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十二 千具干



  小飞船的速度极快,比地球人制造出来的奔月火箭,速度要高得多。
  电脑荣光幕上显示的资料是,预算的飞行时间,只是十二小时,轨可以进入月球的引力范围之内了。
  罗开在安歌人的脸上轻拍了几下:“下去,把自己固定在座位上,好好休息一下,进入月球的引力范围之后,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
  安歌人顺从地点了点头,两人一起扭动着身子,使自己下沉在失重状态之中,要做到这一点,不是十分容易,极不习惯,那种有气力无处使得出的情形,十分怪异,也十分新奇。
  安歌人在座位上半躺了下来,固定了自己之后,便闭上了眼睛。罗开在侧面欣赏着她,看着她那轻轻颤动的眼睫毛。毫无疑问,它是一个出色之极的美女,但是黛娜何尝不是,燕艳或许比她更美丽。罗开自己也知道,自己决无法属于任何一个美女。
  本来,或许天使可以,然而天使的原来形状,却丑恶得如同恐怖电影中的怪物,这算不算是讽刺呢?
  罗开在思潮起伏之中,沉沉睡了过去。
  他在临睡着之前,伸手轻轻握住了安歌人的手,安歌人发出几下满足的“唔唔”声。
  他们两人都被电脑发出的声音惊醒。电脑不断在提醒他们:“即将进入月球的引力范围:飞船在进入月球的引力范围之后,会自动飞向月球背面,电脑控制的自动驾驶系统,会在离目的地最近处,选择最适合的地点,自动降落。”
  说到这里,又传出了康维的声音:“两位,如果我的基地未曾受到破坏,那在你们的航程之中,我们便一直可以保持通讯联络,甚至你们到了月球背面,也一样可以。可是现在设备被毁,我无法给你们任何帮助,你们自己要小心。”
  安歌人叹了一声:“康维真好!”
  罗开点点头:“它是好朋友,比……起许多人来,要好得多了,他一再强调存死结山,会有十分令人震惊的景象,我们要作好思想准备。”
  安歌人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兴奋:“真难想像,我真的可以到达月球的背面!
  鹰,当我向你要求帮助的时候,我根本不存任何希望。”
  罗开故意沉下脸,“哼”地一声:“不存希望,来求我干甚么?”
  安歌人眼珠转动:“说不上来,我只是强烈地感到,在地球上,可以助我达到目的的,除了你之外,虽然另外还可以列出几个来,可是我除了找你之外,没有别人可求。”
  罗开握住了它的手,诚恳地道:“到月亮背面容易,或许还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天神之盒,可是解开死结“安歌人忙接了上去:“成与不成,总得靠自己的努力,或许,事情会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
  罗开闷哼了一声,他自然清楚安歌人的希望,只是一种妄想,但也懒得再和她去争辩。安歌人在那种狂热的情绪之中,谁的劝说都不会听得进去,就像一大堆烧得灼红的铁,泼上去的水,必然化成蒸气一样。
  飞船在进入月球的引力范围之后,速度迅速减低,从左右的心圆窗着出去,月球表面一个一个的火山口,充满着死亡的气息,那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星球,瓦古以来,在宇宙中转动着,作为地球的卫星,受到地球上生存的人类的崇拜。从地球上看来,它是如此咬洁美丽,可是临近看来,它却是那么荒凉,有一种赤裸的死亡之气。
  电脑资料显示,飞船在距离月球表面五千里的高度,环月飞行,飞向月球的表安歌人显得十分紧张,不时紧握一下罗开的手,它的手心冒着汗。电脑荣光屏上的资料显示,十分详尽,在现出离目标死结山只有六分钟的航程时,安歌人甚至呼吸急促起来。罗开除了伸手在它的背部轻抚之外,也没有甚么别的办法可以令她镇定下来。
  这时,高度也在减低,离地面,只有一千公尺左右,还在继续下降。在荣光屏上,现出一幅一幅月球表面上的情形,最后停在一处,着来是相当平坦之处,那是飞船将会降落的地点。
  资料立即显示出,那降落地点,离目的地,只有两百二十公尺。
  安歌人在这时候问了一句:“一再提到目的地,那是甚么意思?”
  罗开沉声道:“康维曾经来过,他自然知道正确的目的地在甚么地方。”
  安歌人的声音有点发颤:“就是……有天神之盒的那个地方?”
  罗开刚想说“是”,可是他一开口,却没有发出声音来,同时,他手背上一紧,安款人突然紧紧地抓住了它的手背。
  两人同时看到了下面的情形曰这时,他们的高度,只有二百公尺,而且,还正在降落中,所以,下面的情形,可以看得很清楚愈来愈清楚曰下面是一幅平原,自然,所谓平原,也有着不少起伏的石岗子和巨大的石块,但总的来说,那算是平原。首先映入眼的,是许多凌乱的、布满在平原各处的闪亮的小点。那些闪亮的小点,由于距离远远,所以看不清楚是甚么东西。
  在每一个亮点之旁,都有一个人在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人,虽然那些人的外型,看来十分异特从上而下的看丢,还难以具体说明有甚么异特。为数有上千人,有的坐,有的立,有的躺着,有的伏着,一动也不动,乍看起来,像是上千具塑像,可是却又使人强烈地感到那是人。那些人,曾经有生命,如今,他们仍然是人,可是他们早已失去了生命。
  上千个死人:死在月球背面的死人曰当飞船降低到只有一百公尺时,那些人的异特在何处,已经可以看出来了他们全失去了水分,不知多少年前死在月球上的人,体内的水分完全消失。
  上千具干!
  上千具干,在荒凉的、充满了死气的月球背面!
  飞船掠过了那有着上千具干的平原,便在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降落。直到完全没有了声音,罗开和安歌人仍然出不了声。
  在他们的脸上,几乎也现出了如同干一样的僵硬!
  康维所说的可怕景象,真的可怕之极单是用言语形容,决不能表达那种可怕程度的十分之一,一定要亲眼看到了,才能体会到,那么多人,可能在几万年前就已死在这里,一直维持着原来的样子,那才能感到真正的可怖!
  刚才在飞船掠过去的时候,已经依稀可以看到,那些干脸上的表情,如果接近他们,只怕震撼的程度,又会大大提高!
  他们想到的,是同一个问题:“面对这上千具不知死去了多少年的干,需要多大的勇气?”
  过了好久,安歌人才低声问:“鹰,那些人……就是很久之前,被天神带到……这里来,赐以天神之盒的……幸运儿?”
  罗开深深吸了一口气:“当然是……他们之中,显然没有甚么人能解得开死结,自然也没有甚么人能够得到天神所许诺的愿望。”
  安歌人也深深吸了一口气:“那种情景,乍一看来,确然十分可怖,可是……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算是五千年,那些人不论有甚么经历,也早已死了。”
  罗开十分感慨:“无论如何,总比那么多具干陈列在一起好多了。”
  罗开说着,用力一挥手,安歌人和他同时大叫一声:“走吧。”
  他们戴上了氧气头罩,通过电脑的指挥,命令小型机械人把罗开的装备卸下来,并驶出了一辆适宜在月球崎岖表面上行驶的车子,同那幅平地驶去。
  虽然只有几百公尺的距离,但是在感觉上,那却是遥远之极的过程。等到渐渐可以看清楚那些干的时候,更叫人觉得诡异绝伦。
  当接近一堆约莫有七八具干之处时,罗开停下了车子,和安歌人互望了一眼。氧气头罩之中,有着通讯设备,他们可以毫无困难地互相交谈,这时,他们虽然都没有说话,但是也都可以听到对方浓重的呼吸声。
  那七八具干,有勇有女,都穿着十分怪异的衣服,一律是灰黑色的,看不出是甚么质地。极目望去,每一具干的衣服全都一样,猜想起来,可能是天神供应的制服,这种衣服,一定也因应地球人可以适应月球的环境而设计的。
  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看到别的装备,例如氧气头罩等等,是天神在事后清理过现场,还是基于别的原因,不得而知。在停下了车子之后,罗开的视线,先停留在那几具干的脸上。他立即发现,这些人在临死之前,一定经历了无比的失望。
  那种极度失望的神情,都保留了下来。虽然肌肉全都能缩了,眼眶之中的眼珠,也早已没有了神采,可是那种失望的神情,却毫无疑问,都保留了下来,令人一着,就可以知道,那些人在临死之前,是多么失望,因为失望而多么痛苦!
  干脸上所现出来的那种可怕的神情,令得罗开不由自主,感到了一股寒意,心头也十分沉重。所以在那一刹间,安歌人究竟发出了多少下欢呼声,罗开并没有留意。
  罗开自然知道安歌人发出欢呼声的原因,因为不但在每一具干之前,甚至可以说,遍地都是一种方形的盒子:天神之盒曰在月球背面,一处名叫死结山的地方,遍地都是当年天神颁赐的天神之盒古老的传说如今展现在眼前,百分之一百是事实曰罗开在安歌人的欢呼声中,转过身子,看到安歌人不断地拾起那种盒子,拾起一只,又放下一只,再去拾另一只。它的行动,显示出一种异样的狂热,她甚至想去拉开一具干的双手那具干的双手,还紧紧地捧住了一只天神之盒。
  罗开这时候才开口:“别打扰他们,每一只天神之盒都一样的。”
  安歌人站了起来,罗开可以听到她那急速的喘息声:“鹰,你看看,那么多天神之盒:那么多。”
  罗开缓缓地向前走去在月球上,每一步,都可以跨出很远。他已经看到更多的干。毫无例外,每一具干的脸上,都满布着失望之情,那种僵硬了的失望卧神情,展示看人生之中,最巨大卧痛苦!
  罗开的声音,也因之变得冰冷和坚硬:“请你注意那些人的表情。”
  安歌人的身子震了一震:“是的,我注意到了,他们都十分失望,他们……因为解不开死结,所以……失望。”
  罗开补充:“失望至死。”
  安歌人高举起手中的天神之盒,大声叫:“我可以解得开死结,看,只不过是一个结,怎么会解不开?我一定能解开它。”
  罗开直到这时,才把视线投向天神之盒。在这里,天神之盒就像是荒凉上的石块一样,遍地都是,他随便一抬脚,就踢起一只来,接在手中。
  罗开一搂上手,就用手量度了一下,天神之盒是正立方形的,每一边厚二十公分。拿在手中,分量极轻。盒子用一种闪光的金属片制成,看来像是铝片,在空中看下来,闪光的一点一点,就是天神之盒。
  在盒上罗开留意到,每一只都一样,都缚着极细的绳那种绳,有着十分约丽的颜色,用手摸上去,有一种十分滑腻的感觉。
  那种细绳,把盒子缚扎得十分巧妙,像是精心扎好的礼品一样。然后,在盒子一面的正中,有一个结。
  那是一个复杂无比的结,无头无尾,只看到有许多细绳围在一起,纠缠在一那个结,自然就是死结了!
  解开死结,轨可以打开盒子,打开盒子,轨可以得到天神的许诺!可是,这样无头无尾的一个结,如何解得开呢?
  如果能解得开的,还叫死结吗?
  罗开在忽然之间,感到一阵莫名的冲动,他一手托着天神之盒,然后声明:“天神愚弄了所有人:着,所有人,没有一个解得开死结,他们都努力在着永远不能实现的事,结果是极度的失望。”
  他一面叫着,一面已拿出一柄小刀来,“啦”地一声,弹出了锋利"比的刀身,然后就去割缚在盒子上的细绳。
  出乎它的意料之外,那种细绳,一割就断,就像是普通的绳子一样绳子一断,轨全部自盒子上滑落。罗开收起了刀,伸手拍了那盒子两下,一扬手,将盒子揭了开来,一面叫:“天神的许诺,快出来!”
  盒子打开之后,可以看到盒子十分薄,难怪那么轻。
  盒子内是空的,甚么也没有。
  罗开把盒子扬向安歌人:“看到没有,是空盒子,盒子根本是空的。”
  安歌人的声音,却出奇的镇定。罗开可以看到在头罩下,它的眼闪耀着光芒,它的回答是:“鹰,你失常了:天神的话,说得再明白也没有了,必须先解开死结,然后打开盒子,乃能得到天神的许诺。你刚才的行动,完全违背了天神的话,当然甚么也得不到!”
  罗开“呵呵”笑着:“是不是还会受到天神的惩罚?”
  安歌人的声音更镇定:“你得不到任何东西,已经可以算是惩罚了。”
  罗开抛起手中的盒子,等到那盒子慢慢飘落下来的时候,他又抬起脚来,一下子把那只盒子踢出老远,那盒子落地之后,还滚动了几下,才停下来。他甚至还想奔过去,把所有的盒子,都踢上一脚,可是安歌人已来到了它的面前,用它的目光阻止他。
  接下来,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
  “鹰,何必,你不相信就算了!”
  “我要你也不相信!”
  “不,我相信,天神之盒已经到手了,要解开死结,也就不是难事,我一定能找到解开死结的方法。”
  “你找不到的,你将和这里所有人一样,带着极度的失望和痛苦,步向死亡。”
  “鹰,哪一个人的一生不是这样的?我看不出会有甚么更壤的情形。”
  “好,那你就尽量把这些盒子带回地球去吧。”
  “不,一个就够了,如果你要送人,我倒可以代你多带几个。”
  “嘿嘿,谢谢了,我不想害人!”
  “唉,应,你不了解我!”
  “是的,我也不想了解你!”
  他们的对话,到此为止。罗开突然之间,感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疲倦,他再也不想多逗留一秒钟,更不想再看到那些干脸上的神情。
  他转身,走向那辆车子,安歌人双手捧着一只天神之盒,跟了土来。
  一直等到他们又登上了飞船,罗开伸手去按那个有着“回”字的按钮之前,安歌人才道:“鹰,你说过我们在月亮背面,可以有两三天快乐日子的。”
  罗开的回答很简单:“对不起,取消了,因为我实在太疲倦了!”
  安歌人咬着下唇,没有再说甚么。
  飞船自月球起飞时的震汤十分轻微,安歌人没有再和罗开手握手。
  天神之盒放在安歌人的膝头上,安歌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那用困绳结成的死结!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