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四章 倩女出现


  红衣的人影,在星光下看来是那么窈窕,那么可爱。
  她缓缓抬起了手,姿势也是这么轻柔而美丽,就像是多情的仙子,在星光下向世人散播着欢乐和幸福。
  但这只手带来的却只有死亡这只手刹那间就要取小鱼儿的性命。
  小鱼儿还是好像完全不知道,但口中却突然喃喃道:“这人真奇怪,怎么躺在这里睡觉,叫也叫不醒……”喂,喂!这位大哥,你醒醒呀,在这里睡觉要着凉的。”
  那只本要拍下的手,突然停住不动……。
  小鱼儿还在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办呢?”。我既然见着了,就不能不管,唉,谁叫我瞧见这口井,谁叫我要来喝水,我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红衣人影突然道:“你不认得此人?”
  小鱼儿就像被针戳着屁股似的跳了起来,转了个身,瞪着大眼睛瞧着这条人影,又像是见了鬼似的。其实,星光下,水桶里剩
  下的半桶水,就像是面镜子,早已告诉了小鱼儿来的这人就是“小仙女”。但小鱼儿却装得真像,他瞪着眼睛怔了半天,才嗫嚅着道:“小……小姑娘,你是几时来的?”
  他话末说完,小仙女已一个耳光打了过去,他想躲,却像是躲不开,直被打得滚倒在地。
  小仙女”张菁冷冷道:“你这小鬼也敢叫我小姑娘?”
  小鱼儿捂着嘴,哭丧着脸从地上爬起,惨兮兮地道:“是……大姑娘,我……”
  话未说完,另外半边脸又挨了一个耳括子。
  小仙女厉声道:“大姑娘也不是你叫的。”
  小鱼儿道:“是,姑姑……阿姨……我不敢了。”
  小仙女道:“哼,这样还差不多。”
  这话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在她说来已是和气多了。她简直
  想不到自己会这样和气,也不知怎地,瞧见小鱼儿这样的孩子,竟连她的心都硬不起来。
  小鱼儿眨着眼睛,突然又道:“阿姨,你也莫要生气,我有个叔叔,说人若生气,肉会变酸,不……。”不”人若生气,就会变老,变丑的,阿姨你这么美,若是万一真的变老变丑了岂非要教人难受得很。”
  他眨着大眼睛说着,小仙女居然听了下去。她瞧着小鱼儿的脸,不禁觉得这孩子真是奇怪得狠。
  她竟不由自主脱口道:“我真的很美么?’一句话出口突然觉得自己实在太和气了,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掴了出去,瞪圆了那双美丽的眼睛,厉声道:“就算美也不要你说。”
  小鱼儿暗暗好笑,他已觉出这一掌已轻得多‘但口中却哭兮兮道:“是,阿姨虽然美,但我却不说了。”
  小仙女道:“你这小鬼,怎会到这里来的?”
  小鱼儿道:“我跟着几位叔叔来做生意‘今天我大叔买了匹小马,叫我骑着玩,哪知这匹马虽小,却厉害得狠,竟发疯般一阵跑,我拉也拉不住,就糊里糊涂地被这鬼马弄到这里,也不知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他眼睛眨边不眨,想也不想,大篇谎话就顺理成章地从嘴里流出来,简直比真的还叫人相信。
  小仙女点头道:“不错,无论多柔顺的马,一旦疯狂起来,真是谁也拉不住的莫说你这么个小孩子了。”她自然是身受其痛,所以对这“小鬼”的遭遇不觉有些同情,却不知使她“痛”的正是面前这小鬼”
  小鱼儿暗中几乎笑断了肠子,口中却连连道:“是呀,我被这疯马折腾了一天,好容易等它跑不动了,瞧见这里有口井,刚想喝口水,哪知却瞧见这个睡虫。”
  小仙女瞧了铁心男两眼,冷笑道:“哼!你以为他是真的睡着了么?”
  小鱼儿失声道:“不是睡着,难道是死了?”
  小仙女道:小鬼,告诉你,他是中了别人迷药……奇怪,他怎会被人迷倒的?……。也好,我正可搜搜那东西在哪里?”
  她对小鱼儿已全无疑心,竟也喃喃自语起来,小鱼儿瞧着她捏铁心男的身子……心里直着急,却也没法子。
  哪知她搜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搜着,小鱼儿更奇怪,想不到那东西。竟真的不在铁心男身上,那么,我说要搜他时,他为什么急得要命?
  突听小仙女失声道:“不好,那东西莫非已被迷倒他的人先换走了?那会是什么人?”小鬼快提桶水来,泼醒他,我要问他的话。”
  小鱼儿赶紧笑道:“是,莫说一桶,十桶我也提得动。”
  但他却像是一桶也提不动的样子,一面打水一面喘气,好容易打满了一捅,喘着,喃喃道:“这鬼捅怎么这样重,我……脚下突然一个踉跄,身子也噗地跌倒,水桶也直飞了出去,一满桶水溅在小仙女身上。
  小仙女大骂道:“你这笨猪,你……你要死。”
  小鱼儿脸都骇白了,连滚带爬站起来,脱下衣服,笨手笨脚地去擦小仙女身上的水,嘴里连声道:阿姨、姑姑……”我不是故意的,我该死”
  小仙女恨声道:“瞧你长得还像个人哪知你却是个笨猪、死猪你要不把我身上弄干净,我不宰了你才怪。”她跺着脚,抖着衣服,小鱼儿手忙脚乱,跪在地上替她擦,她越说越气,刚想把这“小笨猪”一脚踢出去。哪知她脚还未抬起,膝上“阴陵穴”突然一麻,半边身子立刻不能动了小仙女大惊喝道:“小鬼,你……小……”
  小鱼儿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口中说话,手也没闲着,竟自她“宗鼻”、“梁邱”、“伏免”、“鹊灵”等穴道一路点了上去,竟几乎将她”足阳明经”上所有的穴道全都点了遍。
  小仙女哪里还会不跌倒。
  她年纪虽小,但厉害的角色却已会过不少,其中也颇有几个出名的坏蛋,她做梦也想不到这小鬼竟比所有的坏蛋加起来还坏十倍,竟连她都瞧不出,竟连她都栽了,她气得全身发抖,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小鱼儿这才笑嘻嘻站起来,故意瞪大眼睛道:“哎呀,你生病
  了么?着凉了么?怎会跌倒了?……唉,不想你竟如此娇弱,才沾沾冷水就病了。”
  小仙女眼睛已冒出为来,颤声道:“好,你很好,我竟瞧不出你有这么好”
  个鱼儿笑道:“对不起,我实在不是故意的,这桶水我本来是要送给你那匹马喝的,我烧了它的屁股,心里实在过竟不去,只可惜它想来被你送去治伤去了,我只好将这桶水转送给你反正你们俩姐妹谁受都一样。”
  小仙女嘶声道:“原来樱桃就是被你……你这小鬼烧伤的。”
  小鱼儿大笑道:火烧樱桃,水淹仙女,确这笨猪还不算太笨
  吧……告诉你,永远莫要将别人瞧得太笨也永远不要占人家的便宜要别人叫你阿姨,一个小孩子若总是想占别人的便宜,就一定会倒霉的。”他也不管小仙女气得发疯,笑嘻嘻地抱起了铁心男的身子,放到那匹小白马的背上,像是要走了。
  小仙女拼命咬着牙,拼命忍信,她毕竟算聪明,知道这“眼前亏”若能不吃时,总是不吃的好。
  哪知小鱼儿突又回过头,瞧着她笑道:“对了,还有,你方才打了我三巴掌,我可不能不还给你,瞧在你是个女人份上,我不加利息就是。”
  小仙女惊呼道:“你……你敢?”
  小鱼儿笑道:“我不敢……我不敢……。”
  随手就是一个大耳光掴了过去,直打得小仙女脸都红了,她一辈子几曾吃过这样的亏,嘶声呼道:“你‘……你,好你记着”
  小鱼儿笑道:“你放心,我什么事都忘不了的,你第一个耳光打得我好重,所以我也不能打轻,但第二个就会打轻些了。”第:二耳光掴下小仙女虽除拼命忍住,但眼泪已不禁流了出来,她从生出来到今天,哪有人碰过她一根手指。
  她流泪的眼睛,狠狠瞪着小鱼儿,道:“好,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永远永远”
  小鱼儿笑道:“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忘记我的,女人对第一个打她的男人,总是忘不了的,能被你这样的女人常常记在心上,我也开心得很……”
  他大笑着接道:“侗我这第三个巴掌还是不能留着“……只是,你第三下却又实在打得我很轻,我也实在不忍打重了,你说该怎么办呢”
  小仙女大吼道:“你……你去死吧”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笑道:好,就这样吧,这样就算互相抵过,谁也不欠谁了。”眼睛瞧着小仙女的眼睛,缓缓俯下了头。
  小仙女连心都颤抖了起来,道:“你……。你想怎么样?”
  小鱼儿笑道:“你用手打我,我用嘴打你,一定比你手打得还轻。”
  小仙女大惊叫道:“你这恶贼你……”
  “敢”字还未说出,小鱼儿已轻轻托住了她的下巴,在她那柔软的小嘴上,轻轻亲了亲。
  小仙女突然不叫了,整个人都似已呆住,整个人都似已麻小鱼儿却突然叹道:“你也最多不过十五六岁,怎么能做我的阿姨,做我的老婆还差不多……你这么香的嘴,我一天亲十次都不会嫌多。”
  小仙女瞪着眼睛,一字字道:“你若敢再动我一动,我一定要杀死你……一定要杀死你……”
  小鱼儿大笑道:“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动你了,像你这么凶的女人,送给我我都不要,若有人真的娶了你这雌老虎,那才是真倒了穷霉。”
  小仙女突然嘶声大叫道:“你杀了我吧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一定要你死在我手里,我要让你慢慢的死,一寸寸的死!”
  小鱼儿哈哈大笑,转身拉过了马。
  小仙女大叫道:“你为何不杀我?为何不杀我?总有一天,你要后梅的,我发誓,你一定要后悔的。”
  小鱼儿却已笑着扬长而去,连瞧都不再瞧她一眼。小仙女望着他走远,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只听远远传来小鱼儿的歌声:“小仙女,惨兮兮,掉眼泪,流鼻涕,小鱼儿听见了,拍手笑嘻嘻……。
  小鱼儿一面走,一面唱。他突然发觉自己歌喉还不错,唱得简直比小仙女的哭还好听。直到小仙女的哭声听不见了唱得也没了精神摸摸脸,叹了口气摸摸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母老虎下手可真不轻,他的脸到现在还疼,但她的嘴却又真香,那甜甜的香气此刻似乎还留在他嘴边。他突然大笑着向前跑,跑得小白马又开始喘了气,他突又停住了脚,在星空下下来,他委实累了。草原上的星空,是那么辽阔,那么灿烂,风吹着他的脸,他糊里糊涂地想着,竟糊里糊涂地睡着了。
  他梦见小仙女躺在他怀里,对他说“每天只准你亲我一百次,一次也不能多,一次也不能少。”
  但他刚要去亲时小仙女却又跳了起来,打他的耳光……’不对,真的有人在打他耳光,莫非小仙女又追来了?!他一惊醒,却瞧见了铁心男,打他的竟是铁心男,方才那桶水,也有些溅到他脸上,他竟提前醒来了。
  星光下,铁心男苍白的脸,满是怒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正狠狠地瞪着小鱼儿,咬着牙道:“小鬼,你也有睡着的时候,你也有落在我手里的时候。”
  小鱼儿想跳起来,身子已不能动了,他竟也被人点了穴道。
  但他却似全不生气,也不着急,反面笑嘻嘻道:“我正在做着好梦,你把我吵醒了’,你可得赔,我方才正在要亲别人一百次,你就得让我亲一百次。”
  铁心男身子突然一阵震颤,失声道:“方才你将我怎么样小鱼儿笑道;”也没有怎么样,只不过把你的身子搜了一遍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搜了一遍,一寸地方都没有漏。”
  铁心男身子更抖得像是在打摆子,脸也红得在星光下也能辨出那红色,竟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小鱼儿眨着眼睛,叹道:“但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是女人?
  否则我也就不搜你了唉,你要知道,我年纪虽小,毕竟也是个男人呀,怎忍得住……”
  铁心男大叫道:“住口!住口再说我就杀你”
  小鱼儿笑道:我既已做了,说不说又有什么两样”
  铁心男咬着牙,眼泪又已在眼圈里打转。
  小鱼儿扮着鬼脸道:“看来,你只有嫁给我了,我也只有娶个年纪大的老婆……”唉,等到我三十岁时,你已是老太婆了。”
  铁心男突然自靴筒里拔出匕首,颤声道:“你。……你还有什么遗言留下来,快说吧。”
  小鱼儿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你要杀我?!你就算还要嫁给别人,也没关系呀,我保证绝不反对,你又何必定要杀我?”
  铁心男咬着牙道:“你若无话说,我就动手了”
  她突然转过头,颤声接着道:“但你也可放心,我绝不嫁给别小鱼儿听得几乎要笑出来,却又实在笑不出,非但笑不出,倒差点要哭,老天,她竟真的相信了。
  唉女人,女人”……你究竟是聪明还是笨?
  小鱼儿苦笑着道:“求求你,嫁给别人,你爱谁就嫁给谁,嫁给谁都没关系只要不嫁给我就好了,我实在受不了。”
  铁心男嘶声道:“这,这就是你要说的话么?……”手里紧握着的匕首,竟真的往小鱼儿的胸膛刺了下去。
  小鱼儿大叫道:“慢着,慢着,我还有话说……
  铁心男跺脚道:“快说快说”
  小鱼儿叹道:“我还有句话,要你转告天下的男人,叫他们千万不要救别人的命,尤其不要救女人的命,他若瞧见有别人要杀
  女人,千万莫烧那人的马屁股,要烧的也只能烧自己的马屁股,走得越远越好越快越好。”
  铁心男道:“不错,你是救了我性命但“……但我……。
  突然坐到地上,放声痛哭起来,痛哭着道:“我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小鱼儿柔声道:“你不要烦恼还是杀了我吧,与其比你烦恼,倒不如让我死了算了,我能死在你手上,也很开心了。”
  他嘴里说着,眼睛却一直偷偷瞪着铁心男,铁心男果然越哭越伤心,小鱼儿心里却越来越得意:对付女人的法子,我总算知道了你只要能打动她的心,她就会像马一样乖乖地被你骑着,你要她往东,她就往东,要她往西,她就往西。”哪知他正在得意时,铁心男却已痛哭着一跃而起,发了狂似的向前跑,也不知要跑到哪里去。
  小鱼儿这才真的吃惊,大呼道:“嗯,你不能抛下我走呀,若是有狼来了,老虎来了怎么办?若是小仙女来了怎么办?你可知道,我方才又救了你?”一─”
  他叫得虽响,铁心男却已听不见了。
  风,虽仍是那么柔和,星空虽也是同样的那么灿烂,那么辽阔,但躺在下面的小鱼儿,却一点也不舒服了。他真是一肚子恼火口中喃喃叹道:“江鱼呀江鱼,这怪谁?这还不是怪你自己,谁叫你要惹上女人?狼来吃了你,小仙女来宰了你你也活该。”
  那小白马已走了过来,在他身旁不住轻嘶。
  小鱼儿道:“小白菜,我说的话不错吧,下次你若见到有人要用绳子勒死女人,你就赶紧替他架板凳,你若见到有人要用刀杀
  女人,你就赶紧替他磨刀。”
  那小白马一声轻嘶突然跑了开去。
  小鱼儿苦笑道:“好个小白菜,原来你也是不可靠的,你竟也抛下了我,唉,想来你大概也是匹母马……”
  但他已突然发现小白菜跑去的地方,竟动也不动地站着一个人,星光下,这人身上那雪白的衣裳,比马还白、铁心男竟也回来了。小鱼儿又惊又喜,却忍住不出声,只见小白马跑到她身旁,轻嘶着,她身子终于移动,一步步走了过来……风吹着她的衣服,她的体态是那么轻盈。
  小鱼儿暗叹道:“我真是瞎子,竟直到现在才猜到她是女人,我……“我第一眼该已瞧出来的,男人哪有这样走路的?”
  铁心男已走到他身边。小鱼儿却闭起眼睛,故意不理她。
  只听铁心男幽幽道:“你并没有真的欺负我。”
  小鱼儿再也忍不住,笑道:“你现在才知道么?”
  铁心男道:“但。……但你还是欺负了我,所以你。……你“……”
  小鱼儿道:“看在老天的份上,把你真正要说的话快些说出来吧。”
  铁心男垂下了头,沉着脸道:“你愿不愿意陪我去一个地方?”
  小鱼儿道:“我自然愿意,但你先得解开我的穴道,我才能走呀你……你总不能,背着我抱着我走吧。”
  铁心男脸更红了,却忍不住“噗嗤”一笑,果然俯下身子,轻轻拖着小鱼儿,虽然还在为他解着穴道,却也像是不忍下重手。
  小鱼儿苦笑道:“你方才打我时,下手那么重,此刻解我的穴道,下手却又这么轻了,唉,老天,唉,女人……。”总算站了起来。
  铁心男却背转了脸,轻轻道:“我以前不要你跟我,此刻又要你陪着我,只因我想来想去,知道你……“你还是对我很好的。”
  小鱼儿道:“你以前不知道?”
  铁心男道:“我……我以前不让你去,只因那地方太秘密……。”
  小鱼儿道:“你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在哪里?”
  铁心男缓缓道:“那地方在昆仑山中,是”……”
  小鱼儿失声道:“恶人谷’?!你要去的地方莫非竟是‘恶人谷’?”
  铁心男霍然回首,睁大了眼睛,道:“你怎么知道?”
  小鱼儿打着自己的头,喃喃道:“老天……’老天,这位大姑娘在问我怎会知道‘恶人谷’?我若不知道‘恶人谷’,世上人怕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铁心男眼睛瞪得更大,道:“为什么?”
  小鱼儿道:“你且莫问我为什么?看在老天份上,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恶人谷吧?看你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要去‘恶人谷’的人。’铁心男道:“我。……我只是去找个人”
  小鱼儿道:“找谁?”
  铁心男道:“告诉你,你也不会知道。”
  小鱼儿大笑道:“我不会知道?“……‘恶人谷’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有谁我不知道的?”
  铁心男吃惊道:“你……”
  小鱼儿大声道:“我……我就是在‘恶人谷’长大的。”
  铁心男脸色变了,道:“我不信……。我简直不能相信。”
  小鱼儿大笑道:“你不信?我且问你,除了‘恶人谷’那种地方,还有什么地方能养大一个像我这样的人?”
  铁心男呆了许久嫣然一笑,道:“的确没有别的地方了,我本该早巳想到的。”
  小鱼儿道:“现在你总可告诉我,找的是谁了吧?”
  铁心男又垂下了头,默然半响,缓缓道:“我找的人也姓铁他是个很有名的人。”
  小鱼儿道:“莫非是十大恶人中的‘狂狮’铁战?”
  铁心男霍然抬头,失声道:“你认得他?他果真在那里?”
  小鱼儿笑道:“幸好你遇着我,否则你就要白走一趟了,是什么人告诉你‘狂狮’铁战在‘恶人谷’的?你真该打那人的屁股。”
  铁心男骑在马上,小鱼儿拉着马,铁心男没有说话,小鱼儿也没有说话,那小白马自然更不会说话了。
  夜,很静,很冷,回头望夫,仍可望见那千里无际的大草原,静静地沐浴在星光下,草浪起伏如海浪。他们终于已走出了草原,这平静但又雄奇壮丽,单调却又变化迷人的大草原,已在小
  鱼儿心中留下永生不能磨灭的印象……但小鱼儿却没有回头,没有再去瞧一眼一─过去的,既已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留恋?不!绝不铁心男的脸,在星光下看来更苍白得可怕,她的确很美,小
  鱼儿自从知道她是女人后,就发现她实在比别的女人都美,也发现她比自己想象中脆弱得多,自从知道那消息,她非但没有说话简直连动都不能动了,若不是还有这匹小白马,她简直连一步都不能走。
  小鱼儿不禁在暗中摇头叹息“女人……女人究竟是经不起打击的,最美的女人和最丑的都是一样。”
  他暗中摇头,嘴里并没有说,他懒得再说。铁心男却突然说她长长的睫毛,覆盖着朦胧的眼波,她眼睛并没有去瞧小鱼儿,只是梦呓、轻语着道:“你已有许久未曾说话了。”
  小鱼儿道:“你不说话,我为何要说话?”
  铁心男道:“但……。你难道没有话问我”
  小鱼儿道:“我为何要问你我什么不知道’铁心男道:“你知道什么?”
  小鱼儿懒洋洋地一笑,道:“被人逼得没路可走了终于想到去投靠你的父亲,虽然你本来对他并没有多大的好感甚至在很小的时候便已离开了他甚至是在很小的时候便已被他抛弃了,但他,毕竟是你的亲人。”
  铁心男朦胧的眼波突然亮了瞪着小鱼儿,道:“我的父亲?
  谁是我的父亲?”
  小鱼儿道:“狂狮’铁战。”铁心男失声道:“谁……谁说的。”
  小鱼儿打了哈欠,道:“我说的!“唉,女人,我知道女人明明被人说中了心事,也是万万不肯承认的,所以,你承不承认都没关系。”
  铁心男瞪着小鱼儿,好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似的一─这孩子简直不是人,是妖怪,是人中的精灵。
  她呆了半晌终于又道:你……你还知道什么?”
  小鱼儿道:“我还知道你的名字并不是男人的男’,花的‘兰’,铁心兰……这才像是你的名字,是么?”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