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第十部:永耗不尽的动力


  等我说完,白素才吃惊地道:“那怎么办?那么强大的磁力,存在于海底,岂不是会造成巨大的灾祸?”
  我叹了一声:“自然不能让它就此停在那海底,得设法将它移走。”
  白素苦笑着:“将它移走?用甚么东西移动它?甚至不能有一点钢铁接近它!”
  我呆了半晌,才道:“只好用木头船了!”
  白素没有说甚么,她下厨替我煮了一碗清汤火腿虾仁面,当我吃完了那碗面时,和杰克上校约定的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
  果然,我放下筷子不久,杰克上校的电话就来了!他道:“有关人员全部到齐了,请你立即就来。”
  我问道:“到你的办公室?”
  杰克道:“不,你直接到会议室来,想和你见面的人十分多,多得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我放下电话,白素看到我神态十分疲惫,立时道:“我和你一起去,我送你去。”
  我握着她的手,我们一起出了门,在三十分钟后,我们就来到了会议室的门口,一位守在门口的警官,一看到了我们,就推开了门,我和白素才一走进去,就吓了一跳,整个会议室中,密密麻麻,全是人!
  那是一间相当大的会议室,足可以容纳七八十人而显得很宽裕,但是现在,足有两三百人,那自然显得极其拥挤了。
  我呆立在门口,杰克上校向我走来,他在我身边站定,但是却面向着众人,大声道:“各位,这位就是卫斯理先生,和他的夫人。”
  会议室中,立时响起了一阵交头接耳的嗡嗡声,但是这阵声音,很快就停了下来。
  杰克上校又对我道:“人太多了,我不一一向你介绍,我们所有的客人,全是各国的领事、军方的代表,以及船公司、航空公司的代表。”
  我放眼看去,可以看出,在会议室中的那些人,都是很有身份的人物,而且他们的神态,也大都显得十分焦躁不安。
  我点了点头,杰克上校道:“好了,现在,你应该向我们解释一下,为甚么你要求所有的船只和飞机,不经过那个区域,并且请你报告,目击那货船失事的情形。”
  我缓缓吸了一口气,这件事,要说起来,千头万绪,真不知应该如何说才好,但是我必须详细说明,因为这件事关系实在太重大了口
  我略想了一想,就道:“请各位耐心一点听我讲,因为这件事,非从头说起不可!”
  虽然我说“要从头说起”,但是事实上,我仍然省略了很多不必要的部分,我首先提起云南省的石林,接着,便说到了石林中的一根石笋,有一个圆球的表面,露在外面,引起了某国特务的垂注。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座间有三四个人,现出相当不安的神情来。不用说,他们一定就是某国的外交人员了。
  接着,我便说到柯克船长邀我合作,我并未提及我和柯克船长之间的反覆纠葛,而立即说到,柯克船长终于在海底得到了那根石筝,取得了那个圆球,就在他的游艇上,剖开了那个圆球。
  然后,我就叙述着发生的事:游艇的毁灭,我们漂流在海上,货轮冲过来,也沉没在同样的地点。
  我讲完了这些事实,略顿了一顿,那时,会议室中静得出奇,一点声音也没有。在我还没有开口之前,杰克上校问道:“那是一种甚么力量?”
  我的声音,变得相当低沉,我道:“照我的推断来看,那是一股极其强大的磁力。”
  这句话一出口,会议室中,立时又响起了一片嗡嗡声来,我立时提高了声音:“听来,那像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相信我的推断正确!”
  有一个中年人站了起来:“如果那是强大的磁力,那么,照你来说,应该引起地球磁场的变化才是!”
  另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人也站了起来,他朗声道:“我支持卫先生的看法,各位,我接到我们国家好几处观察站的报告说,地球磁场,曾经在卫先生所说的那段时间中,连续受到干扰。”
  会议室中的话声更杂乱了,我大声道:“请各位静一静,听这位先生再说下去!”
  那身形高大的中年人又道:“可是这种干扰,在两小时之中,迅速减弱,终于变成零。”
  我呆了一呆:“这是甚么意思?”
  那人道:“这证明在地球的某一地区,的确出现过一股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强大磁力,但是这股磁力,虽然强大到足以影响整个地球磁场,但是在两小时之中,不断减弱,直到磁力完全消失。”
  我呆了片刻:“你的意思是,这股磁力,现在已不再存在了?”
  那人道:“从我得到的资料来看,结果正是如此。”
  我心中感到十分迷惑,那股强大之极的磁力,如果真的消失了,那自然是大大的幸事。
  可是,它是不是真的消失了呢?
  会议室中,各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纭。白素低声在我耳际讲了两句话,我立时道:“各位,要证明这件事,是很简单的,我们可以请本埠的警方,安排一艘大木船,让我们到那地方去观察一下!”
  那个身形高大的中年人道:“事实上,可以用任何船只,驶近那地点,因为磁力已然消失了,我相信科学仪器的探测纪录。”
  有好几个人同时道:“我们总得去看一看!”
  “我们总得去看一看”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同意。杰克上校立时去安排船只,一组科学研究人员,也去安排仪器,我们定在明早出发。
  在未曾经过实地观察之前,为了小心起见,大家也都同意,船只和飞机暂时不经过那个区域。
  第二天,一共是三艘帆船,载着我们出发。
  海面上风平浪静,视野无垠,为了小心起见,每艘船的船首,都安置着磁力反应仪器,准备一旦仪器有了报告时,立时弃船而登上事先准备好的小木艇。
  本来,我们准备完全采用木船的,但是那毕竟是一个相当长的航程,用木船的话,实在太浪费时间了,是以了采取了折衷的办法,用机帆船前往,而一等到磁力测定仪有非常的反应时,就立时弃船。
  在海上航行了几小时,我又经过了一夜充分的休息,可以说是神情气爽,我所在的那艘船,在最前面的,是一位极有经验的航海家。
  当船渐渐驶近失事地点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紧张了起来,每一个人都围在磁力侧定仪的附近,观看仪器是不是有甚么反应。
  仪器上的指针,一直在正常的位置上,离出事地点越来越近了,仍然没有变化。
  杰克上校望着我:“消失了!”
  我虽然心中仍十分疑惑,不明白那样强大的磁力,何以会消失,但是到了这时候,我不得不承认,磁力的确已消失了。
  望着平静的海面,我点了点头:“看来,那股磁力的确消失了!”
  杰克上校望着我,突然有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或许,根本没有这股磁力!”
  我只觉得气往上冲,如果不是甲板上有许多人在,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外交人员的话,我一定会叫杰克上校下不了台。
  但这时,我压抑着自己的怒意,冷笑地道:“上校,你使我想起海中的珊瑚虫!”
  杰克上校涨红了脸,一转身,走了开去。
  他想否定曾经有过那股磁力的存在,自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世界各地的纪录,都有指示出在那时间中,地球的磁场,曾受干扰。
  在经过了一夜之后,已经获得了更多的资料,好些地方的无线电通讯,也曾受到强烈的干扰,其干扰的程度,在太阳黑子最大的爆炸之上。
  各地的天文台也曾提出报告,有天文台负责人,甚至认为太阳上产生了一种新的、未可测的爆炸,是以造成这种现象的。
  然而我却明白得很,造成这种现象的,只是一个小圆球──不会大过乒乓球的一个小黑球!
  船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在海面上,没有记号可以辨认,但是柯克船长记得游艇出事时的准确位置,我们就是根据这个位置而来的。
  海面上极之平静,仪器也一点没有不寻常的反应。三艘船连在一起,所有的人又聚集在一起。
  杰克上校大声宣布道:“好了,事情已经成为过去,我们大家可以回去!”
  一个海洋学家道:“为了妥当起见,我想应该潜到海底去看一看,好在我们有潜水的设备,也有潜水人员在。”
  这一个提议,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杰克上校转过头,向我望来:“你自然也想潜到海底去看个明白的了,是不是?”
  我冷冷地道:“如果你批准的话!”
  杰克上校的权力很大,但是自然还未曾高到了可以禁止我潜入海底的地步。是以他立时明白我这样说,是在讽刺他,他又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很明自他的心情,他曾经吃过柯克船长的大亏,而捉住了柯克船长的却是我而不是他,而且,柯克船长,现在是在泰国警方手中!
  杰克瞪了我好一会,才道:“你本来就是受到国际警方特别看待的人员,这一次,经手捉到了柯克船长,自然更非同寻常了!”
  我不禁笑了起来,我之所以感到好笑,不仅是因为杰克上校的器量小,而且是因为我已经料到他是因为这件事在和我不开心。
  我一面笑着,一面道:“上校,那要归功于你的领导有方!”
  上校的脸涨得更红了,他厉声道:“你不要肆无忌惮地讽刺我!”
  我装出惊讶的神情:“咦,难道我说错了,我对泰国警方的负责人,就是那样讲的,我相信国际警方一定也收到了同样的报告!”
  杰克上校的怒意立时消失,在他的脸上,现出了惊喜的神情来:“真的,你怎么向人家说,我可以先知道内容么?”
  我道:“我说,我是受你的指导,才能够对付柯克船长的,一切全是你的功劳!”
  杰克搓着手:“也不能那么说!”
  我笑了起来,我早已料到我和杰克上校之间,会有今日这样的情形出现,是以我也的确曾将一切逮捕柯克船长的功劳归于他,我并不是要向他讨好,而且我一则无意于这种功劳,二则,我和杰克上校,以后总会见面,何苦叫他一见到我就不高兴?
  杰克伸出手来,握着我的手,摇着:“谢谢你,卫斯理,你可以准备下水了!”
  我笑道:“你也可以准备接受褒奖了!”
  他“呵呵”笑着,兴高采烈。
  这时,有三个潜水人已经出现在船上,我也连忙换上了潜水人的装备,和他们一起跳下了海,海水很清澈,我们才一下海,就向下直沉下去,海水约莫有五百尺深,这样的深海潜水,实在有点超乎我的能力之外的,但是我还是勉强潜了下去。
  当我可以看到海底的时候,我和那三位潜水人,打着手势,我们都表示极度的惊讶。
  海底的情形,的确是令人惊讶的,那一带的海底,平坦得像是经过压路机的挤压一样,只是平坦的海沙,几乎甚么也没有,没有岩石,没有海藻,完全像是一个海底的沙漠。
  照说,在这一带的海底,是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情形的,我们在接近海底的地方游着,发现平坦的海沙,也有着些微的起伏,那些起伏,形成一个大的漩涡,不多久,我们就找到了那漩涡的中心。
  “漩涡”的中心部分,是一个相当深的深潭,足有十多尺深,附近的海沙,正在缓缓向中心漩涡部分滑下去,我相信,如果再迟些日子潜下海底的话,那个漩涡,一定也会消失不见的,而这个深坑,在初初形成的时候,也一定比现在更深。
  我的脑中十分乱,我预期在潜下水来之后,是可以看到一大团钢铁的,但是现在却甚么也没有看到,只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漩涡。
  那艘游艇和货船的钢铁到哪里去了?又是甚么力量,在海底形成了那样一个大涡的?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的脑中盘旋,我却得不到答案。一个潜水人员在海底摄影,我直到他们工作完成,其中一人伸手拍我的肩头时,才如梦初醒,和他们一起浮上了水面。在归程中,我仍然在不断思索着这个问题。
  六天之后,军方召集了一个专家会议,请我列席。参加这个会议的,有许多专家。在会议上,当日在海底拍摄的照片,放成极大,挂在架上,一个专家指着照片上的深涡:“我们经过详细的研究,认为这个深涡,是由一股极大的下沉力量所造成的,就像是浴缸的塞子打开,水向下漏去时所形成的漩涡一样,从这个深涡旁的海沙分布情形,可以看出来。”
  他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才又说道:“当这股强大的下沉力发生之际,海底一定天翻地覆,所有的海沙都被卷了起来,原来在海中的岩石,也全被牵动,所以才造成了海床的极度平坦。”
  那位专家讲到这里,向我望了过来:“现在的问题就是,那股强大的下沉力,究竟是从何而来?”
  我觉得他这个问题,是对我而发的,所以我站了起来:“我们已经可以肯定,有一件物体,有强大的磁力,这件物体,至少将一艘货船和一艘游艇中所有的钢铁,以它为中心,挤成了一个巨大的钢铁团。我不知道这个钢铁团对磁性的影响如何。那要请专家发表意见。”
  一个很瘦的人站了起来:“如果那物体,真有如此强大的磁力,那么,它所吸引的钢铁,分子排列会起变化,也变成具有强烈磁性的磁铁。”
  我立时问道:“你的意见是,那个钢铁团的形成,会使得磁力比原来更大?”
  那人点头道:“是!”
  我立时又道:“可是在事实上,它的磁力却在两小时之中,逐渐消失了!”
  会场中静了片刻,一个老年人哑着声音道:“我的推测是,这个大铁团下沉了。”
  我立时问道:“是甚么力量促使大铁团下沉了?”
  那老年人拄着拐杖,站了起来:“我推测在那个海底,恰好有一个铁矿,磁力对铁矿起了作用,当然,再强大的磁力,也不能将整个铁矿扯上来,于是唯一的结果便是那大铁团向下沉去,穿过了海沙、海泥,就算遇到了坚硬的岩石,由于磁力的强大,大铁团也会变成无数的细小的磁铁,分散开来,钻进石缝之中,而继续向下沉去。我们使用“下沉”这个字眼,只不过是顺口而已,事实上,那物体和它周围的钢铁,是以一种强大无匹的力量,向下挤去的,有可能其中的大部分钢铁,因为挤进石缝中的力道太大,而致丧失了磁性,但其中必有一小部分还在向下挤的。”
  全会场的人,都肃然地在听那位老人的意见。
  当那老人微喘着气,停了下来之际,我道:“那么,你认为磁力的消失,是由于阻隔太大的缘故?”
  那老人点点头:“是的,它可能已下沉了几千尺,在那么深厚的阻隔下,磁力自然难以透出海底了,除非在地面有一个比海底铁矿更大的吸引力。”
  那位老资格专家的解释,得到了所有与会者的嘉许,一致同意将他的推测,作为会议的结论。
  会议的气氛轻松起来,我趁机提出了一个问题,道:“各位,这件事,可以说已经解决了,但是,那圆球中,有着如此巨大磁力的东西,为甚么会在岩石之中,它是怎么来的?那决不是天然的东西,因为它的外面,有一层东西包着,这层东西只不过几寸厚,但是却可以阻隔强大的磁力,而且,某国的科学家研究过这种物质,认为它不是地球上所有的任何东西。”我的这个问题,令得大家讨论了很久,但是却得不出一个结论来。现在,得提一提柯克船长,柯克船长在经过国际警方的要求之后,被引渡到本埠来受审,他被判死刑,在本埠的监狱,等候服刑。在他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晚上,我到死囚室去看他,他显得很镇定,我去看他的目的,便是将会议的结果,专家的意见告诉他。
  柯克船长听了我的转述之后:“那位专家说错了,我的推测,不是海底有一个铁矿,而是由于地心 浆外层的吸引。 浆的外层是铁,那东西直钻到地心去了。”
  我呆了半晌,他又道:“那东西的来历,我经过了长期的思索,也有了结论。”
  我道:“你的结论是甚么?”
  柯克船长道:“我想,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在我们这一代人之前,地球上早已出现过高级生物,那圆球是他们留下来的,其后,地球又经过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那圆球沉进了 浆之中, 浆变成了岩石,又经过几亿年风化,才又显露出来。”
  我缓缓吸了一口气,道:“第二个可能呢?”
  柯克船长挥着手,道:“第二个可能,就是别人留下来的,假定在若干亿年之前,地球还是一个溶浆世界,别的银河系中的“人”,飞近地球,抛下了那个圆球,变成在岩石中了。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极有可能,这种『人』的太空飞行,强大的动力,绝不是甚么固体燃料,而是磁力,利用各种星球问的磁力牵引,作不可想像的高速飞行!”
  我没有说甚么,柯克船长所作的两个假定,都有可能,自然,也有可能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但是如果一定要我作出一个选择的话,那我宁可拣第二个可能了。
  尤其是他最后的一句话,给我的印象十分深,的确,强大无匹的磁力,如果应用在星际飞行上,那是真正永远存在,绝不怕消耗完毕,可以说是唯一长期星际飞行的理想动力了!----------------------------------------------------------------------------
    (全文完)##########################################倪匡科幻屋扫校 http://reptile.webjump.com##########################################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