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十、向罪恶低头


  我看到那篇报道是在迪玛王妃家里,我的左边是小郭,右边是迪玛,我们是同时看这篇报道的。看完之后,迪玛便叹了一声。
  这声叹是非常复杂的,我能够理解,既包括了对佩德罗的命运的关注,同时也有对下一步行动的忧虑。
  这次行动,对阴谋集团的打击到底达到了怎样的程度,我们至今还不是很清楚,那么,这件事将会引起怎样的后果,也是我们目前不知道的。更重要一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个大阴谋波及的国家,除了桑雷斯的国家以外,至少还包括两个海湾国家、一个非洲国家和一个亚洲国家,究竟有多少个世界经济巨头被掉包了,我们是一点都不清楚。对这些人怎么办,就成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了。
  正因为无法解决这一问题,我们三个人看完那则报道之后,就再没有说任何一句话,足足沉默了十几分钟,直到小纳和盖雷夫人来访。
  这两个身份特别的人物之所以来到这里,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同样对此感到头大,小纳曾向我说过,他们在此之前便已经向上面反应过此事了,想将这个烫手的皮球踢上去,结果上面比他们要滑头得多,始终没有任何答复。他们现在赶来,是因为上面有了明确答复还是想向我们讨主意?
  我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觉得他们的情绪很有些不对,完全没有半点打了大胜仗的兴奋感,甚至可以说有些意志消沉。
  “怎么回事?两位大人物又遇到了什么麻烦?”我问。
  两个人闷声闷气地坐下来,迫玛给他们各倒了一杯酒,他们便大口大口地喝着,竞是半天没有说出一句活。
  这情形倒是让我不解了。这两个人绝对不是那种吞吞吐吐的人,如今他们遇到了什么难题?我故意问小郭:“是不是有什么预报说这里马上要发生大地震?你看这两个人,怎么会有那种末日到了的感觉?”
  我的话音刚落,他们便一齐说:“卫斯理,我想求你一件事。”
  这句话是两个人同时说出来的,这对于他们来说,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尽管他们属于两个敌对阵营,但在配合的时候,两个人还是非常的默契,这一点我早已非常清楚。可现在,这两个人似乎失去了一贯的那种默契,倒是一个人一套了。
  他们说过之后,便又同时停下来,互相推让。
  我问:“你们原来不是约好了一齐来的?”
  他们又一次同时说:“我们是在门口碰上的。”
  我哈哈笑了一声:“这可就奇怪了,你,还有你,难道还有什么你们不能解决的问题,竟然要来求我解决?”
  两个人又是异口同声:“是的。”
  我道:“你们也应该知道,我这个人脾气很怪,凡是牵涉到你们这些超级大国之间狗咬狗的事,我是绝对不会过问的。不光不会过问,而且,我还要将你们之间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揭露出来。”
  盖雷夫人说:“这次的事,你非过问不可。”
  我又是大笑了几声:“为付么?难道我什么时候加入了你的组织,成了你的部下?我倒是要听命于你了吗?”
  “算我求你,行不行呢?”她再一次说。
  我道:“这倒是天下一大奇事,大名鼎鼎的老祖母,竟也会有求人的时候。”
  盖雷夫人笑了笑,笑得极不自然:“你忘了?早在几年前我就已经求过你了,而且,这次的事比那次更严重,所以就算让我跪下来求你,只要你能答应,我也可以不要这张老脸了。”
  她说着,竟真的做出要跪下来的姿势。
  还是迪玛反应快,且她又同样是女人,所以一把抢过去,将盖雷夫人扶了起来。“夫人,你能不能先说一说,你有什么事要求他?如果你求他的事非常重要的话,我们也会帮你劝他接受的。”
  以盖雷夫人之位高权尊,竟然差点就跪在了我的面前,我顿时就有了极大的好奇心,想听一听她到底有什么事要求我,但因为在这之前,我的话已经说得太满了,有些不好改口,此时我也很希望能有人会站出来说几句话。如果此事是在我家里发生的,我相信白素在此时定然会站出来,可现在白素不在,谁会做到这一点呢?我正如此想时,迪玛王妃已经做了,这当然再一次引起我对她的大为好感。
  迪玛扶着盖雷夫人坐定后,盖雷夫人便说:“我们已经接到命令,不再过问这件事。我,我想求你,独自将这件事进行下去。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保证有求必应。”
  她这话一说,我差点就跳了起来:“什么?你们准备放弃?你们准备让那些人逍遥法外?你们是不是也想制造几个这样的克隆人,然后暗中将别国的总统掉包,使得你们可以顺利掌握别人的国家?”
  无论我怎么说,她只是一句话:“所以,我要求你,一定将这件事进行下去,这些人的存在,对世界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
  我想了想,忽然转向小纳:“你呢?你又准备求我什么?是不是你的主子也准备当缩头乌龟?”
  小纳动了动身子,说:“卫斯理,什么话到你那里,都变得难听起来。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不惯于求人的人。但这次不一样,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来求你,这说明了什么,难道还不能说明我们的人格吗?”
  听了他的话,我更是激动起来:“人格?你也来跟我谈人格?你的人格早卖给你的主子了,对不对?这件事,从始至终,原本就是我们自己在进行,我并没有请你们,更没有求你们,是你们自己硬要插进来的。现在倒好,说走就要走了,你们会走,难道我不会?我是个自由人,谁都管不了我,我想什么时候走就可以什么时候走。”
  我在说这些话时,小郭似乎想阻止我,而我其实还想再多说一些的。但这时却有一件事使得我的话终止了。
  这件事是迪玛旁边的那部电话机响了起来。
  迪玛看了那电话机一眼,又看了看在座的几位。我心理当然清楚,这里有两个身份特别的人,她似乎不大方便接电话。但迪玛仅仅只是犹豫了半秒,便将话筒拿了起来。
  她听电话的时候,盖雷夫人和小纳已经站了起来,看情形是准备出去。
  迪玛听了一会,并没有出声,然后,她伸手捂住了话筒,对正要出去的两位说:“请稍等。”然后又对我说:“大使馆来的,桑雷斯要与你通话。”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愣了一下。
  我犹豫了几秒钟,向迪玛伸出了手。
  没多久,便传来了桑雷斯的声音:“卫斯理先生,我给你打电话的目的是想约见你,我希望我们最好能尽快见面,我已经派了飞机来接你。”
  我向其他几个人做了个手势,他们全都会意,但不知道该怎么做。
  迪玛王妃站起来,向他们做了个动作,他们便跟着她走了山去。
  我对着话筒说:“是不是因为你的主子死了,你便有了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那可真是不幸得很。不过呢,你也大可以放心,到时候,我记得给你发个唁电就是了,这大概可以使得你去阴间的路上不至于太寂寞。”
  故意说了一大堆话,而且也故意说得很慢,目的是想迪玛等人能够通过另外的电话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并且进行录音。
  桑雷斯说:“卫斯理,我知道你是个伶牙俐齿的人,但在这件事上,伶牙俐齿没有任何作用。我想我应该提醒你知道,你们仅仅只是摧毁了一个基地是没有丝毫作用的,因为不用太多的时间,同样的基地又可以在另外的地方出现。”
  我问:“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他说:“恰恰相反,与你的目的一致,我也很希望你能够制止乔依斯。”
  “谁是乔依斯?”
  桑雷斯哈哈大笑起来:“我早就知道你那些记述自吹自擂的成份多得很,你把自己吹成了神人,我看也只不过如此。”
  我道:“多谢夸奖。”
  他又说:“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能与你合作。”
  我追问道:“你还是没有告诉我,谁是乔依斯?”
  他说:“我以为你可以猜到。”
  我迅速想了想:“当然我可以猜到,是那个有办法制造克隆人的科学狂人,对不对?”
  他再一次笑了:“我并没有看错你,你虽然差不多跟乔依斯一样狂,但你也的确有三分本事。尽管这是外交专线,但通话时间太长了一样不安全,我要对你说的话只有一句,如果你对此有兴趣的话,明天天亮以前的任何时候,你赶到机场去,我派出的专机在那里等你。”
  结束了通话,其他几个人一起跑了进来。我在这里用了一个跑字,他们当然不是跑,但又决不是走,比走似乎快了许多。
  迪玛说出来第一句话:“卫,这是一个阴谋,你不能去。”
  盖雷夫人和小纳再一次异口同声说:“不,你应该去。”
  小郭却道:“我跟你一起去。”
  四个人三种意见,一时之间,大家似乎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于是,他们一齐望向我,意思非常明显,我自己有什么打算?
  我有什么打算?这件事我已经做了一大半了,当然不能扔着不管,就算前面等着我的是刀山火海,除了去闯一闯,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我作出这样的决定,并非因为小纳和盖雷夫人曾求过我,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凡是我感兴趣的事,就一定要有个始终,绝对不会半途而废。我站了起来,准备向外走。
  盖雷夫人喊道:“你等一等,我们再合计一下。”
  我停下来,不无讥讽地问道:“你有什么好主意?你的主子不是不让你再过问这件事吗?这也是可以想象的事,你的主子关心的只是他自己的命运,根本就不会关心人类的命运以及地球的命运,对不对?”
  小纳说:“卫,请你冷静一点,你应该相信,我们是朋友,我们完全是在替你考虑。”
  我大笑起来:“或许,克隆人倒是比自然人更能成为人类的朋友,你们信不信呢?我可以跟你们打赌。”说完,我便走了出去。
  迪玛王妃追了出来,在门口追上了我,然后一直将我送到车上。从迫上我到我坐上车,她的手一直握着我的手,从始至终,她仅仅只是在分别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你自己多加小心,我……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这趟旅行也没有大多可记述的,与上次一样,还是那架飞机,机上也还是那位小姐,一路无话。
  还是在上次的那间房里,我见到了桑雷斯。
  与上次相比,他似乎老了一些,或者憔悴了一些。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凌晨的联合行动定然对他有着极大的打击。
  他见了我,同我打了声招呼,然后一挥手,请我进那个小房间。
  我跟在他的后面走进去,立即就知道这次与上次绝然不同,因为这次里面早已有了几个人,我见了这些人,心中顿时大吃一惊,因为这些人我可以说是太熟悉了,每当电视台播放国际新闻的时候,经常能看到他们的尊容,他们全都是举足轻重的在人物,正如我所料,他们不仅仅只是政界要人,同时还有几个经济巨掌。有人在形容华尔街大亨时最喜欢用到一句话,说是某某人如果打喷嚏的话,整个美国都会因此而患感冒。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在坐的几个经济要人一齐打喷嚏的话,那么,整个世界就会患非常严重的感冒。
  见到这些人,我当然立即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在愣了十分之一秒之后,便哈哈一笑:“真是幸会,竟会有如此之多的大人物在这里,你们难道不怕我一颗炸弹将这里全都毁掉吗?”
  其中一个在国际政界十分活跃的人物非常轻松地说:“卫先生,你这是在开玩笑,我们当然知道你是不会那样做的。”
  “那可不一定。”我说:“你们别忘了,今天凌晨的那一场预防外星侵略的军事演习。你们大概也已经知道,我也是曾经参与意见的。”
  桑雷斯向我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但这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凌晨的事可以向全世界宣告那只不过是一场军事演习,但如果你在这里扔下一颗炸弹的话,你准备怎样向全世界解释这件事呢?”
  这正是我的要害所在,看来,这帮人或者应该说得具体点这帮克隆人远不如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如果当时他们停下来等待我的回答,那么,我一定会异常尴尬。但他们似乎并不想让我有这样的尴尬,所以其中的一个经济巨人接着便说:“卫先生,关于我们的事,我想根本不需多解释了,一切你都是非常清楚的。不仅如此,据我所知,两大阵营已经向他们的工具下达了命令,要他们从此不再过问此事,这一点,我相信你已经知道。”
  我从他们其中一个人手中接过一杯酒,喝了一口:“但是我想你们也一定知道,我并不属于两大阵营中任何一方,我的所有行动都只受我自己支配。”
  那个经济巨人说:“不错,正因为我们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找你而不找两大阵营。”
  我不屑地道:“你是不是认为我会对此感激涕零?”
  他的面色一凛,或许,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们面前如此说话。他忍了忍,续道:“对于最终比较妥善地解决这件事,我们倒是有个建议,我们相信你会感兴趣。”
  “是吗?”我冷冷地说道:“但我相信,你们的建议一定只会对你们自己有好处,你们相信我会接受这样的建议吗?”
  其中有一个人似乎无法忍耐了,愤愤地站地起来:“这个人没有理智,还同他啰嗦什么?他要胡闹,便由他胡闹下去好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能闹出个什么样的结果来。”
  我仰起头看着他:“结果当然是阁下得到应有的下场,这难道还需要讨论吗?”
  “你……”
  那个经济巨人说:“卫先生,你能不能冷静地听我说几句话?我看我们不妨冷静下来分析一下当前的形势。”
  一个如此不可一世的人物,竟一再以这样的语气同我说话,这倒的确让我大为惊讶。“那你就说出来听听。”我道。
  他喝了一口酒,说道:“不错,你们已经将那个基地彻底地毁了,但并没有将真正的祸患彻底消除。或许你会以为这些事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集团制造的,实际上,制造这一切的仅仅只是一个人,这个人名叫乔依斯,正如你所称的,他是一个科学狂人。只要这个人还在世上,你真的相信你摧毁了他的指挥中心会有任何效果吗?”
  我感到这个人将要向我说出我想知道却经过许多努力仍然无法知道的一些事,所以我对他说道:“请继续说下去。”
  他们明显地感到了我语气上的变化,互相看了一眼。
  经济巨人续道:“是的,你们摧毁了他的指挥中心,但你们并不清楚,以我们几个人的力量,大约只需几个月时间,便可以再建几座这样的指挥中心;还有一件事是你更不清楚的,世界上还有一间最先进的实验室,也可以说是一间克隆人制造工厂,在那家工厂里,许多在世界政治以及经济生活中有着极其重要地位的克隆人正在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
  他果然向我说出了一个极大的秘密,这个秘密简直让我瞠目结舌,不知应答,这实在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如果一切真如他所说,许多将会影响到世界政治。军事以及经济的克隆人不断进入社会的话,那将会引起一场怎样的灾难?
  经济巨人再说:“是的,你们可以联合几个军事大国来对付一个指挥中心,这个指挥中心里全都是军事家,你们能够消灭他们,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进入社会。假如他们全都进入了这个社会,你们将会怎么办?我相信你也一定知道,他们进入这个社会的方式是极其特别的,他们是取代了某一个人而进入社会的,这个人在这个社会中原本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但在他取代了这个人以后,这个人从此便从这个社会中彻底消失了。如果这些人进入社会成功的话,你们怎么办?也以同样的方法来消灭他们?或者,正如你所想的,以某种方法将我们全部消灭?那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你是不是想过呢?”
  这时,我当然要开始反击了:“我当然想过,不会比让你们一起来控制全世界的后果更糟。”
  他说:“如果我告诉你,我们只想保持现状,并不梦想着控制全世界呢?你将会持何种看法?”
  我简直不相信这话竟是从一个克隆人的口里说出来的,更不会相信这会是他们的真实想法。“你们?不想控制全世界?”
  桑雷斯这时插言说:“是的,我们并不想控制全世界,做这种梦的其实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名叫乔依斯。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只是他的产品,只是他用来控制全世界的工具,但是,工具如果没有生命,当然就可以为生命所控制,但生命就是生命,生命对所有的问题都会有着自己独立的看法,哪怕这种生命仅仅只是工具。”
  我心中暗叫了一声:老天,他们该不会是找我来商量一起对付乔依斯吧?正是那个科学狂人给了他们生命,并且给了他们今天的地位,难道他们会在得到这一切之后,便将那个科学怪人出卖,甚至是想将他处死?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立即就认定了,一切正是如此,乔依斯不死,他们就永远都是工具,只要乔依斯一死,他们便是总统或者经济巨人了。原来他们的目的是不想做工具,而要做自己,这才是他们放走小郭,两次将我找到这里来谈话的真正目的。
  我该怎么办?答应他们还是坚决拒绝他们?
  答应他们将会有什么结果?正如他们所说的,保持原状不变,他们仍然像现在一样,继续做他们的总统或者超级富豪,他们便向我提供乔依斯以及那个实验室的一切情况,我可以将乔依斯消灭,从而不再有新的克隆人产生,也就没有人再制造冒牌事件了。相反,我如果不答应他们,他们也一定不会告诉我有关乔依斯的情况,乔依斯却可以在短期内派出更多的克隆人出来,世界上将会有更多的重要人物被假冒。现在的情形是,两大阵营已经明确表示不再过问此事,虽然我自信凭我和小郭的力量一定可以有一个最终结果,但毕竟需要很多时间。那时候,说不定进入社会的克隆人已经比现在多出了一倍,甚至是更多。
  即使现在已经将乔依斯彻底摧毁了,目前已经进入社会的这些克隆人都是一个极其让人头疼的问题,何况很快会有更多的这类人进入社会?
  一转念间,我已经拿定了主意,先与这些克隆人合作,堵住乔依斯这个克隆人的来源再说,只要没有了新的克隆人来危害社会,这个大阴谋就被彻底粉碎了,至于可能出现的后患问题,那是下一步的事,总还可能慢慢来解决。
  我于是对他们说:“我明白了你们的意思,现在,你们可以说一说,你们的条件是什么?”
  还是那个大富豪在说:“至于我们的条件,我们可以下一步再谈,我们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制止乔依斯,你看怎么样?”
  我当然知道,他们其实也在利用我。但既然可以因此找到乔依斯,就算暂时被他们利用一次又怎么样?我说:“行,现在请你们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乔依斯和那个实验室?”

  ------------------
  文学殿堂 雪人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