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第六部:神秘物体在海底


  快艇驶到了我们的身边,我们攀上了艇,林上尉的神情,十分紧张,连声问道:”你们遇到了甚么意外?”
  方廷宝一上了快艇,显然是因为他才从极度的紧张之中松懈下来之故,他躺在快艇之上,除了喘气之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也喘了好一会气,才道:“上尉,只怕你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只极大的大乌贼,伏在失事飞机之上,它的身子全压在飞机上,我们几乎被它吞了。”
  林上尉呆了一呆,我道:“现在,飞机总算找到了,我已记得正确的位置,只要想办法对付那只大乌贼,问题就解决了: “
  方廷宝到这时候,才站了起来:“林上尉,绝不能用任何船只来对付那大乌贼,我们的船只,经不起受创后的大乌贼一击。”
  林上尉似乎不相信,这也难怪他的,因为他末曾在海中亲眼看到那只大乌贼的可怕情形,那的确是不容易相信的。而我却看到过那只大乌贼,是以我立时同意了方廷宝的说法。
  我道:“不错,如果它用力一击的话,我看我们的船只,会齐腰断成两截!”
  林上尉听得我也那样说,不禁骇然道:“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道:“撤退船队,派飞机来,投掷深水炸弹。”
  林上尉吸了一口气:“先回去再说,我要向上级作请示。”
  我道:“那么我们至少可以先撤退船队,那只大乌贼现在虽然蛰伏不动,但如果它忽然移动起来,海面上的船只,一样有危险!”
  林上尉看来很肯听从我的意见,他立时点头,表示同意,一面已和上级开始联络。在所有的船只,驶出了四分之一尺之后,几架直升机,一起降落,我看到快艇迎接着杰克上校和一位少将,一起登上了艇,杰克上校一见到我,就道:“你在海底,究竟发现了甚么?”
  他的话,是充满了揶揄的意味的,但是我却沉着脸,表示事情严重,我决不是在和他开玩笑,我道:“我发现了那架飞机,而有一只极大的乌贼,伏在飞机之上!”
  这时,杰克上校转身,向他身后一个中年人望了一眼,那中年人是和杰克上校、将军一起来的,样子很普通,可是杰克上校一称呼他,我就知道,他是一位着名的海洋生物学家。
  杰克上校道:“朱博士,你认为有可能么?”
  朱博士的神情也很严肃:“有可能,据这两位先生的报告,那只乌贼,似乎比已经发现过的任何大乌贼都要大!”
  那位将军插言道:“我以为海洋中最大的生物,应该是鲸鱼!”
  朱博士点头道:“鲸鱼自然是庞大的生物,但是至今为止,海洋生物中最大的还是乌贼,这种生物,简直可以大到无限制。”
  那位将军和杰克上校互望了一眼,杰克来回踱了几步:“将军,用飞机投掷深水炸弹,自然是最妥捷的办法,但是如果炸弹的威力,足以炸死那只乌贼的话,那么,飞机也不会保全了!”
  那位将军沉吟着,未曾立即回答。
  朱博士道:“请恕我问一句,那架飞机之中,是不是有甚么极其重要、非获得不可的东西?”
  杰克上校道:“没有,只不过有三位科学家的尸体,必须打捞起来。”
  当杰克上校那样回答朱博士的时候,我和方廷宝两人,互望了一眼。我们虽然没有说甚么,但是我们都明白,彼此的心中在想甚么!
  因为,在那架飞机中,重要的不是那三位科学家的尸体,而是我们要得到的那件东西。
  杰克上校也知道其中一位科学家,是带了一件东西来送给博物院的,但是也显然并不以为那件东西有甚么大不了,所以未曾提起。
  朱博士摇着头,道:“如果只是那样,我的意见是消灭那只大乌贼,不理那架飞机,那三位科学家反正已经死了,而那只大乌贼,以后会造成甚么祸害还不知道,至少目前,已可以使这一带海域的渔船,根本一无所获,捕不到鱼!”
  杰克上校吸了一口气,望着那位将军,那位将军皱着眉,沉默了大约一分钟,才道:“好,我去下命令!”
  将军、杰克上校和林上尉走了进去,我和方廷宝仍然留在甲板上。
  方廷宝低声道:“这一次,柯克船长恐怕要失望了!”
  我望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如果深水炸弹炸死了大乌贼,我们就甚么也得不到了?”
  方廷宝没有再回答我的问题,他只是摊了摊手,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神情。
  海面上很平静,船只在海上,几乎静止不动,在那样的情形,望着美丽广阔的汪洋大海,实在是一件心旷神怡的事。
  但是我却几乎对美丽的大海,视而不见,因为我心中只在想着那件东西,那来自路南石林的一块石灰岩石,中间嵌着一只金属球,那究竟是甚么?
  这件东西,如果被顺利地从海底捞了起来,自然可以慢慢研究,弄个水落石出,如果它毁在深水炸弹之下,那么,这究竟是甚么,恐怕永远是一个谜了。
  约莫在半小时之后,我们听到了飞机的轧轧声,接着,看到四架飞机,一起低飞,然后,掷下炸弹,我们看到自海面升起了足有二十码高的水柱来,大约投下了十二枚深水炸弹之多,而且,我们都可以肯定,一定已炸中那只大乌贼了!
  因为到后来,自海面升起的水柱,几乎全是乌黑色的,一大片海水,都变成黑色。
  而且,那只大乌贼,在受了伤之后,一定未曾立即死去,而在挣扎,因为那一地区的海水,像是沸腾了一样地在翻动着,间中,还可以看到巨大的乌贼触须,翻出海面,又迅速隐没。
  足足过了半小时之后,海面才渐渐平静了下来,在那一段时间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甲板之上,遥观那千载难逢的奇景。
  杰克上校站在我的身后,直到海面开始平静了下来,他才道:“好家伙,卫斯理,你说的是真话!”
  我心中十分气恼,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在你的印象中,我是一个惯于说谎的人。”
  那位将军就在旁边,杰克受了我的抢白,显然十分恼怒,但是他却也不敢说甚么。方廷宝在一旁和林上尉讨论,他道:“我以为要潜水下去看一看,如果飞机的残骸还在的话,一定可以捞起来的!”
  林上尉则道:“我想不必了吧,不会有甚么东西剩下来的了。”
  但是方廷宝却还是坚持他的意见。我自然知道方廷宝为甚么要那样,因为他如果能找到那东西,又将那东西交到柯克船长手中的话,他一定会有很大的好处。
  我向他们走了过去:“上尉,我同意方先生的意见,而且,我准备和他一起潜水去看个究竟。”
  方廷宝略呆了一呆:“卫先生,你好像并不适宜这项工作!”
  我向他笑了笑:“我一定要参加,我想你也一定知道我为甚么要参加的原因!”
  方廷宝深深吸了一口气,投有再说甚么。
  这时候,船队已继续向前驶去,到了确定的地点,海水中仍然有着残留的墨汁。
  我和方廷宝都换上了潜水的装备,在下水之前,隔着潜水的铜帽,我和他互望着。我突然发现,他的眼神之中,有一种很阴险狠毒的神采。
  方廷宝是一个胆小鬼,这一点,我曾和他一起经历危险,可以肯定。但是他一定也是一个极其贪婪的人,要不然,在他的眼中,决不会显出那种狠毒的光芒。
  一接触到了那种眼光,我知道除非我们在海底,甚么也找不到,要不然,他一定会在海中,对我不利!
  如果是在陆地上,我当然不会怕他,但是在海中,他是一个第一流的潜水专家,他要害我的话,再容易不过。我立即在心中警告自己,非要加倍小心不可!方廷宝在我的逼视之下,转过头去,我先他下水,他立时也下了海,在海水中,我们相距不到两码,一起向前面游了过去。
  我们首先看到海底一个又一个深坑,但是却见不到那只大乌贼的尸体。
  那只大鸟贼被炸中之后,一定仍挣扎游出了很远才死去的,它游了甚么地方去,自然难以揣测了!
  然后,我们便看到了一截折断了的机尾,我们将带下来的尼龙绳,缚在那断机尾上,用无线电话通知了水面,让他们把机尾系上去。
  然后,我们看到了其余的飞机碎片,有一只座椅,正在浮脱海沙,向水面上升。
  我们也找不到那三位科学家的尸体,方廷宝和我一样,几乎留意着每一块海底的石头。
  我和方廷宝,都未曾见过那件我们要找的石头,所以我们只好那样,而且,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算我发现了那块石头,我也决定不出声。
  然而,对我来说,事情不幸得很,我和方廷宝,几乎是在同时,在一大片扭曲的机身之旁,看到了一块长方形的木箱。
  那只木箱还十分完整,只有其中的一片木板,翘了起来,我和他一起向前游去,我们同时看到,在那木箱之中,是一块柱形的石头:我们找到了那块石头!
  方廷宝比我游得更快,他立时到了那木箱之前,翻了一个身,孢住了那木箱,面对着我。
  我想趁他还未有所动作之前,就扑上去抓住他的手腕,可是我却已慢了一步,方廷宝已经抽出了一柄锋利的小刀,而且,他一抽出小刀,就向我一刀刺了过来!
  我在那刹间,实在不明白他如果在海底刺死了我,如何向人交代,但是从他出刀的那一下狠劲来看,他的确想将我刺死。
  我立时后退,方廷宝跟着追了上来。
  在水中活动,他比我快得多,我立即被他追上,他拉住了我背后氧气筒的气管,我翻转身,以双足用力蹬向他的头部。
  他被我蹬得向后退了开去,但是在他后退之际,却也已割断了气管,大量气泡,迅速上升,我用力向上升去,我必须在我还可以屏住呼吸之前,升上海面,不然我心死无疑!
  然而,我才升上了三四尺,方廷宝便拉住了我的双足,我一面挣扎着,一面抛开了头罩,拉过了气管来,咬在口中,使我又获得氧气,那时,我和方廷宝纠缠成一团,他手中的小刀也跌落了,而且,他的气管,也被我用力拉断,隔着头罩,我可以看到他那惊惶失措的神情。
  本来,我是完全可以任由他死在海底的,但是我却拉着他,一起向海面上升去,同时,还帮他将头罩弄了下来,将断管塞在他的口中。
  等到我们两人一起浮上了水面,我们都喘着气,我一手拉住了方廷宝的头发,一手重重地在他的脸上拍着。方廷宝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他给我拍了十七八下,我才停了手,问他:“你知道我为甚么要打你?”
  方廷宝半边脸已经红肿了起来,他连连道:“我知道,你别再打了!”
  我厉声道:“像你这种人,我应该让你死在海底!”
  方廷宝捂着脸:“是我错了,柯克船长许我一大笔钱,我财迷心窍,请你原谅我!”
  这时,船上的人已看到我们升上了水面,是以有两艘快艇向我们驰来。在快艇还未曾驶近之前,我冷冷地道:“现在,你准备如何向柯克交代?”
  方廷宝喘着气:“我准备告诉他,甚么也没有剩下,全给炸弹毁了!”
  我略呆了一呆,因为在那时候,我也决定不下,是不是要将那东西还在海底一事,告诉打捞人员。
  照说,我自然是应该将在海底的发现,报告给杰克上校知道,而如果我那样做的话,那东西就会被打捞上来,送到博物院去。
  然后,柯克船长就会用种种方法,将那东西自博物院中弄出来。
  我也不得不承认,根据柯克船长所说的一切,那东西确然有着研究价值,一个圆球,嵌在石头之中,可能是三亿年之前留下来的东西,那对于一个有着强烈好奇心的人而言,的确是一种诱惑。
  然而,我只考虑了极短的时间,就决定让那东西继续留在海底。
  我想弄明白那东西究竟是甚么,但是我却绝不想再和柯克船长这样的人,发生任何联系,我打算过得一年半载,等到柯克船长完全忘记这事了,我再来这里打捞那东西。
  所以找立时又警告方廷宝:“你要记得你自己所说的话!”
  方廷宝连连点头:“是!是!”
  那时,有一艘快艇,已离得我们很近了,而我警告方廷宝的时候,话又说得十分大声,我猜想艇上的一个警员,已听到了我的话。
  (后来,事实证明,我的猜度没有错,那警员果然听到了我的话。一
  我和方廷宝上了小艇,回到了船上,杰克上校忙道:“怎么了,发生了甚么事?”
  方廷宝望着我,一句话也不敢说。
  我不管杰克上校信还是不信,只是道:“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没有甚么,我看,搜索行动可以停止了,那架飞机,只剩下了一些碎片,根本没有打捞的价值了!”
  杰克上校用疑惑的眼光望着我,过了片刻,才道:“真的甚么都没有了?”
  我点头道:“你自己可以潜水下去看看的。”
  杰克上校转过身去,和那位将军商量着,将军显然也同意收队,我们由快艇登上了直升机,先行回去,下直升机的时候,一大群记者围了上来,杰克上校、将军和那位海洋生物学家,忙于应付记者,我和方廷宝两人,迳自离开。
  当我和方廷宝分手的时候,我又重新提了一遍我对他的警告,方廷宝连声答应。
  我看得出,方廷宝所以答应得如此毫不犹豫,一半固然是为了对我的忌惮,但是也有另一半是对我的感激。因为他企图在海底杀死我,而我在有了杀死他的机会之际,却并没有下手,反倒拉着他一起升上了水面。
  方廷宝并不是一个坏得不可救药的坏人,我很相信他对我的解释,他之所以要害我,全然是──柯克船长讨给他的报酬实在太大了,是以他才会出手的。财迷心窍,那是人之常情。
  和方廷宝分手之后,回到了家中,当我花了半小时左右,向白素描述那集大乌贼的可怖情形之后,我已疲乏不堪,在一个热水浴之后,就沉沉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我却是被一阵争吵声弄醒的,我首先听到白素的声音,她在高声说话,她很少那样高声说话的。
  她在道:“太荒唐了,他一回来,就在家中,没有出去过,你们来找他干甚么?”
  我欠身生了起来,心中在想:是甚么人找我来了?白素为甚么要那样激动?
  接着,我就听到了杰克上校的声音:“我们一定要见他,他涉嫌谋杀!”
  我陡地一呆,看了看床头钟,我竟睡了十小时左右。
  杰克上校说我“涉嫌谋杀”,我倒绝不放在心上,因为我一直在睡觉,人在熟睡之中,是不会杀人的。
  令我关心的是,甚么人被杀了?何以有人被杀,我会有重大的嫌疑?
  我立时披了睡袍,打开卧室的门,当我出现在梯口的时候,我看到杰克带了六七个警员,而那些人,一看到了我,神情大是紧张,如临大敌!
  我也立时知道,事情不是开玩笑,是以我忙道:“杰克,我在这里,你也知道我决不会杀人,何必那样大惊小怪?”
  杰克昂着头,望定了我,我迅速地向下走下去,杰克一直望着我:“你是唯一的嫌疑人,这位警员,他听到你以死威胁死者!”
  我向着杰克所指看去,他指着一个警员,我可以记得,那位警员,就是当我和方廷宝两人,浮上水面之后,首先驾着快艇驶近我们的人。
  我陡地吸了一口气:“方廷宝死了?”
  杰克有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我并没有告诉你甚么人死了!”
  我只觉得怒意陡地上升,大喝一声:“杰克,少卖弄你那种第三流的侦探术,告诉我,方廷宝是怎么死的,死在甚么地方?”
  在我的呼喝之下,杰克也显得很恼怒,他大声道:“我来逮捕你,你有甚么资
  我踏前了一步,在他还来不及后退之际,我就一伸手,抓住了他制服胸前的皮带,将他的身子,疾拉了过来。杰克的动作也十分快,他立时掣枪在手,但是他才一掣枪在手,我就伸指一弹。
  那一指的力道,不算是太大,可是恰好弹在他手肘的麻筋之上,令得他手一松,枪“拍”地一声,跌在地上,被我一脚踢了开去。
  其余的警员,看到了这种情形,却呆住了,而我不等他们有任何动作,就大喝了一声:“杰克,你听着,不错,我威胁过他,但是我未曾杀死他!”
  杰克怒不可遏:“你们两人,在海底显然曾发生过打斗!”
  我道:“是的,但方廷宝活着浮出水面的,你也曾见到!”
  杰克立时道:“可是,他和你一起离开机场的,离开机场之后不到一小时,他就死了,被一柄利刃刺进了心脏,死在一条冷僻的巷子中。”
  当时,我的脑中极之紊乱。当然,我不曾杀人,但是在那样的情形下,要证明我未曾杀人,最有力的证据,自然是找出凶手来。
  然而,谁是凶手呢?
  可能是陈子驹,可能是柯克船长!不论怎样,方廷宝的死,和柯克船长一定脱不了干系。
  当我想到了这一点之际,我松开了手:“走,我带你去见柯克船长!”
  杰克上校本来满面怒容,在我将他松了开来的那一刹间,我看到他挥着手,像是想叫那几个警员涌上来,将我逮捕。
  但是,当我一讲出了“柯克船长”的名字之际,他的神情陡地变了,变得惊愕无比,而他扬起的手,也僵在半空之中不再动。
  他在呆了一呆之后:“甚么?你要带我去见甚么人?柯克船长?”
  我道:“是的,柯克船长,他匿藏在市中。我还可以告诉你,方廷宝受他收买,我曾告诉你,柯克船长也准备打捞沉机,但因为警方有了准备,他无从下手,所以了买通了方廷宝这样的潜水专家。”
  杰克上校在不由自主地喘气:“原来你和柯克船长也有联络!”
  我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要是再那样夹缠不清,我不会再帮你忙,由你将我带回去,一个最普通的律师,就可以替我洗脱罪名,究竟怎样,由你自己去决定吧!”
  当我说出了那一番话之后,杰克上校的态度,显然软了下来,他考虑了片刻:“如果你能带我们找到柯克船长,那么对于方廷宝的死因,自然会有进一步的了解。”
  我回头对白素道:“拿衣服下来给我换,不然,上校会以为我会趁机畏罪潜逃!”
  白素没有说甚么,走上了楼去。
  本来,我绝对没有打算将柯克船长在本埠一事,告诉警方。我没有那样的打算,柯克船长也相信我不会,以柯克船长的地位而论,他对我付出那样的信任,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是现在,情形不同了,方廷宝死了!而方廷宝之死,十之七八,可能死在柯克船长之手,我甚至还想到了方廷宝的死因,我的猜测是,因为方廷宝遵守着对我的诺言,不肯将在海底发现了那东西的实况告诉柯克船长,是以才招致了死亡。
  杰克上校仍然呆望着我,我大声道:“别呆立着,我这里有电话,快调大批便衣人员,去包围商业区的──大厦,并且密切监视其中一间打捞公司的出入人员,不然,我们可能甚么人也见不着。”
  杰克略呆了一呆,他这个人,虽然有着过分的自信,但是在紧要关头,倒还是肯听别人的意见,他立时拿起了电话,发出了一连串的命令。
  十分钟后,我和杰克上校一起出了门,三十分钟后,我已推开了陈子驹那家打捞公司的门。
  而在我们登上楼之前,我看到至少有过百名警方人员,守在这幢大厦的四周和走廊上。我自然也知道杰克上校这时的心情,如果他能够捉到柯克船长的话,那么,他立时就可以成为国际知名的人物。
  当我推开门,和杰克一起走进去的时候,公司的职员,都以极疑惑的眼光,望着我们,将近十个警员立时涌进来,杰克大声道:“都留在原来的位置上,谁也不准随便乱动!”
  看到了那样的阵仗,众职员不禁相顾失色,我已直趋陈子驹的办公室门口,我还未曾去开门,门便已打了开来,陈子驹探出头:“甚么──”
  他只说了两个字,就看到了我,看到了在他公司中的那些警员,他的面色变了。
  陈子驹立时要缩回身子去,但是我却立时扣住了他的手腕,一脚踢开了门,将他推进了他的办公室之中。
  杰克立时跟了进来,陈子驹挣扎着:“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干甚么?”
  杰克冷冷地道:“我们来捉人!”
  陈子驹道:“有拘捕令么?你们怎能乱闯进来?”
  我冷笑一声:“陈先生,别拖延时间了,告诉你,甚么都没有用,整幢大厦全被包围了,或许你有神秘的通路,但是柯克船长一定走不了!”
  陈子驹的面色煞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立时提高了声音,叫道:“船长,出来吧。”
  我知道柯克船长这种人的性格,他一直以为是没有甚么人可以找得到他的,但一旦到了他发觉已被人找到的时候,这种人,也绝不会作无谓的挣扎。
  那时,已有几个警官在开始寻找办公室中的暗门,但是我只叫了两声,一道暗门,就打了开来。
  当暗门打开之际,气氛真是紧张到了极点,连杰克上校手中的枪在内,至少有十柄枪,对住了暗门。可是柯克船长却满脸笑容地走了出来,看他走出来的那种样子,像是他走进了一间全是老朋友在聚会的房间。
  他在暗门口,略站了一站,望着我:“卫斯理,我为你感到羞耻。”
  我自然明白他那样说是甚么意思,他指我带着警员来找他。
  虽然,带着警员来捉拿柯克这样的犯罪分子,绝不是甚么有愧于心的事,但是在柯克这种人而言,他却另有一套想法,他这时那样说,自然是在讥嘲我不够“江湖义气”和出卖了他!
  即使是根据他的思想逻辑,我也不甘心被他讥嘲,我立时道:“你才应该脸红,船长,你杀了方廷宝!”
  我的话才一出口,我就知道,我的估计,一定是出了差错了!
  因为柯克船长的脸色,陡地一变,他显然是直到此际,才知道方廷宝的死讯,不然,他是决不会有那样神情的。他甚至没有说甚么,只是呆了约莫十秒钟,才道:“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个不幸的消息,你是为了方廷宝的死,才带他们来找我的?”
  我在那一刹间,倒真的有点难以回答了!
  的确,我是因为方廷宝的死而带着杰克上校来找他的,但现在,方廷宝的死,显然与他无干!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