此事有些奇怪,难道不想先瞧个究竟。”
  这番话若是在方才说出来,别人纵然听了,也不会仔细去想,但此刻他身份在别人眼里已不同,说出来的话份量自也不同,王一抓、黄鸡大师心念转动,越想越觉得此事其中实在大有蹊跷?
  小鱼儿指起了头,只见山洞顶上,有个缺口,露出一片星光,接着,明月移来,月光自缺口射下。
  众人齐地动容道:“时候到了!”
  啸云居士撮口一吹,王一抓铁拳反挥,两只松枝火把,登时
  熄灭,只剩下一点月光照在一株玲珑的石笋上,月光照射处,正是藏宝的入口。
  王一抓抢先掠向石笋,但身形方自展动,黄鸡大师长袖已流云般向他卷来,王一抓铁掌如钧,直抓长袖,邱清波银枪已点向啸云胸膛,柳玉如雪花刀,闪电般劈出三刀,冯天雨也还了两剑,刹那间眼见又是一场混战。
  小鱼儿却站得远远的,冷笑道:“你们着急什么?这里面是否有宝藏还说不定啦,等见到藏宝后再拼命,再动手,难道就等不及了么”
  石笋果然可以移动,火把再燃起,照亮了这神秘的地道入口,也照亮了地道中的十数级石阶。
  王一抓、黄鸡大师、邱清波、啸云居士、孙天南、赵全海、冯天雨、柳玉如……。这些人顺序面入,一个盯着一个,一个监视着一个,每个人都是脸色凝重,呼吸急迫,如赴深渊,如临大故。
  小鱼儿走在最后,面上虽仍带笑容,但心情也难免有些兴奋,有些紧张,无论如何,此中的秘密,他还是未曾猜透。
  突听王一抓“咦……”的一声,接着,黄鸡大师也是“咦……”
  的一声,这两人俱是一派宗主的身份,若非所见之事委实出奇,又怎会惊得“咦”出声来,孙天南,赵全海等人脚步加快,等他们赶到前面,也不禁“咦……’的一声,目瞪口呆,楞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石阶的尽头,哪有什么藏宝.却有几口棺材。
  漆黑的棺材,在这黝黯的石室中,闪动的火光下,看来更是诡秘可怖,每具棺材前,都有着灵牌神幔。自地道中吹来阴森森的微风,将鹅黄色的神幔吹得飘飘飞舞,柳玉如但觉身子发冷,不由自主向赵全海靠了过去,暗中一数,那棺材竟有十三口之多。
  小鱼儿委实不敢走快,等他一步步走了进来,赵全海与冯天雨手中所举的两只火把,竟已熄灭。
  诺大的石室中,只剩当中一张灵桌上两只烛泪琳漓的白烛,仍是明灭闪动,发出鬼火般的黄光,映着灵脾上的七个宇:“历代祖师之灵位。”
  这七个宇上还有两个字,却被神幔的阴影所掩,瞧不出来,小鱼儿也不觉倒独了口凉气,道:“这是什么所在?”
  邱清波沉声道:“衡量地势,中间乃是峨媚后山,闻得峨嵋后山中有处禁地,乃是峨嵋历代掌门人厝灵之所,莫非便是这里?”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