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八章 慕容九妹


  这不是小仙女她的语声,听来虽和小仙女也有七分相似但小仙女说话不会这么慢的,小鱼儿从未听过小仙女慢慢的说过一句话。
  只见一条绿衣少女,手挽花篮,肩着花锄,款款自树后走出,她的体态是那么轻盈,像是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她的柳眉轻轻大大的眼睛充满了忧郁,容貌虽非绝美,但却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她身后还跟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个子虽然又高又大,却是满面稚气,毕恭毕敬地跟在她身后,连头都不敢抬起。这男女两人一个就像是弱不禁风的闺阁千金,一个又像是循规蹈矩,一步路也不敢走错的世家少年。
  但碧蛇神君瞧见这两人,却像是被人在脖子上砍了一刀,头立刻垂了下去,强笑着道:原来是九姑娘。”
  缘衣少女淡淡道:“很好,你还未忘记我,但你莫非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居然要在这里开膛剖腹,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她神色并非冷酷,只是一种淡淡的轻蔑与冷漠,她并非要对别人不好,只是对任何人都不关心。世上无论多重要的人物,在她眼中似乎都不值得一顾。
  小鱼儿实在猜不出这少女身份,她看来本该是皇族贵胄千金公主,却又偏偏只不过是个草野女子,她年纪轻轻,本该对世上一切都抱着美丽的幻想与希望,但她却偏偏似乎已看破一切,所以对任何事都这么冷淡。
  只见碧蛇神君头垂得更低,颤声道:“小人以为这里还未到禁区,所以……”
  绿衣少女道:“现在你知道了么?”
  碧蛇神君道:“现在知道了。”
  绿衣少女道:“既已知道,你总该知道怎么办吧。”
  碧蛇神君惨笑道:“是,小人知道。”
  突见剑光一闪,他竟将自己的左手齐腕斩断就连小鱼儿都不禁为之动容,但这绿衣少女“九姑娘”却仍是那么淡漠,只是轻轻挥了挥,道:“好,你现在可以走了。”话未说完,碧蛇神君竟飞也似的逃走。
  突听铁心兰放声大呼道:“你不能放他走……不能放他走。”
  她不知何时已醒来,此刻挣孔着要站起,却又跌倒。
  绿衣少女瞧了她一眼,道:“为什么?”
  铁心兰指着小鱼儿,道:“他已中了剧毒,只有碧蛇神君的解药,否则他……他……他只伯活不过今天了”
  绿衣少女淡谈道:“他的死活,与我又有何干?”
  铁心兰身子一震,又扑倒在地那少年突然笑道:“九姐,咱们救救他吧。”
  缘衣少女道:“你若要救他们,你只营救,我不管。”转过身子款步而去,再也不回头瞧任何人一眼。
  那少中瞧了瞧躺在地上的铁心兰,垂头道:“对不起……。”突也大步赶了上去,跟着她走了。
  铁心兰颤声呼道:“姑娘……求求你……你……。”
  小鱼儿大眼睛转来转去,突然大笑道:“咱们也走吧,何必求她。”
  铁心兰道:“但你。你……”
  小鱼儿大声道:“我死就死,活就活,有什么关系?她小小年纪.又怎能救得了咱们你逼她相救.岂非令她为难。”他用力挟起铁心兰才走了两步。突听那少女冷冷道:“站住”
  小鱼儿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但口中却大声道:“为何要我站住,我若死在这里,岂非玷污这条干净的道路。”他头也不回,还是往前走。
  人影一闪,绿衣少女已挡住了他的去路,冷冷道:“你已死不了啦……─但你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激我,要我救你,只是为了要你知道世上没有慕容姐妹办不到的事。”
  小鱼儿冷笑道:“我可没有激你,也并未要你救我,我自己高兴死就死,高兴活就活,用不着别人操心。”
  九姑娘淡淡道:“我既已要救你,现在你想死都已不能死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这可是你自已心甘情愿要做的,我既未求你你纵然救活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
  九始娘不答话,转过身子,道:“随我来。”
  道路尽头,竟是座庄院。
  这庄院依山而建,占地并不广,气派也不大,但每一片瓦,每
  间房子,都建筑得小巧玲珑别具匠心,看来别有一番风味。走进去便是个小小的院子,小小的厅房,虽然瞧不见一个仆役,但每
  寸地方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小鱼儿走到这里,已不住
  的喘气,似将跌倒,那少年悄悄出手,在后面扶着他,小鱼儿感激的一笑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脸红了红道:“顾人玉。”
  小鱼儿道:“你不姓幕容?”顾人玉红着脸道:“我是她们的表弟。”
  小鱼儿笑道:“你这人例真不错,只是太老实了些,倒像是个女孩子,怎地还没说话,脸就先红了起来。”
  顾人玉吃吃道:“我,我……我……”
  他若非生得又高又大,浓眉大眼绝不会是个男子,小鱼儿真要以为他又是个女扮男装的。
  九姑娘脚步不停,穿过厅房,穿过回廊,诺大的庭院,到处都不闻人声,更瞧不见一个人影。
  最后,她走到小园中两三间雅轩门前,方自战住了脚,道:“进去。”说完了这句话,竟又转身走了。
  顾人玉道:“请……请进,这就是我住的屋子。”
  铁心兰竟也笑了笑,接道:“这里恐怕只有这间屋子是男人能住住。”
  小鱼儿笑道:“哦……这里除了你,莫非全是女子?”
  顾人玉瞪大了眼睛,道:“你难道没有听过慕容九姐妹的名字铁心兰本己连眼睛都己图起,此刻突失声道:“莫非就是江湖人称的‘人间九秀’?”
  她一说话,顾人玉脸又红了,轻声道:“不……不错。”
  小鱼儿瞧着铁心兰笑道:“原来你又知道,你且说说这九姐妹又有什么厉害?”
  铁心兰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九姐妹不但轻功、暗器可称天下一绝,而且每个人都是秀外慧中,只要是别人会的事,她们姐妹就没有不会的,所以天下的名门世家,没有一家不想娶个幕容家的女儿回去做媳妇。”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笑道:“她们嫁了么?”
  铁心兰道:“据说除了最小的九妹外,另外八姐妹嫁的不是武林世家的公子,就是声名显赫的少年英雄……”
  小鱼儿大笑道:“这就难怪江湖中人要怕她们,别人纵然惹得起她们九姐妹却也惹不起她们这八个有本事的丈夫。”
  他此刻脸上已泛起黑气,说话时一口气也常常提不上来但他居然还是旁若无人,大声谈笑,竟又一拍顾人玉肩头,笑道:“常言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只管紧紧盯住她吧,这主意一点也不错,哈哈,一点也不错!”
  顾人玉脸更红得像火,垂下了头,偷偷瞧了铁心兰一眼,道:“这……这是家母的意思,小弟我“……哪知慕容九妓娘突然走了进来,冷笑道:“这本是舅妈的意思,你本不愿来这里受气的,是么?”
  顾人玉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吃吃道:“我“……我不是这意思。”
  慕容九妹冷冷道:“顾少爷,这里可没有人请你来,也没有人留着你,舅母虽当你是宝贝,别人可不稀罕你。”
  她再也不瞧顾人玉一眼,“当”的,将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抛在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内,你这条命就算捡回来了,就快走吧。”转过身子,就往外小鱼儿嘻嘻一笑,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也没有要娶你做媳妇,你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别人虽当你是宝贝,我可不稀
  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小鱼儿却若无其事,拔开瓶塞,“咕”的一声,将半瓶药咽了下去,舐了舐嘴唇,啧啧道:“这药怎地酸得像醋。”接着又把另半瓶药敷在伤口─一他究竞是聪明人,嘴里虽说着风凉话,手里却赶紧将药先用了再说。
  慕容九妹狠狠瞪着他,冷漠的目光中,突然像是要冒出火来,她眨也不眨瞪了半晌,一字字道:“我虽然救了你,一样还是可以杀你”
  小鱼儿吐了吐舌头,笑道:“你不会的,你看来虽狠,心却还是不错。”
  也不知怎地,慕容九妹苍白的面颊竟红了红.但瞬间厉声喝道:“出去,现在就出去,永远莫要被我再瞧见,否则我.……我就先割下你的舌头,挖出你的眼睛,再杀了你”
  顾人玉已吓呆了,他一生从未见到冷冷淡淡的九姑娘,发这么大的脾气,更未想到她会说出这么狠的话来!
  小鱼儿却仍是笑嘻嘻的,道:“我自然要走的!但我走了后,你可莫要再求我回来。”
  慕容九妹气得身子发抖,道:“你……你这.。”
  突听外面一人遥遥呼道:“慕容九妹,你在哪里?……小姐姐来瞧你了。”
  这呼声来得好快,一句话说完,便饭已由大门外来到小园里,慕容九妹咬了咬嘴唇,轻盈的身子,流云般飘了出去。
  小鱼儿听到那呼声整个人都呆住了,再也笑不出来。
  铁心兰也变了颜色,道:“莫非是……是小仙女张菁。”
  顾人玉道:“不……。‘不错,她和九姐是好朋友。”
  小鱼儿噗地坐到椅上,苦笑道:“这世界怎地如此小!……。”
  只听小仙女与慕容九妹在园中寒暄的语声渐渐走进。铁心兰听得手足冰凉,悄声道:“咱们怎……怎么办?”
  小鱼儿坐在椅子上,长叹道:“打又不能打,逃也不能逃,我也什么法子都没有了。”
  话末说完小仙女已冲了进来,失声道:“果然是你这小鬼在这里”
  小鱼儿笑嘻嘻道:“许久不见,你好吗?”
  慕容九妹皱眉道:“菁姐,你认得他?”
  小仙女恨声道:“认得,我自然认得,但“……。但他怎会在这里?”
  慕容九妹淡淡道:“他在外面受了伤,我……”
  小鱼儿突然大声道:“你莫要问了,我和慕容家丝毫没有关系,此刻又受了伤,你若要杀我,只管杀吧,既不必怕伤别人的面子,也不必怕我还手”
  小仙女冷笑道:“你还手又怎样?”
  小鱼儿大笑道:“我若能还手,你就又要躺着不能动了”
  小仙女反手一个耳光掴过去,怒道:“你再说?”
  小鱼儿动也不动,反而笑道:“我不说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两次落在我手上,只怪我看你可怜,两次都饶了你,今日就算死在你手上,也是活该。”他说的当真是大仁大义,动人已极,至于小仙女是如何会落在他手上的,他自然一字不提。
  慕容九妹终于忍不住问道:“菁姐,你真的两次?……。”
  小仙女气得全身发抖,却偏偏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来.慕容九妹瞧见她这模样,面上神情突然变得甚是古怪。
  小鱼儿瞧在眼里,失声道:“慕容姑娘,你就让她杀了我吧,我虽然是在你家里被她杀的,但我也知道你看不起她,我绝不怪你。”
  小仙女己气极了不怒反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小鱼儿道:你自然敢的,大名鼎鼎的‘小仙女张菁,一辈子怕过什么人来?何况是我这根本不能还手的人”
  小仙女忽喝一声并指如剑.向小鱼儿额角太阳穴直点过去,小鱼儿根本不能闪避,铁心兰心胆俱裂哪知就在这时,人影一闪,慕容九妹突然已挡在小鱼儿面前,小仙女的手指已触及她娇怯怯的身子,方自硬生生收往,怒道:九妹.你难道要帮外人”
  慕容九妹淡谈道:“若是在别的地方,你将他是打是杀,我全不管,但在这里菁姐你总该给小妹个面子。”
  小仙女道:“我杀了他再向你赔罪。”
  慕容九妹道:“这庄院自从盖成以后,就没有杀人流血的事,菁姐你一定非想被这个例?你难道不能等等?”
  小仙女跺脚道:“你……你不知道这小鬼有多可恶”
  慕容九妹道:“纵然可恶,也等他走出去再……”
  小仙女大喝道:“我等不及了”
  她身形连闪七次,想冲过去但慕容九妹娇怯怯的身子,却总是如影随形,挡住了她的路。
  其实慕容九妹要真是让她动手,她也未必会真个杀了小鱼儿,但慕容九妹越是拦阻于她,她反而越是愤恨,竟真的要将小
  鱼儿杀了才甘心,只见她纤指连续向慕容九妹攻出了七招慕容九妹身子飘飘闪动,冷冷道:“菁姐,这是你先向小妹出手助,可怪不了我。”
  小仙女手上不停,冷笑道:“我若要做一件事时,世上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住我,我也不行……你只管将慕容家那些小针小箭使出来吧“……”
  话犹未了,突听身后一人喝道:“用不着,看招!”
  一股拳风击过来.竟是雄深沉厚,无与伦比小仙女一伏身“嗖”的窜了出来,大喝道:“好呀,顾小妹你也敢向我动手了。”
  小鱼儿暗笑道:“原来他外号叫做‘顾小妹’,这倒真的是名符其实,只是他人虽老实,武功却端的扎实,究竟不傀为武林世家的后人,看来就算这自命不见的‘小仙女’,也未必能胜得了他。
  他却不知顾人玉正因为人老实,是以武功才能练得扎实.“玉面神拳”顾人玉这七字,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小仙女瞪着眼睛,叉着腰,喝道:“你们还客气什么,来呀”
  小鱼儿也在心里说“是呀,还客气什么,赶紧打吧。”
  谁知顾人玉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低着头道:“只要张姑娘不向九姐出手,小弟又怎敢向张姑娘出手。”
  小仙女冷笑道:“原来顾家神拳的传人,竟是个没出息的小
  子你除了向你的九姐讨好之外,难道什么都不会?”
  顾人玉站在那里,连一句话都不说了。
  小仙女气得跺脚,道:“好,慕容九妹,你来吧,你那宝贝‘七巧囊’中,究竟有什么玩意儿也只管一齐使出来。”
  慕容九妹冷冷道:“只要你不在这里杀人,我又怎会和你动手小仙女瞧瞧她,又瞧瞧顾人玉,两个人一个堵着窗子,一个堵着门,竟硬是和小仙女泡上了。
  小鱼儿笑嘻嘻道:“你瞧也没用,反正你是闯不进来的,原来大名鼎鼎的小仙女,也有被人拦住的时候。”
  小仙女眼珠子一转,突也笑道:“你希望我和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你才好在旁边瞧热闹,是不是?”
  小鱼儿大笑道:“你不敢打就走吧,又何必找个梯子下台阶。”
  小仙女道:“我正要走了,你若能在这地方躲上一辈子,我算服你,否则你只要踏出这大门一步,我就要你的命。”转身问慕容九妹一笑,道:“除非你嫁给他一辈子守着他,否则他总是要死在我手上的,我又何苦现在和你动手,教别人听见,反说我欺负你。”
  她倒退三步,身形已在银铃般的笑声中飞掠而去,这位姑娘居然真的说走就走,倒也是小鱼儿想不到的事。
  他瞪着眼睛,呆了半晌,苦笑道:“女人……。‘女人……”唉,女人的心思,变起来真是吓得死人……”
  慕容九妹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此人心思变化,当真无人能以猜测,性格也教人捉摸不定,唉!当今天下,只怕也唯有她才配做我的对手“……”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如此说来,天下英雄,只有你和她两人了。”
  慕容九妹道:“正是。”
  小鱼儿道:“那么,谁是江湖第一?”
  蹈容九妹沉吟道:“她行事精灵古怪,脾气变化无常,连我都猜不透。”
  小鱼儿道:“你呢?’慕容九妹玲冷道:“我并末插足江湖。”
  小鱼儿道:“你若插足江湖,她就得变为第二了,是么?”
  慕容九妹道:“哼。”
  小鱼儿一本正经,点头道:“不错,你确是天下第一。……”
  慕容九妹扬了扬眉淡淡一笑,小鱼儿却又接着说道:“你这自我陶醉的本事,的确可算是天下第一。”
  慕容九妹心情立刻又变了.小鱼儿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抚着肚子笑道“我本来以为只有男人才会自我陶醉,哪知女人自我陶醉起来,比男人还要厉害得多,何不走出去瞧瞧,就该知通江湖中比你强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但你若只要关起门来称第一,我也没法子。”
  慕容九妹道:“你……你……”
  小鱼儿笑道:“你虽然两次救我性命,但那都是你自己愿意的,我可没有求你,我既不领你的情,自然也不必说好听的话拍你的马屁。”
  慕容九妹道:“好……很好。”
  她虽然拼命想作出冷淡从容、若无其事的样子,却偏偏作不出,偏偏忍不住气得全身发抖。她确也是个冷漠寡情,不易动怒的人,但不知怎地,小鱼儿随便三两句话,就能把她气得发疯。
  顾人玉走了过来,呐呐道:“她总算对你不错你又何苦如此气她。”
  小鱼儿笑嘻嘻瞧着她,道:“我就是喜欢故意逗她生气,她生气的时候,岂非比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好看得多。”
  顾人玉忍不住地转头瞧了瞧,只见葛容九妹苍白冷漠的面颇微现晕红.早就比平时更增妩媚.他瞧了两眼,不觉已瞧得痴了.连连摇头道:“不错,不错,果然漂亮多了。”
  慕容九妹眼睛一瞪,道:“你……。你也敢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你当我是什么?”
  顾人玉骇得赶紧低下了头,道:“不……不……不漂亮,你生起气来丑得很。”
  铁心兰虽然满腔心事,一言未发,到此刻也不禁“噗嗤”笑出声来,小鱼儿更早已笑弯了腰。
  只见两个垂髻少女,穿林而来,远远便娇笑唤道:“九姑娘……九姑娘……”
  慕容九妹正是满肚子气没处发作怒道:“喊什么?我又不是聋子。”
  那少女也骇得赶紧一齐垂下了头,道:“是……。九站娘。”四只眼睛偷偷一瞟小鱼儿,又赶紧垂下头接着道:“屋子已经整理好了,姑娘你是不是现在……”
  慕容九妹道:“自然现在就去瞧,每天都如此,还问什么?”
  那两个少女从来未见过她们的九姑娘这样说话,垂头说了声“是”,头也不抬,一溜烟走了。
  慕容九妹冷冷道:顾少爷若是没事,就请在这里看着他们,否则我也不敢留你。”
  顾人玉道:“小弟没事,没事,没事……”
  他一连说了五六句“没事”,慕容九妹早巳走出了门外,小鱼儿向铁心兰挤了挤眼睛,也跟着走了出去。
  顾人玉失魂落魄地瞧着慕容九妹,铁心兰也呆呆地瞧着小
  鱼儿,顾人玉不由自主叹了口气,铁心兰也不由自主叹了口气,道,“你对她真好……也许太好了。”
  她嘴里在说顾人玉的事,心里想的却是小鱼儿的事,顾人玉为什么会对慕容九妹这么的好,而小鱼儿……她柔肠百折,想来想去,顾人玉说了句什么话,她完全没有听到,过了半晌,幽幽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她。”
  顾人玉茫然道:“我……我不知道。”
  铁心兰轻轻一笑,道:“你不知道?”
  顾人玉叹道:“别人都觉得我应该喜欢她,我自己也觉得应该喜欢她,但……但我……我是不是喜欢她,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怕她的。”
  铁心兰嫣然一笑,道:“你真是好人。”
  顾人玉瞧了她一眼,垂首道:“你……。你也是个好人。”
  慕密九妹走到园中,突然回过头.冷冷道:“你跟来干什么?”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本不想因来的,但我若不跟着你,小仙女若是乘机来将我杀了,我生死虽没有什么要紧,你的面子岂非难看。”
  慕容九妹瞪了他半晌,再不说话,又往前走。小鱼儿踉跄地跟在她身后,不住喘着气,柔声道:“我走不动了你拉着我的手好吗?”慕容九妹根本不理他,走得更快。
  小鱼儿道:“好我就累死算了,我死了之后,你把我的尸体送给小仙女,她以后就必定不会找伤的麻烦了。”
  慕容九妹虽末回头,但脚步却果然已放缓。
  小鱼儿道:“有些女孩子,平时看来虽比男人强,但真的见着男人,可就没用了!喂,你可瞧见过不敢拉女人手的男人么?”
  慕容九妹终于忍不住冷冷笑道:“不敢?哼,我只是……。”
  小鱼儿:“你只是不愿,是么?哈哈,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承认自已是不敢的,这‘不愿,两字,正是‘不敢的最好托词。”
  慕容九妹突地转手,拉起了他的手,于是急行。
  小鱼儿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跑,嘴里还笑嘻嘻道:“你的手真小,大概还没有我一半大……”他嘴里不停在说.眼珠子也不停
  在转,只见花园之侧,一道浅阶曲廊,沿着山坡婉蜒而下。曲廊之旁,便是一间间精致的屋子,每一间建筑的形式都不一样,每一间的窗子颜色也不一样。小鱼儿数了数,这样的屋子一共有九间,想来就是慕容九妹妹的闺房第一间的窗纸是浅黄色的,慕容九妹推门走了进去,屋子里的窗樱、桌布、被褥……也都是浅黄色的,简简单单几样东西却自有一种优雅之意。
  慕容九妹走了进去,把每样东西都仔细瞧了一遍,瞧瞧上面可有灰尘,小鱼儿却在瞧着她,道:“这是你大姐的闺房.你大姐可是就要回来了。”
  “不回来就可以任它脏么?”
  小鱼儿笑道:“不错,虽然不回来,也要将每样东西保持干干净净,看来你们姐妹间果然是情意深厚。”他突然不再说尖酸刻薄的话了,慕容九妹一时间倒摸不到他的用意,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小鱼儿道:“你大姐想必是位优雅娴静、温柔美丽的女人,唉,这样的女人,世上已不多了,却不知她的夫婿可配得上她。”
  慕容九妹终于回头瞧了他一眼,道:“世上自然没有能配得上我大姐的人,但若有一人能勉强配得上她,那就是我大姐夫小鱼儿道:“他武功如何”
  塞容九妹冷冷道:“你总该细道,美玉剑客这名字。”她本来决定再不愿和这可恨可厌的小鬼说话的,但此刻不知不觉间又说了许多,只是这小鬼”和她说的正是她最愿意说的话题,这小鬼虽然两句话就能将她气得半死,但两句话又可将她的气说平了。第二间屋子全都是粉红的,粉红的墙壁,挂着柄长弓,还挂着口短剑,连剑鞘都是红的。
  小鱼儿笑道:“你二姐脾气想必和大姐不同,她想必是个天真直爽的人有时脾气虽然坏些,但心地却是最好的,而且最肯替别人设想。”
  慕容九妹默然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会知道?”
  小鱼儿道:“慕容家暗器之精妙,天下皆知但你二姐偏偏要使长弓大箭,可见她脾气必是豪爽,喜欢痛快,自然就不喜欢那些精巧的玩意儿。”
  慕容九妹道:“嗯,还有呢”
  小鱼儿道:“剑长则稳,剑短则险,你二姐用的剑短如匕首,可见她脾气发作时,必是勇往直前,不顾一切。”
  慕容九妹不由得点了点头,道:“我二姐剑法之辛辣险急,可称海内第一。”
  小鱼儿笑了笑,道:“但你二姐夫武功却不高,是么?”
  他突然间说出这话来,慕容九妹也不禁一怔,诧异地瞧着他,瞧了足足有半盏茶时分,才缓缓点头道:“我二姐夫乃是‘南宫世家’一派单传的独子,‘南宫世家’武功虽然高绝,但我二姐夫却是自小多病,所以……唉!”
  小鱼儿拍手笑道:“这就是了。”
  慕容九妹道:“是什么?”
  小鱼儿道:“你三姐出嫁之后,仍将随身的兵刃留在这里.为的自然是不愿以自已因武功来使夫婿觉得惭槐难受,由此可见她夫婿武功必不如他,因此也可见她心地是多么善良,多么肯替别人着想。”
  慕容九妹默然瞧了他几眼,转身走到第三间屋子。
  这第三问屋于窗上竟糊着的是极厚的黑纸,屋于里自然光线黝暗,但陈设却是精致,妆台旁有琴案、棋枰,画架上满堆着画,墙上接着极精妙的工笔仕女,题款是“慕容女史”,想来就是她自己的手笔。
  小鱼儿目光四转.笑道:“你这位三姐,想必是个才女只是性情也许太孤傲了些,也未免太忧郁,但古往今来的才子才女,岂非惧是如此。”
  慕容九妹悠悠道:“她最不喜欢见到阳光.最喜欢的就是雨声,在雨声中她画出的图画真是不带丝毫人间烟火气,她抚的琴,雨声中听来,更好像是天上传下来的,只可借……只可惜我已有许久未听见了。”
  小鱼儿道:“你三姐夫呢”
  慕容九妹道:“他也是武林中的绝顶才子,不但琴模书画,无一不精,而且二十九岁时,便已成为两广武林的盟主。”
  小鱼儿笑道:“如此朗才女貌,好不羡煞人了。”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