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五章 有惊无险


  铁心男道:不……不……唉,不错,兰花的兰。”
  小鱼儿一笑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彷徨,也不知要到哪里去,也不知该怎么办,所以,我不说话,让你静静想一想。”
  铁心兰苦笑道:“你究竟有多少岁?……我有时真害怕,不知道你究竟是个真正的孩子,还是个……是个……”
  小鱼儿道:“妖怪?”
  铁心兰轻轻叹息一声,道:“有时真忍不住要以为你是精灵变幻而成的,否则你为什么总是能猜中别人心里的事?”
  小鱼儿正色道:“因为我比世上所有的人都聪明得多。”
  铁心兰幽幽道:“也许你真的是……”
  小鱼儿道:“好,现在你想通了么”
  铁心兰道:“想通什么?”
  小鱼儿道:“你可想通你究竟该怎么办?到哪里去?”
  铁心兰又垂下了头,道:“我。……我……。”
  小鱼儿道:“你可要快些想,我不能总是陪着你。”
  铁心兰霍然抬头,脸更白得像张纸,失声道:“你……。你不能?”
  小鱼儿道:“自然不能。”
  铁心兰道:“但……但本来……”
  小鱼儿道:“不错本来我想和你结伴,到处去闯闯,但现在你既然是个女人我计划就要变了,我也不能再要你做徒弟了。”
  铁心兰颤声道:“但你……你……”
  小鱼儿道:“我和你非亲非故,两个人在一起到处跑算什么?
  何况,我还有许多事要做怎么能被个女人缠着。”
  铁心兰像是突然挨了鞭子,整个人都呆住,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凄然一笑道:“不错,我和你非亲非故,你……你走吧。”
  小鱼儿道:那么你……”
  铁心兰努力挺直身子,冷笑道:“我自然有我去的地方,用不着你关心。”
  小鱼儿道:“好,你现在只怕还不能走路,这匹马,就送给你吧。”
  铁心兰拼命咬着嘴唇,道:谢谢,但。……但我也用不着你的马我什么都用不着你的,你……你……”跃下马,立刻转过了头。只因她死也不愿小鱼儿瞧见她泪流满面。小鱼儿也装作没有瞧见,牵过了马,笑道:“你用不着也好,我本也有些舍不得这匹马我若和它分别倒真还有些难受。”
  铁心兰颤声道:“我……我……”
  她本想说;“我难道还不如这匹马?你和我分别难道没有一点难受?”但她没有说出来,显然她心已碎了。
  小鱼儿道:好,我走了,但愿你多多保重。”
  铁心兰没有回头,只听到他上马,打马,马蹄刚去……他竟就真的这样走了,铁心兰终于忍不住嘶声呼道:我自然会深重的,我用不着你假情假意地来关照我,我……“但愿死也不要再见你!”
  终予扑倒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小鱼儿并没有听到这哭声……无论如何,他至少装作没有听见,他只是拍马的头,喃喃道、“小白菜,你瞧我可是个聪明人,这么容易就将个女人打发走了,你要知道,女人可不是好打发的。”
  他骑着马,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走了许久,突又喃喃道:“小
  白菜,你猜她会到哪里去,你猜不着吧?一一告诉你,我也猜不着,咱们在这里等等,偷偷瞧瞧好么?”
  小白菜自然不会答对的,虽然它也未必赞成小鱼儿却已下了马,喃喃道:“能瞧瞧女孩子的秘密,总不是件坏事,何况……。咱们也没有什么事急着去做,等等也没关系,是么?”小白菜自然也不会揭穿他,这不过是自己在替自己解释的有时候马的确要比人可爱得多,至少它不会揭破别人的秘密!也不会出卖你。
  星群渐渐落下,夜已将尽。
  铁心兰还没有来,难道她不走这条路但这是唯一的路呀,莫非她迷了路?莫非她又……”
  小鱼儿突然上马,大声道:“走……小白菜,咱们再瞧瞧去,瞧瞧她究竟要搞什么鬼你要知道,我可不是关心她,我是什么人都不关心的。”他话未说完,马早巳走了,走的可比来时要快得多,片刻间又到了那地方,小鱼儿远远便瞧见了铁心兰。
  铁心兰竟还卧倒在那里,也不哭了,但也不动。
  小鱼儿从马上就飞身掠过去,大声道:“喂,这里可不是睡觉的地方。”
  铁心兰身子一震,挣扎着爬起,大声道:“走!走!谁要你回来的,你回来干什么?”
  夜色中,只见她苍白的面色,竟已像是红得发紫了,那娇俏的嘴唇不住颤抖着,每说一个字,都要花不少力气。
  小鱼儿以失声道:“你病了。”
  铁心兰冷笑道:“我病了也用不着你管你……你和我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管我?”她身子虽已站起但却摇摇欲倒小鱼儿道:“我现在就偏偏又要管你了。”突然飞快地伸出手,一探她的额角,她额角竟烫得像是火。
  铁心兰拼命拦开他的手,颤声道:“我不要你碰我。”
  小鱼儿道:“我偏要碰你。”突然飞快地抱起了她。
  铁心兰大叫道:“你敢碰我……你放手,你滚。”她一面挣扎一面叫,但挣扎既挣不脱,叫也没力气,她拳头打在小鱼儿身上,也是软绵绵的。
  小鱼儿道你已病得要死了,再不乖乖的听话,我……。我就又要脱下你的裤子打屁股了,你信不信?”
  铁心兰嘶声叫道:“你……你……─。”
  突然埋头在小鱼儿怀里,又放声痛哭起来。
  铁心兰真的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到了海晏,小鱼儿就找了家最好的客栈,最好的屋子,这屋子本已有人住着,但他拿出块金子,大声道:你搬走,金子就给你。”他一共只说了八个字,那人已走得比马都快─金子虽然不会说话,但却比任何人说几百句都有用得多。
  焦急、失望、险难、打击、伤心,再加上草原夜里的风寒,竟使得铁心兰在高热中晕迷了一天多。
  她醒来的时候,小鱼儿正在煎药,她挣扎着想爬起,小鱼儿却将她按下去。
  她只呻吟着道:“你……你为什么……”
  小鱼儿却大声道:“不准开口。”
  她瞧见小鱼儿眼圈已陷了下去,好像是为了照顾她已有许多夜没睡了她眼泪不禁又流下面颊。
  小鱼儿将药碗端过来,道:“不准哭,吃药,这是最好的药方,最好的药,你吃下去后,立刻就会好了,若像小孩子似的好哭,就又要打屁股了。”
  铁心兰道:“这……这是谁开的药方?”
  小鱼儿板着脸道:“我。”
  铁心兰道:“原来你还会看病,你难道什么都会”
  小鱼儿道:“不准开口,吃药。”
  铁心兰轻轻一笑,虽在病中,笑得仍是那么妩媚。
  她嫣然笑道:“你不准我开口,我怎么吃药呀?”
  小鱼儿也笑了,他突然发现女孩子有时也是很可爱的,尤其是她在对你很温柔地笑着的时候:黄昏,铁心兰又睡了。
  小鱼儿踱到檐下,喃喃道:“江鱼呀江鱼,你切莫忘记,女孩子这样对你笑的时候,就是想害你,就是想弄条绳子套住你的头,她对你越温柔,你就越危险,只要一个不小心,你这一辈子就算完了。”
  那白马正在那边马棚嚼着草。小鱼儿走过去,抚着它的头,道:“小白菜,你放心,别人纵会上当,但我却不会上当的,等她病
  一好,我立刻就走”。”
  突听一阵急遽的马蹄声,停在客栈外,这客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外面还附带家酒铺。
  小鱼儿听得这蹄声来得这么急,忍不住想出去瞧瞧。
  远远就瞧见四五条大汉冲进店来,一言不发,寻了张桌子坐下,店家也不敢问,立刻摆上了酒,但这些人却呆了似的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他们的衣着鲜明,腰佩长剑,气派看来倒也不小,但一张张脸却都是又红又肿,竟像是被人打了几十个耳括子。过了半晌,又有两个人走进来,这两人更惨,非但脸是肿的,而且耳朵也像是不见了一只,血淋淋地包着布。
  先来的五个人瞧见这两个人,眼睛都瞪圆了,后来的瞧见先来的,脚一缩,就想往后退,却已来不及。
  小鱼儿瞧得有趣,索性躲在外面,瞧个仔细。
  这两批人莫非是冤家路窄,仇人见面,说不定立刻就要动起子来,小鱼儿可不愿进去淌这趟浑水!哪知这两批人却全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先来的瞪着后来的,后来的瞪着先来的,像是在斗公鸦!
  先来的五人中有个麻面大汉,脸上已肿得几乎连满脸的金钱麻子都辨不清了,他瞧着瞧着,突然大笑道:“镖银入安西,太平送到底……。安西镖局的大镖师岂不是从来不丢东西的么,怎地连自己耳朵都丢!,这倒是奇案。”他这一笑,脸就疼得要命,但却又实在忍不住要笑,到后来只是咧着嘴,也分不出是哭是还是笑,后来的两人连眼睛都气红了,左面一条脸带刀瘤的大汉,突也冷笑道:“若是被人打肿了脸,还是莫要笑的好,笑起来疼得狠的。”
  麻面大汉一拍桌子,大声道:“你说什么?”
  刀疤大汉冷冷笑道:“大哥莫说二哥,大家都是差不多。”
  麻面大汉跳了起来,就要冲过去刀疤大汉也冷笑着站起身子,小鱼儿暗道:“这下可总算要打起来了。”
  哪知两人还未动手,手已被身旁的人拉住。
  拉住麻面大汉手的,是个颔下胡子已不短的老者年纪看来最大脸上也被打得最轻,此刻摇手强笑道:“安西镖局和定远镖局,平日虽然难免互相争生意,抢买卖,但那也不过只是生意买卖而已,大家究竟还都是从中原来的江湖兄弟,千万不可真的动起手来,伤了兄弟间的和气。”
  拉住刀疤大汉的一条瘦长汉子,也强笑道:“欧阳大哥说的不错咱们这些人被总局派到这种穷地方来,已是倒了霉了,大家都是失意人,又何必再呕这闲气。”
  那老者欧阳叹道:“何况,咱们今曰这跟斗,还像是栽在同一人的手上,大家中该同仇敌忾才是,怎么能窝里翻,却让别人笑那瘦长汉子失声道:“各位莫非也是被她……。
  老者欧阳苦笑道:“不是她是谁?除了她,还有谁会莫名其妙地下如此毒手,唉咱们兄弟今天可真算栽了。”他说了这句话,七个人全都长叹着坐了下去。
  这七人脸上虽已肿得瞧不出什么表情,但一双双圆睁的眼睛里,却充满了怀恨怨毒之意。
  那麻面大汉又一拍桌子,恨声道:“若真是为着什么,咱们被那丫头欺负,那倒也罢了,只恨什么事也不为,那丫头就出手了!”
  老者欧阳长叹道:“江湖之中,本是弱肉强食,不是我长他人志气,咱们武功实在连人家十成中的─成都赶不上,纵然受气,也只得认了。”
  那瘦长汉子突然笑道:“但瞧那丫头的模样,也像是在别处受了欺负,非但眼睛红红的,像是痛哭了场,就连她那匹宝贝马都不见了,只怪咱们倒霉恰巧撞在她火头上她就将一脑子气都出在咱们身上了。”
  麻面大汉拍掌笑道:“徐老大说的不错,那丫头想必是遇上了比她更厉害的,也说不定遇着个漂亮的小伙子,非但人被骗去了,就连马也被人骗走了。”
  几个人一起大笑起来,虽然一面笑,一面疼得龇牙咧嘴但还是笑得极为开心,像是总算出了口气。
  听到这里,小鱼儿早已猜出这些人必定是遇着小仙女了,小
  仙女打耳光的手段,他是早巳领教过的!但小仙女这次出手,可比打他时重得多,她在那井边想必受了一夜活罪,这口气正好出在这群倒霉蛋身上。小鱼儿越想越好笑,但突然间,外面七个人全都顿住了笑声,龇牙的龇牙,咧嘴的咧嘴,歪鼻子的歪鼻子,所有奇形怪状的模样,全都像中了魔般冻结在脸上,双双眼睛瞪着门口,头上往外直冒冷汗。
  “小仙女”张菁已站在门口,一字字道:“我叫你们去找人,谁叫你们来喝酒”
  小鱼儿一颗心已跳出腔来,但却沉着气,一步步往后退,他自然知道小仙女要他们找的人,就是他自已。幸好这时已入夜,屋子里已点上灯,院子里就更暗,小鱼儿沿着墙角退,一直退到那马棚。
  他不但人不能被小仙女瞧见,就是马也不能被她瞧见,该死的是,这匹马偏偏是白的,白得刺眼。马槽旁地是湿的,小鱼儿抓起两把湿泥,就往马身上涂,马张嘴要叫,小鱼儿就塞了把稻草在它嘴里,拍着它的头,轻轻道:“小白菜,白菜兄你此刻可千万不能叫出来,谁叫你皮肤生得这么白,简直比铁心兰还要白得他说完了,白马已变成花马小鱼儿自己瞧瞧都觉得好笑,他将手上的泥都擦在马尾上,悄悄退回屋子,这屋子里没点灯,但铁心兰却已醒了,两只眼睛就像是灯一样瞪着瞧见小鱼儿进来,突然一把抓住了他,嘶声道:“我的靴子呢?”
  小鱼儿道:“靴子?就是那双破靴子?”铁心兰喘息着道:“就……。就是那双’小鱼儿道“那双靴子底都已磨穿,我已抛到阴沟里去了。”
  铁心兰身子一颤颤声道:“你……你抛了”
  小鱼儿笑道:“那双破靴子,叫化子穿都嫌太破,你可借什么?紧张什么我已替你买了双新的,比那双好十倍”
  铁心兰挣扎着往床下跳,颤声道:“你抛到哪里?快带我去找!你一一─你这死人,你可知道我那靴子,靴子里藏着……”小鱼儿眼睛眨眨,道:“藏着什么?”
  铁心兰道:“就是那东西……我为了它几乎将命都送了,但你却将它抛到阴沟里,我……我不如死了算了。”
  小鱼儿道:“那东西?那东西莫非不在你身上么?”
  铁心兰眼眶里已满是眼泪,道:“那是我骗你的。”
  小鱼儿叹道:“谁要你骗我,这一来你可是自己害自己,我把那破靴子随手─抛,根本不知道抛在哪里。”
  铁心兰当场倒在床上,不能动了,口中喃喃道:“好……很好……什么都完了。”
  小鱼儿微微笑道:“那东西也只不过是张破纸而已丢了也没什么了不起,你又何苦如此着急,急坏了身子可不是好玩的。’他话未说完,铁心兰已一骨碌爬起来,瞪着他道“你。……你怎知道那─一那是张纸?”
  小鱼儿笑道:“你若说的就是那张纸,我已从靴子里拿出来过纸不但已破了,还是臭臭的,有股臭咸鱼的味道。”
  铁心兰整个人都扑到他身上捶着他的胸,又笑又叫,道:“你这死人……你放意让我着急。”
  小鱼儿笑道:“谁叫你骗我……“我早巳猜出那东西是在你靴子里的……。你居然想得出把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在靴子里,可真是个鬼灵精。”
  铁心兰道:“你才是鬼灵精,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你……你方才真骇死我了。”
  小鱼儿道:“但东西还是落在我的手里,你不着急?
  铁心兰垂下了头,道:“在你手里,我还着急什么?”
  小鱼儿道:“你不怕我不还给你?”
  铁心兰道:“我不怕。”
  小鱼儿道:“好,我就不还你。”
  铁心兰柔声道:“那,我就送给你。”
  小鱼儿瞪起眼睛道:但……但你本来死也不肯将这东西给别人的。”
  铁心兰道:“你……你和别人不同。”
  也不知怎地,小鱼儿突然觉得心里甜了起来,全身飘飘然,就好像一跤跌进成堆的棉花糖里。
  但他立刻告诉自已“江鱼,小心些,这糖里有毒的。”他立刻想把铁心兰往外推,不知怎地,却推不下手。
  铁心兰悠悠道:“方才你到哪里去了?”
  小鱼儿道::外面……我还瞧见一个人。’铁心兰道:“谁?”
  小鱼儿道:“这人你认得的……我不幸也认得……
  铁心兰耸然道:“小……小仙女?”
  小鱼儿笑道:“对了,就是她。”
  铁心兰颤声道:“她在哪里?”
  小鱼儿道:“你打开窗子只怕就可见到。’铁心兰手脚都凉了,道:“她……“她就在外面,你却还有心在这里和我开玩笑?”
  小鱼儿道:“她就在我面前,我也是照样开玩笑。”
  铁心兰咬着嘴唇,道:“你这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小鱼儿道:“现在,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咱们……”
  话犹未了,突听外面远处有人厉声喝道:“叫你开门你就得开门,大爷们是干什么的,你管不着”接着,“砰”的一声,像是有扇门被撞开了!
  小鱼儿叹道:“好啦,走也走不了啦”
  铁心兰面色如土,颤声道:“看样子小仙女已找了人一间间屋子查过来了,她想必已听说咱们落脚在这附近,但现在他们还未查到这里,咱们赶紧从窗子里逃,还来得及。”她一把拉住小鱼儿的手,就想往窗外逃。
  小鱼儿却摇头道:“不行,咱们现在若从窗里逃走,他们就必会猜出是咱们了,那时小仙女追踪而来,咱们也是逃不远的。”
  铁心兰掌心已满是冷汗,道:“那”“那怎么办?”
  小鱼儿微微笑道:“不怕,我自有法子。”
  这时远处又传来女子尖锐的呼声,叫道:“出去……“快出去,你们这群强盗怎地也不敲门就闯进来了!……”
  小鱼儿笑道:“这女子莫非正在洗澡。”
  他竟似一点也不着急,一面嘻嘻笑着,一面从怀里掏出个已陈旧得褪了颜色的绣花小布袋。
  铁心兰道:“这是什么?”
  小鱼儿道:“这是宝贝……是我从一个姓屠的人那里偷来的。”
  说话间他已自袋里取出一叠薄薄的、软软的、粘粘的,像是豆腐皮,又像是人皮般的东西。
  铁心兰眼睛瞪圆了,突然失声道:“这莫非就是人皮面具?”
  小鱼儿笑道:“总算你还识货?”
  他从那一叠中仔细选出了两张,道;”你先脱下外面的衣服,随便塞在哪里……再把我这斗篷,反着被在身上,……好,现在把脸伸过来……
  铁心兰只觉脸上一凉,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等她张开眼来,小鱼儿的脸已完全变了模样。
  他竟己满脸都是皱纹,只差没有胡子。
  铁心兰忍不住轻笑道:“真像是活见鬼,你”……’你竟已变成个小老头了。”
  小鱼儿道:“小老头正好配小老太婆。”
  这时脚步声、人语声己渐渐近了。小鱼儿仍是不慌不忙,先从袋子里掏出一撮胡子粘在他自己嘴上,又取出瓶银粉,往铁心兰和他自己头发上洒两个人头发立刻变为花白的,然后,小鱼儿又取出几只粗细不同的笔,也不知画了些什么,就往铁心兰脸上画。
  人语声、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已到他们门口。铁心兰手脚冰冷,四肢已簌簌的发抖。
  小鱼儿的手仍是那么稳,口中还不住悄声道:莫怕,莫怕,我这易容改扮的功夫,虽还并不十分到家,但唬唬他们已足够有余了”
  现在,脚步声真的已到他们门口。
  小鱼儿闪电般收拾好东西,扶着铁心兰,道:“走,咱们从大门出去。”
  铁心兰骇然道:“大……大门?”
  她连声音都急哑了但小鱼儿却己不慌不忙地打开了门,只见方才那几条脸被打肿的大汉,恰巧正走到他们门外,小
  仙女那窈窕的红衣人影,就在这几人身后。
  小鱼儿却连头也不抬,连声道:“大爷们让让路,我这老婆子也不知吃错了什么,突然得了重病,再不快去瞧大夫,就要送终了。”他语声竟突然变得又哑又苍老,活像是个着急的老头子,铁心兰身子不住发抖,也正像是个生病的老太婆。
  那群大汉非但立刻闪开了路,还闪得远远的,生怕被这老太婆传染,那麻面大汉连鼻子都掩住,皱眉道:“六月天突然发病,八成是打摆子,否则怎会冷得发抖。”
  小鱼儿一面叹着气,慢吞吞地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铁心兰简直要晕了,恨不得立刻插翅而逃,她真不懂小鱼儿怎地如此沉得住气。好不容易走过小仙女身旁,走到院子里,小仙女瞪大了眼睛瞧着他们,也像是丝毫没有怀疑。
  哪知他们还未走出几步,“呛□”一声,小仙女突然自一条大汉腰畔抽出了柄快刀,一刀向小鱼儿脑袋上砍下,口中喝道:“你想骗得了我?”
  铁心兰骇得魂都飞了,但小鱼儿却似毫未觉察,直到那柄刀已到了他头上,立刻就可以将他脑袋切成两半,他还是动也不动,还是一步步慢吞吞走着。那柄刀居然在距离他头发不及半寸处顿住。
  就连那些大汉们都不禁叹了口气,暗暗道:“这丫头疑心病
  好重,连这个糟老头子都不肯放过。”
  小鱼儿像是什么事都不知道,居然还走到马棚里,牵出了那匹也“易容”过的马,喃喃道:“马儿马儿,老太婆虽病了,我可也不能丢下你。”
  铁心兰急得跟睛都花了,汗已湿透衣服……小鱼儿居然还要牵这匹马她真恨不得狠狠捏他几把。
  现在,小鱼儿和铁心兰已站在大街上,铁心兰真不知道自已是怎么走出来的,这简直像做梦,一场恶梦。
  她糊里糊涂的被小鱼儿扶上了马,小鱼儿拉着马居然还在慢吞吞的走,铁心兰忍不住道:“老天,求求你,走快些好么?”
  小鱼儿道:“千万不能走快,他们或许还在后面瞧,走快就露馅了“”。,你瞧夜色这么美骑在马上慢慢逛,多么富有诗情画意。”他居然还有心情欣赏夜色,铁心兰长长叹了口气,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但长街终于还是走完了。
  眼前是一片郊野,灯火已落在他们身后很远。
  铁心兰这才长长松了口气,苦笑道:“你这人……我真猜不出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小鱼儿道:“心?……我这人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心……”
  铁心兰咬着嘴唇,带笑瞪着他,道:“方才那把刀若是砍下,你就连头也没有了。”
  小鱼儿笑道:“我早就知她那把刀只不过是试试我的,她若真瞧破了我,真要动手,又怎会再去拨别人的刀?”
  铁心兰叹道:“不错……你在那种时候居然还能想到这种关节,你真是个怪人……你难道从来不知道害怕?”
  小鱼儿大笑道:“你以为我不害怕?……老实告诉你,我也怕得要死,世上只有疯子白痴才会完全不害怕的。”
  铁心兰嫣然一笑,道:“咱们现在到哪里去?”
  小鱼儿道:“到哪里去都没关系了,反正再也没有人能认得出你。只是,你的病……”
  铁心兰笑道:“我方才被他们一骇,孩出一身冷汗,病倒像是好了,手脚也像是有了力气,你说怪不怪”
  小鱼儿道:“你已能走了?”
  铁心兰道:“能,不信我下马走给你看看。”
  小鱼儿道:“好,你下马走吧……。我也要走了。,铁心兰身子一震,失声道:“你。你你说什么?”
  小鱼儿道:“我们不是早巳分手了么?只因为你有病,我才照顾你,现在你病好了,我们自然还是各走各的路。”
  铁心兰面色惨变,变得比方才听到小仙女来了时更苍白,更可怕,她身子竟又开始发抖泪珠已夺眶而出,嘶声道:“你“……
  你难道真的……真的……”
  小鱼儿道:“自然是真的,你将那东西送给了我,我也救了你一命,咱们可算两相抵过谁也不欠谁了”
  铁心兰泪流满面,咬牙道:“你难道真的没有心,你……。你的心莫非已被狗吃了。”
  小鱼儿笑道:“这次你猜对了。”
  铁心兰突然扬起手,狠狠给了小鱼儿一个耳掴子。
  小鱼儿动也不动,瞧着她,淡淡道:“幸好我的心已被狗吃了,我真该谢谢那条狗,否则男人的心若被女人捏在手里,倒真不如被狗吃了算了。”
  铁心兰已痛哭得自马背上扑倒在地,放声痛哭道:“你不是人不是人……一你根本不是人”
  小鱼儿拉起了她,笑道:再见吧……无论我是不是人,至少不是会被女人眼泪打动的呆子,我……”
  突听一人冷冷道:“不错,你不是呆子,你聪明得很只可惜太聪明了些”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