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第四部:专家身份参加打捞


  我找出了陈子驹的卡片,驾着车,来到了商业区的一幢三十层大厦,上了二十五楼,找到了陈子驹的那家公司。当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一个笑靥迎人的女职员问:“先生,需要甚么帮助?”
  我道:“我想见陈子驹先生。”
  那女职员道:“可有预约么?”
  我笑了一笑:“我并不知道他伟大到要先预约才能见到,而且,前几天他来我家中时也似乎没有预约。”
  那女职员呆了一呆:“先生是──”
  我报了姓名,女职员转身向“总经理室”走去,我跟在她的后面,在她敲门的时候,我已经踏前一步,将门推了开来,走了进去。
  陈子驹在办公桌后抬起头来,当他看到了我的时候,他的脸色,显得极其尴尬,我向那女职员一笑,然后我关上了门:“好久不见,打捞工作顺利么?”
  我自顾自地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陈子驹勉强地笑着:“我以为我们之间,已没有纠葛了,你并未曾接受委托,是不是?”
  我道:“当然是,不过我们之间,倒并不是全没有纠葛,至少,你还没有表示该如何感激我。”
  陈子驹呆了一呆,像是不明白我那样说是甚么意思,我凑过头去:“别忘了,我并没有向警方提及你和柯克船长的关系!”
  当我进来之后,陈子驹一直强作镇定地坐着,可是等到我这一句话出口之后,他却像是被踩中了尾巴一样,霍地站了起来,失声道:“我不明白你在说甚么,我和他没有关系。”
  我冷冷地望着他:“希望你在警方人员之前,语气也同样坚定!”
  他瞪了我好一会,才像是泄了气一样,坐了下来:“好,你想得到甚么?老实说,在我身上,你得不到甚么好处。”
  我“哈哈”笑了起来:“你以为我来向你勒索?我只不过是想来打听一下,柯克船长的工作,有了甚么进展?”
  我的话刚一说完,陈子驹还未曾作任何回答,在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如果不是你向警方作了卑鄙的报告,我已经得手了!”
  那是柯克船长的声音!
  那实在是令我吃惊得难以形容。虽然我早已料到,陈子驹和柯克船长,有一定的联络,但是我也决计想不到,柯克船长会在这里出现。他是一个五十余国警方通缉的逃犯,居然公然在此出现,那胆子也实在太大了!
  我立时转过身去,只见一道暗门正在迅速移开,柯克船长自暗门中走了出来。
  我听到陈子驹立时站起来的声音。柯克船长的脸色很阴沉可怕,他凝视着我:“我对你实在太失望了,卫斯理!”
  我冷笑道:“要怎样才不失望,跟你一起去做海盗?”
  柯克船长的声音,带着恼怒,他道:“你明知我不是这样的意思。那东西,被送到博物院去,决不会有人研究它,而如果在你和我的手中,那就大不相同,我所指的失望是这一点,卫斯理,你对于一个可能蕴藏着宇宙最大奥秘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兴趣!”
  柯克船长这样指责我,倒令我在一时之间,难以反驳,我只好冷冷地道:“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谁知道你得到那东西之后,作甚么用途?”
  柯克船长呆了半晌,忽然叹了一声:“我们算是各有各的理由,你来探听甚么,你以为在二十多艘水警轮的监视下,我还能有甚么收获?”
  柯克船长不可能拣到甚么便宜,这是早在我意料中的事,现在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可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为甚么经过了那么多日子,军警的联合行动,也没有结果呢?我还没有将我心中的疑问提出来,柯克船长已经道:“警方何以还没有收获,他们应该已找到那架飞机了,为甚么他们还我不到?”
  我摇着头:“我也正在怀疑这一点,我想,可能你也受了蒙蔽!”
  柯克船长道:“你是指某国特务?”
  我点了点头,柯克立时道:“不可能,我在海上,亲眼看到飞机跌进海中的,没有爆炸,完整的整架飞机,跌进了海中。”
  我道:“那么,事情便无可解释,你一定知道,现在搜寻的地点是对的,飞机在跌进了海中之后,难道会消失无踪?”
  柯克挥着手:“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已经放弃在水中搜索了。”
  我呆了一呆,柯克船长决不是会轻易放弃一件事的人,而我也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道:“你的新办法很聪明,本来就应该那样。”
  柯克船长望着我:“我不信你已知道我准备采取甚么步骤。”
  我笑着:“打赌?”
  柯克道:“说出来!”
  我笑得更有趣:“你果然不敢打赌,如果你打赌的话,那么我输了,因为我不知道你想怎样!”
  柯克也笑了起来。刚才,他的神态很是紧张,我就是因为看到了他那种紧张的神态,是以才突然转变了念头,故意如此说的。
  事实上,柯克船长放弃了海底搜索,新的措施,再容易料到都没有了。
  他是在等着,等到警方有了发现之后,再从警方的手中,得到他要的东西。
  自然,要在警方的手中,得到那东西,并不是易事,然而以柯克船长的神通而论,却又不是甚么难事。
  我那时之所以不揭穿他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如果我一语道穿,他可能另有他法,而他的别的办法,我又未必能够猜得着的缘故。
  柯克船长走过来,拍着我的肩头:“你并不算出卖了我,我相信你自然不会报告警方,说我在这里?”
  我道:“我不会,那是因为我知道,通知了警方,也没有用处,你比泥鳅还滑,他们捉不了你!”
  柯克得意地大笑了起来,我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当我向外走去的时候,我已经估计到柯克船长可能会阻止我的了。
  果然,我才来到了门口,还未及伸手去拉门,柯克已叫道:“卫斯理,等一等。”
  我站定了身子,并不转过身来,而在那一刹间,我紧张到极点,我实在不能不堤防,因为柯克船长是一个声名如此之坏的犯罪分子。
  可是,事情倒很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当我站定了身子之后,柯克船长道:“我最近几天,又搜集到了一些有关那件东西的资料,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他虽然问我“是不是有兴趣听?”,但是从他的语气之中,我可以听出,他实在是渴望讲给我听。人常常会有这种情形的,如果有一件事,是自己感到兴趣,而明知对方也感兴趣的,那么,不讲给对方听一听,真比甚么都难过。柯克船长那时的情形,就是这样。
  我转过身来:“当然有,甚么发现?”
  柯克船长道:“第一,那圆球形的物体,至少它露在岩石外的那六分之一,表面十分平滑光洁。”
  我扬了扬眉:“你好像已经提及过这一点的了。”
  柯克船长道:“还有,那圆球性物体,有极强的磁性,它可能是一块铁。”
  我略呆了一呆,稍有地质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石灰岩之中,不会有铁矿,自然也不可能有天然的磁铁在石灰严中。
  我道:“你怎么得到这些资料的?”
  柯克道:“我的手下,奉命替我与一切曾见过那东西的人接触。其中的一个抱怨说,他曾伸手抚摸过那圆球,而结果,他的一只名贵手表,变得毛病百出,修理者说是受过强烈磁性感应的缘故。”
  我笑了笑:“很有趣。”
  柯克道:“如果那东西有磁性,那就证明它决不是天然生长在岩石中的东西。”
  我点头表示同意:“有人嵌进去。”
  自柯克船长的脸上,可以看到一股狂热的神情,他挥着手,加强语气:“问题是甚么时候的人放进去的,我有一个设想──”
  他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像是怕我会出言讥嘲他的设想一样。
  等到看到我并没有讥嘲他的意思,他才继续说下去:“我推想,那圆球是地球还在一团熔岩时代留下来的,等到地球上的熔岩全成了岩石,它就深埋在岩石的中心,如果不是地壳变化,那一大幅石灰岩,成了石林,它永远也不会被人发现。”
  我对柯克船长,仍然没有甚么好感,但是我对他的看法,却多少有点改变。
  我佩服对事情有着一股狂热的人,而最讨厌温吞水,柯克船长就对他自己所喜欢的事有着那股狂热。这很合我的兴趣。而且,他先后的几个设想,也都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我在他讲完了之后,略想了一想:“那么,这圆球是自何而来的呢?”
  柯克船长看到我正式和他讨论起来,他的兴致更高,道:“这才是真正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乱加猜测是没有用处的,我们必须得到这圆球,才能有答案。”
  我吸了一口气:“这种圆球实在太神秘,照现在看来,谁也得不到它,因为,搜寻队根本找不到那架飞机,飞机不见了!”
  柯克船长忽然眯着眼睛,望定了我,从他的神情看来,他好像想向我提出甚么。他望了我好一会,才道:“旁人找不到,那是因为他们的能力有问题,如果是我和你,有了仪器的帮助,又可以好好工作,不必担心水警轮袭击的话,一定可以找得到的。”
  我表示冷淡地道:“多谢你看得起我。”
  柯克船长又道:“直接说吧,我有一个提议,我和你,参加军警的搜索组!”
  我笑了起来,柯克船长真是妙想天开了,像他那样的人物,出现在任何一个警务人员的面前,都会立时将他用手铐铐了起来的。
  在我发声笑的时候,柯克船长又急急地道:“我的计划是,你去参加搜索工作,杰克上校一定不会拒绝,他和你合作过很多次了,而你再介绍我去,我以专家的身份出现,我们一定可以成功。”
  我感到了愤怒:“你是在提议,我和你去合作欺瞒警方?”
  柯克船长叹了一口气:“你别那么固执,不论我过去做过甚么事,这一次,我只是想找到那架飞机,我想,你也不想那三个无辜的科学家,一直沉身海底的吧!”
  柯克船长的最后一句话,倒的确打动了我的心,我犹豫了一下:“我和你有甚么把握,一定可以找到那架沉在海底的飞机?”
  柯克船长道:“我自己有很多发明,我的发明,加上他们有的大型仪器,别说是海底有一架飞机,就算有一枚针,也可以找得出来。”
  我冷笑:“如果照你的计划去做,那么,等于是通过我,将你引进警方去!”
  柯克船长摊开了双手:“那又有甚么关系?我帮警方做事,不是犯罪!”
  我不禁笑了起来:“你倒真会说话,你是帮警方做事,还是想得到那东西?”
  柯克船长道:“我想得到那东西,意义更大了,那和整个宇宙的秘奥有关!”
  我望着柯克船长:“你究竟以为自己是甚么?是揭开宇宙秘奥的先知?”
  柯克船长道:“人人都有这样的权利,不论我是甚么人,只要我是人,就能如此!”
  我摇着头:“就算有你去参加,一定可以发现那架飞机,我也不能做这种事,将你引进去,参加警方的工作,那简直是开玩笑!”
  柯克船长叹了一声:“你无论如何不肯和我合作,我真不知道说甚么才好,我想以后,你对我多了解一些,会改变主意的,我其实……”
  他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像是在设想如何为他自己辩护。
  但是结果,他只说了一句话:“警方有关我的那些资料,其实很多是不可靠的。”
  我只是耸了耸肩,不示可否。我的态度已经很明显,我不会照他的计划去做。但是我却自己有了自己的计划,我道:“我想到了一点,那是由于你的启发,我决定去参加他们的打捞工作。”
  柯克船长又叹了一声:“如果你遇到了困难,不妨来找我。”
  我道:“找你?”
  柯克船长道:“是的,你只要找到陈先生,就随时都可以找到我的。”
  我没有再说甚么,柯克船长的话,使我很感到意外,他那样说,等于是我随时可以找到他,随时可以和警方合作来逮捕他!
  而当我在那样想的时候,我又一次领略到柯克船长的非凡聪明,他竟能猜中了我的心意,他笑了一笑,道:“我相信你,你虽然瞧不起我,但是总还不至于向警方告密!”
  我摊了摊手:“事实上是,就算我向警方告了密,也未必捉得到你!”
  柯克船长“哈哈”笑了起来:“随便你怎么想好了,我希望你能来找我,我们一起去发现这个秘密!”
  我的神情和语气,都十分坚决:“不必等,决无可能!”我一面说,一面打开了门,走了出去,等到我离开了那幢商业性的大厦之际。我回头望了一眼,大厦高耸着,几百个窗子,有谁能想得到,在其中的一个窗子之中,有着柯克船长那样的人在?
  我定了定神,驱车直赴警局,求见杰克上校。杰克上校虽然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是还是让我进了他的办公室,他用手中的铅笔,敲着桌子:“有甚么事,请快一点说!”
  我笑道:“我想参加海上搜索队的工作,请你批准!”
  杰克立时瞪大了眼睛,望着我,随即,他又笑了起来:“你以为自己万能?卫斯理,潜水并不是你的擅长,算了吧!”
  我道:“或者,潜水不是我的所长,但是好几天了,搜索队却连飞机也没有发现。一架飞机沉在海底,不是一枚针,没有理由找不到的,而居然找不到,你想想,这其中是不是很有些古怪?”
  杰克上校皱起了眉,不再出声。
  我笑道:“解决古怪的问题,却是我的所长,我想,你也不能否认这一点吧!”
  杰克叹了一声:“你真会说话,算是我说不过你,好的,你可以向林上尉去报到,作为警方邀请来协助的人,我写公文给你。”
  我看到杰克答应得如此爽快,心中也很高兴:“那位林上尉是──”
  杰克道:“他是一艘巡逻艇的指挥官,实际的搜索工作金由他来负责的,他现在正在海面上,要不要警方派直升机送你去?”
  我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了,因为杰克从来也不是那样肯和我合作的人,我站了起来,手按在他的桌子上,道:“那太好了,我有点奇怪,这一次,为甚么你竟对我如此帮忙,可以告诉我原因么?”
  杰克上校也站了起来,皱着眉,道:“事实上是,我们已开了好几次会,正如你所说,一架飞机沉在海中,没有理由找不到的,我们有最好的探测设备,可是一连几天,没有结果,我也想到这其中可能有一些特殊问题存在。”
  我点头道:“我明白了,我来得正好,是不是?”
  杰克点头道:“可以说是!”
  他按下对讲机的掣,吩咐秘书准备一封简短的公文,又吩咐准备直升机。二十分钟之后,我已经在天上。城市在迅速地远去,向下望去,是一片碧蓝的海。大海最神秘,表面上看来,平静得似乎甚么事也不会发生,但是事实上,在海上,在海底,简直可以发生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
  四十分钟后,我看到了海面上的搜索队,由许多船只组成,直升机下降,停在水面,由于早已有了无线电联络,是以一艘快艇,在直升机刚停在水面上时,便驶了过来。我沿着绳梯,落到了快艇中,快艇驶向一艘大约有两百四十尺长的军用巡逻艇之后,一个年轻的上尉军官,走过来和我握手。
  这位军官高大而黝黑,显得很热情,一望便如是容易相处的那一类人,他握紧着我的手,连声道:“欢迎,欢迎,卫先生,欢迎你来帮我们解决疑难,我已召集了所有有关人员,来和你共同商讨问题!”
  我先将杰克的公文给了他,心想,原来我如此受重视,看来是以专家的身份来参加这项工作了。然而我的心中,总不免有点奇怪,何以他们会如此重视我。
  而这个疑问,几乎立即有了答案,那是我在进了一个宽大的主舱之后,见到了方廷宝之后的事。
  方廷宝是极其出色的潜水专家,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事,而我之所以受重视,原来是他不断地在替我吹嘘的缘故。
  我自然也明白,方廷宝替我吹嘘,是配合柯克船长的计划的,柯克船长希望能够通过我,使他也来参加正式的搜寻工作,只不过由于我的阻挠,柯克船长的计划,难以得到实现,然而方廷宝以第一流专家的身份,对我的赞扬,却起了很大的作用。
  当我走进那主舱,看到了方廷宝的时候,他的神色十分尴尬,他的尴尬自然有理由,他原来为柯克船长工作,后来因为警方在海面加强巡逻和警戒,柯克船长根本无法展开工作,而军警的搜索行动,又未有结果,方廷宝是由杰克上校聘请来为警方工作的。
  方廷宝大约是怕我将他和柯克船长之间的关系说出来,但是我当然不会那样做,至少暂时不会,因为现在如果说了出来,对于找寻那艘失踪了的飞机,绝对没有帮助。
  舱正中是一张会议桌,桌旁除了方廷宝之外,还有不少潜水人员,军官和警官,林上尉替我一一介绍完毕之后,一个警官,就摊开了一张海图来。
  他指着海图中的一点:“根据种种的资料,飞机是在这里坠海的!”
  他讲到这里,抬头向我望了一眼,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他又道:“我们也是从这里开始搜索,我们所使用的仪器,可以探测到八百尺深的海底的金属反应,而这里的海域,其中最深的一道海沟,也只不过六百八十尺。”
  那警官略顿了一顿,又道:“我们采取了圆形的搜索法,到今天为止,以可能点为中心,已经搜寻了直径十二海哩的范围!”
  我插言道:“那架飞机的坠海地点,不可能隔得如此之远。”
  那警官道:“正是,而我们的仪器,又一切操作正常,只不过我们未曾发现那架飞机。”
  我道:“海底的实际搜索,有没有进行过?譬如说,用一艘小型的潜艇,在海底寻找之类。”
  林上尉苦笑了一下:“有,但是一样没有发现,事实上,目力在海水中所能达到的效果,还不如仪器在海面上的探测来得可靠。也就是说,如果人可以在海底中看到那架飞机的话,仪器一定早就测到它的存在了!”
  我笑了笑,道:“我的意见略有不同,我以为,人的双眼,比任何仪器,都来得可靠,因为人在看到了可疑的情形之后,立时会进行各种不同的推测,而仪器没有这种本领。”
  林上尉呆了一呆,才道:“那么,阁下的意见是──”
  我站了起来,道:“我的意见是用小潜艇在海底作实际的搜索,海面的探索,可以暂时停止了,我们是不是有那样的小潜艇?”
  林上尉立时道:“有一艘。是方先生带来的,可以容纳两个人。”
  我道:“那还等甚么?就让我和方先生进行搜索,从飞机可能坠海的地点找起,一架飞机,决不会在海底失踪,可能是有甚么东西将它盖起来了,是以仪器才会没有反应,一定要下海去看,才能发现,不知道各位是不是同意我的见解?”所有的人,在我发出了询问之后,都点着头,我看得出,其中真正赞成我的人,只怕还不到三分之一,其余的人,不是由于礼貌上的缘故,便是抱着反正没有办法,不如照你的办法试试的心理。我向方廷宝望去,语带双关地道:“方先生,很高兴终于和你一起工作了!”
  在场的所有人中,除了方廷宝之外,没有别的人会了解我这句话中的意思。
  方廷宝的脸色变得很苍白,他正在竭力掩饰他心中的恐慌:“很高兴和你一起工作!”
  我又问林上尉拿了一些资料,我们一起来到甲板上,方廷宝的那艘潜艇,就挂在甲板上,那艘潜艇的大小,恰如一辆跑车,是尖形的,前面有着一排玻璃窗,看来样子很讨人喜欢。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