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五 康维的劝告



  二十四小时的等待,会使人觉得时间极长,和欢乐的时刻,一闪即过,不大相但不论多么慢,时间只是一种感觉,总会过去的。
  二十四小时过去了,康维并没有出现。
  安歌人觉得十分焦躁,她不说话,只不住地艘来艘去,不地喝酒。罗开表现得相当镇定,可是脸上的神情也愈来愈阴沉。
  等到第二个二十四小时也过去了,罗开和安歌人已经花了小时在电脑室中,虽然电脑一再表示,无法和康维取得联络,但罗开仍问电脑:“若是他有了甚么意外,你是不是会知道?”
  电脑叹了一声:“宇宙中只有一种力量,可以使他有意外那种力量,不久之前虽然曾出现过,但决不会伤害它的,你应该十分清楚。”
  罗开叹了一声,他自然清楚,能够使康维发生意外的力量是固体穿越固体的力量。拥有这种力量的一个异人,是通过三晶星人的帮助,才能回到原来的星体去,自然不会再去伤害康维。
  安歌人的声音虽然仍动听,但是在这样焦躁不安的情形下,它的声线自然也高了不少:“我不相信你的话:我只给你一小时,不管你用甚么方法,一定要康维在我面前出现。不然,我就把整个古堡作平,包括你在内,将不再存在。”
  电脑机械人的“双眼”,发出的光芒,封在安歌人的脸上。罗开在一旁冷冷地道:“你看清楚一些,最好相信它的话,就算地做不到,我也会帮助她达到目的。”
  电脑发出了一下长叹声:“一小时太短了,你们甚至无法安排炸药,对不对?”
  安歌人问哼一声:“要多久?”
  电脑装置上的许多大小不同的灯,一起急速地闪动着,过了好久,才有答案:“十九小时二十五分十六秒,倒数从现在开始。”
  一幅荣光幕上,立时出现了跳动的数字,一秒一秒,在迅速地减少。罗开愤怒地向电脑重重踢了一脚:“你一直在说谎。”
  电脑又叹了一声:“不能怪我,一切设计都模拟地球人的行为,说谎是地球人行为之中,不能缺少的一种。”
  罗开紧握着拳头,扬起手臂来,如果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真人,他早就一拳挥出去了。可是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具电脑打电脑一拳,唯一的结果,就是自己的拳头生痛。要一具承认说了谎的电脑“口吐真言”的方法,只怕地球人再过几千年,地想不出来。
  所以,罗开那一拳,并没有挥出去,安歌人这时双手握住了罗开的拳,用嘴唇去亲它,低叹了一声:“鹰,惹你生气了!”
  罗开“哈哈”笑了起来:“真是,和一具电脑,生甚么气?”
  电脑这时道:“是啊,和电脑生甚么气,而且,倒数的时间,绝对正确。”
  安歌人问:“他现在在哪里?在干甚么?”
  电脑叫了起来:“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安歌人又间:“那你又怎么知道他曾往十九小时之后会回来?”
  电脑又叹了一声(第三次叹息了):“怎么向你们解释呢?你们无法明白的,是一种……类似震汤波的讯息传递,自他发出来,这里接收到。我建议两位轻松一些,住过去的几小时之中,两位的生理变化,都对身体的健康,十分不利。”
  罗开和安歌人都有啼笑皆非之感,和这样的电脑打交道,地球人似乎不是对手,连罗开,亚洲之鹰,都觉得不是对手。
  接下来的时间,罗开和安歌人都在焦急地等。等到离电脑预计的时间,只有半小时时,他们又到了电脑室,电脑一见到他们,轨道:“他会在古堡后面的空地上降落,你们在那里等,可以看到相当难儿的现象。”
  罗开和安歌人在十分钟之后,来到了古堡后面的空地,空地上铺着方形的石板,干净的石板在阳光下闪光。天色很好,万里晴空,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安歌人在不知第几次舔着嘴唇之后,才问:“他会用甚么样的方式出现?”
  罗开没有立时回答,安歌人又道:“从天上落下来,还是从地下冒土来?”
  罗开向天上指了一指,他们并排站着,在时间渐渐接近时,他们都自然而然,抬起了头。
  罗开腕上那多性能的手表,也经罗开调校了倒数的时间,这时,开始有蜂鸣声传出来,表示离预定的时间,只有一分钟了日安歌人紧握着罗开的手,目光焦急的,向天空搜索着。罗开紧皱着眉,看来它的眼睛只是半开半睁,但是他目光纵使不能真正锐利如鹰,也是人类目力的极点了也许有很多人不知道,一个目力正常的人,视力所及的距离是无限的曰等到倒数的时间只剩下三十秒时,罗开徒然吸了一口气,同左上方一指:“他来了!”
  安歌人立时循他所指着去,开始几秒钟,甚么也看不到。按着,看到了一个极小的黑点,正以快捷到难以形容的速度,向地球接近,转眼之间,已变成手指般大小,然后,拳头般大小。然后,一股极强的气流,令得他们的身子都摇晃起来。
  强力的气流,令得安歇人不得不闭上眼睛,罗开多支持了两秒钟,但是地无法看到康维真正着陆的情形在最后的几秒钟,他不得不闭上眼睛,最后,气流的强烈程度,令得他耍扶住安歌人,连连后退。
  然后,一切静止了。他们都在第一时间,睁开眼来,看到身形高大的康维已站在他们的面前说起来真令人难以置信,这个三晶星机械人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极度的疲倦。
  安歌人这时踏前一步,康维不等安歌人开口,就摇了摇头,它的动作十分慢,和他刚才自天而降的声势比起来,简直一天一地。
  安歌人想开口问,可是罗开已抢在它的前面:“你摇头,是甚么意思?”
  康维仍然摇头,安歌人和罗开,一起伸手指向他,他挽住了他们的手:“进去再说。”
  不但它的脸容疲倦,它的声音之中,也充满了倦意。罗开和安歌人互望了一眼,心中都充满了疑惑。这时,康维高大的身子,已转了过去,罗开在他转动身子的时候,曾发力拉了他一下。
  以罗开的臂力而论,这一拉,连一头牛,都可能会停上一停,不过康维非但不停,反而把罗开拉出了半步。罗开不禁苦笑,立时松开了手。
  安歌人用眼色询问:“怎么办?”罗开也用眼色回答:“随机应变。”
  康维的步伐,一开始十分慢,后来渐渐加快,罗开和安歌人紧跟在后面。进了建物,康维直趋它的书房康维虽然是三晶星机械人,可是怕拥有一个极大的书房,藏书量超过一万册,而且它是真正看书的。他看书的速度自然快绝,真正的“过目不忘”,一经他“看”过,书本上的一切,就化为资料,储入它的记忆系统之中。这种情形,和人脑接受知识的过程十分相似,只不过人脑的功能还不如电脑,过程十分缓慢而已。
  进了书房之后,康维在书桌后生了下来,双手捧住了头,一声不出。安歌人心急想问,罗开向她便了一个眼色,按着就在一张大皮沙发上生了下来。
  过了足有三分钟,康维才抬起头来,他神情仍然疲倦,连声音听来也十分疲累:“若是我提议你们完全忘记天神之盒这件事,你们能不能接受?”
  安歌人连百分之一秒都没有考虑,就回答:“不能!”
  罗开则冷冷地向安歌人说:“别激怒他,他神通广大,我想他有能力发出一股细小的激光,消灭我们脑子中的一些记忆细胞,使这件事在我们的记忆之中消失。”
  安歌人知道罗开是在讥讽康维,她于是故意十分夸张地叫起来:“是吗?他只要一抬手,我们有关天神之盒的记忆就会消失?”
  康维的神情十分恼怒:“没有那么简单,但我的确有能力使你们的记忆消失一部分。”
  罗开伸手直指着他:“可是你无法消灭指定的部分,人类记忆和脑困胞所发生的作用,在外表上毫无迹象可寻,你只能消灭脑细胞,却无法消灭特定的记忆!”
  康维叹了一口气:“我们是朋友,我不想你们陷在无比的痛苦之中,所以才作这样的提议。”
  罗开沉声说:“若果我们是朋友,你就应该把这几天的行动告诉我们。”
  康维用力一挥手:“我以为你们知道我到月球去了。月球的背面,死结山上。”
  安歌人不由自主“哩”地吸了一口气,握住了罗开的手,罗开也有点紧张:“情形怎么样?”
  康维说得相当缓慢:“月亮的背面,和正面一样,全是大大小小的火山,那死结山,也是一个火山口,我在它的上空……盘旋了很久……没有勇气……降落下去。我知道那是我的目的地,可是我没有勇气降落下去。”
  罗开和安歌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康维是三晶星机械人,能力高超得难以想像,宇宙之间,唯一能令得他受损的,只是固体穿越固体的那种力量,难道在死结山上,就有这种力量?
  不然,有甚么会令得他感到害怕呢?
  可是这时,康维的脸上,真有十分害怕的神情现出来。
  罗开和安歌人都不出声,等着康维进一步的解释。康维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抚摸了一下:“你们都知道,我的一切,从外型到内在,都是根据地球人来设计的,我有地球人的一切感情,包括好的和坏的,有着地球人的情绪和反应。”
  罗闻听他说得十分诚恳,也有点明白了它的意思。罗开间得十分小心:“是不是在那里……有甚么异象,是地球人看了会害怕的,虽然对你无害,可是你也感到了害怕,所以不敢降落?”
  康维用力点了点头,他不等罗开再发问,就双手伸向前,作了一个拒绝的手势:“我不会告诉你们,那是甚么样的一种情形。”
  罗开霍然站起,神情定明显的不满,可是康维接下来的一番话,却使他又生了下来。
  看那扣维蝇:“我想劝你们把一切忘记,如果你们不肯,我就准备让你们自己去看可:“的景象。”
  罗开和安歌人都感到十分意外,康维按着说:“景象十分骇人,看到了之后,决不会愉快,可能会有好几年,成为恶梦的内容,所以,你们还是可以考虑不去看的。”
  安歌人一挺胸:“我们去。”
  她看到罗开皱着眉,没有立时回答,所以叉立时补充:“至少,我去!”
  罗开把手按在安歌人的手背上,用行动表示自己当然和她一起行动。安歌人亡把它的手放在自己的双手之中,温柔地搓揉着。
  罗开缓缓地问:“那恐怖的景象……你能不能先说一说,会看见甚么?”
  康维陡地提高了声音:“不能:我要你们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形下,一见到,就受到极大的震撼,只有这样,才能使你们不再想要那天神之盒。”
  安歌人紧张得连她那动听的声音也有点变样:“你见到了天神之盒?”
  康维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安歌人站起又坐下,焦急得连想间甚么都间不出来,康维摇头:“我没有带来,因为我不想你们拥有它。”
  安歌人的声音,由于紧张,有点发颤:“你真的见到了天神之盒?”
  康维陡然笑了起来:“当然见到了,我为甚么要骗你们?你们一去,也可以见到,多的是,满山遍野都是,比石头还多。”
  安歌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浅灰色的眼珠中,迸射出异样的光芒,那是兴奋、刺激和欲望的混合。康维忽然叹了一声:“知道有天神之盒的存在,就是烦恼的开始,人人都想解开死结,结果没有一个人能成功。”
  安歌人经咬着下唇:“我一定要试一试,不然,我也不甘心!”
  康维又长叹一声,这次,他没有再表示甚么意见。
  罗闻问:“你怎样安排我们到死结出去?”
  康维道:“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替你们制造一艘小飞船,准备三天的食水、食粮和空气,让你们在月亮上停留三天。”
  罗开有点骇然:“你制造出来的心飞船,竟然有可以来回月球的动力?”
  康维苦笑:“当然没有。”他拍着心口,“动力是我,不过我不会再降落,我不想再一次看到那种情景,我会在附近等你们。”
  安歌人追问:“你制造小飞船需要多久?”
  康维侧着头,想着。在这时候,如果你细看,可以看到它的眼中,有细小的光芒在闪耀,那表示他正迅速她根据各种资料在计算。
  大约一分钟之后,他才道:“十天。如果你们自己可以设法找到月球漫步的装备,例如太空衣和足够的压缩空气,那么我的工作可以缩短为八天。”
  安歌人在听到十天的时候,轻轻顿了一下脚,神情焦急得可以。这时,她忙道:“我们可以去准备。”然后,她立时对罗开说,“鹰,如果甚么也不做,干等十天,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忍受得住焦急的压力。”
  罗开笑起来:“随便你,反正我已上了贼船,只好由你摆布。”
  安歌人凑近罗开的耳朵:“不是士了贼船,是士了贼美人的胴体。”
  她在这样说了之后,倘脸徒然红了起来,她连忙用双手抚住了双颊,神态着来动人之至。
  罗开望了她片刻,伸手在它的鼻尖上,轻轻点了一下:“为了你这样的美人,到月亮丢一遭,也不算甚么。”
  安歌人感到心满意足,发出诱人的笑声。康维闷哼一声:“别打情骂俏,浪费时间了,你们所要的装备,只有庞大强国的太空总署才有,你们准备向哪一方面索取?”
  罗开想了一想,他自然可以通过黛娜,自美国方面获得装备,但是他向身边的安歌人着了一眼,想起黛娜若是知道他和安歌人一起到月球背面去,纵使不会拒绝,但行动起来,也必然不会那么愉快,倒不如向苏联方面去商量还好。
  虽然卡哑不知所终,她亦已脱离了苏联的特务组织,但以它的地位而论,自己也可以直接跟组织接触。
  他只想了极短的时间,就拿起书桌上的电话,要求接通雅典的苏联大使馆,和大使通话。罗开在电话中说:“大使先生,我要和莫斯科的国安会首领通话,请你安排,我的名字是罗开,会尽快来到大使馆。”
  他得到的回答,先是四分钟的沉默,然后,便是一连串的“好好好,欢迎阁下前来”。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