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四 寻求帮助



  安歌人驾车,车子在公路上飞驰,罗开十分舒适地坐在它的身边。安歌人在把车子驶得飞快的同时,还不时伸出手来,在罗开的手背上轻按一下,表示她对它的感激和关怀。
  车子到了古堡的大门前,还不等罗开有任何表示,古堡的大门,已徐徐打开。
  安歌人用诧异的目光,望了罗开一眼,表示心中的诧异:“古堡的主人,怎么知道来的是老朋友?”
  罗开叹了一声:“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他们的许多能力,我们都无法理解,就算他们努力解释,我们仍然无法明白!”
  罗开在这样说的时候,有一个极短暂的时间,他如同雕像一样的脸上,有着一种深切的悲哀,悲哀于地球人的愚昧和落后。
  虽然那只是一闪而过的一种神情,但是安款人看到了之后,也有好一会不敢再说甚么,唯恐令得罗开的心情,更加忧郁。
  车子驶进古堡的大门,在石阶前停下,立时有两个穿着制服的仆人,打开车门,躬身行礼。按着,康维“呵呵”的笑声,也已传了出来。他张大双臂,一下子就把罗开拥在怀里,然后,又张开双臂,迎向安歌人,也轻轻拥了她一下,转头问罗开:“鹰,你的女伴,怎么都那么出色?”
  安歌人俏笑着:“因为不出色,根本不能成为鹰的女伴。”
  康维显得极高兴,摇着手:“好极了:不论有甚么事,先进来再说。”
  安歌人在走进古堡时,用词问的眼神,望了罗开一眼,罗开点了点头,回答了它的问题。
  安歌人的问题自然是:“这就是你的外星朋友?”罗开的回答是:“是。”
  罗开的回答很简单,没有说明康维是一个机械人,像康维这样的机械人,实际上,已超出了地球人所能理解的范围了。
  它是活的机械人虽然它是被制造出来的,但是它的思想活动,已经能自由组合,产生新的、独立的、是属于他个人的思想,那是一个高级生命必须有的条件,他早已逸出了机械人的范围。
  罗开没有作造一步的解释,一来是因为要说明这一切,实在太复杂太费唇舌了。二来,他知道,康维绝不会喜欢被人提及它是机械人这个事实,这也正证明了它是一个活了的机械人,他甚至有人的虚荣心。
  进了小客厅,安歌人虽然见惯世面,但是对于一切令生活更舒适的布置和设施,还是叹为观止。罗开慢慢的喝着美酒,注意到康维的目光,已不止一次地望向安歌人带进来,一直放在身边的那只盒子,脸上也有相当讶异的一种神情。
  康维自然也有好奇心,罗开于是伸手指向那盒子:“你知道了盒子放的是甚么?”
  康维半着眼:“十分古怪,盒子的东西,像是超过了一万年的古物。”
  本来坐着的安歌人一听,不由自主,陡然站了起来,她行动太急了,以致手中的酒,溅出了不少。罗开低叹了一声,在它的肩头上拍了一下:“镇定些,宝贝。
  在这里发生的一切,要是不够镇定,会心脏病发作的。”
  安歌人长长地叮了一口气,仍然是满面惊讶之色地瞪着康维看。由于大惊讶了,她甚至顾不得礼貌。美丽的女人,可以享有很多特权,知不会有人去计较她们是不是有礼貌,便是其中之一。
  康维虽然是机械人,可是对安歌人这样的美女,也一样欣赏,他吏笑吟吟地回望着她。安款人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脯挺耸,它的声音,即使是在惊呼,仍然那样腻人:“天,你的眼睛,竟然有x光般的透视能力。”
  康维指着自己的眼睛:“小姐,你说得不对,x光能立即鉴定出盒中东西的年代么?”
  安歌人更是张大了口,康维开玩笑地把头凑近她,安歌人怎么也想不透,这个外表看来和地球人一模一样的人,怎么会具有这样超特的能力。地想起罗开的感叹,也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
  康维笑着,伸手在她娇嫩的脸颊上轻拍了两下:“我的构造和你们不同,各有各的长处,我们在……体能上比较高强,可是地球人的丰富感情,简直无穷无尽“他说到这里,又伸手向自己的脑袋指了一指:“我这个资料库,可以储存许多资料,但只怕连地球人十分之一的感情,都储存不了。”
  康维指着自己的头部这样说,安歌人自然再地想不到,他说的“资料储存库”,是真的资料储存库曰当然,即使是地球人的脑部,也是资料储存库,但是天然发育生长的脑记忆细胞,和制造出来的记忆系统,多少有点不同吧罗开在一旁不由自主这样想,可是他随即又想到:真有不同吗?至少,康维比地球人的记忆方式,就进步得多。
  安歌人听得十分高兴,由衷地道:“先生,你真会称赞地球人。”
  康维又盯着盒子看了一会,笑了起来:“真的很古老,文字还写在羊皮上,请拿出来着看,叠在一起,不是看得很清楚我相信你们是为了这个盒子中的东西而来的,是吗?”
  罗开答应了一声,同时向安歌人点了点头,回答了她询问的眼色,安歌人不想把有关天神之盒的事扩散开去,所以才向罗开询问。罗开心知,若是要康维帮助送他们到月亮去,绝没有隐瞒目的之理,所以才立即示意安歌人打开盒子。
  安歌人打开了盒子,取出了羊皮来,康维立时伸手,把羊皮一幅一幅的料开来看。他看得极快,一面看,一面口中“啧啧”连声,又摇着头,神情古怪。他不说话,连罗开的观察力如此敏锐,都无法知道他心中在想甚么。
  等到他着完了十幅羊皮,他用力一挥手:“我不相信地球上有人能看得懂这种文字。”
  罗开道:“有人懂,一个资格很深的喇嘛,在一次“神游”之中,和一组记忆波结合,使他懂得了这种文字。”
  康维睁大了眼睛,呆了半晌,才通:“竟有这种情形,那岂不是和“鬼上身”差不多?”
  罗开道:“可以说是。一组记忆波,也就是一个灵魂,灵魂,也就是鬼,只是名称不同,实际上是一样的。”
  康维忽然叹了一声:“好,那么,请问这长篇大论,在说甚么?”
  康维忽然之间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来,罗开和安歌人都大为愕然看他刚才审阅羊皮的情形,他们都以为他认得羊皮上的文字,谁知道他也不认得。
  罗开在惊愕之余,不禁失笑:“我以为没有你不懂的文字。”
  康维神情苦涩,又指着自己的脑袋:“我这里,储存着超过一百万种不同的文字,都是宇宙中各星体的高级生物所使用的,可是,这种文字不在其内,达和它接近的都没有。”
  安歌人可能还不是十分了解康维这番话的意思,但是她也可以从罗开惊讶的神情上,看出事情有非同小可之处,罗开吸了一口气:“那就是说“康维扬了扬眉:“那就是说,以银河系为中心,半径在五十万光年之内的星体上,没有高级生物使用这种文字,它来自极遥远的星空,在我们能探测得到的范围之外。唉,宇宙实在太浩森莫测了!”
  地球人常感叹宇宙无限,那不足为奇,因为地球人对宇宙的探索才起步,可是,连康维那样来自三晶星,在宇宙探索上,不知比地球人进步了多少倍,也会这样感叹,自然令人有更深的感叹。
  三个人沉默了一会,罗开向安歌人作了一个手势,示意她说说羊皮上文字所记述的故事。
  安歌人先慢慢地喝了一杯酒,才开始叙述。它的声音十分动听,罗开虽然早已听过了,但是再听她讲一遍,一点也不会烦闷。
  等到安歌人讲完,康维已高举起手来:“我宣布三件事!”
  罗开望向他,安歌人十分紧张,来到罗开的身边,握住了它的手。
  康维的神情十分严肃,可是他宣布约第一件事,却令得罗开和安歌人愕然。他道:“第一,小姐,我可以肯定,你的声音,是地球女性之中最动听的一个。”
  安歌人笑得极甜,她知道这样的称赞,出自康维之口,就算有点夸张,也不会太多。每一个女人接受了这样的赞美,都会高兴,何况安歌人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声音好转,所以她就用她那好听的声音道谢。
  康维又扬起手来:“第二件,我推断这十幅羊皮上的记述,是被地球人神话化了的。我认为,神话中的所谓天神,当然是来自不可测的宇宙某处,有超特能力的人,这个外星人,把一批地球人,接载到了月亮上,于是,一切事就在月亮上发生。”
  康维所说的,还是安歌人和罗开两人在周详讨论之后才得出的结论,所以安歌人忍不住鼓起掌来。罗开在康维向他望来之际,也点了点头输出了表示同意的讯号。
  康维继续发表它的意见,罗开知道,康维的意见,是他体内的资料储存库分析研究的结果,大有价值,和普通人的分析研究不同,是实实在在的宇宙资料。康维提高了声音:“我不能肯定天神之盒究竟是甚么,但既然声称能使人满足一切愿望,就有理由相信,盒子之中,有着根本改变地球人生命的力量。”
  罗开和安歌人都不出声,显然他们对于康维的这种分析,不是十分了解。
  康维神情肃穆:“地球人有无穷无尽的欲望,地球人的生命历程,说穿了,就是不断满足欲望的一个过程,可是已绝对没有人,可以在生命历程之中,满足所有的愿望。”
  罗开和安歌人都苦笑康维把地球人的生命历程剖析得那么彻底,那么赤裸裸,作为地球人,听来自然十分不自在。
  可是,康维的话,却无可反驳地球人的生命历程,确然就是如此。
  他们两人都保持着沉默,没有表示甚么意见。
  康维的声音很沉重:“所以,如果能满足地球人的一切欲望,那必然是对地球人的生命历程,作彻底的改变。”
  罗开在半分钟之后,才道:“这个假设可以接受。”
  康维又道:“而且,这种改变,对地球人……整个人类来说,一定有极其重大的影响。天神的最终目的是甚么还不得而知,但是他先召集了一批人,希望这一批人能够改变生命。当然,改变生命的经过,可以通过这一批人,传授给在地球上的所有人。”
  安歌人的脸上,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惊讶,她也曾对天神之盒作过种种揣想,但却没有想到竟然可以作如此惊人的假设天神之盒中的力量,可以改变全人类的生命历程曰她小巧精致的鼻尖上,由于心情紧张,渗出了细小的汗珠。罗开伸出手指,在它的鼻尖上,轻轻藤了去,安歌人趁机握住了罗开的手指。
  罗开的心中,也和安歌人一样吃惊,因为他也没有想到可以有这样的假设。
  康维望着罗开和安歌人,安歌人小心地道:“天神的行动,是先训练一批人,希望他们在改变了生命之后,再回到地球上,传授给所有的地球人。”
  康维道:“正是如此,位于月亮背面的死结山,显然就是那个训练基地。”
  罗开苦笑:“结果,没有一个地球人能成功地接受训练而改变生命,所以,地球人一直遵照古老的方式来度过生命历程。”
  康维侧头想了一想:“恐怕情形正是如此,因为没有人打得开死结,所以没有人成功。”
  罗开和安歌人异口同声地间:“所谓死结,究竟是甚么意思?”
  康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罗开的思绪十分乱,人在思绪紊乱的时候,会胡思乱想。罗开这时,就忽然想到:康维吸气,不知有甚么作用,它是一个机械人,机械人根本不需要空气,他吸气,只不过是为了模拟地球人的动作,使他看来像人。
  康维又缓缓地叮气:“我不能确定,这要具体地见到了天神之盒再说。”
  罗开和安歌人互望了一眼,都感到会有点意料之外的事发生。
  康维来回走了几步:“鹰,虽然你神通广大,但也决计没有办法到月亮背面去。”
  罗开相当自负,他适当地纠正了康维的话:“极度困难,但也决非绝无可能。”
  康维挥了一下手,表示无意在这个问题上争下去:“我可以很容易使你和你的美人儿到达目的地。”
  罗开笑:“你以为我们来找你,只是为了讲一个故事给你听?”
  康维一手托着头,看来像是在沉思。罗开注意到它的双眼之中,有一种细小的光芒,在急速地闪动,也只有在这一刹间,他看来才更像是具电脑。罗开立即自问:他在想些甚么?
  罗开立即有了答案:他一定有甚么附带的条件。
  罗开笑了一下:“即使是你,要送我们上月亮,也不是容易的事罢。”
  康维笑得相当狡黠:“不难,先到观察地带,再出观察地带,直接到达月亮的背面,地球上的任何监察站,都无法发现。”
  他说到这里,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月亮永远只用它的一面对着地球,真是一件妙事,在月亮背面发生的事,地球上不能知道。事实上,许多年来,月亮背面,一直被各种星体上的高级生物用来作为基地。”
  罗开闷停了一声,这种事实,康维觉得好笑,但他一点也不觉得有趣。安歇人疑惑地问:“观察地带?”
  罗开对于在离地球不远之处,有一个观察地带,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它的语气,也不觉生硬起来:“几个星体上的高级生物,包括康维所属约二晶星在内,建立了一个对地球进行窥伺的区域,他们称之为观察地带。”
  康维“啧啧”有声:“鹰,你不高兴?”
  罗开冷冷地道:“如果地球人在三晶星附近,也建立一个观察地带,你也会不高兴。”
  康维望了罗开一会,欲语又止,罗开一摊手:“有话,只管说。”
  康维叹了一声:“如果地球人有这个能力,而三晶星人又那么落后,我想我也只好接受事实。”
  罗开的怒意在上升:“总有一天,我要设法消灭这个窥伺区域!”
  康维摇头:“这对地球没有好处,老实说,我们替地球做了不少好事。地球人天生有排他性,总以为外星人一定是侵略地球,毁灭地球的,不知道地球人自己正拼命在毁灭地球。大量的核爆炸,使地球的臭氧层稀薄,你以为是谁在补救?真是你们中国人传说中人首蛇身的女蜗?还不是我们。”
  康维忽然长篇大论起来,罗开不禁默然,气氛有点尴尬,安歌人这时发挥了美人儿软言轻笑的作用,自它的口中,吐出极动人的声音:“人着蛇身的女蜗,我一直假设是外星人。”
  康维用力鼓掌:“好设想,女蜗补的,也正是地球的臭氧层。”
  罗开有点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你甚么时候能送我们上去?”他说着,自然而然,向天上指了一指。
  康维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一字一顿:“随时,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
  罗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安歌人紧张得俏脸有点发自。康维用力一挥手,加强语气:“我要参加。”
  康维提出了这个条件,又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在意料之外的,用罗开的问题作代表,罗开立时间:“你几乎甚么都能做得到,也希望通过天神之盒,得到愿望?”
  康维的回答十分直接:“不,我只是想知道,天神之盒究竟是甚么,地想通过它,知道天神究竟来自何处,以求扩展我对宇宙的认识。”
  罗开叹了一声:“别再嘲笑地球人了,三晶星人也一样欲望无穷,尤其你,一个“他本来想说“一个机械人,居然也有欲望”的,但话说到了一半,轨随即住了口。康维自然知道地想说甚么,现出了一个尴尬的神情。
  在罗开意料之中的是,既然曾发生在月亮背后的事,如此神秘,康维自然不会放弃探索的机会。康维被三晶星人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探索字宙的奥秘,现在,他成了活的机械人,探索宇宙奥秘,当然也成了他自己的一种愿望。
  罗开在刹那之间,改变了话题:“我不是原始资料的拥有人“罗开的话还没有说完,安歌人已经叫了起来:“好极了:欢迎参加!”
  它是表示由衷的欢迎,一面说,已一面向康维伸出手去。康维这时握住了它的手,并且在它的手背上,轻吻了一下。
  安歌人向罗开望夫,罗开作了一个“没有意见”的神情,康维十分高兴,高举酒瓶,斟了三杯酒。当三个人一起高举酒杯之时,康维忽然脸色略变,当他喝了酒之后,有一段短暂时间的沉默,才望向罗开:“鹰,你知道我和三晶星之间,有点纠纷“罗开自然知道那是甚么纠纷,他皱着眉:“我以为已经解决了。”
  康维叹了一声:“算是解决了,我不必再躲避,他们也不再追究我,可是,那并不等于我可以随意使用二一晶星的设备和随意进入观察地带!”
  罗开打了一个“哈哈”:“那你快点去申请吧!”
  康维的神情,像是夸了口的孩子一样,急急地道:“好,两位等我一下,等我一下。”
  康维说着,放下酒杯,一阵风一样地走了出去。安歌人的神情兴奋之极,楼住了罗开:“鹰,你真有办法,我再地想不到,真能到达月亮的背面去。”
  罗开皱着眉:“别高兴得太早,我着不会那么顺利,等康维回来再说。”
  安歌人十分讶异:“有甚么问题?”
  罗开想了一想:“本来,我不想别人知道有天神之盒这回事,但为了要到达月亮背面,不能不找康维,也不能不把一切资料告诉他。”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握住了安歌人的手:“我没有想到,他并不能运用个人的力量来帮助我们,所以,有关天神之盒的讯息“安歌人抢着道:“就会扩散开去,有更多的人知道。”
  罗开略为改正了它的话:“有更多约二晶星人会知道。”
  安歌人明白了罗开的意思,她发出一个低呼声,征征地望着罗开。
  罗开神情有点苦涩:“有一个三晶星人,它的名字是远,是我的好朋友。我也曾为三晶星人做过一件能帮助他们的大事,但是,那并不代表其他的三晶星人在知道了这个讯息之后,会不……先去找寻天神之盒!”
  安歌人双手紧抓住罗开的手背,她由于心情紧张,手指十分用力,陷进了罗开的手背之中。
  三晶星人要到月亮的背面去,人容易了!
  如果三晶星人先到了死结山这情形,就像是首先握有藏宝图的人,无法到达藏宝地点,而由于讯息的扩散,别人反倒轻而易举地到达了一样。
  罗开看到安歌人那副焦急的神情,便安慰她:“事情也不会太坏,记录上不是说有许多天神之盒留在那里吗?你需要的,只是一个。”
  安歌人叹了一声,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罗开看了,不禁大为感慨,抚着它的秀发:“看你:据说天神之盒可以满足人类所有的愿望,是不是真能这样,还不能肯定,可是你现在,至少已失去了快乐。”
  安歌人垂下眼验,幽幽地回答:“你错了,我没有失去甚么,因为我本来就没有快乐。”
  罗开想不到她会有那样伤感的回答,也就只好默然不语每个人对快乐的定义,有千百种不同的解释,但不论怎样,谁是真正快乐的?
  安歌人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向往:“要是打开了天神之盒,能够令我快乐,那也足够了,其他东西全是虚空的,只有快乐的感觉才实在。”
  罗开仍然不知说甚么才好,只好把她轻拥在怀中。
  安款人俱在罗开的怀中,满足地叮了一口气,两个人都不说话,默默地喝着酒,享受着两人生活中罕有的宁静。一直到一小时之后,他们都觉得康维离开得太久了。
  安歌人先用疑惑的神色望向罗开,罗开站了起来,他手臂仍然环抱着安歌人柔软的细腰,推开了门,门外两个仆人立刻躬身问:“有甚么吩咐?”
  罗闻问:“你们主人呢?”
  仆人现出为难的神色来,罗开也没有问下去。在古堡中的仆人,全是普通的地球人,连主人的真正身分都不知道。康维若是有心要避开去,仆人怎知道他在哪里,再间下去,也没有用。
  就在这时,房间的一角,突然传出了康维的声音:“鹰,我们是朋友,你应该相信我。”
  罗开立时转身,声音自一个隐蔽的发音装置中传出来。罗开闷哼一声:“朋友和朋友之间,不会用这种方式对话,除非三晶星人对朋友的定义,另有解释。”
  康维的声音十分委屈:“别那么说,鹰:事情可能比你想像的还要好,你只管在古堡中休息,当作是自己的家好了。我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轨和你再见面。”
  罗开怒吼一声:“快现身,不然我把这座古堡,炸成平地!”
  康维“哈哈”一笑:“你不会。”
  他在说了这三个字之后,罗开喝骂了好几分钟,可是再无回音。
  安歌人压低了声音:“二十四小时,他去干甚么了?二十四小时,他能干甚么?”
  罗开先喝了一声采:“间得好!”按着,他回答,“二十四小时,不论他想去干甚么,都可以干得成功。”
  安歌人缓缓地吸了一口气:“他会……不会到月亮背面的死结出去?”
  罗开来回艘了几步:“很有可能。但是我也相信,他若有所获,不会不和我们分享。”
  安歇人的神情也渐渐平静:“或许更好,或许他龙帮我们的性,或许他有办法,可以解开死结。”
  罗开站没有说甚么,连喝了三大口酒,才通:“这里有一具大型电脑,资料储存丰富之极,不妨去查一查,看看是不是有天神之盒的资料。”
  安歌人自然一切都随罗开的意思行事。罗开离开了小客厅,堡中的一切仆人,包括若干在古堡中自由行动的机械人,显然都曾受过嘱咐,对他们两人的行动,一点也不加阻拦。
  到了电脑室,罗开按下了几个掣,那个和电脑联接、坐着的半完成机械人,就转动着头部,两盏发出柔和光芒的心灯,光线徒然加强,在安歌人身上扫来扫去,发出声音:“地球的美人真多。”
  罗开直截地问:“康维才来过?”
  电脑的回答也很干脆:“是,我给了他一定的警告。怎么,事情和你们有关?”
  罗开闷哼一声:“死结,天神之盒,至少一万年前曾在地球上出现的异星人,曾把大量地球人送到月亮的背面丢,有甚么资料?”
  电脑先发出了几下干巴巴的笑声,才通:“一个传说,说是解开了用神绳绑成的死结,就可以在天神之盒中得到一切愿望的实现。”
  安歌人发出一下惊呼声:“你……早就知道了有这样的一回事?”
  电脑居然谦虚起来:“不知是甚么时候输入的资料。我的系统之中,有一个自动搜集资料的部分,以游离状态存在的一些记忆,只要经过我的自动搜集范围,就会进入我的资料储存系统,这一部分资料,就是经由这个系统来的。”
  罗开与安款人互望了一眼,这种情形,和喇嘛在神游时遇上了一组记忆波,情形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由先进的科学设施所达成,一个是由个人天然的意志力所达成而已。
  他们两人齐声道:“请把你所知有关的资料都告诉我们,谢谢你。”
  电脑的声音显得十分愉快:“你们真好,电脑也喜欢礼貌的对待。传说是这样……”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电脑详细地讲着的那传说,和罗开、安歌人从那些羊皮上获得的资料,一模一样。等电脑讲完,两人呆了半晌,电脑才又道:“我有自动求证的系统,只会把相类似的资料归纳在一起关于这个传说,没有任何具体的事实证明,或许是由于发生得太久远了,所以才会这样。”
  罗开听出话中有因,忙道:“是不是有相类似的事件在你的资料库中?”
  电脑回答:“有,但不多。编号之一的同类事件是,自动资料搜集系统,收到过一个警告:天神之盒极度危险,它十分容易得到,不必求天神颁赐,就会自天而降。但千万别试图解开死结,死结绝对解不开的,天神并没有骗人,不过天神的意思,不是人类所能明白的。见到了天神之盒,千万则碰,只当它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不然,便会堕入痛苦的深渊,不能自拔!”
  电脑一口气的说到1--曰一酌,罗开和安歌人不禁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足有半分钟之久,罗开才问:“这警告……是以甚么方式的讯息被收集的?”
  电脑过了片刻才回答:“相信是一个地球人的记忆讯息说得明白一点:有一个地球人,可能曾经历过天神赐赠天神之盒的场面,留下了记忆,在他死后,它的记忆留存下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给我接收到。”
  罗开苦笑:“一个死去了超过一万年的人的鬼魂的警告。”
  电脑同意:“可以这样说,人死了之后存在的记忆,就是鬼魂。”
  罗开望向安歇人,安歌人的俏脸上,有崛强的神色:“我不信,至少达不到目的,也不会因之而增加痛苦,这种警告是哲学性的,并没有实在价值!”
  罗开叹了一声,表示了它的不同意见:“宝贝,你错了,这警告很有实在价值。当你得到了一个天神之盒,就等于得到了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在这样的情形下,怎么能不痛苦?”
  安歌人紧氓着嘴,神情仍然掘强,看来相当可爱。罗开没有再说甚么,电脑主动告诉他们:“康维在知道了有这样的一段资料之后,就说:“鹰是我的好朋友,看来他一直很快乐,不能让他痛苦,我要进一步去弄清一点事实,再和他讨论这个问题。””罗开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一挥手,他对康维的决定,有着由衷的感激,电脑按着道:“康维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所以留了一段话,你请听。”
  隔了两秒钟,就是康维宏亮的笑声:“鹰,现在你应明白了:你有很多朋友,大家都以你为荣。你快乐,可以感染你的朋友;你痛苦,也能感染你的朋友。既然曾有过这样的警告你只要想一想,轨可以知道这警告很有道理:没有人会在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前感到快乐的,而且,更有可能有别的意义在内。所以,我要去作造一步的探索,预算二十四小时后必能回来。如果在死结山真有天神之盒,而且数量甚多的话,我可以带一打回来给你们虽说一个已经足够,但多一些地无妨,是不是?这样,也可以免得你们长途来回,老实说,地球人的身体结构,是很难在星际旅行之中感到舒畅的。”
  听完了康维的留言,安歌人有一个短暂时间的激动:“他一个人去了。”
  罗开则十分悠然:“古堡面对的湖,是南欧几个风景最美丽的湖之一,我们到湖上泛舟,美酒佳肴,都在湖上享受,好吗?”
  安歌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嘟起了嘴,一副“我能说不好吗”的神情,令得罗开忍不住,在它的肩上重重地吻了一下。
  两小时之后,在湖中心的船上,他们已享受过丰富的食物。天色早已黑了下来,恰好是月圆之夜,满月已然升起,映得湖面之上,银光邻邻,荡漾得使人的眼中,都闪耀着不定的、活泼的银光。
  湖水打在船头上,发出轻轻的咄咄声。湖中有一种鱼,不时“忽喇”一声跳出水面来,带起几股细小的银泉,令得湖面上生出一层一层扩展出去的涟漪,优美之至。
  安歌人仰躺在甲板上,一直看着月亮,罗开躺在它的身边,知道它的心意,所以低声道:“看得太久了,月光也会损害视力的。康维就算在月亮正面,你也看不到他,何况他在月亮的背面。”
  安歌人经咬着下唇,牙齿在月光之下,闪耀着一片炫目的莹白:之盒是极有价值的甚么……宝物,他会不……吞没了?”
  罗开笑起来:“宝贝,你的价值观,是地球人的观念,别忘了,它是一个三晶星人。”
  安歌人叹了一声,神情十分幽怨:“没有办法,谁叫我们到不了月亮背面。”
  罗开听了安歌人这样的埋怨,心中略有一丝不快,安歌人显然立时觉察了这一点,同罗开靠了里,把头枕在它的怀中。
  两人静默了好一会,安歌人才道:“从地球上发射出去的太空船,绕月飞行,飞到月亮背面时,和地球的通讯就会中断,不知道在月亮背面的康维,是不是有办法和地球取得联络?”
  她说着,望走了罗开,等待回答。
  “如果那天神罗开也自然而然向月亮望了一眼:“不知道,但相信应该可以的,他们的通讯方式,已经超越了利用无线电波,不过也有可能无法联络。”
  安歌人忽然俯起身来,半伏在罗开的身上,月色之下,她双颊有绯红色的晕,它的气息加上淡淡的酒香,中人欲醉。她嗔声道:“本来,我以为可以和你有月球之旅的,能够在月亮上亲热……那该多浪漫,现在着来,多半没有希望了。”
  罗开笑:“如果你一定要去,也不是不可以的。”
  安歌人半转过头去,望向湖面,它的神情虽然像一个撒娇的小女孩,可是语意极其坚决:“我不要借助外星人的力量,地球人虽然落后,但也早已有人登上了我们自己的卫星。”
  罗开的反应来得相当迟,过了足有一分钟,等到安歌人以为他生气了,转过头来看他时,他才吐出三个字:“说得对。”
  安歌人凝望着他,深深吸着气:“听说,你和苏联的特务机构有联系。”
  罗开皱起了眉,显然他对安歌人这个说法,十分不满意,安歌人性改口:“对不起,是……有良好的关系?”
  罗开望望她,通:“他们称我为永远的真正朋友。”
  安歌人的神情带着挑战意味:“能够使他们拨出火箭来送你……送我们到月亮去?”
  罗开回答得十分小心:“当然不会那么容易,但不是做不到,可以把你的“神话”告诉他们,丢打动他们。”
  安歌人叹了一声,忽然叫:“鹰!”
  她把那下叫声,拖了一个相当长的尾音,罗开完全明白它的意思,是在怪他不应该来找康维,应该一开始,就去找苏联人。
  康维有随时可以到月亮去的能力,一知道在月亮背后有天神之盒的秘密,他就自己去了。苏联人再神通广大,也不能说走就走,而且,苏联人必须倚仗罗开的能力,不会出卖他。
  一想到“出卖”,罗开的脸色,变得相当阴森,安歌人连忙用手在它的脸上轻抚着,可是一开口,它的声音,也十分犹豫:“康维……他说得……很有理,可是他会不曾往骗我们?”
  罗开望着星光闪耀的天空,半晌不出声,才道:“他再出现之后,不论他说些甚么,我们都没有选择信或不信的权利只好相信它的话。”
  安歌人叉了一口气,不再说甚么。罗开也感到自己一下子就对康维付出了那样的信任,把一切全告诉了他,可能十分不智。
  可是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再想纠正,也来不及了。他也望向咬洁浑圆的月亮,心中在想:康维这个三晶星机械人,究竟会怎样对待自己?机械人当然也会撒谎,而且,在撒谎之前,还经过精密的逻辑推算,也就是说,要戳穿机械人的谎话更难曰罗开和安歌人都有点意兴阑珊就算苏联人或美国人答应帮忙,但安排一次登上月球的行动,不知要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可是康维却说走就走,从地球到月亮,对他来说,就像是学童坐巴士从家里到学校去一样,那么容易简单。
  他们在湖上一直耽到了天亮,当晓色渐明时,湖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雾围在碧蓝的水面上飘来飘去。罗开驾着船,驶了上岸,与安歌人相拥着进了古堡中设备豪华舒适之极的客房,轻拥着进入了睡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