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第五章 老布大战老黑猫




  我本来已打定了主意,想向警方要几头警犬,但是这时却改变了主意。
  当然,我仍然要利用狗来找那头黑猫,因为事实证明,那头老黑猫的气味,极其强烈,狗可以找得到它,但是我却要更好的狗。
  所以我道:“不要帮助,有了结果,我会告诉你,发现狗尸的地点是——”
  杰美将发现狗尸的地点告诉了我,我离开了警局,那时,我早已打定了主意,去找我的一个喜欢养狗的朋友,向他借一头狗。
  那个朋友承受了庞大的遗产,生活过得极其舒服,一生除了养狗之外,没有别的的嗜好,他的衣著,破旧得像是流浪汉,但是他手中所牵的狗,却全是举世闻名的好种,王公富豪也未必养得起。
  我和这位陈先生不算是太熟,只是见过几次,但是我却有把握向他借到一头最好的狗,因为如此喜欢狗,最受他欢迎的客人,一定是专为他的狗而去的人。
  我驾了十多分钟车,将车子停在一幢极大的花园洋房之前,那屋子有一个极大的花园,车子才停在铁门外,就听到花园中传来了一阵吠叫声,我觉得,一个人,能够长期在那样犬吠声不绝的环境中而甘之如饴的,神经方面,总不能说是太正常。
  我下了车,按门铃,四五头大狼狗,向铁门扑了过来,狂吠,前足搭在铁门上,人立着。
  我按了大约两分钟,我知道,这间大屋子中,只有他一个人住着,因为不论他出多少工钱,都没有仆人肯替他服务,所以我耐心等着。
  过了三五分钟,我才看到他走了出来,他向铁门走着,在他和身边,有十几只大大小小的狗,在奔走跳跃,吠叫着打圈儿。
  他来到了铁门前,看到了我,我道:“想不到吧,我来看看你的狗。”
  一听说我是特意来看他的狗只,他高兴得立时咧开了口,大声呼喝着,那十几只狗,仍然在他的身边打着转,但是已不再乱吠,在铁门前的几只大狼狗,也退了开去。
  他打开铁门,让我走了进去,有几只比较小的狗,立时走了过来,在我脚边乱嗅,一头大狼狗,霍地扑了过来,前足搭在我的肩上,伸长了舌头。
  我忙叫道:“喂,叫你的宠物,别对我太亲热了!”
  他哈哈笑着,叱开了那头大狼狗,和我一起走进屋子去,在我们身边的狗,愈来愈多,少说也有三五十只了。我们进了屋子,狗也跟了进来,我在破旧的沙发上坐下:“老陈,我想向你借一只狗,要最凶恶善斗的。”
  他呆了一呆,笑道:“怎么样,可是受了邻居恶狗的欺负,想报仇?”
  我摇头道:“不是,受了一头猫的欺负。”
  老陈呆了一呆,忽然笑了起来:“你是在和我开玩笑了?”
  我摇头道:“一点也不,老陈,这头猫,已经抓死了警方一头丹麦狼狗,那丹麦狼狗人立起来,比我还高——”
  我才讲到这里,老陈忽然惊叫了起来:“老汤,你说的是老汤?”
  我道:“是啊,你知道这头狗?”
  老陈不安地来回走着:“这头狗,是我送给警方的,怎么,它给一头猫抓死了,这……不可能吧,它勇敢凶猛得可以斗一头狮子!”
  我苦笑道:“不论它如何凶猛勇敢,它死在猫爪之下!”
  接着,我将经过的情形,向他约略说了一遍,那头死在猫爪之下的丹麦狗,原是他养的,那就再好也没有了,他会知道,应该有哪一头狗,才能够对付那只老黑猫。
  我在讲完之后,才道:“所以,我来向你借一只狗,能够对付那头猫的!”
  老陈又呆呆地想了片刻,才道:“照这样的情形看来,只有派老布出马了。”
  他所有的狗,是他最得意的,都叫“老”什么,我不知道“老布”是一头什么样的狗,但他是专家,他既然那么说了,老布自然是他这里最凶猛善斗的狗了。
  那就是说,老布纵使不是全世界最凶猛善斗的狗,也必然是全亚洲最善斗的狗了。
  我望着屋子中团团打转的那些狗:“那一头是老布?”
  老陈笑了起来:“老布不在这里,老布和那些狗不一样,你跟我来!”
  他一面说,一面向外走去,我跟在他的后面,到了花园中,更多的狗聚了过来,奔跃着,吠叫着,我看到好几头高大凶猛得难以形容的狗,我总以为老布一定在其中了,谁知仍不然,老陈带着我,继续向前走着。
  我们走过了一列久已未经修剪的矮冬青树,说也奇怪,本来至少有几十头狗,跟着我们的,但是一到了那列冬青树前,那许多狗,十之八九,已经掉头奔了开去,只有三四只特别凶猛的,还在冬青树前,逡巡来往,可是也没有跟我们走进来。
  我心中暗自称奇,我们又走出了十来码,我根本看不到有什么特别勇猛的狗在,老陈忽然指着前面的一个土墩:“你看,老布正在休息!”
  我循他所指看去,不禁呆了一呆。
  老陈所指的,正是那个小土墩,而老陈指着,说那是老布的时候,我仍然以为那是一个小土墩,直到那“小土墩”忽然动了起来,我才看出,那是一头狗。
  这头狗,也不像是其他的狗一样,一见主人,就摇尾狂吠,它只是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这时,我才看出它之所以不摇尾的原因,是因为它根本无尾可摇,它没有尾。它全身像是没有毛一样,只有士褐色的、打着叠起着皱的、粗糙的皮肤,身子粗而短,腿也是一样,头极大,脸上的皮,一层一层打着褶,口中发出一阵呜呜的低吠声,形状之惨,实在是无以复加!
  我不禁失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老陈像是被我踏了一脚一样。怪叫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这是老布,是全世界最美丽的狗、最勇敢的狗,它可以打得过一头野牛,这种美丽的纯种狗,世界上不会超过十只!”
  我忙道:“是,可是它的样子——”
  这是,老布正摇摇摆摆,看来很迟钝地在向前走来,我一面说,一面想伸手去摸摸它那全是打褶皱纹的头皮,可是老陈立时拉住了我的手:“别碰它,它的脾气差一点。”
  我知道老陈所谓“脾气差一点”的意思,是以我连忙缩回了手来。
  老陈走到一只箱子前,打开箱盖,取出了一根很粗的牛腿骨来,蹲下身,将骨伸向老布的狗口:“老布,表现你的牙力给客人看看!”老布低吠着,突然一张口,咬住了牛骨,只听得一阵“格格”的骨头碎裂声,那根比人手臂还粗的牛骨,在老布短得几乎看不见的牙齿之下,碎裂得像是鸡蛋壳一样!
  我不禁吸了一口气:“好了,我相信它合格了,但是,它的脾气如果不好,我怎能带它出去办事?”
  老陈道:“那不要紧,第一,我会交代它很服从你;第二,你必须将它当作是你的朋友,老布的性格很特别,它决不喜欢人家呼来喝去,遇到了强敌,它也不会大惊小怪,它是真正的高手,有高手风范,和别的狗完全不同!”
  我听得老陈这样形容他的狗,几乎笑出声来,但是我总算忍住了没有笑。
  老陈示意我也蹲下身子来,这时,老布像是也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了,它掀着鼻子,像是在嗅着我。但是却并不接近我。
  老陈握着我的手臂,将我的手,放在它的头上,我接触到了它的皮肤,只觉得它短而密的毛,就像是钢刺一样地扎手。
  老布伏了下来,由我抚摸了两下,老陈道:“你应该有所表示了!”
  我呆了一呆,才一面抚摸着老布,一面道:“老布,你真是一头了不起的狗,多从来也未曾见过像你这样的狗,你刚才表现的牙力,真叫人惊叹!”
  我不能肯定老布听得懂我所讲的话,但是老布这时,却摆出一副很欣赏我对它夸奖的话的神态。据老陈的解释是,狗嗅觉极其灵敏,像老布这样的好狗尤甚,而一个人,心中念头转动的时候,会散发出各种不同的气味,害怕的时候、欢喜的时候、憎厌的时候以及诚恳或虚假的时候,都有不同的气味,狗可以分辨得出来,所以老布至少可以知道我夸奖它的那几句话是真正出自在我的衷心,所以它很高兴。
  这只是老陈的解释,由于他是一个对狗如此着迷的人,是以他的话,我也只好抱着姑妄听之的态度,但是老布却的确对我友善起来了。
  老陈接着又拍着它的头:“老布,他要请你去对付一个凶恶的敌人,你要尽力!”
  老布又低吠了几声,它的吠叫声,是从喉间发出来的,听来极其低沉。老陈道:“好了,你可以带它走了!”
  老布的颈际,并没有项圈,它的颈又粗又短,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能带它走,老陈看出了我的难处,笑道:“我早就说过了,它和别的狗不同,它不要皮带,你走哪里,它会一直在你身边跟着,记住,它脾气还是不好,别让别人碰到它的身子,尤其是头部。
  我知道这绝不是泛泛的警告,是以我紧记在心中,老陈和我站了起来,一起向外走去。老布挪动身子,跟在后面,它的样子,看来有些迟钝。
  当我们和老布一起走出那一列冬青树之际,满园的犬吠声,突然一起静了下来,所有的狗,都留在原地,蹲伏着不动,如临大敌地望定了老布。而老布却若无其事,仍然蹒跚地跟着我们。
  老陈笑道:“老布初来的时候,有一头凶恶的狼狗相欺负它,它先是一动也不动,后来,当围旁边的狗愈来愈多的时候,它一张口,就咬断了那头狼狗的颈,从此之后,情形就像现在那样了!”
  我看了看花园中群狗的情形,也无法不相信老陈的话。
  我们一直来到了花园的门口,我才道:“老陈,老布要去对付的那头猫,十分古怪,要是老布有了什么不测,那怎么办?”
  老陈怒道:“胡说,老布打得过一头饥饿的老虎!”
  我摇头道:“万一呢?”
  老陈道:“那也不关你事,我会再去找一头比老布更好的狗——”
  他讲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接着,便摇着头:“实在没有比它更好的狗了!”
  他蹲下来,在老布粗糙的头上,拍打着,现出一副满足的神情来。我心中在想,如果他看到了那头丹麦狼狗惨死的情形,他或者就不肯将老布借给我了!
  但是,我只是想着,并没有说出来,因为看来,老布确然是一头非同凡响的狗,何况它要去对付的猫,不论多么凶恶,总只是一头猫。
  我也趁机拍着老布的头,好使老布对我亲热些,然后,我走出门外,老布跟在我的身边,知道它已由主人借给我了。
  我先打开了一边车门,不等我催促,老布已经跳进了车子,坐在驾驶位的旁边。
  别看老布在行动之际,好像很迟缓,但是它这一跃,却是快得出奇,我对它的信心大增,上了车,直向那头丹麦狗尸体被发现的地址驶去。
  那是一条巷子,巷子的一边,是一列仓库的房子,另一边,是一幅空地,有木板围着,空地中堆了不少旧机器和废车身,巷子中也堆了不少杂物,车子根本无法驶进去,所以我在巷口停了车。
  我下车,老布也跟着下了车,它仍然靠在我的身边,我知道狗尸是在巷子的尽头处发现的,是以我向巷子中走去,一面注意着老布的神态。在刚一下车的时候,老布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才一走进巷子几步,老布忽然蹲了下来,我继续向前走了几步,不见它跟上来,就停下来等他。
  当我转过头去看它时,发现老布的形体整个变了!
  老布身上的皮,粗糙而打着叠,本来松松地挂在身上,看起来样子很奇怪。但是现在却变成了全身的皮都光滑无比,那情形,就好像是它的身中忽然充进了一股气。
  它站着,身子看来大了许多,神态更是威猛,连我看了,心中也不禁骇然,因为狗不论如何善解人意,总不过是一头畜牲。
  虽然他的主人曾要它服从我,可是如果万一它对我攻击起来,要我赤手空拳,对付一头神态如此猛恶的恶狗,倒也不是容易的事!
  是以,我不由自主,向围隔空地的木板靠了一靠,准备万一老布向我扑过来时,可以赵过木板,向空地上逃走,那比在巷子中好得多了。
  可是,当我靠着木板站定之后,我立即发现老布的神态,在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威猛,目的并不在我的身上,而在巷子的前端,因为它的一双眼睛,直视着巷子的尽头,我循着它的视线向前望去,巷子的尽头,除了堆着几个木箱之外,却又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而就在这时,老布开始行动了,它开始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老布的腿,本来就短得可以,这时它在向前走去的时候,每跨出一步之后,四腿并不伸直,是以看来,像是肚子贴着地一样。
  但是它那种全神戒备向前走出的形态,却是极其威武的,就像是武侠小说中形容高手的动作经常所用的“相停岳峙”一语。当它在向前走的时候,它看来不像是一头狗,而像是一只发现了猎物的狮子。
  我等它在我身边走过,就跟在它的后面。
  幸而这时,巷子中一个人也没有,不然,见到一狗一人,这样如临大敌地向前走着,一定会大惊小怪。
  老布一直维持着同样的形态,走到了离巷子尽头的那些木箱,约有七八码处,才停了下来。它一停下,就发出了一阵惊人的吠声。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老布的吠叫声,它的吠叫声如此之响亮,而且这样突然,令得我吓了一大跳,在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制止住它吠叫之际,它的整个身已经弹了起来,以极高的速度,向前扑去。
  它扑出的目标,显然是那些大木箱,相隔还有七八码左右,一扑就到,吠声也更急。而也就在此际,只听得大木箱中,一声猫叫,也扑出了一只大黑猫来。
  老布的动作快,那只大黑猫的动作更快,以致我根本无法看清老布和大黑猫,交手的“第一招”是如何的情形。
  但是,在猫叫和犬吠声交杂中,第一个回合,显然是老布吃了亏。
  因为我看到大黑猫一个翻滚,向外滚出开去,老布的背脊上已多了一道血痕,那大黑猫的猫爪是如此之锐利,一爪划过,在老布粗糙的皮上,抓出了一道一尺来长、足有半寸深的抓痕。
  可是老布却像是全然未觉一样,大黑猫才一滚开来,老布立时一个转身,立即向前扑出,而且,张开口向猫就咬。老布的口是真正的血盆大口,我真有点奇怪何以老布的颚骨所以作近乎一百八十度的张开,大黑猫的利爪又抓出,可是老布的一口,已经咬了下去。
  眼看那头大黑猫,这次非吃亏不可了,我看,它的一条腿,非被老布一口咬了下来不可,但是大黑猫就在那一刹那间,一个打滚,在老布的头前,滚了过去,利爪过处,老布的脸上又着了一下重的,鲜血沥在墙上。
  这一下,老布也似乎沉不住气了,一扬前爪,“拍”地一声,一爪击在老猫的身上,击得猫儿又打了一个滚,发出了一下极难听的叫声。
  而老布虽然身上已有了两处伤痕,它的动作只有更快,它趁热疾扑而上,黑猫正在翻滚,已被老布直扑了上去,黑猫翻过身来,猫爪向老布的腹际乱划,只见老布的腹际,血如泉涌。
  可是老布却也在这时,咬住了黑猫的头。
  老布是世界上最好的狗,这一点,我直到这时候,才算是体会了出来。
  在那样的情形下,老布咬住了猫头,它却并不是一口就将猫头咬了下来,而是微抬起头,向我望来,要知道,这时,猫抓仍在老布的腹际乱抓,看来老布要被它的利爪将肚子剖开来了!
  我急忙奔了过去,黑猫的头全在老布的口中,颈在外面,我一把用力抓住了黑猫的颈皮,老布立时松了口,我将那只大黑猫,提了起来。
  大黑猫再凶,颈际的皮被我紧紧抓住,它的利爪,也抓不到我的身上,只见它四爪箕张着,锐利的猫爪,闪闪生光。
  老布发出一阵低吠声,居然又向前走了几步,淌了一地血,才陡地倒了下来。
  这时,我不禁慌了手脚,老布如果得不到抢救,一定会流血过多而死,也直到它倒了下来,我才看出它腹际的伤痕有多么深、多么可怕。
  幸而就在这时,我看到有两个人,从巷子的口中经过,我立时大声叫了起来。那两个人听到我的叫喊声,奔了时来。
  我一手仍然紧紧地抓着那头大黑猫的颈皮,大黑猫发出可怕的叫声,挣扎着,力道十分大,我要尽全力,才不致给它挣脱。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