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部:喝了不死药


  几十个土人,将独木舟推下海中,独木舟上,约有二十个人,独木舟一出了海,十来支桨,一齐划了起来,去势十分快。
  一小时后,独木舟已来到了巨浪的边缘了,此起彼伏的巨浪,在消失之前,都有一刹间的凝滞看来像是一座又一座,兀立在海中心的山峰一样。
  独木舟到了这时候,已不用再划桨了,那些巨浪,使得海水产生了一般极大的旋转力,令得独木舟像是被人拉着一样,一面打转,一面向着巨浪,疾冲了过去,终于,撞进了巨浪之中!
  从独木舟撞进了巨浪的开始,一切都像是一场恶梦,和我来的时候相同,开始我还勉力挣扎着,我相信如果没有几个土人压在我身上的话,我一定被抛下海中去的了。
  但是,过不多久,我便又昏眩了过去。
  等到我醒过来时,已经脱出了那环形的巨浪带,已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之上了。
  “我的朋友”已开始在解下另外两只较小的独木舟,他显然是准备向我告别。我站了起来,他指着几个竹筒,告诉我那里面是清水。
  他又伸手指着南方,告诉我如果一直向南去,那么就可以到达陆地。其余的几个土人,在我的独木舟上,竖起了一枝桅,放下了帆。
  这些土人,都是天才的航海家,因为他们的帆,全是用一种较细的,野藤织成的。可是效果却十分好,而且,他们立即使得独木舟在风力帮助下,向南航去。
  我的朋友和我握着手,所有的士人,全都跳上了那两艘较小的独木舟,向前划去,他们越去越远,我很快就看不见他们了。
  我打开了一个竹筒,自己喝了一口清水,并且用一点清水,淋在头上,盐花结集在脸上的滋味,实在不是怎样好受的。
  但骆致谦当然未曾受到这样的待遇,我只是倒了一口不死药在他的口中,以免他在“抗衰老素”得不到持续补充的情形下,变成白痴。
  我在独木舟上躺了下来,独木舟继续地向南驶着,船头上“拍拍”地溅起了浪花。我先睡了一觉,在沉睡中,我却是被骆致谦叫醒的。
  我乍一听到骆致谦的怪叫声,着实吃了一惊,连忙坐起了身子,直到我看到,骆致谦仍然像粽子一样地被捆缚着,我才放心。
  骆致谦的声音十分尖,他叫道:“我们要飘流到什么时候,你太蠢了,我和波金是有一艘小型潜水艇前来的,你为什么不用这艘潜艇?”
  我冷笑了一下:“当我们离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骆致谦道:“我提醒你,你肯听么?”
  我立即道:“当然不听,潜水艇中,可能还有别的人,我岂不是自己为自己增添麻烦?我宁愿在海上多飘流几日——”
  我才讲到这里,心中便不禁“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我没有利用那艘潜艇逃走,是因为怕节外生枝。但是如果潜水艇中还有别的人,他们久等波金不回的话,是一定会走上岛去观看究竟的。
  那样,岂不是给岛上的士人,带来了灾难?
  我一想到这一点,立即想扬声大叫,告知我的朋友,可是我张大了口,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这时已经太迟了,那一批土人,不是正在和巨浪挣扎,便是已经回到了他们的岛上,就算我叫破了喉咙他们也听不到!
  在刹那间,我可以调整风帆,向相反的方向航回去,但是,我却无法使独木舟通过那个巨浪带,我踌躇了片刻,才道:“潜艇中还有什么人?”
  骆致谦的脸上,开始现出了一丝狡狯的神情来:“还有一个人,他是二次世界大战时,一艘日本潜艇上的副司令。”
  我望了他一会:“你是有办法和他联络的,是不是。你身上有着无线电对讲机的,可是么?”
  骆致谦点头道:“是的,可是,我如果要和他联络的话,你必须先松开我身上绑的野藤。”
  我又望了他片刻,这时,我没有枪在,我在考虑,我松开了绑后,如果他向我进攻,我便怎样,我只考虑了极短的时间,因为我相信,我虽然没有枪,但是我要制服他,仍然是可以的。
  所以,我不再说什么,便动手替他松绑,土人所打的结,十分特别,而且那种野藤,又极其坚韧,我用尽方法,也无法将之拉断。
  我化了不少功夫,才解开了其中的几个结,使得野藤松了开来,骆致谦慢慢地站直了身子,伸手进入右边的裤袋之中。
  在与刹间,我的心中,陡地一动,骆致谦的身上,可能是另有武器的!
  我想到这点,身子一耸,便待向前扑去,可是,已经迟了,我还未扑出,骆致谦手已从垮袋中提了出来,他的手中,多了柄手枪。我突然呆住了,我当然无法和他对抗,而,在独木舟之上,我也绝没有躲避的可能的!
  我僵住了,在那片刻之间,我实在不知该怎么才好。但是骆致谦却显然知道他应该怎样做的,他手枪一扬,立时向我连射了三枪!
  在广阔的大海中,听起来枪声似乎并不十分响亮,但是三粒子弹,却一齐射进了我的身中,我只觉得肩头,和左腿上,传来了几阵剧痛,我再也站立不住,身子一侧,跌在船上。
  而我的手臂,则跌在船外,溅起了海水,海水溅到了我的创口上,更使我痛得难以忍受。我咬紧了牙关,叫:“畜牲,你这畜牲,我应该将你留在岛上的!”
  我不顾身上的三处枪伤,仍挣扎着要站了起来。
  可是,骆致谦手中的枪,却仍然对准了我的胸口,使我无法动弹。
  骆致谦冷冷地道:“卫斯理,你将因流血过多而死亡!”
  我肩头和大腿上的三个伤口,正不断地在向外淌着血,骆致谦的话一点也不错,这时候,我的情况如果得不到改善,我至多再过三十分钟,便要因为失血过多而丧失性命!
  而我实在没有法子使我的情形得到改善。
  我就算这时,冒着他将我打死的危险,而将他制服,那又有什么用呢?我也绝无法使我三个重创的创口,立时止血的。
  而且这时候,我伤口是如此疼痛,而我的心中,也忽然生出了临死之前所特有的,那种疲乏之极的感觉,我实在再也没有力道去和他动手了!
  我只是睁大了眼睛,躺在独木舟上,喘着气。
  骆致谦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十分奸:“有一个办法,可以便你活下去。”
  我无力地问道:“什么……办法?”
  我已来到了人生道路的尽头,我只感到极度的,难以形容的疲倦,我只想睡上一觉,我甚至于不再害怕死亡,我只想快点死去,当然,我更强烈地希望可以避免死亡!
  所以,我才会这样有气无力地反问他的。
  骆致谦并不回答我,他只是打开一只竹筒“不死药”,倒了小半筒在竹筒中。
  他将那竹筒向我推来,直推到了我的面前:“喝了它!”
  我陡地一呆。
  骆致谦又道:“喝完它,你的伤口可以神奇地愈合,陷在体内的子弹,会被再生的肌肉挤出来,别忘记这是超特的抗衰老素,和增进细胞活力的不死药!”
  我的双手,陡地捧住了竹筒,并将之放在口边,我已快沾到那种白色的液汁
  然而,就在这时,我却想到了一点:我开始饮用这种白色的液汁,我就必须一直饮用下去!
  而如果有一段时间,得不到那种白色液汁的话,我将变成白痴,变成活死人!
  这种可怕的后果,使我犹豫了起来,但是,却并没有使我犹豫了多久!
  因为在目前的情形下,我没有多作考虑的余地!
  如果我不喝这“不死药”,在不到十分钟之内,我必然昏迷,接踵而来的,自然就是死亡。
  而我饮用了“不死药”,尽管会惹来一连串的恶果,至少我可以先活下来。
  我张大了口,一口又一口地将“不死药”吞了进去。不死药是冰冷的,可是吞进了肚中之后,却引起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就像是列酒一样。
  我直到将半筒不死药完全吞了下去,我起了一种十分昏眩的感觉,我的视觉也显然受了影响,我完全像一个喝醉了酒的人。
  我看出去,海和天似乎完全混淆在一齐,完全分不清,而眼前除了我一个人之外,我也看不见别的什么东西,我的身子像是轻了,软了似的,只觉得自己在轻飘飘地向上,飞了上去。
  渐渐地,我觉得自己的身子,彷佛已不再存在,而我的身子,似乎已化为一股气,和青蒙蒙的海,青蒙蒙的天,混在一起了!
  我想看看我伤口在服食了不死药之后,有了什么变化,可是当我回过头去的时候,我却看不见自己的身子!
  看不见自己的身子,这是只有极严重的神经分裂的人才会有这种情形,他们会怪叫“我的手呢?”“我的脚呢?”其实,他的手、脚,正好好地在他们的身上,只不过他们看不见而已。
  那么,我已经因为脑神经受到了破坏,而变成一个不可救药的疯子了么?
  可是,我自己却又知道那是不确的,我不会成为疯子,虽然我暂时看不到自己的身子,但是我的头脑,却还十分清醒,一切来龙去脉,我还是十分之清楚。
  我索性闭上了眼睛,过了不知多久(在那一段时间中,我可以说根本连时间也消失的),我才觉得自己的身子,在渐渐地下降。
  那种感觉,是彷拂自己已从云端之上,慢慢地飘了下来一样。
  终于,我的背部又有了接触硬物的感觉。
  我再睁开眼来,我首先看到了骆致谦,他正在抛着手中的枪,看来对我,已没有敌意。
  我连忙再看我自己,我身上的伤口,已完全不见了,就像我从来也未曾中过枪。
  但是,我却又的确是中过枪的。
  不但我的记忆如此,我身上的血迹还在,证明我的确曾中过枪。
  我勉力站了起来,仍有点晕眩的感觉,但是我很快就站稳了身子。骆致谦望着我:“怎么样?”我使劲地摇了摇头,想弄明白我是不是在做梦。我非常之清醒,我不是在做梦。
  但是在喝了“不死药”之后,那一种迷迷糊糊的感觉,我却实在记不起来了,我苦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骆致谦“哈哈”地笑了起来:“感觉异常好?是不是?老实说,和吸食海洛英所获得的感觉是一样的,是不是?”
  他连问了两声“是不是”,我只好点了点头。
  因为他所说的话,的确是实在的情形。
  骆致谦十分得意,指手划脚:“我相信那岛上的土人,在最早饮用这种液汁之际,是将它当作麻醉品来用的,古今中外,人都喜欢麻醉品,而你也会立即喜欢这种东西的!”
  在那一刹间,我只觉身上,阵阵发冷!
  我饮用了不死药!
  我将不能离开不死药了,如果不喝的话,抗衰老素的反作用,就会使我变成白痴!
  我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骆致谦则一直望着我在笑,过了一会,他才道:“你不必沮丧,来,我们拉拉手,我们可以成为最好的合伙人!”
  我看到他伸出手来,我可以轻易地抓住他的手,将他抛下海去的。可是我却没有这样做,因为,这时将他抛下海去,又怎么样呢?
  我已经喝下了不死药,我已成了不死药的俘虏,从今之后,我可以说没有自由
  而骆致谦如此高兴,竟然认为我会与他合作,那自然也是他知道这一点之故。当然,我固然未曾将他摔下海去,但也没有和他握手。
  我心中只是在想,在我这几年千奇百怪的冒险生活之中,我遇见过不知多少敌人,有的凶险,有的狡猾,有的简直难以形容!
  但是,我所遇到的所有敌人中,没有一个像骆致谦那样厉害的,我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在他的手中到如今,我似乎已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骆致谦看到我不肯和他握手,他收回了手去,耸了耸肩:“不论你是不是愿意,我看不出你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我的神智渐渐地恢复镇定:“我还是可以先将你送回去接受电椅。”
  骆致谦却一直带着微笑:“不,你不会的,你已喝了不死药,和一般人想像的完全相反,一个永不会死的人,绝不是幸福的,他的内心十分苦闷、空洞和寂寞,一想到自己永不会死,甚至便会不寒而栗,我没有错,我说中了你的心坎,是不是?”
  我的身子,又不由自主地震动起来。
  骆致谦又说对了!
  的确,当以前,如果我想到自己永不死的时候,或许会觉得十分有趣,认为那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因为在以前,这样想,只不过是空想而已,几乎一切都是美好,但是如今刻不同了!
  如今,我只要保持着不断地饮用“不死药”,我的的确确可以成为一个永远不死的人,但是每当想起这一点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心寒!
  当你和你最亲爱的人,一齐衰老的时候,你并不会感到怎样,但是试想想,如今我将看看我四周围的人,包括我最亲爱的人在内,老去,死去,而我却依然一样,这能说是幸福么?这实在使人恶心!
  骆致谦望着我,徐徐地道:“是不是!”
  “是不是”好像是他的口头禅,我只是无精打采地望着他。
  骆致谦继续道:“在心灵上,我们绝不是一个幸福的人。一个有着这种心情的人,总是希望有一个和他同样遭遇的人,可以同病相怜,互相安慰的。我是这样,你,也是这样的!”
  他讲到这里,又停了停,才总结道:“所以,你将不会送我回去接受电椅!”
  我仍然无话可说。
  我之所以无话可说,是因为他讲得对,我如果是一个人,那么我心中这种空洞的感觉将更甚,有一个人做伴,那会比较好得多。
  但是,我却又是一个反抗性极强的人,当我想及骆致谦是利用这一点在控制我的时候,我却自然而然地想要反击他的话。
  我停了好一会,才冷笑了一声,道:“你想得有点不对了,当然,我需要一个和我有同样遭遇的人,但我为什么一定要选你?”
  我以为骆致谦在听了我的话之后,一定要大惊失色了,却不料他若无其事,“哈哈”大笑,由于他笑得前仰后合,是以连独木舟也几乎翻了过来。
  我大声喝道:“你笑什么?”
  骆致访道:“你想得倒周到,但是你却未注意两件事,第一,如果我不能避免坐电椅的命运,在我坐电椅之前,我一定将一切全都讲出来,你想想,那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的确,如果骆致谦将一切全讲了出来,那么我必然成为一个和所有人完全不同的人,所有的人,一定会将我当作怪物,我将比死囚更难过了!骆致谦冷笑着:“你以为我是为什么将我大哥推下山崖去的?当我向他讲出我的一切之际,他就说,他要将这一切宣布出去,他这样讲,或者不是恶意,但是我已经感到极度的害怕,所以才将他推下去的!”骆致谦这几句话,总算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疑点,那便是为什么骆致谦要杀死骆致逊。但是当然我心中还有许多别的疑问,例如事情发生之后,他身份被误认,或是柏秀琼的态度等等,全是疑问。只不过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之下,我却是没有心情去追问他。而骆致谦又冷笑了两声,才道:“第二,你更忽略了,你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我一怔,不明白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可是,他的手,却已向海面指去,我循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艘小型的潜水艇,正从海中浮了上来。我这才知道,骆致谦的确是用无线电联络,通知了那艘潜艇了。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