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六 局长的见面礼



  罗开和安歌人到达雅典是四小时之后的事。当时和莫斯科通了电话,罗开提出的要求,对方不但一口答应,而且还安排了外交飞机,把他们送到莫斯科去。
  罗开和安歇人都不是第一次到莫斯科,但今次受到的是一级国宾式的招待,自然各方面的享受,大不相同。当他们在奢华之极的房间中坐下来,正享受着美酒之际,传来敲门声,罗开打开门,进来的是局长和另外两个官员。
  罗开看见过局长,那是若千时之前卡娅的安排,所以局长十分热情地过来和罗开握手,又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安歌人。
  局长给安歌人的赞语是:“唉,可惜我年纪大了,不然,值得与你这样的美人拼命。”
  安歌人以动人的笑声和流利的俄语回答:“谢谢你的赞美,我不认为你是老人。”
  局长挺了挺身子,作了一个很年轻的表情,然后,条然转身,望向罗开:“好朋友,你要的装备,足可以在月球逗留二一天,莫非你们想到月亮去?”
  罗开道:“是,远离尘嚣,看来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局长呵呵大笑,来回艘步,然后,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干,双臂挥动,作飞行之状,带着好奇的神情询问:“在手臂上缚上翅膀飞到月亮去?”
  罗开微感不快,冷冷地道:“一点也不幽默。”
  局长的脾气很好(当然是装出来的),它仍然“呵呵”笑着:“那么,请问两位,用甚么方法可以飞达月球?”
  罗开感到更不快:“是不是为了取得那些装备,就必须答覆盘问?”
  局长的脸色,有一刹问的阴暗,和他一起进来的那两个官员,脸色也难看之极,不过还是局长沉得住气,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我认为好朋友之间,是甚么都可以说,没有甚么秘密的。”
  罗开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摊开手:“如果我不想说,那又怎么样?”
  局长来回艘了几步,忽然压低了声音,让来好像是改变了话题:“我国最近发展了一种超级雷达探测的技术,嗯,那还属于一级国防机密。”
  罗开摇头:“我对于刺探他人的秘密,毫无兴趣。”
  局长自顾自的说下去:“这种超级的雷达探测技术,配合人造卫星使用,可以使我们测到任何自地球出发,飞往太空的物体。”
  罗开听到这里,已经忍不住想发笑,可是怕知道局长的话,必然还有下文,所以姑且忍住了。
  局长果然往下说:“日前,我们就探测到有一个体积相当小的飞行物体,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度,飞往月球,可能……还绕到月球的背面,然后又回到了地球。”
  他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盯着罗开。罗开懒懒地道:“了不起的科学成就。”
  局长的声音很焦切:“鹰,那个来自月球的飞行体,和你有关?”
  罗开并没有回答局长的这个问题,只是爆出了一阵笑声,然后,和安歌人一起站了起来,罗开对安歌人道:“真倒霉,怎么找到这种地方来了。走吧!”
  安款人也娇声笑着:“早就知道俄国人靠不住,可是也料不到会这样对待好朋友。”
  罗开耸了耸肩:“人有时总不免会上当的。”
  他们两人旁若无人的嘲笑着,一起向门外走去。局长在这时候,伪装出来的好脾气,已消失了一半,神情变得十分可怕。
  那两个官员更立即有了行动,各自跨出了一步,挡在门前,阻挡了罗开的去罗开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冷峻,如同一座雕像一样。笑着看它的安歌人,未曾着到罗开有过那样的神情,不由自主,离得罗开远了一些当罗开现出这种神情时,他甚至有着不可接近的庄严和神圣。
  罗开并没有停步,当那两个官员跟着局长进来时,他凭着敏锐的观察力,已经看出两人的上衣内都有着武器,所以这时,他先发制人的时候,目的就是先把这两个人身上的武器夺过来。
  罗开是突然发动攻势的那两个人拦阻在门前,罗开向前跨出了一步,不,实际上只是牛步,甚至不能算是牛步,只是略抬了抬脚,他如狂台一样的攻势,轨发动了!
  看了罗开那么速疾的攻势,才知道他“亚洲之应”这个外号是怎么来的。他在那一刹间,简直就是一头早已盯走了目标,然后自高空中,飞扑而下的大鹰曰那两个官员,显然都是曾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务,可是在罗开的攻击之下,连起还手念头的机会都没有。
  罗开一扑向前,双手齐出,强而有力的手指,已分别抓向两人的胸前,两人都本能地伸手来挡,这早在罗开的计算之中,所以罗开一下子就抓住了他们的手腕,然后反手一扭,骨臼松开的声音,听来十分清脆。
  紧接着,罗开松手,挑开两人的上衣,疾伸手,把两人佩在胸前约两柄枪,一起趴在手中。然后,他疾转身,在手中的两柄枪对准了局长的同时,双肘一起向后撞出。
  在中国武术之中,这种用手肘撞向敌人的手法,称之为“肘锤”,十分具有攻击力。
  罗开不必回头,轨可以知道,它的手肘,撞中了对方的胸口之后,甚至可以令对方的心脏,有一刹那间停止跳动,那会令对方不由自主弯下身体,至少有两分钟之久直不起身来,自然也丧失了一切攻击力。
  这一切,全发生得那么快,简直看得人眼花撩乱。安歌人首先娇声叫好,热烈地鼓着掌。局长的声音,在两柄巨型手枪的枪口之前,有点发颤:“鹰,我们之间,何至于要动武?”
  罗开冷笑:“你刚才应该看到你两个手下的行动。”
  局长苦笑了一下,摊了摊手:“鹰,你要了解我们的处境,那个速度高得不可思议的飞行体,曾经接近我国的欧洲部分,如果那是……攻击性的武器,我们绝对无法防备……恰好你又有这样的要求,想在你这里,多少得到点情报,也不算是太过分吧。”
  罗开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置可否。局长最后一句话,简直如同哀鸣:“卡哑上校如果在的话,她也一定会向你套间消息的。”
  直到这时候,受到罗开攻击约两个人,才能发出呻吟声来。
  一听到局长提到卡姬,罗开的心中便暗叹了一声,想起了卡妞的娇小,想起了卡哑的柔腻白嫩,想起了卡哑的种种柔情,铁汉也有心软的时候,罗开把两柄枪垂了下来,声音也和顺了很多:“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那高速飞行体对贵国的安全,毫无威胁。还可以进一步的告诉你,这一类的高速飞行体,不知有多少,是你所谓的高技术雷达探测,根本测不到的。”
  局长不断地眨着眼:“可是……我们测到了一个……”
  罗开一挥手:“我相信那是一次意外,那个飞行体,由于十分急于到目的地去,故忘了使用反雷达探测的设备,所以,你们根本不必担心甚么。”
  局长作了一个同意的手势:“好,你们所要的装备,正从基地运来,六小时之后可装上飞机那架外交飞机,会送你们回“罗开接上去:“回雅典去。”
  局长点头:“外交飞机奉命听你的命令,可以飞到任何地方去。”
  罗开转过身,那两个官员虽然已可以站直身子,但是仍然掩不住痛楚的神情,罗开来到他们的身前,把枪插回他们身上的枪套之中。局长走过来,挥着手,令那两个官员先走出去,按着他自己也走出去,在门口,他态度暧昧她笑了一下:“两位可以趁这五个小时,好好休息一下。”
  局长走出去,关上了门。安歌人压低声音:“俄国人还会出甚么花样?”
  罗开笑:“我提供的情报,相信也可以满足它的要求了,就算再有花样,也不难对付。”
  安歌人俱近罗开,把手伸进了罗开的衣服中,在他坚厚的胸膛上轻轻地抚摸着,腻声讯:“鹰,你刚才的动作那么快捷,我从来地想不到,人类的动作,竟然可以快速到这个程度。”
  罗开轻吻着安歌人,在开始的时候,他也自然而然,有自傲的神情,可是按着,他就叹了一声:“人类应该多发挥自己的脑部功能,而少发挥体能。体能是低等动物才发挥的。”
  安歇人眼波流转,忽然凑上去,在罗开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然后,格格的矫笑着,在罗开还没有伸手抓向她之时,她就带起一阵香风,闪了开去。
  罗开给安歇人刚才在耳边所说的充满了挑逗意味的那句话,撩拨得心头起了一阵异样的兴奋。安歌人作了一个阻止他过来的手势,然后不由自主喘着气,胸脯急速地起伏着。按着,又一手按向胸口,一手向浴室的门指了一指,身子向后退去。
  她一直返到了浴室的门口,才算能讲得出话来:“给我十分钟私人时间。”
  罗开走前几步,拿起一杯酒来,向她举了一举。安歌人用十分优雅的姿势,进了浴室,然后,把浴室的门轻轻关上。
  罗开慢慢地喝着酒,打量着这装饰豪奢之极的房间。开始时,他想到安歌人自浴室出来之后的情形,可是按着,他就皱起了浓眉:俄国人一贯的技俩,偷窥和窃听设备,在这里,一定有着高度的发挥。一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有几十个人在监视的时候,罗开起了一阵极度的厌恶之感,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望着浴室的门,心中在想:那些监视人员,如果通过偷窥设备看到了安歌人晶莹如玉的胴体之后,不知会有甚么反应?
  一想到这一点,他立刻恶作剧地大叫了三声,在它的第三下叫声才发出不久,安歌人即打开浴室门,惊惶地间:“鹰,甚么事?”
  安歌人把浴室的门打开才三十公分左右,但已足以使罗开着到它的裸体,在半掩半映之间,分外动人。他笑了一下:“我想,你的身体,一定使俄国监视人员忘掉他们本身的任务了。”
  安歌人“啊”地一声:“真是,怎么一时之间,没想到这一点。”
  她身子缩回丢,并没有关上门,不一会,就披着浴袍,走了出来,向罗开作了一个鬼脸,俏皮可爱:“我猜你不会有当众表演的兴趣,真扫兴。”
  罗开大笑起来:“压缩空气该多要一些,在月球上,剧烈运动会消耗许多空气。”
  安歌人的双颊现出红晕,喃喃地道:“该死的俄国人。”她说完之后,又咬了咬下唇,“要是根本没有偷窥装置,我们便不会错失了几小时。”
  罗开也有点受不住她那种挑逗神态的引诱,一伸手,把她拉了过来,拥在怀中,恣意搓摸抚弄了一番,才通:“想要苍蝇不叮脓血,那太违反生物的天性。”
  安歌人给罗开的爱抚弄得娇喘细细,她整个人酥软得贴在罗开的身上,用力咬了咬下唇,才能说出话来:“鹰,再这样下去,你我将成为世界最畅销的心电影主角了。”
  罗开有点依依不舍地把双手自安歌人的浴袍之中,移了出来。安歌人在这时候,皱了皱眉,神情迟疑,像是想说甚么,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罗开用鼓励的神情望着她,安歇人伸手凉了掠头发,腻白的手臂内侧呈现了一个动人的姿态,罗开又忍不住轻吻了她一下。
  安歌人的语音,仍然充满了迟疑:“刚才……你为甚么忽然大叫了一声?”
  罗开解释了原因之后,才通:“我不是大叫了一声,而是大叫了三声。”
  安歌人征了一征,神情更是迟疑,望了罗开半晌。罗开不明它的神态何以如此疑惑,便低声问:“有甚么问题?”
  安歌人舔了舔嘴唇,罗开轻轻推开她,一跃而起,在一个柜子中拿出一瓶酒来,自己先就着瓶口喝了一口,再递给安歌人。
  安歌人接了过来,也啜了一口:“鹰,我只听到你一下叫声。”
  罗开在这时候,仍然不以为然,因为当他突然大叫的时候,安歌人正在浴室中,关着门。可能声音受到了阻隔,也可能洗浴时的水声,掩盖了她的叫声。所以他耸了耸肩:“那有甚么分别?”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