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八、后患问题


  我几步便到了亲王的书房,见王妃正与一个人坐在里面说话。
  这个人果然是小郭,当然,因为有了以前的许多经历之后,我并不能肯定坐在王妃面前这个人是小郭亦或是另一个与小郭一模一样的克隆人,我必须先检验一下真假,我目前面临的敌人是一群可以以假乱真的人,我不能有任何大意。
  王妃见了我,连忙站起来:“卫,你去了哪里?”
  我没有立即回答王妃,而是用暗语问小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无缘无故放了你?”
  他同样用暗语回答我:“我跟你一样,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清楚一点,他们派了一架专机将我送到了这里,他们甚至告诉我,可以在这里找到你。我原以为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仅懂得我们之间的暗语,而且可以圆熟地运用,此时我已经相信他就是我的好朋友小郭了。但我不能如此轻易就相信眼前的事实,有些事,我必须要问清楚:“那么,你是怎么被他们抓住的?然后,他们又是怎样对付你的?”
  他的回答仍然是暗语:“我遭到了他们的暗算。”
  我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迪玛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但她知道一定是我不肯轻易相信这个人就是小郭,正在考查他,似乎想说点什么,我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小郭这时也有些不耐烦了,问道:“你犯了什么毛病?为什么不相信我?”
  我说:“这不能怪我,先是出了一个冒牌的佩德罗,后来又出现了一个冒牌的郭大侦探,你想,我能相信任何人吗?”
  小郭显然对许多事情一无所知:“刚才王妃已经告诉了我,
  说你将那个什么C01抓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哪来那么多的冒牌货?”
  他对暗语的运用实在是太流利了,我无法怀疑他不是我所熟悉的小郭。
  我于是用王妃也能懂的话说:“你到底是怎么遭了他们的暗算的?”
  迪玛这时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她对我说:,“卫,这件事先放一步再说。今天晚上,小纳已经打了许多个电话找你了,他让你一回来就与他联络,你还是先给他打个电话吧。”
  听说小纳多次找我,我知道一定是他们有了重大发现,便立即拿起了面前的电话。
  小纳一听到我的声音,便说道:“卫斯理,你跑到哪里去了?我几乎将这个国家翻了个底朝天。”
  我说:“你仅仅只是在这个国家找,当然不可能找到我,因为我刚刚去了一趟月球。”
  小纳打断了我的话:“我没有时间给我开玩笑,你如果再晚五分钟来电话,我们就已经离开了。”
  我问:“什么事这么急?”
  他骂了一声:“你这混蛋,你让我在电话中将一切都说出来吗?难道你不知道电话是世界上最不能保密的东西?你别问了,最好是能在十五分钟之内赶到我这里来。算了,你还是哪里都别去,我来找你。”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
  从他如此急切的语气中,我知道一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会是什么事呢?他们找到了那个指挥中心,并且要采取行动了?
  我相信一定是这么回事,我早就已经对他说过,找到那个指挥中心之后,立即将其毁掉。他定然是准备请我去观礼的,我相信,那将会是一次最为壮观的军事演习。
  迪玛见我挂上了电话,便问道:“他这么急找你,有什么事?”
  我应道:“他没说,不过,我估计与一次大的行动有关。”
  迪玛的反应非常快:“是老大哥和老祖母的联合行动?”
  我说:“他很快就会赶来,这个问题等他来了以后,我们就清楚了。在他到来之前,我们还有一点时间。现在,小郭,你说一说,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我中了桑雷斯的暗算。”小郭说。
  我当然不满足于如此简单:“你不妨说得详细一些。”
  原来,那是我开始亚洲之行的第十天,小郭正要回到他下榻的酒店,却发现后面有个人在跟踪自己。
  怎么说他都是这方面的高手,对于跟踪和反跟踪,他的本事决不会在我之下,如果有什么人跟踪他而又不让他发现的话,那个人的手段绝对要在全世界排名中不超过前五位。如此高人当然不会存在于这样一个小国家,是以,那个人跟踪着小郭,很快就被他发现了。
  发现有人跟踪,小郭立即改变了主意,不再回酒店,而是一转身,迎着那人走了过去,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那人见他迎面而来,并没有闪避,却是站在原地、似乎是等着他似的。这举动倒是让小郭吃了一惊,以为前面有什么陷饼正等着自己。
  这样一想,小郭便再次转身,走了开去。
  他向前走,那人便又跟了上来。
  小郭没有走多远,见前面有一条巷子,闪身走进了巷中,且故意放慢了速度,等着那人跟上来。
  那人不知是计,果然跟了过来,小郭出奇不意从旁边冲出,一把就截住了他。
  他挣扎了两下,挣不脱小郭抓住他的手,便说:“郭先生,你将我的手捏疼了,快放开我,我有话对你说。”
  小郭当时可真是大吃一惊,没有料到此人知道他的身份,便道:“你有什么话要说,在我还没有将你的骨头捏碎之前,就快点说出来,你,如果说慢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那人于是说:“有一个人让我告诉你,他想见你。他知道一些事,是你感兴趣的。”
  那时候,小郭还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担心这只不过是一个陷饼。
  可是,那个人接着说了一句话,使他改变了想法,那人对他说:“有一个人让我告诉你,她说她是贝思的朋友,她手上有些货,要卖给你。”
  “贝思的朋友?”小郭问了一句。
  那人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继续说:“她还说,如果我将你引去见她,你会给我十块钱。”
  小郭听到贝思的朋友这句话,便决定要去见一见那个人。
  他当时也没有想得太多,只是听我说起贝思之死,定是因为她知道了有关桑雷斯的什么秘密,而她并没有为桑雷斯守密,却将这个秘密告诉了她的情人,所以害死了三个情人。
  小郭自然就想到,贝思并非只是将这件事告诉了其中的三个情人,她的情人很多,一定还有别的人也曾听她说起过。他也知道,贝思所知道的事,一定非常重要,很可能会使得整件事迎刃而解。虽然他有一种预感,觉得此事有着极大的危险性,却仍然决定冒险一试。
  他跟着那个人到了一幢非常陈旧的房子里,那人告诉他,就是三楼左边的那扇门,然后向小郭要了十块钱走了。
  小郭走上三楼,见有三扇门,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形,觉得这样的地方不像是什么秘密所在,便走过去,敲了敲门。
  没有多久,便有人走近来的声音。小郭那时还保持着警惕,所以向旁边退开了半步,做着应变的准备。
  门应声而开,并不是大开,而是开了一条缝,有一只脑袋探出来。
  小郭看清了,那是一个女人的脑袋,脸上似乎还有着惊恐,小心地问他:“是郭先生吗?”
  小郭说:“是,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那女人仍然是一脸的惊恐,四周看了看,似乎是看有没有人在注意她,然后小声地对他说:“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告诉了我一些非常重要的事,他还告诉我,如果她有了什么不测的话,让我设法找到一个姓郭的东方人。我问她我怎么才能找到这个人?她说你是一个很有名的私家侦探,要找到你并不难。”
  小郭又问:“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女人再次四处看了看,说:“你知道,这个国家没有一点安全感。我的朋友已经出事了,我不能不小心。郭先生,我能先看看你的证件吗?”
  她如此小心,便打消了小郭心中的顾虑,将证件给她看了。
  女人着过他的证件,然后再向四周看了看,才将门打开,非常神秘地对他说:“快进来,如果有人看见我与一个东方人接触,我就会惹上大麻烦了。”
  小郭闪身而进,那时,他还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尽可能不让那个女人靠近他。
  那个女人将门锁好返回时,他已经很快地将她的家查看了一遍,似乎并没有别的人,这样,他才多少放了些心,一个女人如果想对付他的话,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女人转身进了客厅,然后对他说:“我们到里面去谈好吗?”
  她指的是旁边的一个小房间,看起来,那像是一间书房,但又摆了一张小床,里面显得非常拥挤。小郭熟悉这样的房间,这样的房间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见到,属于那些生活在穷困线上的人,或许,在他们最初建立家庭的时候,原是有一间书房的,但随着孩子的出生,而他们的生活状况又没有得到根本改善,于是这书房虽仍然保留了下来,却有很大一部分不得不让给了孩子。
  正是这样的一个家庭使得他放松了警惕。
  女人让他坐在里面唯一的一张沙发上,那张沙发紧靠着墙。他坐上去,背就挨在了墙上,这就是他所犯的最大的错误,他绝没有料到,后面的那面墙其实是有一扇暗门的,那女人对他所说的话对他有着极大的吸引力,所以没到注意到身后极其细微的变化。这个变化是他的身后有一个小孔被人暗中打开了,然后有一支具有麻醉作用的针射向了他。
  仅仅只是十分之一秒之内,他便昏倒了。
  醒来之后,他已经被关在了一间像是监狱的地方。
  在那以后的时间里,他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个监狱房间,有一些人,每天都对他进行审问,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有一天,桑雷斯来到了那监狱房间。
  小郭正讲到桑雷斯来到监狱房间,小纳已经到了。
  小纳一走进来便对我说:“卫斯理,你准备好没有,如果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
  小郭见我站起来,他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去。”
  纳尔逊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那就快一点,要不然赶不上大队了。”
  我们正要向外走的时候,迪玛却站起来说:“先生们,你们是否认为这样做太不尊重女士了?”
  我们同时大吃了一惊。
  虽然小纳并没有说我们将要去干什么,但我们心中早有一个想法,这类事,原本不应该是女士感兴趣的事,再说,她如今可算是一国之君了,等待她处理的事不知有多少,她似乎也不可能有时间与我们一起去,是以我们并没有考虑到她。
  小纳更是愣住了,他和我们考虑的还不同,对于我们来说,迪玛只是一个女性而已,但对于小纳来说,王妃却代表着一个国家,这是一件大事,或许他并没有这样的权力答应下来。
  王妃似乎知道他的难处,便说:“我可以出动一个战斗机大队配合你们。”
  小纳不说话,却拿眼看着我。
  我想了想,对小纳说:“我可以帮她进行化装,让别人根本认不出她是谁。”
  王妃似乎意识到这件事的确有些不妥,便说:“那就算了,你们快走吧,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我们三个一起下楼,坐上小纳的车,赶到机场,乘上一架小型飞机。
  在飞机上,小纳才告诉我们,他们已经查出了那个在沙漠中的指挥中心,今天拂晓将开始攻击,参加这次联合行动的,有七个国家的联合军事力量。
  小纳分别说出了这七个国家的名字,我听了以后大吃了一惊,这正是属于两大军事阵营的七个轴心国,同时,他们也可以说是世界上的军事强国。有这样的联合力量,什么样的敌人不可以被消灭?
  这两大军事阵营从来都是处于敌对状态的,相互间不知干了多少颠覆和反颠覆的勾当,这次竟然走到了一起,此消息一出,定会举世震惊。
  我问:“你们将怎样应付世界舆论?”
  小纳拿出了一份新闻通稿,交给我说:“今天晚些时候,这篇新闻稿将会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报纸上,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我看了看,这份新闻稿说,这两大军事阵营为了抵御将可能出现的外星军事侵略,联合进行了这次军事演习,并且透露说,这次军事演习的酝酿过程经历了很长时间,早在两大军事阵营最高当局的几次会晤中,就已经多次提到,最后在不久前的一次几国军事要员的秘密会见中确定下来。今后,这样的军事演习将会不定期举行云云。
  做这样的官样文章,对于小纳和盖雷夫人的组织来说,那实在是小菜一碟,世界上不知有多少让人震惊的大事,经过他们的特殊。“处理”之后,全都变成了不引人注目的小事。
  至于这次行动将会起到什么样的结果,很快便可以见分晓,我也不需特别关注。我所关心的是,这个沙漠指挥中心被摧毁以后,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我刚刚想到这个问题,小纳便已经提了出来:“卫,拂晓的行动我相信万无一失,现在的问题是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们不知道那个狂人是谁,也不知道在这次行动中是不是能将他彻底打垮,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并不知道他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哪一步。对那几个我们已经知道的克隆人,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说:“暂时还没有。我也认为这是最难办的一个问题,他们如果是一些身份普通的人,我相信你们是定然有办法的,可他们的身份毕竟不普通,如果将这件事公布出去,肯定会引起世界大乱。”
  小纳说:“有关这个问题,我和盖雷夫人已经讨论过许多次了,我们甚至分别向最高当局作了汇报,他们的态度非常暧昧,只是指示我们一定要慎重,却又不说该怎样处理。”
  我想,现在还没有到走那一步棋的时候,急也没有用,世上许多的事,本来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走出第一步之后,再看看第二步该怎样迈出去,第一步还没有走出,现在就想第三步第四步的事,未免太超前了些。
  拿定了这个主意,我便对小郭说:“这些事我看只有留到下一步再讨论。小郭,刚才你还没有讲完的事,你接着再讲。”
  小纳还不知道小郭的事,上次我并没有对他讲,所以他就问道:“你有什么发现?”
  现在小郭已经安全了,我便简要地向小纳介绍了小郭被桑雷斯的人抓走,然后派出一个克隆人来顶替他的事,并且说,我之所以知道这事与克隆人有关,正是抓到了那个冒牌者以后的事。我知道,事已至此,我当然要将那个C01的事告诉小纳,一方面,我要让小纳来设法安置C01,另一方面,也不使他猜测我知道有克隆人这件事与迪玛王妃以及佩德罗有关。
  以后,这件事是否能够长久地瞒住他,那是以后的事,至少现在,能瞒一日就先瞒一日再说。
  接着,小郭就开始介绍他和桑雷斯见面的经过。
  桑雷斯前呼后拥而来,然后将其中几个人支了出去,房间里就只有他和小郭两个人。
  那时,小郭当然想过设法制服他的事,但他当时被戴着手铐脚镣,根本无法接近桑雷斯。也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下令抓自己的是桑雷斯,这一切全都是桑雷斯设计的陷饼。那时候,他的想法还是我们在亚洲之行以前的想法,认为这一切都是桑雷斯在任总指挥,他才是这起大阴谋的总设计师,根本不知道他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只小卒子。
  桑雷斯见了小郭便说:“迪玛王妃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干这件事,我可以加倍给你,只要你答应不再过问这件事。”
  小郭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不答。
  桑雷斯又说:“你不要认为我提出这样的条件是想收买你,其实你想错了,我知道你是一条硬汉子,我也根本不会以这种方式来对付你。我只是为你考虑,因为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也根本不是靠你和卫斯理的力量能够制止的。关于这件事,我不可能向你说得更多,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很好的处理这件事,将一切最坏的可能全部消除。”
  小郭笑了笑:“你以为你是谁?你是仁慈的上帝吗?”
  桑雷斯说:“我是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结果,你希望一个什么样的最后结果?”
  小郭几乎是咬牙切齿他说:“我希望的最后结果是亲眼看到你这个恶棍被送上电椅。”
  桑雷斯摆了摆手,说:“不不不,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很多事,这说明你其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了,就一定不会这样说了。没有人能够将我送上电椅,除非我自己想去试一试。”
  小郭认为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太狂妄了,简直就是不可一世,当时他心中暗暗说:你别得意过早,如果我能够从这里出去的话,我一定要试一试,我不相信我找不到让你上电椅的证据,到了那时候,你就知道狂妄的结果是什么了。
  桑雷斯见小郭不说话,便对他说:“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正在考虑是否放你出去,但在我作出这个决定之前,我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不管你对我们的事知道多少,我的建议是你还有你的朋友卫斯理都不要再过问这件事,就让我来处理。”
  小郭问:“这是我可以获得自由的条件吗?”
  “不是,只是我的建议,或者说是我们的建议。”桑雷斯说:“同时,我想提醒你,你们如果一直这样胡闹下去,事情的结果很可能会很糟糕,如果你们不再过问此事,或者是暂时不再过问,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久以后,我会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结果。”
  小郭冷冷地哼了一声:“桑雷斯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我们中国人的一句话,叫做黄鼠狼给鸡拜年。黄鼠狼本来就是要吃鸡的,可以有一年春节,这黄鼠狼却主动去给鸡拜年,你知道它为什么要去给鸡拜年吗?”
  这本来只是一个歇后语,小郭却讲成了一个故事,这当然是因为中国人的语言特别丰富,不像教小学生一样教他们,他们是定不会懂的。
  桑雷斯当然听懂了,所以脸色也变得特别难看。
  小郭见他这样,觉得有了一种快意,接着便说:“在西方社会,也有一个大灰狼的故事,与我们这句话的意思差不多。你以为你会在这个故事中扮演什么角色呢,大灰狼先生?”
  这次谈话当然是不欢而散,此后,桑雷斯再没有来找过他,而其他人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一天二十四小时审问他。除了有人按时给他送来一日三餐之夕,他简直以为那些人将他遗忘了。
  直到昨天晚上,有两个人来到监狱房间,要将他带出去。
  小郭当时大吃一惊,以为他们因为从他身上得不到任何东西,决定将他杀死了,所以在他们为他解开手铐的时候,他忍不住就问:“你们准备怎么处置我?”
  “送你回去。”那些人说。
  他一听,顿时大为惊恐,送你回去这句话,在中国话中正是让你死去的意思。中国人接受佛教观念,认为人这种生命形态是一种轮回,死了以后,灵魂和肉体分离,然后,灵魂再投胎,再世为人。那么,灵魂的存在地,当然就是人类的家园了,送一个人的灵魂回家,也就成了处死一个人的代名词。
  小郭当时除了惊恐以外,还非常愤怒,冲着那些人喊:“你们没有权利处死我,我是一个自由世界的人……”
  他原是想说一大堆话的,至少也要将那个独裁者痛骂一顿,以解心头之气。但他还没有说完,那两个人便冷冷地说:“谁说过要处死你了?”
  这句话说得并不重,小郭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便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两个人懒得再理他,将他带到了一辆车上,甚至不再给他戴手铐脚镣,身边那两个人也不像是要去对他行刑的。这阵式真是将他给弄糊涂了,他相信桑雷斯真要处死他的话,一定不会如此大意,派出这么两个人来,这两个人根本就不会是他的对手。
  他因为心中疑惑,便又问了一句:“我们这是去哪里?”
  那两个人颇不耐烦,对他说:“你这人,哪里如此啰嗦?真难以让人相信,总统怎么会对你如此仁慈。如果是以前的话,像你这样的人,早就赏给你一颗子弹了,哪里还会留机会给你说这样一些废话?”
  另一个人也说:“总统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年纪大了,心似乎忽然就软了下来,不像以前那么狠了。”
  他们说着说着,话题就转了,不再理会小郭,倒是说起桑雷斯最近的许多变化来,这些变化让那些长期在他身边工作的人感到不解。
  小郭因为知道迪玛曾经感觉到了佩德罗的变化,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特别,立即便想到此人不是她的丈夫佩德罗,所以才引出了这一大堆事来。
  那时,我们一直都认为这些事全都是桑雷斯在幕后操纵。现在,这两个人忽然说他们觉得桑雷斯近来有了极大的改变,变得他身边的人都不敢相信这些事是桑雷斯干的了。
  真正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郭在联想到迪玛王妃的怀疑时,忽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次会谈之后,被人暗中掉包的不仅仅是佩德罗,其中也包括了桑雷斯,这两个人都是替身。
  正如我想到这一点时那样,立即按照这种设想来解释那些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于是,桑雷斯与佩德罗两国交好可以解释了,桑雷斯断绝与那些情人的来往可以解释了,他为什么要杀死贝思和她的三个情人可以解释了。
  在想到这一点时,小郭非常激动,情不自禁就叫了一声。身边那两个人被他这一声惊叫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你发什么疯?”
  那时,小郭准备动手对付他们了,他暗中估计,身边只不过是两个人,他在动手的时候,到底能够在多长时间内将这两个人制服。他在年轻的时候,跟我学过一些中国武功,虽然没有非常高深的造诣,但在一出手时将这两个人打昏应该是问题不大的。他需要迅速逃走,然后将这个新的设想告诉我,让我知道我们以前的思路全都是锗的。
  他当然不知道,在他被关进那个监狱房间的这十几天里,已经发生了许多的事,更不知道我早已采取了许多有效的行动。
  就在小郭正想动手的时候,他发现汽车竟驶进了机场。
  那时候,他心念电转,但是任他思维有多么快速,也不知道他们将他送到机场来干什么,或者说他们准备将他送到哪里去。
  这时,他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他们送他来机场,那当然是为了将他送上一架飞机,只要他一上了飞机,说不定机会更多。他这种想法当然不是凭空而起,他有着自己的理由,第一,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手铐脚镣,他可以活动自如了,这使得他将要进行的行动有了可能;第二,送他来的仅仅只有两个人,就算他们在飞机上还有几个人,那也不足为虑,到了飞机上,谁都怕死,只要他能够有机会接近驾驶舱,他就可以有办法让这架飞机飞到他希望去的地方。
  这样一想时,他便安定下来。
  汽车在一架飞机前停下之后,那两个人将他送上了飞机的舷梯,却并没有跟上来的意思,仅仅只是对他说:“郭先生,我们总统希望你在见到你的朋友以后,好好地考虑一下他的意见,祝你旅途愉快。”
  小郭走上飞机后,见机上仅仅只是一个小姐。他顿时觉得脑袋发懵,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位空中小姐似乎对他很热情周到,而他向她提了几个问题,她竟然一个都答不出。当他问她这次航班的目的地时,空中小姐对他说:“先生,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你是那么尊贵的客人,却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你现在乘坐的根本就不是航空公司的班机,而是外交专机,此时,你享有许多的外交特权。”接着,她又告诉他这次飞行的终点,正是迪玛的国家。
  于是,他就糊里糊涂之中被送到了机场,然后他又搭乘衔车到了迪玛这里。
  小郭讲完他的经历,小纳就迫不及待地问我:“卫,你说桑雷斯为什么要那样做?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摆了摆头,说:“我想过,但我实在是想不出他一定要这样做的理由。”同时我还想到,如果白素此时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有一些想法,而她的感觉往往是非常准确的,很可惜她此时不在。
  事实上,当我向白素介绍到这里时,我也曾问过她有什么想法,她想了一想,说道:“其实,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而且,桑雷斯本人曾经对你讲过也对小郭讲过。就算是他不曾对你们提起,其实你们也已经想到了,只是因为你们当时根本不愿承认或者说不肯面对。”
  白素在说这一番话时,我已经知道了结果,而她的这段话与结果是极其相符的,这就又一次证明白素的非同凡响。
  而在当时,我和小纳小郭三个人在那架飞机上想了很长时间,实在是搞不清楚桑雷斯这样干的目的是什么。
  正如桑雷斯曾说过的话,我一直都在抨击说人类太缺乏互信,太少真诚,而我恰恰就是一个缺乏信任缺乏真诚的人,在我将所有的可能全都想到却又自我否定之后,我也曾对小郭产生了怀疑。产生怀疑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桑雷斯都不应该就这么简单地放了小郭,事实上他又是做出了这件我们全都认为不可思议的事。那么,就只可能有一种解释,小郭已经向桑雷斯妥协了,他成了桑雷斯的同伙。
  小纳当时的想法肯定与我一样,所以在那后直到攻击计划完成之前,他几乎是一步不离地跟着小郭。我也知道他心中在担心什么,他担心他的猜想如果是真的,那么,小郭很可能会利用机上先进的通讯设备将我们的攻击计划通知桑雷斯,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逃走或是组织反击。
  好在当时临近战斗,小郭的心情非常激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我们乘坐的飞机开始在一处空军基地降落。

  ------------------
  文学殿堂 雪人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