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


  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是几个时辰?还是几天?休息的时
  候他就将怀中的药丸掏出来吃,既不觉饿,也不觉冷。但出去是无法出去的,他迟早也是要活活地被困死在这里,那么纵然练成了绝世的功力,又有何用?小鱼儿想到这里,便要自暴自弃,只是功夫一不练,就冷得厉害,他死活没关系,又何必在活着时多吃苦。
  他终究不是神仙,肚子终于饿了,饿得连用功都不能,一饿更冷,他自知死期已不远了。他再也想不到自已这么聪明的人竟也会被人困死,尤其想不到的是,自已竟会死在女人的手上。
  这才知道女人并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无用,他忽而自责自骂忽而自艾自怨,不住喃喃道:“看来好人真是千万做不得的,我若早将小仙文和慕容九妹杀了,又怎会有今日之事于是他又怪万春流,若不是万春流,他彻头彻尾都是个坏人,坏人纵被人恨,被人骂,至少命总比好人活得长些。
  他冷得全身发抖,饿得头晕眼花,喃喃道:“唉,死就死吧,反正人人都要死的,人死之后,至少也有件好事,那就是他再也不会听到女人的噜嗦了。”
  但突然间,他竟不再觉得冷了。非但不冷,而且还发起热来,他又惊又奇,张开眼睛,又瞧见桩怪事,那一大块一大块冰,竟也在溶化。
  伸手一摸,冰冷的石壁,竟也热得烫手。
  小鱼儿跳了起来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慕容九妹那丫头冻死我还不过瘾还要烤熟我……不对,她将她姐姐的那几间房
  间瞧得那般珍贵,又怎会在此引火?”
  他围着屋子走了一圈,四面石壁,三面都烫得像火,只有背山的那面,还只是温热的。
  小鱼儿心念一转,恍然道:“是了,想必是慕容家的仇人来了,不但要杀人,还要放火……只是你们这些蠢材不知道,你们放火烧了慕容家的破屋子不打紧,却连天下第一个聪明人也要被你们害死了”说着说着,他又跳脚大骂起来。
  还不到顿饭工夫,巨大的冰抉全都溶化了,小鱼儿已被泡在水中,想跳脚都无法跳了。水,本来还是凉的,人泡在里面还不觉得难受,小鱼儿既然想不出法子,索性脱了衣服,在里面痛痛快快洗了个澡。他天生不见棺材不流泪的脾气,不到真正走投无路的时候,谁也休想要他着急、害伯。
  但现在已到了他真正走投无路的时候了。
  水,已渐渐热了起来,像是快要沸滚了,小鱼儿泡在水里,就像是被人抛进热锅里的一条活鱼烫得他在锅中乱蹦乱跳。他只望火能将石壁烧毁,但这见鬼的石壁偏偏坚固得出奇,非但没有毁坏,简直连条裂缝都没有。到后来他什么力气都没有了,竟沉了下去,鼻子一酸,“咕嘟咕嘟”,灌了好几口水。
  小鱼儿苦笑道:“好大的一碗鲜鱼汤,叫我一个人独自消受,岂非可措……”
  突听钢门外有人“叮叮当当”敲打起来。
  小鱼儿精神一振,暗道,“好了,这下子总算有人来和我分享这碗鱼汤了”
  他已想到这大火虽烧不毁铜门,却可将钥匙洞里的铅烧溶,那精巧的机簧,被滚热的铅汁一烫,只怕就不保险,外面只要有人用凿子、钉子之类的东西一敲,铜门九成是要敲开的。
  他念头还未转完,铜门果然开了,水势如黄河决提,一下予涌了出去,小鱼儿也不动,任凭水将他冲出。外面两个人再也想不到开了门后会涌出这么大的水,一惊之下,全身己被淋得像是落汤鸡。
  他们更是做梦也未想到的是,水里竟还有个人。
  小鱼儿被水冲得远远的,就躺在那里,死人般不动,他已被饿得半死,泡得半死,又怎能妄动。眯着眼偷偷瞧了瞧,外面的火,竟已熄了,从这间屋予的门瞧出去只见一片焦木瓦砾仍在冒着青烟。
  老房子着火,自然烧得快些。
  再瞧这两人,前面一个高大魁伟,满脸横肉,一嘴络腮大胡子,虽被水淋得湿透,看来仍是雄赳赳,气昂昂,就像是条牛似的,小鱼儿瞧见此人,心里很放心,这种四肢发达的人,头脑一定也被肌肉挤得很小,他只要略施小计,保险可教这人服服贴贴。
  但另一人他却瞧得有点寒心,这人一身白衣,弯着腰,驼着背,一张脸就像是倒悬的葫芦,再加上一嘴山羊胡子,两只细眉小眼,就算将他放到山羊窝里去,也不会有人瞧出他是人来。
  他身子本就轻枯瘦小,再驼背,头还够不着那大汉的胸口,但看来却比那大汉可怕十倍。小鱼儿一瞧这两人,就知道他们十成中有九成必定就是“十二星相”中的“白羊黄牛”了。
  他发觉这“十二星相”长得实在都不像人,却像是畜牲,这十二人凑在一起,也不知是怎么找出来的。
  两人瞧见小鱼儿,都怔了半晌,那“黄牛”咧着嘴道:“谁要听你的话那人准是祖宗没积德,上辈子倒了霉,我早就发誓将你说话当放屁,谁知这次还是要上当。”
  那“白羊”道:“听我的话,才是福气。”
  黄牛直着嗓子怪笑道:“福气.被淋了一身臭水难道也算是福气,你说这石头屋子里必有宝贝,宝贝却又在哪里?”
  白羊瞧着小鱼儿,道:“这小子就是宝贝。”
  黄牛道:“这小子一身嫩肉,若是李大哥在这里,倒可以趁热饱餐一顿,但你这只会嚼草的老山羊,还想拿他怎样?”
  小鱼儿瞧见这白羊,心里本在发愁,听到这话,精神立刻一振,愁怀大解,突然嘻嘻一笑,道:“老牛老羊,你们近来好么?”
  黄牛怔了怔,道:“这小子认得咱们。”
  小鱼儿笑道:“闲暇之时,我常听大嘴兄说起,‘十二星相’中,就数黄中最勇,白羊最智,不想今日竟在这里瞧见你们!。”
  黄牛哈哈大笑道:“过奖过奖……”突然止住笑声,瞪大眼睛,道:“你……。你怎会认得我李。……李老哥。”
  他这次不但已将“大哥”改成“老哥”,而且“老哥”这两字说出来时,说得有些结结巴巴。
  小鱼儿眼珠于一转,道:“但大嘴兄对我说起时,只说‘十二星相’中有个黄牛乃是他的后辈,听你唤他老哥,莫非是那黄牛
  的叔伯。”
  黄牛红着脸一笑,道:“我……。我就是黄牛。”
  小鱼儿道:“既是如此,虽在背后,你也该称他大叔才是,你胡乱改了辈份,若是被他知道可不高兴的。”
  黄牛满脸笑道:“是,是,小兄弟,你千万莫要告诉他……。他老人家。”
  小鱼儿扳着脸道:“这‘小兄弟’三个字,也是你叫得的么?”
  黄牛道:“是是是,我……在下─一─”
  白羊突然冷笑道:“你在下若非跟着我出来,就算被人卖了,还不知是被谁卖的。”
  黄牛眼睛一瞪,道:“这是什么话?”
  白羊道:“你真相信这小子是李老前辈的小兄弟?……哼他年纪简直连李老前辈的儿子都嫌太小了。”
  黄牛摸了摸头,道:“但。……但他说的倒也不错。”
  白羊道:“呆子,他说的话,有哪句不是你自己卖绘他的……。
  请问,他若真是李老前辈的兄弟,哪会在这慕容山庄里。”
  黄牛道:“他……。他只怕被慕容那丫头关起来的。”
  白羊冷笑道:“这两间屋子是做什么用的,你难道还瞧不出,慕容那丫头又不是疯子,怎会将人关在炼丹藏宝的密室里,这小
  子既然能在这里慕容家的丹药藏在何处,他必定知道,所以我说他就是个宝贝。”
  黄牛又摸了摸头,瞧着小鱼儿道:“好小子,我还在替你辩驳哪知你却是个小骗子。”
  小鱼儿冷笑道:“这屋子难道规定是要炼丹藏宝的么?不炼丹时,关人难道不可以?慕容那丫头又不是疯子,这屋子若有藏宝,她又怎会灌一屋子水。”
  黄牛拍掌道:“是呀,不错呀……譬如说我这双手,虽可以摸女人的小脸蛋,但也可以打人的耳掴子,炼丹的屋子,为什么就不能关人。”
  小鱼儿道:“你年纪也和大嘴兄相差无几,但却是他的后辈,我年纪虽和他相差多些,为何就不能是他兄弟。”
  黄牛再摸了摸头,瞧着白羊道:“是呀,他说的不错呀,咱们龙大哥的妹子,岂非也只有十来岁!”
  白羊冷笑道:“世上若真有活了四五十岁,还要上孩子当的人那人就是你,但我……哼,他若要我相信,除非……。”
  小鱼儿招手笑道:“你过来,我让你瞧件东西。”
  他此刻仍水淋淋地躺在地上,白羊方自走到他面前,小鱼儿身子突然一滑,双手双腿连续击出四拳三脚。
  这四拳三脚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间击出来的,世上唯有一个躺在地上的人,才能将双拳双腿同时击出,世上也唯有李大嘴才练得有这种招式,只因这种招式听来虽厉害,其实却不实用,试问一个好好的人,怎会躺在地上和人动手,除非他是在装病诈死时,要向人猝然偷袭。
  而世上除了李大嘴这样外貌老实、内心奸恶的人外,谁也不会挖空心思去创此等招式。
  白羊大惊之下,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不像是羊,倒像只兔子……若非小鱼儿已累得半死,他此刻就是只死兔子了。
  小鱼儿盘膝坐起,笑嘻嘻道:“你此刻相信了么?”
  白羊喘着气还未说话,黄牛恭敬作了三个揖,道:“小爷叔……无论你年纪多大,就算你刚生出来只有三天,只要你是李大叔的兄弟,你就是我的小爷叔。”
  小鱼儿道:“老山羊,你呢?”
  白羊目光闪动,仰起了头,缓缓道:“李老前辈在谷中过得还好么?”
  小鱼儿道:“好人不长命,他却死不了的。”
  白羊阴恻恻一笑,道:“谷中的人,一个个俱都长命百岁,李老前辈自然也乐得在谷中享福,是不会再出来受罪的。”
  小鱼儿眼珠一转笑道:“他本来是不会再出来的。”
  白羊一怔,道:“现’……─现在呢?”
  小鱼儿慢吞吞道:“现在,不但是他,就算是杜大哥、阴大哥、屠大姐……嘿嘿,他们若不出来,我又怎敢一个人在外面乱闯。”
  白羊面色登时变了,道:“但。……但他们……”
  小鱼儿道:“他们在谷中闷了这许多年,每人又都练了身江沏中谁也没见过的功夫,你若是他们,你出不出来?”
  白羊垂首道:“是是,阁下……前辈可知他们现在……。”
  他虽然低着头,但目光不住闪动,冷森森的不怀好意,小鱼儿瞧在眼里,微微一笑,道:“他们这些人做事素来神出鬼没,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行踪。”
  白羊似乎暗中松了口气,但小鱼儿又已接着道:“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你身后,你也未必知道。”白羊一口气立刻又憋了回去,想回头去瞧,又不敢去瞧。
  黄牛却是喜笑颜开,道:“若是李大叔真的来了,那就好了,慕容家那几个小丫头纵有三头六臂,咱们也不怕她来报仇了。”
  小鱼儿淡淡道:“伤们让她逃走了么?”
  黄牛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一次虽是那条蛇约来的,其实咱们这些人自己又何尝不是早巳在动慕容山庄的脑筋。”
  小鱼儿笑道:“慕容家的灵药,确是叫人流口水。”
  黄牛苦笑道:“只可惜慕容那丫头确是鬼灵精,也不知从哪里得知咱们要大举来犯,咱们还没来,她竟已溜了。”
  小鱼儿吃惊道:“溜了?”
  黄牛恨声道:“不但人溜走,值钱的东西也被搬得差不多干干净净,连大门也没有锁,只留下条子,说什么‘妄入者死’,哼,简直是放屁”
  小鱼儿道:“不错简直比屁还臭。”
  他此刻已猜出慕容九妹是为何要走的了!
  小仙女与铁心兰一心以为小鱼儿已溜走.急着去找,慕容九妹知道她们嘴里虽说得凶,心里却是软的,自然再也不肯说出小
  鱼儿已被关了起来,别人要她去找,她就跟着去找”。“小鱼儿想到这里,不禁又破口大骂道:“那丫头不但比屁还臭简直比蛇还毒,你们烧了她的屋子,当真再好也没有,谁动手烧的.我可得请他喝两杯。”
  黄牛大笑道:“放火的虽已走了,但咱们。……”
  小鱼儿笑道:“咱们却可喝几杯,不对,几百杯“……咱们一路走,一路喝,我带你们去找李大嘴,在路上瞧见顺眼的,还可以‘……哈哈,还可怎样,你总知道。”
  黄牛拍掌道:“妙极妙极。”
  小鱼儿道:“白羊,你呢?”
  白羊道:“这。……在下……。咳……”
  小鱼儿道:“你若不愿去也没关系,等我遇见大嘴兄时,就说你不愿见他,也就是了。”
  白羊大叫道:“谁说我不愿去,黄牛,是你说的么?”一把推着黄牛道:“咱们还不走……。咱们还等什么?”
  这三人果然是一路走,一路喝,小鱼儿忽然发现.自己喝酒原来也是天才,居然像是永远喝不醉。
  有时他简直有些奇怪,那许多杯酒喝下去后,到哪里去了?
  他看来看去,也觉得自己没那么大的肚子。
  那黄牛白羊两人,对他竟是百依百颁,吃喝歇住,全用不着他费半点心思,早有他两人为他安排得舒舒服服。
  他要走就走,要停就停,黄牛白羊两人,也全不问他要到哪里去,“十二星相”中这两个煞星竟会对个孩子如此听话倒真是令人想不到的事。
  一路上自然也遇着不少江湖人物,瞧见他们,有的远远行个礼就绕路避开,有的纵不认得他们,但瞧见这两人的奇形怪状,也远远就避之唯恐不及,又有谁敢来噜嗦生事?!
  但入了雁门关后小鱼儿突然发现,前面的人瞧见他们,虽远远避开,却有不少人悄悄跟在他们身后。
  他们走到哪里,这些人就跟到哪里,个个神情却都是恭恭敬敬,既不说话,也没有半点要找麻烦的样子。
  小鱼儿再瞧黄牛白羊,面色竟全无变化,像是什么都没瞧见,小鱼儿也不说破,傍晚时到了剑阁,找了家客栈投宿,小鱼儿道:“大曲酒配麻辣鸡,虽然吃得满头冒汗,但越吃却越有劲。”
  黄牛大声笑道:“不错,大曲配麻辣鸡.妙极妙极。”
  平日小鱼儿只要一张口,黄牛白羊两人就动手将东西拿来了,但今日这两人嘴里虽说得好,身子却动也不动。
  小鱼儿等了半晌,道:“既然妙极,为何不去拿来”
  黄牛笑道:“从今日起,咱们不必拿了。”
  小鱼儿道:“你们不去拿,难道要我去?”
  白羊笑道:“怎敢劳动你老人家。”
  小鱼儿道:“你们不去拿,又不去吩咐店家,这大曲酒与麻辣
  鸡难道会从天上掉下来,地下长出来不成?”
  黄牛笑嘻嘻道:“你老等着瞧吧。”
  小鱼儿在屋里踱了两个圈子只听门外“笃、笃、笃”敲了三声,霍然拉开门,门外鬼影子却瞧不见一个,但地上却多了个大托盘,盘予里装着一喋麻辣鸡,一碟回锅肉,一碟凉拌四件,碟豆瓣鱼,一大碗老母鸡场,还有一大壶酒劳香甘冽,果然是道道地地的大曲。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笑道:“原来你两人还会王鬼搬远法。”
  黄牛笑道:“这不叫王鬼搬运法,这叫孝子贤孙搬运法。”
  小鱼儿道:“哦”
  白羊道:“这一路上跟在咱们后面的那些人,你老可瞧见小鱼儿笑道:“我只当你们没瞧见哩。”
  黄牛道:“那些小子,就是咱们的孝子贤孙。’小鱼儿道:“原来那些人是你们的门下。”
  黄牛道:“狗屁门下,我连认都不认那些孙子。”
  小鱼儿道:“既不认得,为何要跟着你们。”
  黄牛笑道:“江湖中人都知道,只要‘十二星相’在哪条道上走,哪条道上就必定有大买卖,这些孙子们自已不敢做大买卖,就总是跟在咱们身后,十二星相’从来只取红货,不动金银,这些孙子跟在屁股后面,多少也可分一杯羹。”
  白羊道:“所以咱们‘十二星相’无论走到哪里,哪里的黑道朋友总是大表欢迎,若有什么风吹草动,不用咱们自已探听,总有人来走报消息。”
  小鱼儿拊掌笑道:“难怪‘十二星相’不发则已,一发必中,原来并不是真的千手千眼,面是有这许多别人不知道的徒子徒孙。”
  黄牛大笑道:“但这一次,他们却上当了,平白孝敬了许多东西,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连血本都捞不回去。”
  白羊也大笑道:“但这是他们自已心甘情愿的,咱们乐得消受,也不必客气。”他们笑声虽大,语声却小得很。
  这一路上自然走得更是舒服,无论他们想要什么,只要把声音说大些,不出片刻,自然就有人送来。
  小鱼儿入关之后,竟不再东行,反面又转向西南,通绵阳、龙泉、眉山,竟似要直奔峨嵋。他居然像是认得路的,走到哪里只要问问那地方的名字,就知道方向,根本不向黄牛白羊问路。
  蜀中风光,自然与关外草原不同,小鱼儿走得颇是高兴,蜀中的烈酒辣菜,更使小鱼儿一路赞不绝口。到了峨嵋,黄牛白羊一个末留意,小鱼儿竟一个人溜了出去,直到深更半夜时,才施施然回来。
  黄牛白羊既不问他去了何处,小鱼儿也一字不提,到了第二日,他也不说走傍晚时又悄悄溜了出去。这样竟一连过了三天,小鱼儿还不说走,黄牛白羊还是不闻不问,这两人的确已服了小
  鱼儿,简直比小鱼儿的儿子还听话,看来李大嘴虽然退隐多年,但在这些人心里,对他仍是畏如蛇蝎。
  “十大恶人”的声名,果然不是好玩的。
  第三日午后,小鱼儿一个人又到市上兜了个圈子,只见大大小小的酒楼饭铺里,每一家都有几个江湖人坐着。十人中有九人只是在喝着闷酒,非但没有大声吵笑,简直连话都不说一句。
  小鱼儿也不知道他们贵姓大名,这些人是黑道?是白道?是成名的英雄?还是无名小中?小鱼儿全不想问。
  街道上不时还有些乌簪高髻、立服佩剑的道人走过,他们佩的剑又细又长,神情更是倨傲异常,既像是全不将别人瞧在眼里.但却又不时以锐利的目光去打量别人,他们既像是来市上散步闲逛的,面色偏偏又十分凝重。
  小鱼儿知道这些道人必就是“峨嵋”门下,峨媚剑法之辛辣
  迅急号称天下无双,门下弟子的眼睛自然难免要生在额角头上.何况,这里就在峨嵋山下,正是峨嵋弟子的地盘,他们要在这里招摇过市,作虎视眈眈、巡逻查哨状,也只好由得他们,又有谁敢去管他。
  小鱼儿逛了一圈,买了个香袋,又在西街口的卤菜大王那儿切了半斤蹄筋,一斤牛肉,才逛回客栈。
  屋予里已摆了一桌配莱,黄牛白羊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等,莱都快凉了,两人却连筷子都不敢动。
  小鱼儿道:“这三天来,你两人简直比大姑娘还老实,简直足不出户,街上热闹得很,你两人也不想瞧瞧。”
  黄中苦笑道:“瞧是想瞧的,但以我两人的名声,在这蛾媚山下,还是老实点呆在屋子里,太太平平地喝酒好。”
  小鱼儿道:“峨嵋派的杂毛们真有这么厉害?”
  黄中叹了口气,举杯道:“咱们不说这些,来……“小侄敬你老一杯。”
  小鱼儿却先将两包卤莱打开,笑道:“听说这‘卤菜大王’用的是几十年的陈汤老卤,所以卤出来的莱,滋昧分外不同,你两人不妨先尝尝。”
  黄牛笑道:“有了孝子贤孙们送来的这许多莱,你老又何必多破费。”
  小鱼儿道:“换换口味,总是好的。”
  白羊道:“长与赐,不敢辞!”果然夹了块牛肉在嘴里,一面大嚼,一面赞美,等他吃完了,黄牛已吃了五块。
  小鱼儿喝了两杯酒虽无酒意,兴致却更高了,笑道:“看来蛾嵋派的剑法,果真有两下子,江湖朋友到了这里,连话都不敢说了……。我迟早要见识见识。”
  黄牛笑道:“你老一出手,峨媚杂毛包准吓得满街走。”
  白羊眼睛盯着那香袋,道:“你老莫非真的要上蛾媚山去。”
  小鱼儿道:“我本想和你两人一齐去的,也好叫你两人开开眼界,但你们两人既然不敢露面.我只好一人去了。”
  黄牛道:“你老准备什么时候上山?”
  小鱼儿道:“明日清晨。”
  黄牛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老的计划要改变了。”
  小鱼儿皱眉道:“为什么要改变?”
  黄牛瞧着他一笑,笑容突然变得十分奇怪。
  白羊阴森森笑道:“你这小杂种,你还不知道?”
  他称呼突然由“你老人家”变成小杂种”,小鱼儿倒当真吃了一惊,“啪”的一拍桌予,霍然站起,怒道:你这老山羊,你敢话犹未了,身子竟软软地倒了下去。
  白羊咯咯笑道:“小杂种,你现在总知道了吧”
  小鱼儿倒在地上,道:“酒……酒里有毒”
  黄牛得意洋洋笑道:“我两人还生怕骗不倒你,所以跟你喝的是同一壶酒,只不过我两人早已服下了解药而已。”
  小鱼儿道:“你……。你两人为何要如此?”
  白羊道:“你只当咱们到慕容山庄去真是为了慕容家的丹药么.哼,那几个小丫头炼出来的药,还不值得‘十二星相’劳师动众……
  黄牛道,“老实告诉你,咱们是找你去的……
  白羊道:“现在普天之下,只怕已唯有你一人知道燕南天的藏宝所在,蛇老七为了要抓住你,早巳在慕容山庄四面都布下了眼线,一面飞鸽传书,将咱们找去,哪知咱们方到那里慕容那丫头竟鬼使神差地走了。”
  黄牛道:“但你却留在庄子里,咱们进去找了一圈竟找不着你,一气之下,就放了把火将屋子烧了。”
  白羊道:“屋子烧光了,咱们才瞧见那两间石室原来你这小
  杂种也不知为了什么得罪了人家,竟被人家关在水牢里。”
  黄牛道:“这也难怪,慕容丫头本就喜怒无常……”
  小鱼儿听得唉声叹气,忍不住问道:“但后来为何只剩下你两人?”
  黄牛笑道:“咱们早巳知道你这小杂种诡计多端,若是逼着你说出藏宝之处,说不定还会想出鬼主意,你若胡说八道,咱们岂非也只有跟着你乱转,一路上若是被你乘机溜了,岂非冤狂。”
  白羊道:“但咱们的黄牛哥算准你只要一能走动,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必定就是燕南天的藏宝之处,所以他就做好了这圈套,要你上当。”
  小鱼儿瞪大了眼睛,瞧着黄牛,道:“是你想出来的主意?”
  黄牛道:“想不到吧”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