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十一、大爆炸


  他们向我提供的情况其实也是非常的简单,只说乔依斯住在迈阿密,具体在什么地方,他们也完全不清楚。而乔依斯的那个实验室是建在佛罗里达的一个大农庄中的,那个农庄非常大,平常少有人去。他们说,那个农庄附近有一个湖,但他们都不知道那个湖叫什么名字。
  乔依斯绝大多数时候都住在农庄中进行他的实验,但也常常去迈阿密,至于他去迈阿密干什么,则不得而知。
  我曾想向他们要一张乔依斯的照片,但他们说并没有这样的东西,他们这种生命形态只是在实验中的时候经常与乔依斯在一起,然后,便有专人对他们进行各种必须的教育和训练。
  很显然,乔依斯不可能用非常之长的时间来进行他的这项计划,因为他自己知道时间并不会给他无限的宽容,他如果不加紧进行的话,他的计划在他的有生之年很可能无法实现,或者就算实现了,他也已经来日无多。
  正因为他有着如此的急迫,所以才会在这个计划中留下许多的漏洞,当然,这些漏洞是计划开始执行以后,由他们这些执行者发现的。其中最大的一个漏洞就是他们根本无法知道他们的真身有着怎样的性习惯,乔依斯在这方面似乎也是一个大外行,他请来对他们进行这方面训练的人全都是一些妓女。
  听他们如此说,我忽然想到引起迪玛王妃对佩德罗产生怀疑的那件事,便问道:“一些特别的性习惯,也都是在这种训练中完成的?比如你们之中有人不太喜欢吻女人的耳垂这样的事。”
  他们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桑雷斯说:“我知道,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出在佩德罗身上,他一再向我们应映说,迪玛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现在我们才知道,正是这个迪玛,比其他那些女人要聪明不知多少。”
  那个大富豪接着说道:“这一点在计划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实际上,这成了后来整个计划失败的一件大事。在计划执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便进行了分析,最后才知道问题出在乔依斯情人莱莉身上,这个女人以前是迈阿密的妓女,出身很低微。为了戴耳环而穿耳,却又没钱去那些有设备有技术的地方,结果因感染发炎产生了溃烂,在耳垂上留下了两个大疤,他在训练我们的时候,也曾多次讲到亲吻女人的耳垂是非常重要的,要我们亲她,但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件非常令人恶心的事。”
  这件事非常重要,它不仅解决了此事中一个极大的疑点,同时也给我提供了一条极其重要的线索。
  第二天,我和小郭一起到了迈阿密。
  我们相信,无论是乔依斯还是莱莉,都一定不会是他们的真名,那么,我们仅仅只有一条线索,那就是一个双耳垂曾经有过溃烂的妓女。
  我和小郭在迈阿密分别住在两家酒店里,仍然是定期以暗语联络。
  这期间曾发生过一件非常特别的事,这件事简直让我和小郭有一种末日来临般的感觉。
  有一天,有一个人打电话给我,指名道姓要找卫斯理,这个电话令我大为紧张,因为无论是我还是小郭,都是经过化装然后用化名住进这里来的,而且,我们随时都有着生命危险。我们不清楚,乔依斯是否知道我们正在这里找他,更不清楚他在这个城市有着多少眼线。
  在接到这个奇怪的电话后,我立即便给小郭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我们都意识到问题非常严重,于是决定换一家酒店,谁知我刚刚住进去,马上就有人知道我换了酒店且打电话来找我。
  后来,我才弄清楚,原来这个找我的人与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事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为了另一件事来找我的。这件事记在《求死》那个故事中,提过则算。
  就在我换了酒店的第二天,我去一家咖啡厅小坐,顺便打听莱莉的下落,这时,有一个打扮非常摩登的女郎走了进来,她见我独自一人坐着,便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的对面,问我:“东方人,你在这里等你的情人吗?”
  这个女郎是干什么的,不用介绍谁都会明白,我们要找的正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尽管对她厌恶,却也不得不耐着性子与她搭讪:“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位小姐,可是她却失约了。”
  这个女人问:“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要等的小姐来了,就坐在你的面前。”
  我故意看了看她,然后煞有介事地摆了摆头:“不对,别人告诉我,那个小姐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可是你却没有。那个给我介绍的人说,那个小姐的双耳垂上有两只疤,长得非常漂亮。”
  女郎顿时一脸的不屑:“我知道你说的是莱莉,她的那两个大疤,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竟然还会有人说她漂亮,真是天下奇事。”
  听了她的话,我真正是大喜过望。几天来,我和小郭一直都在找一个双耳垂有疤的女人,而且我们认定,这个女人所用的一定是假名,却没有想到,原来是真名,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于是对女郎道:“小姐,有一笔买卖,你可以有一笔不错的收入,你愿不愿做?”
  她以为我提的是那种事,便风骚地一笑:“我本来就是做生意的,哪有见了钱不赚的?是去你的房间还是到我那里?”
  我说:“既不去我的房间也不去你那里,我可以付你双倍,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带我去莱莉那里。”
  她一听说我可以付双倍,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但一听说去莱莉那里,眼中的光又暗了下去:“看来这笔买卖是做不成了,因为现在莱莉已经不做了。”
  我真担心她会拒绝,便连忙说:“你放心,我有办法让她做。就算她真的不肯做,那也不是你的错,对不对?只要你带我找到她,你仍然可以得双倍。”
  “我只带你去她的公寓门口,但我不保证你能否见到她。”她说。
  我很爽快他说:“行,我们成交了。”
  女郎将我带到一幢房前,这幢房子有三层,外面有一个面积不大的小院,院中是修剪得极好的草坪。我暗中估算了一下,这幢带小院的房子至少在三百万美元以上,当然不是一个妓女所能住得起的。从院中花草的打理情况看,很可能有一个花工定期整理。
  女郎上去按门铃,但里面没有声音,便说,最近莱莉认识了阔佬,买了这套房子,不再做生意了,而且,也不怎么住在家里,兴趣来了,便到处旅行,谁都说不清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既然找到了她的住地,我当然就不怕她飞了。
  在她家前面不远的地方,我租了一个房间,搬了一些设备进入那个房间,开始对莱莉的家进行监视。
  我原作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设想到,我的运气特别好。仅仅只是在那间房子里守了五天,我搬进冰箱的东西才只是吃了三分之一,就有了情况。关于这五天的情形,实在是一种非常乏味的体验,对于读者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但我却必须经历,所以略过不提。
  却说第五天的傍晚时分,我正躺在床上看着桌上的电视机。我当然不是在看什么新闻或者电视剧,要看这些东西,我就会回到家里与白素一起看。我看的是通过一套非常特殊的设备摄录的那幢公寓的画面。
  这套设备同样是戈壁沙漠的杰作,有一个很小型的摄录镜头、一个接收转换器以及其他一些很小的设备,本来,为了预防万一,这套设备中有一个很小的显示器,这房间里既然有大屏幕的电视机,我当然就接上了大屏幕,是以我可以躺在床上监视那幢公寓。
  就是在这时候,我看到一辆红色跑车停在那个小院的门外,一个红发女郎从车上下来,开了门,将车开了进去,停在院中一个搭着顶篷的车库中,然后走进了房间。
  我看到那辆汽车时,便从床上一跃而起,连忙拿起一只望远镜,看清楚了那个红发女郎,因为我没有见过莱莉,不知她长得什么模样,但她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那就是双耳垂上有疤痕,我找到了那特征,那确然是两个不那么让人舒服的疤。
  认推这一点,我立即带了些东西出门,赶到那幢房前,我想找个机会接近那辆车,然后将一件戈壁沙漠的作品安放在那辆车上。但我刚刚下楼,便见那辆车冲了出来,停在门口,女郎下车将门锁上。那时,我真是大大的后悔,如果我早下来十分钟,或许此时已经到了她的门前,然后我装着不经意地走过她的汽车,顺手便可以将那个小玩意放在汽车后面的玻璃上。
  待我加快脚步赶过去时,果然已经来不及,她锁好门后驾车离去。
  我只好招了一辆街车,尾随在她的后面。
  谢天谢地,她的行动很容易跟踪,因为十分钟后,她到达了一间餐厅,车子就停在餐厅门前,而她则下车走了进去,我估计是用餐去了。
  我连忙下了车,拿着那个小零件,走近那辆车。
  餐厅前面有一个保安,他见我走向停车的地方,目光一直都盯着我,仿佛我是个偷车贼似的。我走近了那辆红色跑车,选了一个最合适的位置,安放好那个小玩意,那个保安已经走了过来,问我:“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答:“这辆车子很像是我一个朋友的,我正有事找她,所以过来看一看,非常遗憾,我看走眼了。”
  说着,我走了开去,可那个保安似乎还不肯放心,围着那辆车转了好几圈。
  干好这件事后,我接着去租了一辆车,开到我租下的房子前面,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搬到车上来,退了房间。然后打开接收装置,知道那辆跑车现在离我的距离是五公里,已经离开了那家餐厅。
  我不太费事便在一家迪斯科舞厅找到了目标,车子停在舞厅外面,人却不在。我走进舞厅一看,见莱莉正在里面疯狂地跳舞。
  找到莱莉固然没有浪费大多时间,但一连半个月,却没有见到那个乔依斯,在这半个月中,莱莉只干几件事,购物、跳舞或者会朋友,我一直跟着她,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发现。
  当然,我跟小郭的联络一直都没有间断,他经过努力,在佛罗里达找到了五个周围有湖的农庄,但不能确定哪一个是我们要找的。
  半个月后,莱莉再一次出门,那辆红色跑车很快驶出了迈阿密市区。
  我跟在她的后面,很快意识到,这次她可能是去会乔依斯了,心情非常激动。我一面驾车,一面与小郭联络。
  我与莱莉一直保持着五公里左右的距离,虽然看不到她,但她车上的一切声音,我都可以清楚地听到,她的心情似乎特别好,一路唱着歌。
  直到傍晚时分,她的车子才停下来不走了。
  这时,我再一次跟小郭联络,告诉他大致的方位。小郭告诉我,她停下来的地方正是他查到的五个农庄之一,名叫橡园。他叫我别单独行动,他马上赶到橡园来与我会合。
  刚刚结束与小郭的联络,便见路边有一家餐厅,我考虑再往前走,就全都是橡园的地盘,就算能找到一家餐厅,也不一定能在那家餐厅里打探什么消息。我将车子停在餐厅门口,走了进去,见这家餐厅虽然简陋,却也还干净。餐厅里并没有食客,仅仅只有一个女老板,看上去有几分风骚,长相也还过得去。
  女老板除了经营饮食以外,似乎还做些男人生意,这种女人,只要几句话就可以熟得仿佛上一辈子就认识似的。我于是邀请她一起喝一杯,她也老实不客气,一股屁就坐在了我的腿上。
  我当然会与她周旋几句,那是些很无聊的话,在此不提。这几句话之后,我便问她:“你是橡园的?”
  她反问我:“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说:“你这里离橡园很近,我以为你的餐厅是专为橡园的人开的,当然做的主要是他们的生意。”
  女老板说:“他们的生意可不好做,我离他们虽近,却从来没有见他们到这里来过,那里的人似乎很怪。”
  我问她怎么个怪法,她也说不上来,只说那里的人似乎从不与别人接触,甚至根本就不走出橡园来,偶而出门,也都是坐着车子,而且,像是有着什么极大的秘密似的,车窗都被布帘遮着,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坐的是什么人。接着,她的话一转,十分神秘地对我说:“有一些大人物,似乎与那里联系,有一天,一辆车子经过我的门前时,我看到里面有个人拉开了布帘。那个人是我熟悉的一个大人物。”接着,她说出了一个大家都熟悉的大人物的名字。
  她的话至少告诉我一个信息,这个橡园,的确是乔依斯的实验室。
  分别的时候与那个女老板还有些纠缠,既无聊又与本故事无关,略过。
  我驱车到达橡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将车子停在一个较隐蔽的地方,与小郭联系了一次,他离橡园还有近五十公里的路程,就算他赶得再快,也还需要一个多小时。我不想等他,决定独自进入橡园看一看。
  小郭听了我的话,立即说道:“你去看一看我不反对,但在一个小时之内,你一定不要采取任何行动,也尽量不要暴露了自己,一切等我来了再作打算。”
  我模糊地应了一声,结束了通话,来到橡园门口,见里面灯火通明,却十分的安静。我知道,就这么走进去,他们一定会很快发现我,乔依斯有几个世界级的大富豪作后援,可以说是有钱得很,这橡园里面的监视设备一定是世界一流,更何况不久前他的沙漠指挥中心被国际社会摧毁,他会更加小心。
  走过大门口时,有一个人便冲着我喊:“走远点,这里是私人领地。”
  我知道在这个社会中,声明是私人领地的意义,在一些极权国家,手握重权的人,随意可以进入他人的家中,但在这个国家,私人领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谁如果不经批准闯入了私人领地,结局很可能就是被人枪杀,而杀人者并不会被认为有罪。
  我甚至还没有进入农庄里面,当然并没有侵入私人领地。所以也不怕他的警告。我快速地走了过去,来到大门的另一边,这时,天已经很黑了,周围非常安静,仿佛这里根本就没有住任何人。
  二十分钟后,我已经进入了这个农庄。
  这里需要交待几点,一是这个农庄的周围环境需要有一个简要的介绍,因为是农庄,所以周围是一片很大的土地,这些土地是被一些树木和铁丝网圈着的,这似乎应该算着第一层防范;穿过中间的大片土地,才是农庄的中心部位,里面有许多的房屋,四周虽然有围墙围着,但墙并不高,防范也不是很严,对于我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所以进入的过程丝毫没有曲折,略过不说。第二,我考虑到了最后决战阶段,一切都已经清楚,我也没有必要再藏头露尾,所以这时我是以本来面目出现在农庄里。第三,我当然是有备而来,身上带了些必要的装备,这些装备我也不必一一介绍,用到的时候,自然就会提起。
  我所说的进入农庄,当然是指进入了有围墙围着的中心部分。在围墙下面伏了大约五分钟,里面似乎并没有异样,我才站起来,迅速地穿过一大片树林,进入了建筑区,这建筑区非常大,简直就是一个小城镇,刚才我在大门口看到的一片灯光,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这时还不到晚上十点,不能算是很晚,镇上还有人在活动,所以我十分小心,尽量不与人碰面,以免他们发现有陌生人摸进来。
  可是,紧接着发生了一件意外,我正沿着一条窄巷向前走时,忽然听到前面有脚步声传来,我暗吃了一惊,连忙向后退去。我刚才走过来的时候,知道后面不远有一条更窄的小巷,那条小巷里较暗,我躲进去,前面的人一定认不出我。
  这样想时,我便立即回头,钻进了那条小巷中,谁知我刚刚进入那条小巷,却与迎面而来的一个人碰上了。我暗吃了一惊,准备只要那人有任何动静,我便抢先出手将其制住。
  但我万万没料到,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那人却同我打起来招呼来。
  就算那人当时告诉我,我已经被包围,我大概也不至于会感到非常的意外,可让我大为惊悸的是那人所说的一句非常普通的话,这种话我在一天之中可能会听到一百次。
  那人说:“卫斯理,这么急到哪里去?”
  我没有料到,在一个如此偏僻的农庄里,竟会有人认出了我。我当时惊得跳了一下,准备扑过去将那人打昏,可一看那人的表情,竟没有任何异样,这又是让我大吃一惊。好在那时我的反应极好,仅仅只是在一惊之下,立即便明白了过来。
  在这个农庄之内,生活着一个我的替身,迎面过来的这个人,定是将我当作了我的替身了。
  明白这一点后,我心中大喜,含糊地应了一声,便走开了。
  刚进来的时候,我心中还异常紧张,现在,我却是什么都不怕了,我知道,这里有着许多大人物的替身,其中包括我在内,就算我在这里面活动,他们也定然不会知道遇到的是真正的我。是以,我不再躲躲闪闪,而是大大方方地四处走动,遇到有人(当然是克隆人),只要我叫得出名字的,我便主动与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一样应着我,丝毫不怀疑我的身份。
  我再一次看到了一个大人物,这人是一个超级大国的总统,如果是在别的地方看到,我当然会惊骇莫名,但在这里,我知道我可以见到世界上所有的大人物,所以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主动叫了那个大人物的名字,然后问他:“你看到乔依斯没有?”
  那个大人物向一幢房子指了一指,说道:“莱莉那个骚娘们回来了,他一定是见她去了。”说完,便是一阵淫邪的笑声。
  我告别了他,向那幢建筑走去,心中一边在想,这家伙如果是被派人了社会,却还如此地笑着的话,那些崇拜着他的女士一定会吓得当场晕倒。
  走近那幢房子,见里面亮着灯,却没有任何声音。
  那是一幢三层小楼,我绕到了房子的后面,然后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工具,贴在窗玻璃上,再轻轻一敲那玻璃,玻璃碎了,却没有块碎片掉在地上弄出声音来。我打开窗子,钻了进去。
  我用了一分钟时间将一楼全部检查了一遍,在每一扇门前,我都用一根小金属管搭在耳朵与门之间听一下,证实这里连一个人都没有。接着,我便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的门全都锁着,廊道上没有任何人,也听不到丝毫声音,我在每扇门前略听了听,门内没有声音。
  就在这时,楼上似乎有什么声音传了下来。
  我悄悄走了上去,发现那声音是从某一个房间里传出的。我走到那扇门前,立即便知道里面在进行着什么事。想起那个大人物的替身告诉我乔依斯在这幢房中时那种特别的笑声,我认定在这房间里面的,一定是乔依斯和莱莉。
  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他了,心中异常的激动起来。我在门外站了约一分钟,觉得心情已渐渐平静,便猛地一下将那扇门撞开,迅速闯了进去。
  房间中的两个人大吃一惊,他们绝对役料到在这种时候会有人闯进来,尤其是莱莉,竟大叫了一声,连忙拉了些东西,盖住了自己的光身子。
  我看清楚了,面前的这个光着身子的男人,正是我要找的乔依斯,就是那个科学狂人,他有一个非常大的鹰钩鼻子,还有着高而阔的额头,头上是一些稀稀落落的金黄色头发,而在头发和皮肤之间,有一块暗红色胎记。这都是他的特征,我全都找到了。
  乔依斯在最初的惊惶过后,迅速恢复了镇静,他向我喊叫道:“卫斯理,你这只猪,给我滚出去。”
  我见旁边有一对沙发,便在其中的一只上坐了下来:“人又不是球,怎么会滚呢?乔依斯先生,你是否能先滚给我看看?”
  莱莉似乎也镇定下来,便掀开了那块遮羞布,对我说:“卫,你别急,我很快就去你那里,保证让你吃个大饱。”
  “蠢货,你给我老实坐好。”我对莱莉吼道,然后又转向乔依斯:“伟大的乔依斯先生,你制造出了克隆人,难道竟连你自己也分不出谁是克隆人谁是自然人吗?这真是太不幸了。”
  他听了我这话,大惊失色:“你,你,你真是卫斯理?”
  “我当然是卫斯理,不是克隆人。”我说:“你的梦做完了,该醒了。”
  乔依斯惨叫了一声,那一张脸,白得简直就难以形容。好半天,他才无力他说:“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我笑了笑:“既然你制造了一个克隆卫斯理,说明你对卫斯是有研究的,你当然应该知道,卫斯理有些什么样的手段。”
  他当然不肯甘心:“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或者说我们可以联合。”
  我忽然大笑起来:“你还在做梦吗?难道这么长时间了,你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你这个狂人之梦其实破绽百出?你是一个那么出色的科学家,你在做这个梦之前,为什么不好好地研究一下人性?”
  他再次惊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说:“你难道真的认为世上就只有你一个人是狂人吗?你真的不知道人性是贪婪是狡诈是凶残吗?不错,你有了最新的科学发明,你可以复制一个人,但你想过没有?这些克隆人虽然已经不是自然人,却仍然是地球人的复制,仍然有着地球人人性中的贪婪凶残和狡诈,你想过在你让他们获得足够的权力和金钱以后,他们会出卖你这件事吗?想过他们终有一天会对你生出异心,要摆脱你的控制这样的事吗?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你有什么办法能够左右他们?你有这样的方法吗?”
  他似乎根本不肯相信这一事实:“这,会是真的?”
  我直:“你说呢?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你的?我就算是能够找到你,我又凭什么可以认定是你?乔依斯先生,你苦心孤诣制造了他们并且让他们得到了足够高的地位,可非常悲惨而且不幸的是,最终,你被他们出卖了,至此,你的梦该醒了。对不对?”
  我说到这里,乔依斯便发出一声嘶肝裂肺的叫声,然后便昏了过去。
  他这一昏过去,使得莱莉大惊失色,叫着他,摇着他。
  我也没料到此事对他的打击会有如此之大,便走过去,在他身上的几个穴位上按了几下。
  我这一出手,立即引起了莱莉的误解,她以为我是要趁此机会杀死他,便一怒而起,向我撞了过来。
  如果我当时有准备,当然不会怕她的这一撞,她虽然身形高大,且是用着全身力气,在我有准备的时候,她着能撞得动我,那我也就不会是卫斯理了。但当时的情形比较特殊,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乔依斯身上,也根本没有料到莱莉作为一名妓女,竟然对乔依斯有着如此之深的感情。所以,在她这一撞之时,我站立不稳,便向后退了两步,倒在了地上。
  本来,就算我在丝毫没有准备的时候被她撞倒在地,也一样能很快站起来,但是,有许多事都是突然发生的,而且似乎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似的。就在我倒地的时候,我的头部撞在了沙发的扶手上,那一撞的力量不小,我只觉得整个人便旋转起来,眼前是无数闪射状的光点。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应变的行动。
  当然,出现这种情形的时间是极短的,我估计最多不会超过三秒钟,但在这三秒钟之内,不知会发生多少事情。实际上,后来所发生的事,正与我这三秒钟的迷糊有着极大的关系。
  就在我迷糊的这三秒钟,高大有力而且浑身一丝不挂的莱莉简直就如一头发怒的母狮,不顾一切地向我扑了过来,她紧紧地抱住我,将我压在地上,用她的手抓着我,用她的牙齿咬着我。还一边骂着:“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猪秽,是你害死了教授,我要你为他偿命。”
  我知道她在这整个事件中是无辜的,就算她对乔依斯有了感情,那也不能算是错误,所以,我绝对没有想过以特别的办法对待她,仅仅只是想以较缓和的方式将她推开。
  但是,这个女人比我想象的更有力,我努力了几次,也没能将她从我身上推开,这里面可能也有一个原因,就是刚才那一撞,使得我的力量有所消耗。
  直到我意识到有个人从我们身边跑了出去,才不得不猛打了她一拳。也许是刚才那一撞太重了,我这一拳打出时,原以为定会将她打昏,那么,我就可以出去追乔依斯了。事实上,她在挨了这一拳后,确然是松开了我,倒向一边。
  我不再注意她,而是翻身而起,要去追乔依斯,却没料到她根本就没有昏过去,她的人还躺在地上,却一下滚到了我的身边,伸手抱住了我的腿。我是向外跑着的,重心向前,她抱住我的腿以后,我便向前扑倒。好在这次我已经非常清醒,倒地之后,另一只脚迅速弹起,踢了她一下。她惨叫一声,松开了我。
  我从地上爬起,追下楼去,可是,此时哪里还能找到乔依斯的影子?
  跑出这幢楼房,我来到了外面。外面是一处草坪,我甚至看到莱莉的那辆红色跑车就停在不远处,却并没有见到任何人影。我围着这幢房子转了一圈,仍然没有找到乔依斯。他会躲到哪里去?这时,我忽然想到了莱莉的那辆跑车,他会不会是躲到了车上?我立即返回,跑到了那辆车前。而在跑向那辆车时,我听到后面有一个人在大喊大叫着追上来,我知道那个人一定是莱莉,她为了给乔依斯争取时间,想死缠住我。
  在她还没有追上我之前,我已经拿定了主意,等她一靠近来,我便将她打昏过去,这次再不能对她存有任何怜悯之心了。
  但我根本就没来得及有任何行动,因为这时我已经听到四周有着巨烈的爆炸声传来。我猛地愣了一下,很快便知道爆炸声并非集中在某一处,而是在这个小镇的整个外围。猛烈的爆炸声使我立即清醒过来,原来乔依斯一定是跑到了某一个控制室里,按动某一些按钮,他知道他的疯狂计划彻底破灭了,而且,他也对他的那些非凡的产品绝望了,他要将这里全都毁掉,包括他自己和我在内。
  他彻底失败了,同时也他彻底地疯狂了。
  莱莉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坏了,呆了一呆,然后大叫一声,向我扑过来。
  我对此早有准备,顺手将她一抓,再一翻手,将她掀倒在地,然后对她吼道:“你如果还不想死的话,就快点将汽车钥匙给我。”
  她大概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去她匆忙穿上的衣服中摸着,然后绝望他说:“钥匙掉在了房间里。”
  我知道再没有时间进去了,便对她说:“快上车。”
  在说这句话的同时,我已经拉开了驾驶室的门,上去一看,立即便大喜过望,钥匙竟还挂在车上,这样就省了我许多的手续。
  车子刚刚启动,向前只不过行了两米左右,后面那幢房子便响起了爆炸声。许多冒着火的碎片落在车子的顶上和四周,而在离我们不远处,爆炸越来越猛烈,四周已是一片火海,除了火和火中燃烧着的建筑物,除了爆炸之后的轰响以及炸烈的那些带着火的碎物,除了绝望地,四处奔跑着大呼小叫的克隆人,我们再看不到任何东西。
  莱莉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大声地惊叫着。
  我冲她喊道:“别光顾着叫,如果你还想有万分之一活的机会的话,就告诉我最近的逃生路线。”
  我的话果然起了作用,她冷静下来,告诉我向哪里冲去。
  她告诉的路线当然是在一片火海之中,且爆炸声接连不断。
  我非常清楚,冲出去的可能徽乎其微,但如果不冲,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形之下,除了和这辆车一起冲进火海以外,再没有别的任何选择。
  我们冲迸了火海,带着火的爆炸物落在车顶上,而爆炸产生的气流几次差点将我们的车子掀向旁边燃烧着的建筑物之中。
  那情形真是凶险无比,但时间也并非很长,十几分钟之后,我们便冲了出来,将爆炸扔在了身后,这时,我感到这辆车子的温度越来越高,暗吃了一惊,知道是那些掉在车上的爆炸物仍然在燃烧之中,这种温度很快便会使汽车的油箱达到燃点。我向莱莉喊道:“车子会爆炸,快打开车门,跳下去。”
  说完之后,我已经打开了车门,随即向外跳去,落地后再就地一滚,而身子滚动的速度还没有停下来,已经听到轰然一声,车子在我的前面不远处爆炸了。
  我连忙大喊:“莱莉,莱莉,你没事吧?”
  接着,我便听到了莱莉的声音:“猪猡,闭上你的鼻嘴。”
  尽管受到了莱莉的痛骂,我仍然非常高兴,我救出了一个无辜者。
  这时候,有一个人向我们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在喊:“卫斯理,卫斯理,你在哪里?”
  我听出是小郭的声音,连忙应道:“小郭,我在这里。”应过之后,我已经站了起来。
  与小郭会合后,我们三个人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不久以后,当我和小郭坐在我的家中的时候,我给小纳打了一个电话,小纳一听到我的声音,便说道:“卫,你没有死,真是幸运。”
  我说:“你知道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卫斯理还没有到死的时候,阎王暂时还不肯收我。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小纳说:“一切正常。”
  事后,我曾很认真地注意过各大报纸,想知道那次爆炸的消息,但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想,那定然是小纳干的好事。
  当然,最后需要说明一点,就是有关桑雷斯等人的结果,两大阵营不得不对他们妥协了,迪玛妃也不想再过问这件事,我虽然很想将他们处置,但因为我无法预防将可能出现的世界性政治以及经济灾难,所以只好与小郭一起悄悄地去了海湾地区的一个国家,我们去那里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在向白素讲完这件事后,我问她:“你早已知道这个结果,对不对?”
  她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反问道:“除了这个结果以外,你希望还能有什么更好的结果?”
  我明白她的意思,是的,除此之外,确然是不可能有更好的结果了。


  ------------------
  文学殿堂 雪人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