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六部:饥渴交加死亡边缘


  里加度命令我转过身去,宋坚早已被缴了械,里加度走出了土坑,接受他部下的欢呼,俨如是一个大英雄。
  而我们则被枪指着,向山头下走去,不一会,我们便被驱进了一座碉堡之中。
  这是一座旧式的机枪碉堡,除了入口处外,便是三个,不足一尺见方的机枪射口。我们被驱了进去,厚厚的铁门立即“砰”地关上!
  我首先扶住了宋坚,道:“宋大哥,你没有事么?”宋坚苦笑了一下,道:“是我累了你了,如果不是我受了伤,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制!”
  我也苦笑了一下,道:“宋大哥,如果说甚么人累了甚么人的话,那是我累了你!因为我居然相信了胡克党徒的话,和里加度订立了协定!”
  宋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
  我分别在三个机枪射口处向外看去,只见在这座碉堡之外,少说也有十多个人,在来回巡逡守卫着。那显然是里加度因我们上次轻易走脱,这次便加强防守了。从一个射口处,我可以看到那扇铁门,在外面加着老粗的大铁柱。
  当然,以我和宋坚两人的力道,要将那扇铁门撞开,也不是甚么难事,但是,在撞开铁门之际,如果要不发出声,不使人发觉,那却是绝无可能的事!我看了一会,决定放弃撞门而逃的念头。
  我又看看那三个机枪射口,不足一尺见方,我相信我和宋坚两人,都没有法子钻得出去。而能够从那么小的地力钻出去的,全中国只有一个人,那人姓关,是一个老者,他的软体“缩骨功”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能够将整个身子从一个径才尺许的铁圈中穿过去。这位老人家早几年曾经出国表演过,外国人以为这是“艺术”,其实,这是最正统的中国武术,外国人企图以所谓“科学”去解释,是永远得不到结果的。
  宋坚看我望着射口,像是也知道我在想甚么,道:“卫兄弟,我们此际,逃比不逃,更加危险!”
  我道:“宋大哥,你难道忘了那位朋友的警告了么?”宋坚道:“我自然记得,死得快是福!可是,我们如今却不会死的。”
  我见宋坚讲得如此肯定,心中不禁大是惊讶道:“何以见得?”宋坚道:“我们离开的时候,里加度已在山头,掘深了约莫一丈。如果那笔财富,是在这个山头之上话,早该发现了!”
  我听了之后,心中不禁一动,说道:“宋大哥,你可说是,里加度实际上,并未找到正确的地点,所以他仍要利用我们?”
  宋坚道:“我的意思正是那样。”我道:“那山头上的四块石碑上所刻的图案,正和二十五块钢板之后的文字相合,照我看来,里加度所把握的,正是准确的地点!”宋坚道:“如果是的话,我们就完结了!”
  我们两人,都不出声。宋坚因为腿伤,所以躺在地上,我则在潮湿闷热的碉堡之中,来回踱步,不知不觉间,天色已黑了下来。
  天一黑,阴湿的碉堡之中,简直成了蚊蚋的大本营,我们不得不脱下身上所穿的衣服,点火燃烧,以烟来驱逐蚊蚋。
  而在这一天来,虽然我和宋坚,都是受过中国武术训练的人,能够适应极端艰苦的环境,但是也感到了又饥又渴,和极度的疲倦。
  我也躺了下来,我们两人,都在设想着里加度是否能发现那笔财富。
  在天黑之后的大半小时,忽然听得有人,向碉堡走了过来,我立即凑向射口,向外看去,只见里加度提着一盏灯,向碉堡走来。
  我立即又躺下,低声道:“里加度来了!”
  宋坚也立即低声道:“他一定是有求而来,我看他未必敢进来与我们相对,他在外面,不论讲一些甚么,我们只是不理!”
  我道:“不错,让他也急上一急,摸不透我们在想些甚么!”
  我们说着,便听得铁门之上,传来了两下撞击之声,接着,便是里加度的声音,道:“怠慢你们了,你们可要食物么?”
  我和宋坚,都不自主地了一下口水,但是我们两人,却都不出声。里加度又干笑了两声,道:“泰肖尔岛上,物资十分缺乏,你们一定要有所贡献,才能够获得到食物!”
  我和宋坚仍然不出声。里加度等了一等,又道:“也许你们很高兴。因为我未曾找到你们所说的那笔财富。同时,我相信你们一定知道正确的地点,将它来换一餐丰富的晚餐如何?”
  他讲到此处,顿了一顿,又道:“或许今天晚上,你们不会同意,但是。嘿嘿,再过下两三天,或者三四天,你们的看法,便会改变了!”我和宋坚,彼此望了一眼。里加度的话,表示他们要使我们捱饿,饿到我们听从他的命令,和他合作为止!
  当然,我们仍不出声,里加度自顾自地讲完话后,便离了开去。
  宋坚在地上,翻了一个身,道:“卫兄弟,尽可能睡吧,我们还要以坚强的体力来忍受饿!”我苦笑道:“宋大哥,几天不睡,倒不算甚么,反正蚊蚋扰人,我们何不趁这个时间,来研究一下藏宝的地点?”
  宋坚道:“作甚么,用来交换一顿晚餐,然后再被处死么?”
  我摇了摇头,道:“不,我看我们未必就绝望了,如今研究起来,也可以先作准备。”我特意将语气,讲得十分轻松,以调和当时的气氛。
  宋坚道:“我想,我们不在现场的话,当然难以发现事实的真相。还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便是四座石碑,有着极其重大的关系,如果里加度已将这四块石碑毁去的话,恐怕这笔财富,便只有永远长埋地下了。所以,还是睡吧!”
  我又来回踱了一会,才躺了下来,躺下来之后,勉强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和宋坚两人的饥渴,都已是十分难以忍受了,向门口外看去,守护着我们的人,正在吃着早餐。看他们所吃的东西,还像是大战时剩下来的罐头食品,当然十分粗糙。
  但是我这时候看来,已经觉得口角流涎了,我看了一会,又无可奈何地坐了下来。宋坚道:“不必去看了,里加度恐怕就会来了。”
  里加度直到中午才来,站在门口,道:“两位可同意我的交换了?”
  我和宋坚一声号令,我掩到一个机枪射口。斜眼看去,只见里加度又穿了十分整齐的服装,样子十分得意,我俯身在地上摸索,想找一枚小石子弹他一下,让他也多少吃点苦头。
  但是,我尚未找到小石子,宋坚已经伸手,按住了我的手背,向我摇了摇头,低声道:“卫兄弟,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心中对宋坚极强的镇定,不禁十分佩服。昨天晚上,我故意口气活泼,实则上这是夜行人的口哨,正表示我心中不安,而宋坚却竭力主张我睡觉,可知他心中比我镇定。
  如今,我想要弹里加度一下出气,宋坚又阻止我,那自然更是他老成持重之处。
  我缩了手,只见里加度在门外,来回踱了一会,得不到我们的回答,便面含怒容,走了开去。他这一走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来!
  在那一天一夜中,我和宋坚两人,和极度的饥渴斗争着。
  在我的一生之中,只知有过多少生命系于一线的惊险经历,但是又饥又渴,这却还是第一次!首先,我发觉饥还可以忍受,最难受的是渴。我们将嘴唇贴在潮湿的土地上,后来,又用手挖掘地上,挖到了一尺多深时,就有一点水渗出来,至少暂时可以润一下唇。接着,便是最难忍的饥饿了!
  越是饿,越是想起各种各样的食物来,最不堪的食物,在想像之中,都觉得美味之极。想要竭力不去想食物,却又想起种种遇险历难的事来,而且所想的,都是沙漠缺水,矿工被埋在地底,得不到食物这一类事情,越想越觉得饥饿。
  我们一夜未曾好睡,都盘腿而坐,以静坐来对抗饥饿。静坐可以克服心理上任何的烦躁不宁,但是却难以克服生理上对食物的要求。
  当里加度的声音,再度响起之际,我们两人的饥火,已经燃烧到了惊人的程度。里加度的“条件”,对我们来说,也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但这种诱惑力,却还未曾大到要我们向里加度屈服的程度。
  我们仍是一声不出,里加度“哈哈”地笑着,道:“明天,明天,先生们,时间会令你们的看法改变的,哈哈!”
  他一面说着,一面还传来阵阵的咀嚼之声,有一阵烤肉的香味,和入了碉堡之中的潮霉味中,那真是令人心醉的香味!
  里加度以这种香味折磨着我们,足足有半个小时,他才大笑着离了开去。但在他离开之前,他却将一根腿骨,抛了进来,道:“啃啃它吧!”
  我怒火中烧,实在忍不住,拾起了狗骨,冲到了机枪射口之前,将那根腿骨,用力向他抛了出去!这时候,里加度离我,只有四五步,那根骨头,“砰”地一声,打在他的头上!
  这一下,他受伤显然不轻,因为,他立即大声怪叫了起来!
  我立即道:“你自己去啃吧!”里加度的回答,是一阵枪声,枪弹打在碉堡上,溅起了火花和水泥屑,我连忙低下头来!
  里加度怒极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总有一天,你们会跪在我的脚下,要我赐给你们一根骨头!”他悻悻然地离去了。
  宋坚道:“卫兄弟,这一来,我们的希望又少了。”我道:“宋大哥,你怪我么?”宋坚道:“不,应该这样!”
  我苦笑了一下,这时候,我们已经饿了两日两夜了。
  这两日两夜,和接下来的两日两夜相比较,那简直算不了甚么!
  在接下来的那两天两夜中,我和宋坚两人,除了伏在地上,吮吸合着泥质的污水之外,几乎都一直躺着,一动也不动。
  因为我们实在不能再以任何轻微的动作,来消耗自己的精力了。但就算是躺着,胃部的抽搐,针刺也似的痛苦,也是难以忍受。
  可是,胃部的生理上的痛苦,和心理上要求进食的欲望比起来,又算不了甚么,我从来也未曾想到过我自己竟会那样地贪食,而世上又有着那么多美好的食物,我甚至想到了我书桌上的那一瓶浆糊,那种酸扑扑的气味,这时候在我的想像之中,也是十分甜美的。
  在第四天晚上,我和宋坚两人,已经饿了五天五夜了,因为我们在被囚禁之前,根本已有一天一夜未曾进食了。因为我和宋坚,都有着中国武术的根底,所以所受尽避痛苦,但却还未到奄奄一息的境地,相信换了普通人,只怕早已不能再支持了。
  当天晚上,只听得里加度的呼声,又自远而近,传了过来。
  宋坚低声道:“卫兄弟,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是坐以待毙,饿死两个人,对胡克党徒来说,根本不算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了一想,道:“宋大哥,你说里加度相信不相信我们的话,有关那笔财富的故事?”宋坚道:“自然相信,不然他何必立即动手挖掘?”
  我道:“这就是了,里加度想得到宝藏,便不会将我们饿死的。我们只有拼下去!”
  宋坚缓缓地点了点头。我们正在说着,里加度的声音,已经在门口响起,只听得他哈哈笑道:“两位曾听到过曼克顿岛上那块地产的故事?”
  我和宋坚互望了一眼,不知道他突然这样说法,是甚么意思。
  里加度显然也并不等候我们的回答,立即又道:“纽约曼哈顿区的地皮,是全世界最贵的,有一个人,在中心地点,有着一块小地皮,两旁的人都争着向他买,价钱越来越高,但是那个人却不卖!”
  他讲到此处,顿了一顿,我和宋坚,仍然不知道他是甚么用意。
  只听得里加度的声音,越来越是得意,道:“结果,人家放弃了购买的要求,在那一小块地皮的附近,造起了七八十层的高楼,那一块地皮,正在中间,成了废物,结果,只好造一间厕所,价格曾抬到六百万美金的地皮,造了一间厕所,哈哈!”
  我吸了一口气,里加度说道:“两位,你们也是一样,现在,我已用不到你们了!”
  宋坚向我望了一眼,我实在忍不住,道:“没有我们,你根本找不到宝藏,而且,你根本饿不死我们,我们有饥饿丸,可以在这里,和你支持一年以上!”
  我在讲那几句话的时候,一面在忍不住大吞口水!
  里加度在碉堡之外,“哈哈”大笑,道:“开门!”我们两人,都为之一愕,只听得开锁声,扯声,门被打了开来。
  站在门外,是趾高气扬的里加度,在他旁边,是两个胡克党徒,各自以枪指住了我们,里加度喝道:“站起来,高举双手,我带你们先参观一件工作的进行!”
  我和宋坚两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不知道他在葫芦之中,卖的是甚么药,根据他的神情来看,他像是对一切,都占着绝对的优势,可以毫无顾虑的行事一样,在这样的情形下,如果我们希望暂时保持生命,以图在绝境之中,再来挣扎,唯一的办法便是乖乖地听从里加度的吩咐行事!
  我们假装软弱无力地站了起来,连手也学不直,身形歪斜,向碉堡外走去!
  我和宋坚,都有着同一的目的,那就是想在一出碉堡之际,便出其不意,将里加度制住!
  但是,里加度却像是已经知道我们两人的厉害一样,虽然我们装出虚弱不堪的样子,但我们尚未走出门,里加度便向外退了出去,喝道:“向前面走。”
  我望着宋坚,苦笑了一下。只得向前面走去。
  身后,里加度和几个胡克党徒跟着,当然,有好几支枪指着我们,一有异动,我们立即可以成为“黄蜂巢”!我在走出了小半里之后。道:“我们要到甚么地方去?”里加度阴恻恻一笑,道:“到有四块石碑的山头上去!”我道:“我们长久未曾进食,支持不到那么远。”里加度冷笑一声,道:“放心,你们两人,都受过特殊训练,已有人报告过我了,快走!”
  我听了里加度的话,心中又不禁大吃了一惊。
  因为根据里加度的话听来,好像是除了我们以外,又另外有人,和他取得了联络,所以他才不用我们来指点藏宝的地点了。
  老实说,到今天为止,我们还能够活着,那完全是靠了里加度有求于我们。
  如果里加度觉得我们两人,已经一无用处的话,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我心中吃惊,面色也为之一变,里加度哈哈大笑,道:“最贵的地产,只好用来造厕所了!”我沉声道:“好,那人是谁?”
  里加度耸了耸肩,道:“据他说,他在中国秘密会社组织中的地位,比你们两人高得多,而且,根据传统,也将是他父亲的继承人,而他父亲,则是中国秘密会社的最高人物!”
  我一听之下,不禁失声道:“白奇伟!”
  里加度一笑,道:“正是这个名字,他是昨天晚上到的,我们经过一夜商议,已经决定了他占一份,我占九份,准确地点,他已经得到了!”
  我和宋坚两人,听了里加度的话之后,只得相视苦笑!我们将白奇伟和他们两个手下,放弃在荒岛之上,不知道他又用甚么方法,来到了这里,而且,还和里加度取得了联络。
  当然,事情发展下去的结果,谁都可以料得到,那便是藏宝发现之后,白奇伟根本没有可能得到他的一份,而且还要死在里加度之手。可是当局者迷,白奇伟一定看不到这一点。
  白奇伟在如今这样的紧要关头出现,对我们来说,实是莫大的威胁!我心中拼命地在想着对策,因为精神太集中,几乎连致命的饥饿,都暂时忘记了。
  可是,我想来想去,我们的生路,只有一条,那便是白奇伟找不到藏宝。只有这样,我们两人,才不至于死去!
  一路之上,里加度放恣地笑着,约莫走了半个小时,我们便到了那个山头之上。山头上的大坑,已经被填平了,那四块石碑,仍是屹然而立。白奇伟背负双手,正在来回踱步。
  我们一在山头现身,他只是冷冷地向我们望了一眼,像是根本不认识我们一样,便向里加度走了过去,道:“里加度先生,这四块石碑,可曾被移动过么!”
  里加度怔了一怔,道:“没有这种事,你发现藏宝的正确地点了么?”
  白奇伟道:“如果没有,我的推论,可以成立,你看,白凤之眼,朱雀之眼,青龙之眼,白虎之眼,共透金芒……”他才讲到此处,里加度已经不耐烦道:“我知道,那是甚么意思?”
  白奇伟一跃,来到了一块石碑附近。
  那块石碑上,刻着是虎形图案,他向虎眼部位的小孔一指,道:“这便是白虎之眼!”里加度道:“是啊,是白虎之眼,又怎么样?”
  白奇伟一俯身,拿起放在石碑旁的一只强烈电筒,并将之打亮,将电筒凑在那小孔上,这时,天色已经十分黑暗,山头上虽然拉上了电线,灯光通明,但是电筒光从那小孔处透过去,远远地投在三十码开外的一处地方,白奇伟道:“里加度先生,请你在那地方,做一个记号!”
  里加度忙命一个胡克党徒,在那团亮光处,插上了一条竹桩。白奇伟身形一变,又来到了那列有青龙图形的石碑之前,将电筒凑住龙眼部份的那个小孔之上一照,电筒的光芒,射了开去,一团光华,却正好照在刚才所插的那根竹桩之上!
  里加度发出了一声欢啸,道:“是这里了!”
  我和宋坚两人的心,向下一沉!白奇伟这一次,寻找正确地点的方法,和里加度不同,那竹桩所插的地方。离上次挖掘之处,约有二十多码的距离,乃是一堆乱石,看来正像是有意堆上去的一样!
  如果,另外两块石碑之上的那个小孔,在电筒光透过之际,也是照在那个地点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里将是埋藏这笔庞大已极的财富的准确所在地了!
  我心中不断地苦笑,因为,怎么也料不到,我竟会在这样的情形下得知这笔财富的准确地点,而财富的出现,却也造成了我的死因!
  我望了望宋坚,只见宋坚的面上,也为之变色!
  宋坚本是临危不乱,何等英雄的人。可是这时候。只要宝物一出现,我们两人,就万无生理!而如今,七八个人以枪指住我们,围成了一个圆圈,离得我们又远,我们实无求生的可能!
  里加度欢啸了一声之后,转过头来,道:“两位,你们看怎么样?”
  我和宋坚,自然没有法子出声。
  白奇伟继续在第三块、第四块石碑小孔上,凑近电筒去照射。
  电筒射出来的光芒,都是落在同一个地方,白奇伟不可一世地,像是一个指挥着几万人的将军一样,向那地点一指,道:“掘吧!”
  里加度一挥手,一阵马达响,那辆掘土机,又轧轧轧地开了过来。
  白奇伟背负双手,向我们踱了过来,道:“两位好!”宋坚冷冷地道:“奇伟,你梦想占一份,但是里加度却一文钱都不会给你的!”
  白奇伟哈哈一笑,道:“葡萄酸得很,是不是?”宋坚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我连忙低声道:“宋大哥,别惹气,我们等着瞧!”
  白奇伟道:“没有甚么可瞧的了,你们两位,除了鳄鱼之外,还有甚么希望?哈哈!卫斯理,你还有甚么话说?”
  我竭力保持心中的冷静,道:“当然有,希望你能逃避被鳄鱼的命运!”
  白奇伟讨了一个没趣,“哼”地一声,便向外走开去,里加度则早已全神贯注地在挖掘的地点之旁,我们三人在讲些甚么,他根本没有听见,我慢慢地转头,向四周一看,只见在山头的所有胡克党徒,连包围我们的七八人在内,都望着那架正在工作的掘土机!
  我低声道:“宋大哥,宝物一现,必有一番骚动,我们可以趁此万一之机,学美国流氓李根那样,从山头上滚下去。”
  宋坚点了点头,道:“别多说了,提防漏机密。”我知道这一次骚动是否出现,和骚动出现之际,我要滚下山去的企图,能不能成功,实是我们生死存亡之关系,丝毫也大意不得!
  掘土机工作,进行得十分迅速,石块首先被移开,不一会,已经掘出了一个深可两的土坑,也就在此际,发出了“铮”地一声响,里加度和白奇伟两人,一齐俯身下去看,我和宋坚两人,站得远些,但因为那土坑并不是太深,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有一只老大的,黑黝黝的大铁箱,已有一角,露了出来!
  刹那之间,山头静到了极点!
  但是,那种异样的沉静,只不过维持了极短的时间,一刹那间,整个山头上的人,都像是突然疯狂了一样,大叫着跳了起来!连围住我们的七八个胡克党徒也没有例外,他们甚至将手中的枪械、抛上半空,狂呼吼叫,跳跃不已,向土坑涌去。
  我和宋坚两人,本来所希望的,只是一阵骚动,可以给我们立即行动的机会而已,但是在如今的情形之下,我们即使大摇大摆地向山下走去,也不会有人来干涉我们的,我们再不犹豫,立即向山下滚了下去。
  我们早已看准了地形,滚下的一面,十分平坦,而且,野草丰茂,滚了下去以后,身上并没有受任何损伤,到了山脚下,喘了喘口气,立即挖掘了几枚野生蕃薯之类,连泥都来不及拂干净,就狼吞虎地吃下去,在每人进食了七八枚之后,才有时间相视苦笑!
  宋坚叹了一口气,道:“卫兄弟。这笔财富,落在胡克党的手中,便追不回来了!”
  我想了一想,道:“宋大哥,据于廷文说,这笔财富中,有一部份,是已经成了废物的纸币,其余的,只怕是黄金占多数,胡克党徒一定要设法运出去,我们还不没役法可想!”
  宋坚道:“那我们先得设法离开这里再说!”
  这时候,我们两人的肚中,已没有那么饥饿了,精神为之一振,在草丛之中,伏着前行,只听得胡克党徒的高呼之声,此起彼伏,发现宝藏的消息,显然巳经传了开去。
  四面八方,都有人向那山头上涌去,这种疯狂的情形,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我们已到了海边,那艘快艇停泊的所在,码头上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想是叫有的人,都到那山头上去了。
  我和宋坚两人,迅速地来到了快艇之上,一上快艇,我们便到了后舱,我足蹬舱板,道:“红红,你在么?快出声!”
  老天保佑,红红的声音,从舱板下面,传了上来,叫道:“不公平!不公平!”她一面叫,一面掀起舱板,向上面钻了出来。
  我一见她正在船上,根本不去和她多说甚么,连忙检查燃料,发动了马达,三副引擎,一齐怒吼,快艇如箭离弦,向外激射而出,转眼之间,便已从那环形岛的缺口之中穿出!
  直到这时候,我才听得红红在我身边,大声叫道:“表哥,第一百三十五次,找到了宝藏没有?第一百三十六次,找到了宝藏没有,第一百三十七次……”我回过头来,道:“没有!”
  红红怪叫一声,道:“没有?那我们为甚么离开?”我大声喝道:“闭嘴!快去准备食物,我们已经有五天未进食了!”
  红红道:“为甚么绝食呢?”我向她狠狠地咧牙一笑,道:“不错,现在,王小姐,可以为我们准备些食物么?请!”
  红红转身走了开去。我停了两个引擎,回头看时,黑夜之中,只见泰肖尔岛上,有着一点亮光,那当然是那个山头上所传过来的了。
  我将快艇的行驶操纵,交给了自动操纵系统,走进了舱中,宋坚已在据案大嚼,我也老实不客气地吃着喝着,红红在一旁发问,连喉咙都问哑了,可是我们两人,却没有一个人回答她,因为我们的口中,都塞满了各种食物!
  红红赌气不再理会我们,一个人坐在一角,唱起歌来,我和宋坚,相视而笑。虽然泰肖尔岛之行,失败得难以言喻,但这时候,我们口中满是食物,又自由自在,没有人看守,和前几天痛苦的遭遇比较起来,大有人生若此,夫复何求之感。
  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我才抹了抹嘴,道:“红红,我劝你不必再冒险了,你只要试一试五日五夜,只以泥水润喉的滋味,回到学校中,便可以胜过远征吃人部落的同学了。”
  红红狠狠地望了我一眼,道:“我问你们,你们不说,你们也别想问我。”我“哈哈”一笑,但是笑声未毕,我便听出红红的话中有因!
  我连忙道:“你有甚么事要告诉我们的?”
  红红却不理会我,只是自顾自地摇头唱着歌,我一跃而起,道:“红红,如今不是赌气的时候,白奇伟和里加度勾结,他们已经掘出了宝藏!”
  红红道:“而你们则在人家掘出了宝藏之际,匆匆忙忙地跑到船上来大嚼,好不英雄!”我和宋坚两人,面上都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我尴尬地笑了一笑,道:“红红,你舌头也太锋利了!”红红道:“哼,如果你肯让我也上岸去,恐怕局面便不同了!”
  我不去与她多作争辩,道:“红红,你有甚么事要告诉我,快说。”红红道:“我前天中午,收到白素的无线电话。”红红续道:“白素在无线电话中说,她已经动身到这里来了。”
  我和宋坚一听,不禁猛地一怔!前天中午,那就是说,或今天晚上,白素已有足够的时间,赶到马尼拉或泰肖尔岛上去了!
  宋坚忙道:“只有她一个人么?”红红道:“不,她和她的父亲。”
  我和宋坚一齐失声道:“原来白老大也来了!”红红撇了撇嘴,道:“那有甚么了不起?他们两人来了又怎么样,老实说,如果你们不将阪田教授当作坏人的话,只怕事情也成功了!”
  我虽然知道红红有一点十三点脾气,但是听得她如此说法,心中也不禁十分不高兴,道:“红红,阪田是奸诈小人,你怎么反而那样尊重他?”
  红红以手叉腰,道:“奸诈小人?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他不但是有名的生物学家,而且行事机智之极,我们两个人,在那个白老大隐居地底的荒岛上,取到了二十五块钢板,将你们弄得一败涂地,这不是事实么?哼,自己不行,还要埋怨别人。表哥,我在美国,将你崇拜得了不得,如今……”
  她摊了摊手,道:“甚么也没有了!”
  我也没好气地道:“多谢多谢,我本来不要甚么人来崇拜我。”
  宋坚直到这时候才插口道:“王小姐,你和我兄弟,是怎么相遇的?”
  红红道:“我本来就曾上过他的课,我被白奇伟这小子绑了去,又放出来,便遇上了他,我和他一说起自己的经历,他便说知道你们这件事的内幕,我们这才一起行事的。”
  我挥了挥手,道:“不管阪田是好是坏。白老大父女,可曾说他们要在甚么地方和我们会面么?”红红道:“不知道,因为无线电话,根本听不清楚,能够听出他们要来,已经不容易了。”
  我想了一想,道:“宋大哥,白老大如果闯进泰肖尔岛,只怕要吃大亏!”
  宋坚道:“是啊,算来,他们也该到了,我相信他们到了马尼拉,或是在我们出海的地方,一定会再和我们联络的,大可不必耽心,如今,我想先……”
  他讲到此处,犹豫了一下。而我则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道:“不错,我们该将宋富,先接上船来,共作商量。”
  宋坚苦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地道:“卫兄弟,无论如何,他是我的兄弟!”我忙道:“自然,何况他一时糊涂,未必不能开导。”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